【有冇搞错】网游精神鸦片风波 中共宣传口互搏

石山

人气 1829

【大纪元2021年08月05日讯】《有冇搞错》。8月5日。

前天,中国官媒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发表一篇题为“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的文章,大力批判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现象。文章说,这些游戏,尤其是现在无远弗届的手机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不可低估的影响”,文章呼吁中国政府“及早规范游戏行业”。

这篇文章是8月2日上午发表出来的,腾讯在香港股价大幅下挫,跌幅超过10%,一度报423.6元,公司市值蒸发约4300亿港元,跌下了亚洲上市公司市值第一的交椅。可以想像的,其它的网络游戏公司股亦集体下跌,比如网易一度跌超15%;Bilibili(哔哩哔哩)跌了14%;中手游也跌了一成多。

中午过后,相关文章突然下架,《经济参考报》官网取消了该篇文章。到了股市收市之后,这篇文章重新刊登,“精神鸦片”等用语不见了,整个文章变成了一团稀泥,原来那种气势汹汹的战斗力没有了。

第二天,也就是8月4日,香港的腾讯股价出现了反弹,一度上升7%,超过462元,最后收市在456元左右,实际只反弹百分之二多一些。

两天之内,因为一篇表达了一种官方的模棱两可的态度的文章,导致一间公司的股价来回翻滚接近百分之十二,也算是一种中国特色吧。

有关所谓中国特色,它的本质其实就是一党专政下的行政绝对主导,其它立法和司法都是依附在行政权力之下的。这在股市也是一样,新华社下属媒体一篇文章,被怀疑为可能是北京最高权力掌握者的意图,因此就无远弗届了,股市当然逃不掉。所以以前中国投资者称这个是“政策市”,这个是针对国内市场的说法,在海外市场,这个叫做“政治市”。

以前的政策市,上市公司和投资者都是在中国大陆境内,所谓肉煮烂了反正都炖在锅里了,这个口袋挪到那个口袋,老百姓的钱变成了上市公司或者是政府的钱。但在国外市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中国政府完全可以利用这个股价,做成一种政治武器。

但是,这次很显然,北京并没有想要打击腾讯,但《经济参考报》这篇文章,却凸显了中国政治的内耗,时髦的说法是“内卷”吧。

中国大陆的官方媒体,大部分都恨死了阿里巴巴、抖音、腾讯这些公司了。原因其实挺简单的:广告收入。过去十多年,传统媒体,包括报纸、杂志、电视等等,广告收入下降了接近九成。几年前有个朋友对我说,中国大陆电视广告急速下降,连大陆有广告吸金王之称的湖南卫视,也面临收不抵支的压力。

可能有人说,中央级的那些媒体,比如CCTV、《人民日报》,尤其是新华社,基本不靠广告,所以影响不大。这个话也对也不对,对的是这些媒体都是财政拨款运营的,包括省级的党报都一样;不对的是,即使是这些财政养起来的媒体,广告仍然极端重要。

我们说极端重要,主要是对在这些媒体中生存的从业人员。比如说中央电视台,广告不仅是公开播出的商业广告这一块,还有大量的软性广告,比如在什么节目上什么牌子会露出来,等等,这些都是有钱的,当然,大部分钱都进了具体办事人员那里去了。即使是正规广告,也有个佣金的问题,谁接的案子,谁牵的线,谁的关系,等等,猫腻多了去了。

一个在中央级媒体的工作人员,大量收入都是靠这个,根本上实现了“工资基本不动”的伟大目标,就是只靠灰色收入就可以生存,弄得好的可以发财致富。

现在,这些都没有了。当然,传统媒体广告收入大减,在大陆原因有很多,灰色收入大减,原因更多,但表面上来说,商业广告这块肥肉,都被互联网几家所谓高科技公司给吞了。

中国商业广告转向社交平台,主要是微信和抖音,包括“今日头条”这些平台。这在美国是一样的,传统媒体过去这十年的广告跌掉了九成以上,转去了谷歌、脸书等等。只不过,我们在美国写文章骂谷歌、脸书,完全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但在中国就不一样了,因为中国那些不叫媒体,叫宣传口,意思是上级统一都是中宣部,而中宣部的老板就是中共最高掌权者,所以大家一联想,股票就大跌了。

这是一言堂的一种效应。

这次新华社下属媒体发文批判腾讯,有这么一个背景,官方媒体恨死他们了。不过,这一次,从来不认错的中共宣传系统,必须要认错了。

我们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专制体制的“伟大领袖”,都需要一些“伟大助手”。其中有两个“伟大助手”是不可或缺的,缺一不可的:一个是秘密警察,一个是宣传部。

新华社的这个“伟大助手”,这次恐怕惊动了另外一个“伟大助手”了。腾讯和中国公安系统有长期的合作关系,甚至有人怀疑这间公司的大股东,实际上根本就是公安部或者国安部。腾讯和当局的早期合作,是以QQ为平台,后来有了微信,包括微信支付等等这些工具。

以前我们谈过大数据,大数据之后才有AI,谁掌握AI,谁就掌握未来。

三年前,我们谈到中国的AI公司,只有三家: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是著名的BAT,国际投资者趋之若鹜,代表中国和美国的六大对抗。顺便说一下,美国的六大是:谷歌、微软、脸书、苹果、亚马逊和推特。

再顺便多说一句,说是中国的三大和美国的六大,是美国人十年前提出来的,并不是这些公司科研能力强,有最先进软件硬件等等,更重要的,是他们有钱。现在高科技发展的模式是美国模式,其实是硅谷模式,就是靠大额的风险投资。中国的三大和美国的六大都一样,有钱,所以有专门的策略投资部门,又因为他们是高科技内行,所以对高科技投资更准确。

腾讯和百度,都是最早协助中共建立全民监控系统的企业。百度最早提出“智慧城市”的概念,当然,这个智慧不是老百姓的智慧,而是管理者的“智慧”,落实到中国就是警察方面的“智慧”。腾讯则是另一条路,早期是监视QQ,后来是监视微信。看你说了什么话,不好听的就封账号,或者把人抓起来。但这只是监控的初级层面。腾讯和国安部提出的主动监控更上了一层楼,这包括大数据搜集,人工智能AI的超级计算和自动搜索,对社会舆论和群众心理掌控等等。这个系统,既可以实现宏观控制,也可以精细化到具体的个人,他可能比你自己还了解你自己,可以模拟或预测个人的想法和未来行为。

正因为有了这个大计划,中共在2017年十九大上,正式提出了“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概念。很多人误解,以为中共要实行开明治理,实际上中共的计划是一种更为精细、更为全面、更为深刻的管制。这一套系统,远远超越了乔治‧奥维尔(George Orwell)的想像力和对技术发展的认知,比他在《1984》这本书中描述的情况厉害太多了,它没有死角,没有距离,没有空白,没有《1984》书里面的贫民窟的漏洞。

好吧,我们简单说吧,这个东西,就是独裁政体伟大领袖两大臂膀的另一只,也就是秘密警察系统。

宣传部门对腾讯的大力攻击,其实是左手对右手的攻击,左右互搏,自己打起来了。所以,我们当然可以看到,《经济参考报》的文章发出来之后,两个小时就被下架了,谁有这个能力和POWER让宣传部门低头?答案当然很清楚了。

中共的宣传系统,是中共内部最守旧的系统,其中包括政策制定,包括理论研究,包括教育系统,这一块,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负责。这批人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坚持毛泽东思想,但这些几十年、上百年前的理论,无法应付目前的社会发展,尤其无法面对现在的科技时代。

他们痛恨资本家,也痛恨走资派,像马云、马化腾这种资本家,当然也是痛恨的。但宣传部门的这些动作,对海外投资者的震动,也许是决定性的。

过去半年多以来,各种投资中国概念股的基金亏损严重,无法向投资者交代。尤其是中共对教育产业,没有任何公众咨询,没有任何讨论或者讨价还价,一道命令就铲除了一个巨大的产业,让这些海外投资人见识了什么叫共产党,什么叫做专制体制,什么叫做政府掌控一切,包括经济和产业。

即使是腾讯,以香港市场的价格计,年初股价在770元以上,本周经过反弹,也只有462元港元。这可是许多美国投资基金主力投资的中概股,其它损失可想而知。这次新华社一篇文章引发的大幅波动,再一次提醒所有投资者,投资中国大陆的风险。这种风险不是市场风险,而是一种政治风险,而且是西方投资者完全无法了解的政治的风险。

可以想像,未来两年,大批海外投资者将转身而去,中国大陆高科技企业的时代,恐怕也将一去不复返了。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古巴共产政权迟早解体
【有冇搞错】中国足球?上帝都哭了!
【有冇搞错】习近平视察西藏 谁在骗谁?
【有冇搞错】香港的“世界级笑话”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