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普金斯大学医生反对一刀切的疫苗强制令

人气 424

【大纪元2022年01月24日讯】(Children’s Health Defense撰文/曲志卓编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医学院教授、《今日医学新闻》(MedPage Today)主编马蒂‧马卡里(Marty Makary)博士反对甚嚣尘上的大规模疫苗接种政策和COVID疫苗强制令

在接受《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US New & World Reports)的采访时,马卡里说,强制要求“每个活着的、行走的美国人”接种疫苗并没有得到科学的充分支持。马卡里还对青少年接种两剂疫苗的方案表示担忧。

马卡里本周的采访是在越来越多的公共和私人雇主实行疫苗强制令之际进行的。联邦政府要求联邦雇员接种疫苗,数百所大学要求学生接种疫苗,美国国防部正准备要求军人接种COVID疫苗,纽约强制要求室内企业接种疫苗,美国一些最大的雇主要求员工接种疫苗,否则他们就有失去工作的风险。

马卡里告诉《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作为一名医生,他认为“用蜂蜜引来的蜜蜂比用火引来的更多”。他所指的是那些不遵循“我们的要求行事”的病人。

马卡里认为,“决定不接种疫苗的人正在做出一个糟糕的健康决定,风险自负。”但他不认为未接种疫苗的人会对那些已经对病毒免疫的人构成公共卫生威胁。

马卡里说:“我们会对那些做出类似或更糟糕的健康决定的人如此严厉吗,比如吸烟、喝酒或在骑自行车时不戴头盔?每年有超过85,000名美国人死于酒精,但我们公共卫生政策没有同样的强制令来挽救这些生命。让我们鼓励(而非强制)接种疫苗,而不是引发争取个人自由的文化战争,这种做法会令人们变得更加强烈地反对疫苗。”

马卡里说,为了控制疫情,为每个人(包括每个新生儿)接种疫苗是基于一个错误的假设,即死于COVID的风险在人群中平均分布,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一直都知道,病毒很难伤害年轻健康的人”,马卡里说,“现在依然如此。”

马卡里建议对COVID采取类似流感疫苗的做法。通常医护人员必须接种流感疫苗。马卡里说,虽然对医护人员的疫苗接种要求是有道理的,但我们永远不会将这些要求扩展到医疗保健领域之外。

“我们应该只是向公众声明:那些拒绝接种流感疫苗的人要自担风险。”马卡里说。

要求为具有自然免疫力的人接种疫苗的做法没有科学证据支持

马卡里说,没有科学证据支持要求具有自然免疫力的人接种疫苗,即对曾经感染过COVID从而获得免疫力的人。没有临床数据支持这种教条主义的论点,即拥有自然免疫的人“必须接种疫苗”。

马卡里解释说:“在这场疫情的每个月,我都与其他公共研究人员就自然免疫力的有效性和持久性进行辩论。我被告知,自然免疫力可能会断崖式下降,使人们容易受到感染。但现在,在一年半多的临床数据中,我们发现被感染的患者的自然免疫力不但有效且不断增强。这是因为凭借天然免疫力,身体会对病毒的整个表面产生抗体,而不仅仅是由疫苗构建的刺突蛋白。”

以色列最近的一项研究肯定了自然免疫力的优越性。卫生部关于2021年5月开始的COVID爆发的数据发现,与接种疫苗的免疫力相比,具有自然免疫力的人的保护水平高出6.72倍。

六月份,克利夫兰诊所的一项研究发现,为具有自然免疫力的人接种疫苗并没有增加他们的免疫保护水平。

该诊所研究了52,238名员工。其中,49,659人从未感染过该病毒,2,579人患有COVID并康复。在以前被感染的2,579人中,有1,359人仍未接种疫苗,而接种疫苗的人数为22,777人。

在研究期间,1,359名未接种疫苗的先前感染者中没有一人感染SARS-CoV-2。

据《捍卫者报》(The Defender)报导,新加坡研究人员2020年12月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从原始SARS-CoV感染中恢复的人中,中和抗体(免疫反应的一个分支)能够以高浓度存在17年或更长时间。

最近,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分别发表了对SARS-CoV-2自然感染的持久免疫反应的证据。

然而,尽管最近有这些发现,卫生当局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自然免疫力良好记录的科学证据。事实上,正如美国经济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of Economic Research)报导的那样,为了促进COVID疫苗计划,关键机构不仅“淡化”了自然免疫力,而且可能正在努力完全“抹煞”它。

马卡里说,我们的焦点不应该是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人,而应该是免疫和无免疫。

“免疫力可以通过简单的抗体测试来证明”,马卡里说,“疫苗护照和疫苗证明文件应该承认自然免疫。”

马卡里说,美国大部分地区的人群免疫力非常强,这些地区对delta(德尔塔)变种有抵抗力。根据对加州居民的分析,大约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未接种疫苗的美国人具有自然免疫力。

根据加利福尼亚州三月份进行的一项研究,38%的加州人和45%的洛杉矶居民具有自然免疫力。

“我们谈论的可能是很大一部分美国人口,他们可能对COVID免疫并且不知道这一点”,马卡里说,“他们应该接受检测以找出答案,我们应该将疫苗接种工作集中在没有免疫力的人身上。”

没有强有力的理由为孩子接种疫苗

当谈到为健康的孩子接种疫苗时,马卡里说,没有充分的理由为25岁以下的年轻人接种疫苗。

马卡里解释说:“当谈到为健康的孩子接种疫苗时,我们指的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有理由接种疫苗,但理由并不强。COVID-19死亡风险集中在患有肥胖等其它疾病的儿童中。”

“在25岁以下的年轻人死于COVID-19的330多案例中,有良好的初步数据表明,大多数或几乎所有的死者似乎都患有原有疾病。对于同时患有疾病的孩子来说,接种疫苗的理由是令人信服的。但对于健康的孩子呢?”

马卡里说,他担心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没有考虑一剂或两剂疫苗对年轻人来说是否足够安全或更安全。

“该机构的免疫实践咨询委员会大力推荐所有12岁及以上儿童使用两剂疫苗的方案,无论孩子是否已经具有免疫力。我对此有异议。”马卡里说。

马卡里表示,CDC所使用的数据,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the Vaccine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VAERS),充其量是不完整的,因为它没有经过权威的事实核查,并且可能无法完全记录年轻人第二剂疫苗并发症的程度。

据《捍卫者报》报导,19岁的西蒙娜‧斯科特(Simone Scott)和13岁的雅各布‧克莱尼克(Jacob Clynick)在接受了第二剂COVID疫苗后,引发心脏炎症,并在不久后死亡。

图中文字:医生确信,19岁的西蒙娜‧斯科特(Simone Scott)在5月1日接受第二剂默德纳(Mordena)疫苗后引发心肌炎。她在一个月后接受心脏移植手术,但死于6月11日。

马卡里说,他希望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能够告诉公众更多关于他们的死亡情况,以及根据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其他19名25岁以下的年轻人在接受COVID疫苗后的死亡案例。

“由于临床试验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检测这样的罕见事件,我想在提出一揽子建议之前更多地了解这些死亡事件。”马卡里说。

他补充说:“在发布有关为健康儿童(包括学生)接种疫苗的广泛指导时,研究这些事件非常重要,这些儿童因感染COVID-19而死亡的风险本来就极小。”

至于那些针对不愿接种疫苗的人的诽谤,马卡里为此感到困惑。

马卡里认为,对于某些人来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是那些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人犹豫不决的最大驱动因素,因为该机构由于稳定性测试而未能完全批准COVID疫苗。

马卡里同时也批评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根据马卡里的说法,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疫苗诱导的免疫力的持续关注,以及对决定不接种COVID疫苗的人的“妖魔化”,使该机构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迟钝的、最起反作用的、最政治化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6月,马卡里抨击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白宫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继续推广COVID疫苗。

“我从没想过我会这么说,但请忽略CDC的指导方针。”他说。

“我们应对疫情的目标应该是减少死亡、疾病和残疾,但相反,你所看到的是一场不惜一切代价从支持疫苗转变为疫苗狂热的运动。”

转载自 GreenMedInfo

原文“Physician Speaks Out Against ‘Vaccine Mandates for All’—Especially Children and Those With Natural Immunity”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快讯】美最高法院叫停企业疫苗强制令
卡车司机在美加边境大排长龙 抗议疫苗强制令
斯坦福大学强制要求接种加强剂 遭近两千人签名反对
拜登的联邦机构雇员疫苗强制令被法官否决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李克强讲话霸屏 习近平脑瘤疑云?
【新闻看点】惊传习脑部重病 政敌欲置之死地?
【直播】50年首次 美国会就UFO听证
【秦鹏直播】朝鲜百万人发热 金正恩一石三鸟?
【探索时分】俄乌最大规模海战:蛇岛争夺战
【军事热点】中美猫捉老鼠游戏中 辽宁舰的角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