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珍言真语】美最高将领被指秘通北京

人气 43

【大纪元2021年0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源、梁珍香港报导)美国退伍军人、时事评论员林晓旭接受本报《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指出,美军参谋长联合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越过文职长官和总统的授权,两次与中共军方秘密通话,将战略意图泄露给中共,牵扯到违反军纪和叛国问题。对于近日美英澳签署新安全协定,共同展开核潜艇合作,他认为这将给印太地区的军事实力带来一个大的变化,对中共的遏止能力更强。

向敌国泄密是叛国

美国华府时事评论员林晓旭博士,是一位美国退伍军人,曾在美国陆军研究所担任病毒学研究员,他听到米利的丑闻后表示,米利的做法不但违反军纪,而且川普(特朗普)时期把中共视为敌对势力,米利等于是向敌国泄露美国最高统帅的战略意图,牵扯到叛国问题。

林晓旭说,过去多年来,美中两国的军方一直都有互动,如联合训练、联合演习,包括中共军方的表演艺术团或者军乐队到美国访问等等。这些互动的前提是“美国总统、美国国防部长肯定是知情的。一定都是在国防部授权之下,总统也是首肯之下才能够进行的事情。”

按照美国国会1986年通过的《高华德-尼可拉斯法案》(Goldwater-Nichols Act of 1986)。美国的军事命令是从美国总统通过国防部长直接到美国战区司令官。参谋长联席会议有责任管理美国武器和后备军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正在担任这个职位)也担任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首席军事顾问,但是参联会没有指挥权。

林晓旭指出,米利如果没有得到国防部长许可,就对外联系,“我觉得这本身当然是违反美国军方的命令体系(指挥系统),是违反军纪的。因为参谋长联合会议主席并不是军方命令系统(指挥系统)里面的。这个命令的系统,从总司令(美国总统是军方的总司令)到国防部长,国防部长在下命令到各个军种,陆军啊、海军或者是空军的部长,然后他们再直接下令到不同的执行战区。实际上参谋长联合会议主席这个位置,是美国军方所能够认知的最高的职位,但是他并不是美国由文职人员指挥军方执行命令这么一个体系之中的官员。所以在这点上我觉得米利将军:一个是违反了军纪,另外一个还是违背了现在美国由文职人员指导军方的这个体制。如果是比较严格的情况下,当然是会被追究责任的,军事法庭要调查这件事情的。”

他说,从另一角度而言,在川普执政时期,中共被视为“敌对力量”,虽然未有直接称中共为“敌人”,但肯定存在敌意。同时在经贸方面有所对抗。而总统的整体战略角度,对中共要采取何种布局、措施,完全是总统、国防部长级别所操纵的事。米利将军作为参谋长联合会议主席,没有权利干涉最高行政级别官员所做的战略性的部署,“他直接给中共军方打电话说美国不会攻击中共等等,这种做法当然是等于是违背了最高级的战略,或者是最高长官总司令的命令的。”

他表示,米利将这个资讯透露予敌方,等同向对方交底,涉嫌叛国。“就好像说我要佯攻,那么敌人可能没法判断我是真的要打还是不要打,但是你作为军人把这个机密透露给对方,说我们并不是真的想打你,那不是把你的统帅的这个战略意图泄露给对方了吗?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是非常过分的,牵扯到叛国的问题。”

根源在于对中共认识不清

至于米利与中共军方通话的时机,第一次是距离美国总统选举投票前不久的2020年10月30日,而第二次是在2021年1月8日,就在美国国会受到冲击两天之后。两次通话的时机是否暗藏目的?

林晓旭认为,米利可能受到美国民主党力量的影响,帮助民主党在军中争取更多的支持。“我觉得这个事情是一件非常恶劣的军方介入政治的做法。”

他指,美国军方的文职人员,在外交上很多人是属于基辛格这一派的,“很多人在国际关系的学院里面得到的教育基本上是亲中的,是这样一整套思路。包括哈佛大学的甘迺迪学院,有专门培养中等阶层或更高的军人人员的培训计划,一些上校、准将,可能到哈佛学院里去学一段时间的国际外交、国际关系等。军中的学院也有对应中上层阶层的战争学院等等,他们培养将领方面也会接受到目前美国主流的外交领域的思想,基本上也是属于过去拥抱熊猫派这一派的思想,就要中共的参与。”

“这套思路培养出的文职人员和军职人员,当然在中共的问题上认识不是很清晰的。包括米利将军他们对中共作出判断,认为中共不是威胁、不是敌人等等。之前一两年你都可以找到。所以在军中肯定是有一大批将领没有意识到中共巨大的威胁的。当然也有一些像过去的印太总司令哈里‧哈里斯等等,很早就意识到中共在南海方面的冒进或者是挑衅,有它的战略企图和它对美国带来更大的国家安全等威胁,这样的将领当然是少数的。所有我觉得军中,爱国的人群是大多数的,但是能认识到中共的巨大威胁的是少数。”

至于说中共是否有直接渗透以及如何渗透?他认为须进一步挖掘。而美国军方多大程度受中共假资讯影响也是另一个因素。“我觉得中共企图影响美国军方决策的各种各样的努力肯定不会是小规模的,应该也是比较系统性的。”

美英澳合作遏制中共更有力

美国、英国和澳洲三国领导人在9月15日宣布共同建立一项立足于印太地区、全新的安全合作伙伴关系,三国还将分享在人工智慧、网路技术、量子计算、水下系统和远端打击能力等关键技术领域的研发资讯和技术专长。美国和英国还承诺协助澳洲建造急需的核动力潜艇。此举遭到北京的强烈反对和抨击。

林晓旭认为,多年来中共对澳洲的渗透非常厉害和彻底,但近年澳洲政坛开始觉醒,现在美国可以把最尖端的核潜艇的技术转让给澳洲,显示美国充分信任澳洲,而过去在世界范围内,只有英国能够获得美国的先进核潜艇技术。

林晓旭分析说,德国、日本和意大利作为二战战败国,国际社会不允许他们拥有核潜艇的技术,“美国没有办法把核潜艇的技术卖给日本。台湾方面目前也是被中共渗透的很厉害,也是没法给。印度跟美国的联盟还比较脆弱,也不可能去加强印度核潜艇的力量等等,都做不到。所以澳大利亚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加强和澳大利亚的合作,其实是整个印太的实力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对中共的遏止能力就更强了。”

虽然中共目前的配备了不同级别的核潜艇,当中有的属于战略性的,有的是战术性,他认为中共核潜艇的作战、战载导弹等能力不如美国,目前而言不足以将核潜艇派往更大面积的海域用作更大威慑。“中共的核潜艇并不会对很多地域,比如对美国的一些地域构成真正的威胁。”但林晓旭认为作为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若在潜艇上装备核导弹,在印太地区是重要的威慑力量。

他表示,从战略的角度来说,对于遏止中共在印太的扩展,美英澳三国形成安全合作伙伴,当然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做法。“如果澳大利亚的海军也有了核潜艇的能力,就有了远航的能力,更加隐蔽,制衡中共的能力更强大,它甚至可以配备战斧巡航导弹,射程差不多可以达到2,500公里左右,那么澳大利亚的潜艇也就可以参与到南海航行秩序的维护,大大增强了对中共的岛礁或者是中共的一些基地进行反击的能力。那当然在战略意义上也会使英国、澳大利亚、美国形成一个更强大的军事的同盟,在北约以外形成一个在印太地区的一个更有利、更强力的军事同盟。”

事件回顾:米利向中共泄密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军参谋长联合会议主席米利将军,2020年10月底和2021年1月,分别两次透过电话,向中共军方透露美国没有攻打中国的打算,如果有,他一定会事先通知中共。此一丑闻令美国和全世界哗然。

美国前总统川普特此在14日发表声明,把米利将军斥责为“笨蛋”,应该“以叛国罪受审”,15日又进一步指出,米利从来没有把给中共军方打电话的事告诉过他,也没有告诉太多其他人。至于拜登不愿解雇米利或对米利进行军事法庭审判,川普认为,是因为害怕米利泄露拜登在阿富汗的致命灾难的肮脏秘密。

而当时的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多夫‧米勒(Christopher Miller),15日也发表声明,形容米利的做法是一种“可耻且史无前例的不服从行为”,说自己“没有也不会授权”米利将军和中共军方官员打电话“秘密”沟通,“法律禁止米利行使指挥部队的行政权力。指挥系统是从总统到国防部长,而不是通过联席会议主席。”米勒呼吁米利将军立即辞职,并且批评米利将军追求党派私利,应立即被罢免,他说:“追求党派政治和个人私利是对军官神圣职责的侵犯,在美国军队中是没有地位的”。

在16日,美国国会27名共和党人联署致信国防部长,要求立即调查米利,也有多位议员呼吁解雇米利。@◇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港加联主席吁加拿大挺港人抗共
【珍言真语】周小龙:议员未尽职 艺术中心受打压
【珍言真语】程翔:党内有人对文革2.0不满
【珍言真语】练乙铮:文革2.0恐波及香港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不让戴口罩 李克强和习杠上了?
【远见快评】美媒曝东航坠毁是人为 东航回应
【新闻看点】上海被爆加强封控 居委弄虚作假
【财商天下】核检日赚一亿 钱进了谁的口袋?
【思想领袖】封锁对疫情不起作用 且特别有害(中)
【探索时分】共军鹰击21打航母 美日需要担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