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再发“推特档案” 揭露秘密黑名单

人气 3739

【大纪元2022年12月09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Caden Pearson报导/陈霆编译)《自由报》(The Free Press)创始人兼编辑巴里‧韦斯(Bari Weiss) 周四(12月8日)发布了“推特档案”的第二部分,揭露了该社交媒体平台的“秘密黑名单”。

近来,韦斯一直与推特(Twitter)新东家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独立记者马特‧泰比(Matt Taibbi)合作,披露有关Twitter审查制度的内部信息。

据韦斯的说法,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杰伊‧巴塔查里亚(Jay Bhattacharya)博士警告说COVID-19封锁措施可能对儿童造成伤害之后,Twitter已秘而不宣地将他列入了所谓的“热门话题黑名单”(Trends Blacklist)。她解释说,这一行动让他的推文无法成为热门话题。

韦斯透露,保守派的脱口秀主持人丹‧邦吉诺(Dan Bongino)也被列入了所谓的“搜索黑名单”(Search Blacklist)。

韦斯还指出,保守派活动家、美国转折点组织的创始人查理‧柯克(Charlie Kirk)被列入 了“不要扩大”(Do Not Amplify)名单。

在发布“推特档案”(Twitter Files)第二部分的一周前,泰比在马斯克的支持下,发布了该社交平台决定压制和审查《纽约邮报》2020年10月亨特‧拜登报导的细节。

韦斯在推文中说:“一项新的#Twitter Files调查显示,Twitter员工团队建立了黑名单,防止不受欢迎的推文成为流行话题,并积极限制这些账户乃至热门话题的可见性——所有这些都是秘密进行的,并未告知用户。”

“Twitter曾有个使命:‘让每个人都能无障碍地即时创造和分享想法和信息。’但在这一过程中,障碍还是被建立起来了。”她补充道。

秘密屏蔽(Shadow Banning)

韦斯说,Twitter的普通员工和高管将所谓的“秘密屏蔽”(Shadow Banning,又称影子禁令)称为“可见度过滤”(visibility filtering)或 “VF”。她说,多个“高层”消息来源在Twitter证实了这一点。

韦斯在推特上发表的报告证实,这家社交媒体公司部署了所谓的可见性过滤工具,使用户难以搜索到特定的个人,换句话说,将该账户列入了黑名单。

韦斯说,可见性过滤工具还限制了特定推文的可见范围,阻止某些用户的推文出现在“热门”(trending)区域,并阻止他们出现在标签搜索中。

她写道:“所有这些都是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一位Twitter高级员工告诉韦斯,推特利用可见度过滤“将人们看到的东西压制到不同的水平”,该员工称“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

据报告,Twitter的一位工程师告诉韦斯,Twitter对用户的影子禁令“相当多”。

“我们控制了相当程度的能见度。我们对你的内容的扩大效应(amplification)也有一定的控制,一般人不知道我们做了多少。”该工程师说。

韦斯说,这一点得到了另外两名Twitter员工的证实。

将用户列入黑名单的“秘密小组”

韦斯说,Twitter有一个“秘密小组”(secret group),他们超越了策略反应小组—全球升级小组(SRT-GET)的日常内容管理人,专门将用户列入黑名单。

这个秘密小组被称为“SIP-PES”,代表着“网站诚信政策,政策升级支持”(Site Integrity Policy, Policy Escalation Support)。

据报告,该小组由Twitter前法律政策和信任主管维贾亚‧加德(Vijaya Gadde)、Twitter前全球信任和安全主管约尔‧罗斯(Yoel Roth)、前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和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等人组成。

虽然SRT-GET遵循公司的书面政策,“每天处理多达200个‘案件’”,但SIP-PES小组的存在“超越官方政策,超越普通管理者”。

韦斯补充说:“这就是做出最大、政治上最敏感决定的地方。”

她表示,另一位Twitter员工说,该小组会决定如何处理“有争议性的高粉丝账户”,但对于这些“不会有官方政策或类似的东西”。

推特高管曾宣称:“我们没有秘密屏蔽”

韦斯在报告中指出,Twitter前高管此前在2018年曾断言,该公司没有根据政治观点对账户进行秘密屏蔽。

“推特否认它做过这样的事情。”韦斯写道,她引用了推特前法律政策和信任主管加德以及推特前产品主管凯文‧贝克普尔(Kayvon Beykpour)的话。

“我们没有秘密屏蔽”,贝克普尔于2018年7月26日在Twitter上写道。

加德使用推特的“引用推文”功能,对贝克普尔的论断进行了补充。

“偏袒一种特定的意识形态或信仰,违背了我们所坚持的一切。”她写道。

加德和贝克普尔在一篇联合博文(链接)中写道:“我们没有秘密屏蔽。你总是能看到你关注的账户的推文(尽管你可能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找到它们,比如直接进入他们的个人资料)。而且我们当然不会基于政治观点或意识形态进行秘密屏蔽。”

Libs of TikTok账户争议

韦斯说,SIP-PES小组参与了封锁“Libs of TikTok”账户的决定,这个受欢迎的账户已被列入“热门话题黑名单”(Trends Blacklist),并被指定“在未与SIP-PES协商的情况下,不要对用户采取任何行动”。

截至12月7日,Libs of TikTok仍被列入黑名单,该账号由查雅‧赖奇克(Chaya Raichik)于2020年11月创建,并发展到拥有140万粉丝。

根据韦斯的报告,仅在2022年,赖奇克的账号就被暂停了七次,并被阻止发帖长达一周之久。

Twitter多次通知赖奇克,她因违反Twitter的“仇恨行为”政策而被停权,但2022年10月的一份SIP-PES内部备忘录显示,该秘密小组指出,她的账户“没有直接从事违反仇恨行为政策的行为”。

韦斯表示,小组内部为赖奇克的停权提供了理由,称她的账户暗示“性别肯定激素治疗等同于虐待或诱导儿童”,并鼓励对“医院和医疗机构”进行在线骚扰。

“将此与2022年11月21日赖奇克本人被肉搜(doxxed,指在网上擅自发布可识别身份的个人资料)时相比。一张印有她家地址的照片被贴在一条推文上,获得了超过1万个赞。”韦斯写道。

“当赖奇克告诉Twitter她的地址被传播时,她说Twitter支持部门以这样的信息作为回应:‘我们审查了报告的内容,并没有发现它违反了Twitter的规则。’最终,Twitter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条‘肉搜’推文仍在上面。”韦斯补充说。

在韦斯的报告之后,赖奇克指出,韦斯分享的一张截图显示,截至12月7日,她的Libs of TikTok账户仍被列入黑名单。她向马斯克提出了这个问题,马斯克回答说他正在“调查”此事。

英文大纪元已联系赖奇克请求置评。

韦斯指出,“关于这个故事的更多内容”将在她的网站上发布。韦斯表示,她与马斯克就访问Twitter文件达成的部分协议是,该材料将首先在Twitter上发布。

“我们的报导才刚刚开始。这些文件不能说明全部情况。”她说。

韦斯说,泰比将发布关于所谓“推特档案”的第三份报告。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中共间谍气球事件 布林肯通知王毅推迟访华
组图:美防长访菲律宾 美军获四基地使用权
组图:德国国防部长视察豹式坦克部队
空袭警报下 欧盟和乌克兰在基辅召开峰会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胡鑫宇案官方定论 引舆论海啸
【财商天下】斩草除根 华为遭全面围堵
【新闻看点】胡鑫宇案疑点重重 官方强压舆论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探索时分】台湾为什么购买火山布雷系统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