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穆尼:真实的古巴和社会主义

人气 1530

【大纪元2021年09月15日讯】美东时间周三(9月15日),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方菲女士专访拉拉‧穆尼,新唐人热点互动频道进行首播。

主持人:欢迎收看《热点互动》。拉拉‧穆尼(Lala Mooney)在共产古巴出生与成长。由于反对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共产政权,她被关进监狱两个月。拉拉在20岁的时候逃离古巴,来到美国重新开始人生。现在,她很骄傲自己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其中一个孩子是西维吉尼亚州众议员艾力克斯‧穆尼(Alex Mooney)。

今天,我们邀请到拉拉女士来分享她的经历和她对古巴的共产主义以及对美国的看法。

拉拉女士,您好,很高兴见到您。非常感谢您来到我们的节目。

拉拉‧穆尼:非常感谢您的邀请。古巴对我十分重要。谢谢。

卡斯特罗统治的共产古巴

主持人:是的。拉拉女士,您的人生轨迹很不寻常。我想先请您谈一谈卡斯特罗统治的共产古巴。您在他的共产政权之下生活了多少年,您都经历了什么?

拉拉‧穆尼:1959年,卡斯特罗夺得政权时,我17岁。他统治了超过六十年。我在共产古巴生活了三年。他迅速控制了整个国家,禁止任何民众持有枪支。后来发生猪猡湾入侵事件,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在那天,他派出军队去抓人,我们家就是那天被逮捕的。大家知道那天他们逮捕了多少人吗?想像一个数字。我告诉大家:10万人。

菲德尔的军队规模在整个中美洲和南美洲是最大的。他抓了那么多人没地方关押。所以我父亲被他们关押在哈瓦那城入口处的拉卡巴拉城堡。那里驻军三千人。他们把六千名犯人关押在那里。后来他们又找了另外一个城堡叫“王子城堡”,在那里关押了五千人。全国都关押着犯人。

我父亲在监狱里的时候,晚上能听到犯人被处决的声音。他们说,切‧格瓦拉有一个专门用来看处决人犯的地方。他会说:“我喜欢血腥。我对血的气味越喜欢,我就越爱听处决人犯的声音。”

他们把我押送到一个女子监狱。我在那里看到的情形是,有一天,他们要转移一批犯人,但是犯人拒绝离开。所以他们找来了消防车、消防员和水管,开始朝那些女犯人喷水。其中有名女子怀孕了。你知道他们怎么做的吗?他们就对着她的肚子喷水。但是最令人感动的是,所有其他女子就把她围住,后来那个婴儿也安全。所以两个月后,我们就离开古巴了。

猪猡湾入侵事件 全家被抓

主持人:那么拉拉女士,我们先回去一下。您能不能描述一下那天发生了什么事。那些军队的人闯入您家里是吗?

拉拉‧穆尼:是的。我从我房间的窗户望出去,我的家四周被民兵队包围了。其中有一个人像这样。他们从我家的每个门冲进来。他们说:“全部人都到客厅去。”他们把我家搜了一遍,然后说:“凡是满12岁的全部到车上去,你们都要去监狱。”

主持人:就像那样?

拉拉‧穆尼:就像那样。

当时我家里有两名客人,他们也被带走了。我妈妈那时候刚刚流产。所以我们就央求那些军人,后来他们允许我妈妈留下来,因为她还在流血。我们家的人很多。我们一共14个兄弟姊妹。所有的小孩子也在场。还好他们没有把我妈妈带走。但是他们把我们都逮捕了。

主持人:那天你们一共几个人被逮捕?

拉拉‧穆尼:那天有我,我的两个姐妹和我们家的两个客人。

主持人:还有您的父亲?

拉拉‧穆尼:还有我父亲。对。

主持人:他们为什么要逮捕你们?

拉拉‧穆尼:这个问题问得好。比较合理的假设是,他们想要把所有他们认为会协助入侵者的人,或者反对菲德尔的人都控制起来。所以他们有两个目的:把我们控制住,使我们无法帮助入侵者。第二是让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中。这就是共产主义运作的方式。永远把人关在监狱里。没有评判、没有审判,什么都没有。

主持人:那么他们为什么针对您和您的家庭?他们认为你们会反对共产政权?

拉拉‧穆尼:完全正确。他们在凌晨三点把我叫醒审问我。他们把我带去一个小房间。但是他们开始问我问题时,我才意识到他们对我的情况完全不了解。

那么我父亲是比较知名的。古巴有所大学叫做“Villanova大学”。我父亲是那所大学的工程学院的院长。所以他是相当为人所知的。他们知道他不支持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

所以他们的逮捕名单肯定是事先早准备好的。主持人,我们都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捕。我认为俄国人派了一些顾问给菲德尔。他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逮捕名单。

监狱里两个月 见证他们迫害和处决人民

主持人:是的。您刚才提到您目睹了那个可怕的事情,就是当他们想要转移女犯人的时候,他们对那些女子做的事情。那么您在监狱里的两个月,还经历或目睹过什么事情?

拉拉‧穆尼:最开始的几天,没有食物。一开始,他们把我们关在临时的关押设施。我们女子在二楼,男的在一楼。那里叫做G2。没有给我们食物。我们都挤在那个小地方。

早晨,他们给我们看一份新闻,然后有人会念出那天早晨要被处决的人的名单。我甚至不能说我认识那些人。我们怀疑他们在我们犯人当中安插了特务。

有一天,我们从监狱里向外看,我们看到有一个守卫对一名女子动手动脚,然后他们就进了一个房间。我们就都假设这事情应该是怎么回事。一开始我们都谴责那名女子,但是后来我们了解到,她的丈夫被关押在一楼,他有糖尿病。这名女子为了她丈夫有食物吃,就答应跟这个警卫发生关系。这对我也是一次教训。

我比较幸运,他们对我没有那么糟糕,最后他们有给我们食物。但是我母亲不知道我们的下落。她就一间间监狱都打听一遍,寻找我们,寻找孩子们的下落。

最后她找到了我们,我们会从那个临时关押屋的窗户朝她挥手。我们在一个私人住宅里被关押了一个星期,然后他们把我们转移到一个真正的监狱里去了。后来我妈妈会去探望我们,我后来也会去探望被关押在监狱里的我父亲。

和我关押在一起的一些女子告诉我,她们的子女被迫去参加支持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游行。而且她们的子女还被要求监视并举报自己的父母。这就是共产主义运作的方式。他们让子女与父母反目。与我关押在一起的一些女子,丈夫被处决了。他们通过迫害和处决人民,让整个国家生活在恐惧中。

藏在船上逃难 偷渡到美国

主持人:您后来是如何出狱又来到美国的?

拉拉‧穆尼:好的。我们很幸运。我们离开了,我们想办法离开了。当时有条摆渡船,船长会想办法帮人们逃到美国来。他把我父亲偷偷藏在船上。我父亲就先于我们来美。后来我们也过来了。我们是合法过来的,我们事先把证件都办理好了。所以我们全家都来到了美国。

我哥哥比我们都要早一些坐渡船逃离。他说他坐的渡船当时从关押我们父亲的监狱前面驶了过去。他说他觉得好像他把父亲抛弃了一样,把我们都抛弃了。当时,我哥哥在读神学院,他以后要当牧师。他想办法给父亲传递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应该离开吗?”我父亲回复的纸条上写着:“是的,你们越多人能够逃离,我就越感到欣慰。”

我们那时候感觉我们把祖国和人民给抛弃了。但是如果我留下,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得以离开古巴。

但是,我有一个叔叔Ignacio死在了监狱里。还有一个叔叔在监狱里关了八年。我的许多大学同学都在监狱里关押了很多年。其中不少人被处决了。这就是共产主义。

共产政权散布谎言 欺瞒全世界

但是这个共产政权却欺瞒了全世界,让人们相信古巴的情况很好。卡斯特罗的宣传系统运作的时间是最长的。我们看到美国有的人会穿切‧格瓦拉的T恤衫,谈论古巴的优势等等。我们听到伯尼‧桑德斯说过,古巴非常出色。古巴把全世界都给骗了。

主持人:他们是如何做宣传的?他们的宣传为什么对那么多美国人会有影响?

拉拉‧穆尼:确实。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他们有宣传专家。据我所知,他们从以色列找来一些宣传专家,这些人在某栋楼的七层。他们全部是通过互联网,对全世界进行宣传。据说他们的宣传手段是全世界最有效的之一。

他们通过扭曲事实、散布谎言,让全世界都相信了。例如,古巴会强制医生到其它国家去工作。古巴的医生被派往了102个国家。但是大家知道古巴当局是怎么做的?他们不允许这些医生带配偶同行,而且付给他们的薪水很微薄。其它国家,比如巴西等,把钱付给古巴政府,古巴政府只把其中很少一部分给这些医生。所以这些医生更像是奴隶。现在,其中多位医生已经选择逃离并获得了自由。

主持人:所以基本上,拉拉女士,您之前在古巴生活了17年,后来卡斯特罗掌权,一切都变了。您的人生也一夜之间改变了。这是您经历过的共产主义之下的古巴是吗?是第一次经历共产主义?

拉拉‧穆尼:正确。共产主义是一步步达到目的的。一开始,他们关闭了全部的天主教学校。后来他们对人民的控制越来越多。

在住家区的每条街上,他们会安排一户人家,叫做“革命见证人”。换句话说,每条街都有特务。这家人的任务就是把看到的一切进行举报。所以后来,我回去如果看望谁,警察很快就会过来,问我是什么人,我在那里干什么?

所以在每条街上,你的邻居都在监视你。在学校里,他们让孩子们监视你。所以父母甚至不能在自己孩子面前随便讲话。他们要遮遮掩掩的。

食物很短缺

另外,食物很短缺,所以他们给大家发配给卡,只管两天的食物。每个月剩下的日子,大家就想办法偷粮食。大家偷公家的粮食,因为所有东西都归政府。比如,如果你在学校工作,你路过一袋黑豆,你就偷偷抓一把黑豆放进自己口袋里。有各种偷食物活下去的办法。但是当时人们以为,全世界人民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他们就是这样控制人民的。

这是你一个月可以买到的食物。比如说,我经常举咖啡的例子。他们每个月给你四盎司咖啡。这是我今天早晨量的,四盎司咖啡。这是一个月的定量。但是我一个早晨就需要喝这么多咖啡。

然后一整个月,他们只给你一块鸡肉的配给。你一整个月只能吃到这么多肉。每个人每个月一块鸡肉。每个人每个月一个汉堡。这里有个汉堡。我带来一个汉堡,所以大家可以心里想像一下。在心里想一下。我心里还能看见我们每个月配给的那块鸡肉。

那么现在情况是这样之后,怎么办呢?假如现在有一名神父、一名拉比和一名牧师。我问他们:“你们会怎么办?”那么他们的答案是什么?答案是,每个人都会去偷食物。

就连政府成员自己都会偷食物。比如有一个女子曾经告诉过我,她丈夫是军队里的,她也偷食物,但是她没有告诉她丈夫。还有一个女子,她的工作是检查食品店。她在检查的时候,人们就会用食物贿赂她。她就说:“好,如果你们给我这么多食物,我就不举报你们。”

再举个例子,给车子加汽油。比如你开公家卡车。你对加油站的人说,给我开一张加满油箱的发票,但是只加半箱油,另外半箱我们两人平分。所以整个国家都是这样做的。

古巴人靠离开古巴的人寄钱回来

主持人:所以他们甚至没法买食物?他们不能买食物?

拉拉‧穆尼:情况是这样的,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们有两种商店。普通的商店可以买政府允许你买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一类商店只收美元。但是没有人有美元。如果你的家人在美国给你寄钱,那么你会有一些美元。所以,古巴的经济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离开古巴的人寄回来的钱。

现在,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旅游业。现在由于有新冠疫情,没有旅游业。所以古巴的情况非常令人绝望。之前已经很令人绝望了,因为你一个月才有一块鸡肉。现在连这也没有了。我在古巴的一些朋友,我问他们当地的情况,他们说社会很可能到临界爆发点了。我们希望那会发生。7月11日,发生了大规模抗议。

主持人:是的,我们看到了。我们都目睹了。

拉拉‧穆尼:在60个城市。是的。电子邮件还有网络立即被封锁了。显然他们事先有所准备。但是人民已经绝望了。不仅是因为新冠疫情,还因为人们在挨饿,在面临绝望。情形真的很绝望。

主持人:但是政府不知道吗?他们允许大家偷东西吗?在他们发现你偷食物的时候,他们会处罚你吗?

拉拉‧穆尼:是的,政府知道。所以他们等着,无论他们什么时候想要,他们就会动手迫害这个人。这样一来,他们就掌控了每个人。

问题是,像桑德斯那种人和去古巴的那些人没有看到这一点,所以他们讲“每个人都有配给卡”。我有一份2014年《经济学人》的一篇报导,文章称,“每个人都有饭吃,每个人都有张配给卡。”但撰稿者和新闻记者都被唬弄了,他们去了古巴,却没看到真实情况。事实就是:古巴唬弄了整个世界。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他们拿到这张配给卡,这是政府准许他们的口粮。除此之外,如果他们想购买食物,他们只能用美元在某些商店购买。但这是他们在古巴唯一能得到食物的途径吗?

拉拉‧穆尼:我很高兴你这么问,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解释这配给卡。人们确实能获得其它食物。但不是年长的人,而是给工作的人。有时候在你的办公室、在学校发放食物,孩子们在学校领到食物。人们说食物的品质太糟了,而且发放食物无法确定。另外,例如,如果第二天你不参加公开游行,他们就不发给你食物。

老年人情况更糟,因为他们不工作,他们就领不到食物。我有一个朋友来了美国,说:“我只是不想一直饿着并且不知道下顿饭吃什么。我不想离开我的孩子们、孙子们,但我不想饿死。”所以人们是死里逃生啊。

主持人:是的。因此基本上,你能得到的所有食物都在政府控制之下,我们可以这么说吧。

强迫妇女堕胎 没食物吃 人们绝望

拉拉‧穆尼:是那样。就是那样。还有其它更让人伤心的事情。一个是堕胎。他们强迫妇女,说服她们堕胎。由于妇女没食物吃,她们不得不堕胎。

古巴是世界上堕胎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古巴自杀率也同样高。人们太绝望了,他们就自杀了。我有一个女性朋友,Maida Donate,她曾是古巴政府的一员,做过完整的研究,他们发现古巴自杀率是世界上最高之一;而且女性自杀者与男性一样多,这跟世界其它地方不一样。

这研究为期三个月,深入而彻底。你知道当时卡斯特罗怎么说的吗?他指示:现在这是个秘密,是政府的秘密,去更改所有数据;如果有人自杀,就说他们是淹死的,或者说是车祸;这是国家机密。如果你不这样说,你会受到惩罚。

我这位女性朋友,Maida Donate,设法逃到了美国。她在迈阿密大学的硕士论文写了这件事。

拉拉‧穆尼:最糟糕的是大家那么饿,以至于他们什么都做,所以他们去卖淫。而卡斯特罗讲,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妓女,因为她们中间有的是老师,有的是工程师。爸爸带着孩子出门去接客,这样他们可以有东西吃。

这就是正在发生的。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她告诉我说在夜晚她看到女儿出去当妓女,心都要碎了。但那是他们唯一能有足够食物的方式。

另一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一个大学生他去古巴的时候,一名妇女接近他说,“你看到那边那个15岁的女孩了吗?她是我女儿,你花25美元可以和她睡觉。”他说:“不,我不感兴趣。”然后你知道那名妇女说什么?她说:“她身边站着的是9岁的妹妹,你可以要她。”

大家是如此绝望,以至于人们崩溃了。他们太饿了。他们说,每天10次谈话,有9次是关于我们今天要吃什么?所以感谢您的聆听,因为大家非常绝望。

主持人:这是古巴现在的真实情况。

拉拉‧穆尼:哦是的。现在人们是绝望了。他们讲,由于冠状病毒,现在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形势是:疫情扼杀了旅游业,因此没有收入;然后古巴的医院没有氧气、没有药。我记得古巴自己开发了一些疫苗,但是不确定疫苗是否有效。人们在死去。我相信古巴是世界上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那是我今天早上看到的报导。

社会主义行不通 马克思主义行不通

他们没有地方埋葬死者,所以他们把尸体埋在后院里。因此情况一开始就很糟糕。老百姓嘶喊着“我们要自由!我们要自由!”那就是我想要人们听见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行不通”。政府的统治、制定所有法律,这一切都不起作用。

我们希望它行得通,但它行不通。在美国,你们所有的大学、学生都被洗脑了,他们谈论社会主义(甚至马克思主义)有多重要。实际上,如果你拿走个人的自主能力,让政府告诉每个人该做什么,那是行不通的。

我家族曾经拥有一个糖厂,古巴曾经是全世界糖产量最高的国家,现在古巴从巴西进口糖。古巴原有240家糖厂,只剩下大约20家。他们没照顾好那些糖厂,他们没有挽救糖厂。所以我希望所有在听我讲话的人都知道,社会主义是行不通的,马克思主义是行不通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他们怎样攻击宗教。我侄女告诉我有个人想成为医生,申请医学院,你知道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吗?你上教堂吗?然后他们还问了20个问题。这位女士告诉我,“为了进医学院,我从来没有比那天更强烈地否定上帝。”

他们把宗教中的“神”视为社会主义的敌人、政府的敌人,因此他们禁止各种宗教活动。我希望大家听到这个,因为人们被欺骗了,他们没有意识到古巴有多糟糕。

59%民主党选民更喜欢社会主义

主持人:有一个新近的调查发现,当今美国59%的民主党选民更喜欢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那么你认为这59%支持社会主义的人,他们知道古巴的真实情况吗?

拉拉‧穆尼:绝对不知道。那就是问题所在,古巴欺骗了全世界。我四处奔走演讲。我是希望古巴变得更好。当然,自从我们对古巴有了贸易禁运令,我们就没有过好消息,没有很多关于古巴的好信息。

大家知道最有意思的事吗?甚至于在古巴的古巴人,他们认为全世界都是那样的。我和一个大约五年前来到这儿的女孩子闲谈,她说“我不明白我怎么能被欺骗成那样”。

但我们回来谈一谈美国。我女儿是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神学院的教授。她说所有这些大学,都在推崇社会主义。而我大儿子是乔治亚理工学院的教授,他也这么说。当然,他们在为真相挺身而出,那就是为什么我写了本书《离开古巴》。就是这本。我在书里面讲了我的全部经历。

儿子成为国会议员 非常自豪

主持人:是的。既然您刚刚提到了您的孩子们,我想就这个多问一点。您有四个孩子,他们都非常成功。其中一位是西维吉尼亚州的国会议员,您外甥是迈阿密的市长。那么您认为是什么使得一个家族如此成功?

拉拉‧穆尼: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为我儿子而自豪,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儿子会成为国会议员。但我认为有一种叫“移民推动力”的东西,在移民过来的时候,看到美国有这么多机会,他们真的会很努力工作。

他在高中时我也帮助过他,所以我也为自己感到一点点自豪;那时候他参与了公开演讲项目。然后他去了达特茅斯学院,在那里他也上了公开演讲课,并上了政治原则课。我非常以他为傲。

我为美国感到骄傲。我外甥苏亚雷兹现在是迈阿密市长,他在吸引各种投资到迈阿密。但他父亲,也就是我兄弟哈维尔,他曾是第一个担任大城市市长的古巴人。他在1985年是迈阿密市长。他曾在宾州维拉诺华大学,学的是工程;然后他去了哈佛学法律,因为他决定要进入政界并想要有所作为。

所以这是我的两位家人。在专业上,我兄弟是我儿子艾力克斯的榜样,所以艾力克斯之前会去迈阿密助选。但是,我也不得不归功于我先生文森‧穆尼。我是家里第一个嫁给美国人的,他参加过越战,在那儿他是一名上尉。

他是搞电脑的,但他坚信美国宪法的原则、上帝赋予我们的自由、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利。在艾力克斯成长时期,我先生就一直在教导他。所以我的孩子们从他那儿接受的美国教育,然后他们从我这儿了解到了我的故事和痛苦,因为所有古巴人知道国家还在遭难,心里都难过痛苦。

克鲁兹父亲曾被监禁在古巴

主持人:我想您可能和很多古巴移民谈过,他们像你这样从古巴移民到这里。据您所知,古巴移民怎样看待当今美国情况呢?他们担心吗?

拉拉‧穆尼:哦,是的,他们非常担心。我想到我们有两位古巴人,他们是古巴裔美国人,竞选过总统。我们有马可‧卢比欧,他经常发声。我们还有泰德‧克鲁兹,他父亲曾被监禁在古巴。他们本来和我家都是来自古巴同一地区,马坦萨斯省。

所以古巴人不仅担心,而且还努力有所作为。他们在政界非常活跃,并且尝试让这个国家走正确的路径。

主持人:您认为一般美国人应该做什么呢?他们需要尝试了解真实情况吗?了解古巴和这个国家的真实情况吗?

拉拉‧穆尼:完全对。在媒体、社交媒体、媒体撒谎方面,我们面临极大的问题。我知道一位教授Tim Groseclose,他在大学教书,他讲媒体撒谎。所以我们必须要学会分析。他还讲,媒体撒谎的方式之一就是他们报导不全面;他们只告诉你局部情况,但他们不告诉你全部真相。所以我们必须变得聪明,找方法了解实情,而不是让媒体给我们洗脑。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拉拉。我认为您在做的事非常重要,让大家了解古巴的真实情况,以及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能对人民和社会做什么。所以我希望你的故事被更广泛地分享。感谢您今天来我们节目分享您的故事。

拉拉·穆尼:谢谢你。我很感谢。

主持人:感谢大家收看《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见。

网络收看方式:

热点互动频道:https://youtube.com/c/NTDChinaNewsChannel

热点互动》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专访程晓农 :美中政治对抗升级
【热点互动】程晓农:中共经济整顿背后玄机
【热点互动】程晓农:从阿富汗局势看美中关系
【方菲访谈】对冲基金经理巴斯:美中金融脱钩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中关系或颠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鹏直播】李克强为电荒背锅 大管家被免职
【远见快评】美英澳联盟扩编?美挺台“入联”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面临国际空前孤立
【财商天下】能源饭碗须在自己手里 习一语双关
【探索时分】东风21D认祖归宗:美潘兴2导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