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訪系列

【珍言真語】美最高將領被指祕通北京

人氣 40

【大紀元2021年09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源、梁珍香港報導)美國退伍軍人、時事評論員林曉旭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指出,美軍參謀長聯合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越過文職長官和總統的授權,兩次與中共軍方秘密通話,將戰略意圖洩露給中共,牽扯到違反軍紀和叛國問題。對於近日美英澳簽署新安全協定,共同展開核潛艇合作,他認為這將給印太地區的軍事實力帶來一個大的變化,對中共的遏止能力更強。

向敵國洩密是叛國

美國華府時事評論員林曉旭博士,是一位美國退伍軍人,曾在美國陸軍研究所擔任病毒學研究員,他聽到米利的醜聞後表示,米利的做法不但違反軍紀,而且川普(特朗普)時期把中共視為敵對勢力,米利等於是向敵國洩露美國最高統帥的戰略意圖,牽扯到叛國問題。

林曉旭說,過去多年來,美中兩國的軍方一直都有互動,如聯合訓練、聯合演習,包括中共軍方的表演藝術團或者軍樂隊到美國訪問等等。這些互動的前提是「美國總統、美國國防部長肯定是知情的。一定都是在國防部授權之下,總統也是首肯之下才能夠進行的事情。」

按照美國國會1986年通過的《高華德-尼可拉斯法案》(Goldwater-Nichols Act of 1986)。美國的軍事命令是從美國總統通過國防部長直接到美國戰區司令官。參謀長聯席會議有責任管理美國武器和後備軍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正在擔任這個職位)也擔任總統和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首席軍事顧問,但是參聯會沒有指揮權。

林曉旭指出,米利如果沒有得到國防部長許可,就對外聯繫,「我覺得這本身當然是違反美國軍方的命令體系(指揮系統),是違反軍紀的。因為參謀長聯合會議主席並不是軍方命令系統(指揮系統)裏面的。這個命令的系統,從總司令(美國總統是軍方的總司令)到國防部長,國防部長在下命令到各個軍種,陸軍啊、海軍或者是空軍的部長,然後他們再直接下令到不同的執行戰區。實際上參謀長聯合會議主席這個位置,是美國軍方所能夠認知的最高的職位,但是他並不是美國由文職人員指揮軍方執行命令這麼一個體系之中的官員。所以在這點上我覺得米利將軍:一個是違反了軍紀,另外一個還是違背了現在美國由文職人員指導軍方的這個體制。如果是比較嚴格的情況下,當然是會被追究責任的,軍事法庭要調查這件事情的。」

他說,從另一角度而言,在川普執政時期,中共被視為「敵對力量」,雖然未有直接稱中共為「敵人」,但肯定存在敵意。同時在經貿方面有所對抗。而總統的整體戰略角度,對中共要採取何種佈局、措施,完全是總統、國防部長級別所操縱的事。米利將軍作為參謀長聯合會議主席,沒有權利干涉最高行政級別官員所做的戰略性的部署,「他直接給中共軍方打電話說美國不會攻擊中共等等,這種做法當然是等於是違背了最高級的戰略,或者是最高長官總司令的命令的。」

他表示,米利將這個資訊透露予敵方,等同向對方交底,涉嫌叛國。「就好像說我要佯攻,那麼敵人可能沒法判斷我是真的要打還是不要打,但是你作為軍人把這個機密透露給對方,說我們並不是真的想打你,那不是把你的統帥的這個戰略意圖洩露給對方了嗎?所以這個事情我覺得是非常過份的,牽扯到叛國的問題。」

根源在於對中共認識不清

至於米利與中共軍方通話的時機,第一次是距離美國總統選舉投票前不久的2020年10月30日,而第二次是在2021年1月8日,就在美國國會受到衝擊兩天之後。兩次通話的時機是否暗藏目的?

林曉旭認為,米利可能受到美國民主黨力量的影響,幫助民主黨在軍中爭取更多的支持。「我覺得這個事情是一件非常惡劣的軍方介入政治的做法。」

他指,美國軍方的文職人員,在外交上很多人是屬於基辛格這一派的,「很多人在國際關係的學院裡面得到的教育基本上是親中的,是這樣一整套思路。包括哈佛大學的甘迺迪學院,有專門培養中等階層或更高的軍人人員的培訓計劃,一些上校、準將,可能到哈佛學院裡去學一段時間的國際外交、國際關係等。軍中的學院也有對應中上層階層的戰爭學院等等,他們培養將領方面也會接受到目前美國主流的外交領域的思想,基本上也是屬於過去擁抱熊貓派這一派的思想,就要中共的參與。」

「這套思路培養出的文職人員和軍職人員,當然在中共的問題上認識不是很清晰的。包括米利將軍他們對中共作出判斷,認為中共不是威脅、不是敵人等等。之前一兩年你都可以找到。所以在軍中肯定是有一大批將領沒有意識到中共巨大的威脅的。當然也有一些像過去的印太總司令哈里‧哈里斯等等,很早就意識到中共在南海方面的冒進或者是挑釁,有它的戰略企圖和它對美國帶來更大的國家安全等威脅,這樣的將領當然是少數的。所有我覺得軍中,愛國的人群是大多數的,但是能認識到中共的巨大威脅的是少數。」

至於說中共是否有直接滲透以及如何滲透?他認為須進一步挖掘。而美國軍方多大程度受中共假資訊影響也是另一個因素。「我覺得中共企圖影響美國軍方決策的各種各樣的努力肯定不會是小規模的,應該也是比較系統性的。」

美英澳合作遏制中共更有力

美國、英國和澳洲三國領導人在9月15日宣佈共同建立一項立足於印太地區、全新的安全合作夥伴關係,三國還將分享在人工智慧、網路技術、量子計算、水下系統和遠端打擊能力等關鍵技術領域的研發資訊和技術專長。美國和英國還承諾協助澳洲建造急需的核動力潛艇。此舉遭到北京的強烈反對和抨擊。

林曉旭認為,多年來中共對澳洲的滲透非常厲害和徹底,但近年澳洲政壇開始覺醒,現在美國可以把最尖端的核潛艇的技術轉讓給澳洲,顯示美國充分信任澳洲,而過去在世界範圍內,只有英國能夠獲得美國的先進核潛艇技術。

林曉旭分析說,德國、日本和意大利作為二戰戰敗國,國際社會不允許他們擁有核潛艇的技術,「美國沒有辦法把核潛艇的技術賣給日本。台灣方面目前也是被中共滲透的很厲害,也是沒法給。印度跟美國的聯盟還比較脆弱,也不可能去加強印度核潛艇的力量等等,都做不到。所以澳大利亞就成了唯一的選擇,在這種情況下加強和澳大利亞的合作,其實是整個印太的實力會有一個大的變化,對中共的遏止能力就更強了。」

雖然中共目前的配備了不同級別的核潛艇,當中有的屬於戰略性的,有的是戰術性,他認為中共核潛艇的作戰、戰載導彈等能力不如美國,目前而言不足以將核潛艇派往更大面積的海域用作更大威懾。「中共的核潛艇並不會對很多地域,比如對美國的一些地域構成真正的威脅。」但林曉旭認為作為擁有核武器的國家,若在潛艇上裝備核導彈,在印太地區是重要的威懾力量。

他表示,從戰略的角度來說,對於遏止中共在印太的擴展,美英澳三國形成安全合作夥伴,當然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做法。「如果澳大利亞的海軍也有了核潛艇的能力,就有了遠航的能力,更加隱蔽,制衡中共的能力更強大,它甚至可以配備戰斧巡航導彈,射程差不多可以達到2,500公里左右,那麼澳大利亞的潛艇也就可以參與到南海航行秩序的維護,大大增強了對中共的島礁或者是中共的一些基地進行反擊的能力。那當然在戰略意義上也會使英國、澳大利亞、美國形成一個更強大的軍事的同盟,在北約以外形成一個在印太地區的一個更有利、更強力的軍事同盟。」

事件回顧:米利向中共洩密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軍參謀長聯合會議主席米利將軍,2020年10月底和2021年1月,分別兩次透過電話,向中共軍方透露美國沒有攻打中國的打算,如果有,他一定會事先通知中共。此一醜聞令美國和全世界嘩然。

美國前總統川普特此在14日發表聲明,把米利將軍斥責為「笨蛋」,應該「以叛國罪受審」,15日又進一步指出,米利從來沒有把給中共軍方打電話的事告訴過他,也沒有告訴太多其他人。至於拜登不願解僱米利或對米利進行軍事法庭審判,川普認為,是因為害怕米利洩露拜登在阿富汗的致命災難的骯髒秘密。

而當時的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多夫‧米勒(Christopher Miller),15日也發表聲明,形容米利的做法是一種「可恥且史無前例的不服從行為」,說自己「沒有也不會授權」米利將軍和中共軍方官員打電話「秘密」溝通,「法律禁止米利行使指揮部隊的行政權力。指揮系統是從總統到國防部長,而不是通過聯席會議主席。」米勒呼籲米利將軍立即辭職,並且批評米利將軍追求黨派私利,應立即被罷免,他說:「追求黨派政治和個人私利是對軍官神聖職責的侵犯,在美國軍隊中是沒有地位的」。

在16日,美國國會27名共和黨人聯署致信國防部長,要求立即調查米利,也有多位議員呼籲解僱米利。@◇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港加聯主席籲加拿大挺港人抗共
【珍言真語】周小龍:議員未盡職 藝術中心受打壓
【珍言真語】程翔:黨內有人對文革2.0不滿
【珍言真語】練乙錚:文革2.0恐波及香港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大和神盾 日本最新雷達有多強?
【秦鵬直播】日本停40年援助 中日關係惡化之謎
【橫河觀點】歐洲將結束大流行 輝瑞開發疫苗?
【方菲訪談】桑普:重手壓制香港 中共內部不穩
【拍案驚奇】 薄熙來大祕被「雙開」
【菁英論壇】美中防疫政策背道而馳 專家解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