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我们的领袖们被驯服了

人气 1109

【大纪元2021年09月03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Mark Bauerlein撰文/曲志卓编译)当我年轻又缺乏经验,没有钱,又没有事业的时候,我对那些已经登上了自己领域顶峰的人做出了肯定的假设。我觉得,他们是大胆的人,直言不讳,坦率,愿意与人群对抗。这些人对传统智慧持怀疑态度,每当他们听到陈旧的断言时,他们就随时准备挑战和争论。

当我在国家艺术基金会(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为达尼‧乔亚(Dani Gioia)工作时,他曾经告诉我,当他从事广告工作时,他的团队会在年底开会审查自己。他们讨论自己错误的时间五倍于讨论自己成绩的时间。这就是我想像中发生在每个精英圈子里的那种坚韧。

然而,看看今天的机构领导人,你见证的是一场老套、胆怯、谨慎的盛会。政治、教育、娱乐、媒体和商界最有权势的人用精心排练过的、空洞而又标准化的措辞说话。政治正确已经把他们变成了陈词滥调的机器。

你注意到迈克‧理查兹(Mike Richards)最近写的道歉吗?理查兹是游戏表演界的大人物,是《危险边缘》(Jeopardy!)和《财富之轮》(Wheel of Fortune)的执行制片人。他也是三届艾美奖得主。

但是,在理查兹被选为《危险边缘》的新主持人之后,他在2013年至2014年间在播客上发表的一些评论浮出水面,并为现在流行的文化行为——被高调取消——埋下伏笔。被取消意味着失去他的职位,也意味着一份供词和忏悔。他的道歉读起来很痛苦,不是因为感情本身,而是因为他令人沮丧的平庸表情。

理查兹可以说,“是的,我说了一些愚蠢的话,只是想逗笑。我不认为这些话是八年后终止我事业的原因。让我们放松,好吗?”

不,相反,我们得到了令人作呕的惯例性脚本。

他说:“面对近十年前错误判断、轻率和麻木不仁的可怕尴尬时刻,我感到很谦卑。”

这听起来像是近年来我们听到的所有其它公开道歉,带着精心策划的谦卑和清醒的自我对抗戏。那些词都像代数方程一样事先计算好了。我们可以预期他们会谈到家庭角色以及榜样的力量,“我今天的责任是作为一个父亲,丈夫和公众人物说话。许多人听到我在电视上的讲话,这意味着我有实质性和认真的义务作为一个榜样,我打算不辜负他们。”

不过,我不会为此责怪理查兹。这正是他所处的环境,一个令人厌烦和虚假的地方。其他美国人立即认识到它的虚伪。这些声明听起来如此真诚,但我们知道它们是如何策划的。除了忏悔者遭受的物质损失,在那些可预测的语言里,我们可以看到自我阉割的痛苦。这些人不会自己思考吗?

理查兹的公共事业已经结束,至少在不久的将来,也许还有遥远的一年。他会失去什么?为什么要正式道歉,背叛自己的心(这正是一个采用了指责者的措辞的人所做的),即使你知道它救不了你。

同样,这些人不是被生活打败的人,他们的自我不是被贫穷和失望压垮的。他们拥有自决的所有条件——金钱、教育、世故、竞争力、成就,然而工人阶级的男孩和女孩却表现出了比成功先生更独立的精神。

我认为,精英阶层的这种顺从气氛在美国民粹主义愤怒情绪的上升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精英们对我国非精英的蔑视,每天都在舆论版和自由有线电视新闻节目中表现出来。最近在开车穿过南方听NPR时,我听到主持人介绍被采访者罗宾‧迪安杰洛(Robin DiAngelo,注:她以与“白人脆弱性”——white fragility有关的工作而闻名)时说:“为什么白人很难谈论种族主义?”

将整个种族群体以某种方式视为缺陷的意愿,过去被称为“陈规定型观念”,开明的人普遍反对。然而,在这里它提供了一个启发性的观察。傲慢是又浓厚又轻浮的。主持人不知道她听起来多么自鸣得意,但普通美国人一遍又一遍地看到和听到这种情绪,他们比精英们更敏锐地辨别出这种蔑视。

令人恼火的是,当这些武断的精英们需要大胆说话时,他们又显得如此软弱、听话和千篇一律。他们对自己的优势很狂热,但个性却很软弱。他们自称是最好的和最聪明的,但当压力大的时候,他们会陷进愚蠢的政治正确里。

自由主义声称尊重个人的声音,推崇孤独的持不同政见者,但从来没有一个著名的21世纪自由派愿意被同侪视为另类。被取消的威胁总是存在,他知道这一点。

一个领导阶级恐惧和谨慎的国家有麻烦。不安全感导致错误的决定,以及错误的象征。一个站出来为他领导的机构的“系统性”罪道歉的领导人,并没有表现出适当的敏感和建设性的进步。他只是很软弱。

这位名人跪了下来,为他几年前在互联网上发表的一些“恐惧”言论道歉,这不是正确的悔改,也不是他忽然明白了事理。他只是在羞辱自己。普通美国人得出一个的结论:这些人赚了很多钱,他们非常自满,对我们失望,但当你细查下去时,就发现他们不是那么伟大,根本不是。

这是美国叛逆的伟大传统的终结。本‧富兰克林(Franklin)离开波士顿,在十几岁时就独自谋生。艾默生(Emerson)称赞自力更生是天才的精髓。梭罗(Thoreau)前往森林,因为他无法忍受同胞们的模仿心态。哈克(Huck)最后的目标是照亮这个领土,知道他永远不会适应文明社会。

这些人物与当今渴望混入精英阶层的美国人正好相反。雄心勃勃的人从小就知道爬梯子意味着适应社会和避免冲动。社会可以感知特立独行的精神,并把他标记为嫌疑人。我们的领导人是温顺的,他们的意志主要由他们中的大胆人物所触发。

厌恶唐纳德·川普(特朗普)的原因就在于此。困扰精英的不是川普的政治或政策,相反,是他坚强的个性和直言不讳的语言。对他的思想和演讲内容,他们可能会以正常的政治方式反对,但该人的性格却不能这样处理。他们只能把他的表演当作告诫。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们没有,这让他们对自己感觉不好,因为他们本来应该那样做。让我们希望更多的未驯服的人物浮出水面,做(与川普)同样的事情。

作者简介:

马克·鲍尔林(Mark Bauerlein)是大学英语名誉教授。他的作品曾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TLS》和《高等教育纪事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上发表。

原文“Our Tame Leader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巴斯:中共如何操纵自由社会
【思想领袖】利特琼:抵制冬奥 不为中共站台
【思想领袖】罗斯曼:在华被关黑监受酷刑
【思想领袖】布延斯:封城及削警酿边境悲剧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纪念入联讲4要点 美点中共软肋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新闻看点】尹家绪反习被抓?多地诡异爆炸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秦鹏直播】与中共开战?澳防长:让对方回答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