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力小却不媚共 立陶宛骨牌效应令欧盟转向

立陶宛因宣布在首都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引发中共召回大使、经济制裁等报复手段,不过立陶宛坚持不在与中共等国家的争端上退让。图为立陶宛国旗。(PETRAS MALUKAS/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36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9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欧洲近期不仅对中立场转为强硬,在声援台湾的力度也在持续加大。而中东欧国家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和波兰,也相继于6月底到9月之间宣布捐赠台湾疫苗。其中又以立陶宛展现的立场最为坚定,可说是翻转欧盟中共亲近的立场,成为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Dominoes)骨牌。

图为2019年8月23日,立陶宛民众聚集在首都维尔纽斯,组成“香港之路”声援香港民众。
图为2019年8月23日,立陶宛民众聚集在首都维尔纽斯,组成“香港之路”声援香港民众。(Petras Malukas/AFP via Getty Images)

人口近300万的立陶宛,国土面积仅约为台湾的1.8倍,今年7月宣布首都维尔纽斯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这也是欧洲首个以台湾为名设立的外馆,此举引发中共召回大使、经济制裁等报复手段。

不过立陶宛总统瑙塞达(Gitanas Nausėda)仍表示,立陶宛将捍卫民主、法治等原则,不会在与中共等国家的争端上退让,坚持主权独立国家有权自行决定与哪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经济、文化关系。

立陶宛的决定,也突破了欧盟以往的外交“红线”。欧洲议会逾60位议员除了声援立陶宛、反对中共霸凌之外,也强调台湾在国际社会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欧洲议会近日更提出“欧盟-台湾关系与合作议案”草案,提议将欧盟派驻台湾的官方机构正名为“欧盟驻台湾办事处”,鼓励成员国与台湾强化交流,并敦促中共停止破坏台海稳定等。

对于欧洲持续强化挺台力道,国人在喜出望外之际,也纳闷欧盟的态度为何转向?而且过去与台湾并没有特别“深交”的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和波兰,为何会突然这么友台?

因为曾深受其害 所以坚决说不

前国防大学政战学院长余宗基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自己曾前往波兰参与当地的学术研讨会,会谈中,东欧学界除了对中共“一带一路”表达担忧,也对台湾遭受中共的打压与胁迫,表达敬意与“感同深受”。

他表示,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马奇顿和波兰,过去都曾经遭受苏共的凌虐与统治,当地人民对这段历史非常深恶痛绝,当听到台湾的遭遇与处境时,他们都很能理解,甚至认为中共压迫台湾的做法,会让自己曾被霸凌、欺负的历史记忆涌现。

他说,对于土地不大、人口不多的台湾,竟能对抗拥有14亿人口的中共,甚至能让对方气得跳脚,特别是台湾的科技实力与晶片制造能力,能在全球重要产业链中,担任如此重要的战略位置,战略影响力之大,让这些东欧国家感到佩服与认同。

国策研究院执行长郭育仁接受大纪元采访时也表示,自己曾参加多场与东欧学者的视讯会谈,学界也提到深受共产党体制迫害的过往,如今社会落实民主之后,更能认清共产党的危害,所以面对中共的威逼利诱,才会不为所动。

他在会谈中也发现,台湾当前饱受中共假讯息、混合战的危害,竟与东欧遭受俄罗斯的攻击几乎一模一样;推测中共对台的做法,应该是学习俄罗斯的混合战。

立陶宛成欧盟转向第一张骨牌

余宗基认为,当前欧洲接连展现强烈的“反共”立场,与立陶宛强硬表态有很大关系。他表示,立陶宛为波罗的海三小国之一,这三个国家面对强权压迫时,一向立场一致、团结对外;而欧盟成员虽然有“27+1”个国家,各自有不同的利益与立场,但面对外部冲突与矛盾时,也有团结对外的传统,认为如此才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扮演关键角色。

他表示,中共自己以为国力强大,对立陶宛展现强硬姿态,以为随便欺负小国,会让所有欧盟国家感到畏惧,没想到却反而激起欧盟的强烈反弹,欧洲各国随即整合内部,联合起来反对中共的霸凌。

余宗基进一步表示,除了上述原因,欧美各国之所以会全面对中共反感,是因为面对国际针对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溯源与究责的声浪,中共却选择毁迹灭证、阻碍国际调查与展现“战狼外交”立场,其本质就是“拳头大就是真理”,根本无视于国际规则。

他以香港为例,当初“一国两制”是根据《中英联合声明》授权的,但中共现在却曲解称其为历史文件,并透过修订《港版国安法》,撕毁一国两制的承诺,本质就是将国内法律凌驾于国际法之上。

他说,中共还透过不断军事扩张、重新制定国际规则、展现“以疫谋霸”姿态等方式,回应国际的检讨声浪,令国际相当厌恶,也终于认清共产党的本质就是扩张性、侵略性,并且蔑视西方民主与普世人权价值,所以当前欧洲立场全面逆转,本质上就是一场共产体制与民主阵营的对决。

欧盟友台反中共立场会持续

谈到当前欧中关系紧张,未来是否会有逆转的可能?或采取经贸持续合作,政治人权议题形成竞争关系?郭育仁表示,以往决定欧盟政策的三支柱分别是英国、法国和德国,如今英国脱欧之后,法国与德国的对中立场就非常关键。

他表示,由于法国对中共立场已经转为反感,并且认定中共用不正当手段与非市场性的方式,干扰安全、经贸、科技等议题,所以当前的唯一变数就是德国,其中今年10月的德国大选将会是第一个关注焦点,第二个关注焦点则是新任总理上台后,要如何跟法国协调、统一欧盟对中态度。

不过郭育仁也强调,虽然以汽车产业闻名的德国,非常重视在中国的市场与利益,但他不认为欧盟会对中采取“政经分离”,因为德国终究不可能以凭一己之力,逆转整个欧盟的共同利益,所以未来欧盟友台、反共的立场应该会持续,不太可能被翻转。

责任编辑:筱珮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