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开创中医新理论 治疗顽疾胜一筹

卡尔加里绿叶诊所付弋博士谈针灸

文/林采枫

卡尔加里绿叶诊所。(Mei Chen/大纪元)
人气: 296
【字号】    

【大纪元2022年10月13日讯】2017年,《医学广明论•针灸篇》问世,在北美中医师圈内引起震动。老中医教授们一下子注意到了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后起之秀,开始邀请他授课。而他,因纠正诸多中医错误理念,开创中医新理论,并以新的方式与临床针灸相结合取得更好的临床疗效而声名鹊起,逐渐跻身北美顶尖中医师之列。

他,就是卡尔加里绿叶诊所所长──付弋博士。

重新整理中医理论

付弋博士介绍,中医针灸理论的发展、演变,从黄帝时代到明朝,其理论已经经历了很多的更革,但绝大部分现代中医师学习、继承的仅仅是早期的内容。

“比如最常见的五行理论,中医界里用到的主要是相生、相克这两个关系,但实际上,从五行理论引入中医开始,已经从生克演化到生克制化、刑冲合害、大循环、纳音、配干支等等,演化到第五六代了。而针灸临床与五行的结合,目前临床上常规用到的,只有10%~20%。”

他表示,用第一代的理论指导针灸治疗,对很多疾病似是而非,效果不佳。“相对单一的病理变化可以治,但复杂一点的问题就处理不了了。”

2017年,付弋博士针对诸如五行、阴阳、气血理论进行重新整理、融合和升级,出版了《医学广明论•针灸篇》。“把这个新理论与针灸相结合,再用到病人身上,效果明显就不一样了。”

他说,引入新的理论和实践,使他的诊所的所有医师水平,无论在手法上,还是取穴上,都是很多教授、副教授级别的针灸师所无法企及的。

卡尔加里绿叶诊所。(Mei Chen/大纪元)

临床应用立竿见影

付弋博士以常见的疾病──失眠举例。

“中医普遍就是针灸三阴交、内关、失眠穴等心、肾穴位,但病人一旦出现多系统问题,50%~60%效果都不好。应用我的新理论后,治疗时完全从不同的角度入手,效果常常立竿见影。”

失眠调理常规为补肾阴、降肾(心)火,但付弋博士并不止步于此,他继而还要探查肾虚是如何引起的,以及如果更有效地调整虚损状态。“我不是单纯针对心、肾治疗,不单纯只看肾这一个脏器,还要看不同脏腑之间的平衡关系,在治疗中既要有的放矢,还要做到事半功倍。比如,肾阴虚很可能是肺的收藏功能不足造成,所以我在补肾的同时,要加强肺的收敛功能。这样治疗效果马上就提高一个档次。”

又如心、肾有虚火,需要泻火,“但直接泻火有时不一定走得通,因为火淤积在那儿,泻不通。我在泻心、肾虚火的同时,还要打开一个通渠,把火导引流走。这样才能够更好地泄火。”

一言以蔽之,付弋博士的新法治疗避免了简单、粗暴、直接的方式,而是加入了思辩的方法,更为精细、准确、全面,从而在应对复杂的情况或顽疾时,游刃有余。

新理论最直接的验证就是快速见效,“针灸两三次症状如故,说明方案是错的,再扎十几二十次也不会有区别。如果我的辨证更正确,分析更细致的话,我常常会看到,在别人治疗十次不见效的情况下,我针灸两三次即改善,而且效果更好。”

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付弋博士还常常在网络上帮各地的医师会诊,处理多种疑难杂症,如电击后手掌灼热、慢性胰腺炎引起的顽固性腹泻、新冠大量的后遗症、不明原因的顽固性奔豚气、抑郁症等等,都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也收到了医生和患者的好评。

他的病人们,也确实体会到了这点:绿叶诊所的疗效是其它诊所不能比拟的。

卡尔加里绿叶诊所。(Mei Chen/大纪元)

失眠

女,70多岁,过去两年里难入睡,睡眠浅,凌晨2点多准醒,四处求医无效,辗转来到绿叶诊所。

“虚火上炎,肾精不足,这两样要同时调理。一般的治疗是补肾精,治肾水,但问题是肾功能不足,无法储藏肾水,所以毫无效果。我治疗时,在滋养肾脏的同时,调理肺的收敛功能,帮助肾水收藏;之后,还让阴液循环起来;这三步做完后,再泻肾火。”

“以前的治疗只有一步,而我的治疗是四种方案同时进行。”

如是两三次后,患者病症即开始好转,十余次后,每晚已可安睡5个多小时。

同一天就诊的还有另一位老年妇女,也是睡眠不好,不同之处在于她夜尿频繁,每晚要起床如厕5~6次。用相似的原理,但取穴不同,治疗5次后,减少到每晚起夜1回,症状完全好转,之后也未出现反复。

更年期综合征

更年期综合征的发病机理跟失眠近似,虚火上炎,收纳不足,一般治疗最多为泻火、滋肾阴这两步。“如果虚火很重,或病症初起,这样治疗确实有些效果,但有的病人更年期多年后才来看诊,此时无论是吃药还是针灸,都无法起效。”

付弋博士采用不同的方案──四步法,“泻火;调理其它脏腑,帮助肾脏收敛;流通,达到新的平衡;返回头来,再针对虚火。”

典型的有两个病人,50来岁,每天20~30次潮热,长达7、8年。付弋博士治疗几次后,潮热降到每天2~3次。

卡尔加里绿叶诊所。(Mei Chen/大纪元)

针灸治疗多种内科杂病

付弋博士介绍,很多人不知道,针灸可以治疗多种内科病、杂病,特别是针对多系统疾病时,中医比西医治疗更全面。“因为西医主要处理单系统问题,面对多系统疾病、涉及多因子的疾病,效果就不好,只能采取压制性治疗、对症治疗。”

既然很多疾病体现为多系统不平衡,治疗时就要多管齐下,“我在处理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多个方面,同时调节,让各方面都达到平衡。并且还要考虑到调节后各因素之间可能的变化,比如金木水火土,一个高,一个低,这个偏左,那个偏右,通过症状、脉相等得出五行的偏差,不足的补,偏差的调回,同时在调回后,还要进一步让新的平衡达到稳定的状态,这样就把患者不对的地方全部调整回来。”

付弋博士表示,因素考虑得越多,分析起来越困难,能够做到才是好的中医师,“分析得越全面,给出的处方就越精确,治疗效果就越好。”

他说,针灸治疗杂病,甚至比中药效果更佳,“针灸有时比中药疗效更快。针灸没有副作用,但中药有,同时肠胃吸收功能还会影响中药的疗效。针灸一旦方案不对,不会有反作用,但中药开的不对,吃了会出问题。所以,针灸具备很大的优势。”

痛症

针灸治疗之病症主要分为两大块,一是内科,二是痛症。

付弋博士介绍,近些年,中医吸收了西医的理论,创造了不少新的针灸技术,对痛症的治疗有很大的进步。“筋膜理论、肌肉力学平衡理论、激痛点理论、皮神经理论等,在近三四十年不断融入针灸体系中来。按照传统的方案来取穴治疗的话,效果不好,因为很多问题不在穴位上。有时常见的颈肩痛、腰痛、膝痛都处理不好,但在新的针灸技术指导下,明确发病因素,知道病变的位置,再做针对性的治疗,就使针灸治疗痛症又进了很大一步。”

比如肩周炎,“传统就是针灸户关节附近的穴位,但肩周炎有几十种不同的原因,其中一个是皮神经卡压。结合了新的理论后,治疗变得特别简单,只需拿小针刀轻轻拨弄一下,把皮神经的压制解除了,症状即刻缓解。”

有一位女病人,冬天在冰上摔了一跤,肩膀脱臼,复位后手臂只能抬到30度,找了不少针灸师、康复师、理疗师,见效甚微。“四五个月后来见我,我应用皮神经理论,针灸六七次后,她的肩膀就松解了,胳膊就能抬高了。”

绿叶诊所特色──治疗偏头痛

付弋博士说,偏头痛问题在卡尔加里特别明显,跟气压、温差变化过大有关,脑部血管、神经调节跟不上。“传统针灸扎头部前面,鲜有疗效。实际上,根源是在后面,枕骨筋膜这部分。”

他表示,传统针灸治疗偏头痛对轻症可以有一定程度的改善,但针对顽固性偏头痛,传统针灸几乎没有任何效果。“我结合了新的针灸理论和铍针疗法,几乎是100%有效。”

40多岁男子,患偏头痛20余年,近一年多,24小时不间断,疼痛程度10/10,吃止痛片后减到3/10。付弋博士治疗10次,疼痛全消,之后未再犯。

60岁妇女,患偏头痛7~8年,平日以三种药物最大剂量维持,但最近一次发作了7个月,疼痛程度7/10,动辄呕吐,服药无效,来绿叶诊所时只能扶墙慢慢挪动。付弋博士治疗7次,完全康复。

“迄今为止,我这里治疗偏头痛,还没有一个是没效的。对偏头痛,我有完全的自信,别人是比不过的,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

付弋博士最后强调,“中医、针灸是传统医学宝库中的一颗明珠。通过不断研究传统中医里的优良基因,并不断思考更新,与现代医学理念相结合,我们相信可以用针灸、中医为大家更好地服务。”

卡尔加里绿叶诊所。(Mei Chen/大纪元)
卡尔加里绿叶诊所。(Mei Chen/大纪元)

诊所地址:3916 Macleod Trail SE #320, Calgary
电话:(403) 592-8509

(本文系工商报导,相关资讯由商家提供,不代表本报社观点。)

责任编辑:齐守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