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遭同学拐卖 江苏女述恐怖经历

人气 5726

【大纪元2022年0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凤华、顾晓华采访报导)徐州八孩母被铁链锁颈虐待案持续发酵,掀开中国人口拐卖层层黑幕,令中共官方对拐卖人口犯罪的纵容乃至参与倍受关注。日前,江苏省滨海县杨女士和她母亲接受大纪元采访,讲述了杨女士遭绑架和拐卖的恐怖经历。

放学途中失踪 九年杳无音讯

杨女士的母亲对大纪元记者说,2008年3月3日,16岁的女儿在放学后离奇失踪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杨母说:“她中午放学的时候,就没有回来。(我)后来就到刑警大队去报的案。时间久了一直没有消息,肯定就是被拐了吧。”

“一直想办法找,每个路上树上面、电线杆上面刷寻人启示,要求学校给我们报案。后来在公安局大楼上面看监控,都找过,就是没找到。”

杨母表示,2017年4月,失散九年的杨女士终于与家人联系上。被拐卖时正在上初三的女儿,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为了给小儿子落户口,终于能够跟家人取得联系。

杨母说:“(女儿)叫我把身份证给她,给小孩报个户口。她说:‘妈妈,我不想在安徽,我想回家。’她这样跟我说的。后来,他爸爸去安徽,把她带回来了。”

遭同学拐卖至上海 被逼卖淫

杨女士日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她初中三年级的时候,遭到同学拐卖。

她讲述,当年在放学路上,一个叫毕小燕(音)的同年级不同班女同学把她拦下来,让她送毕去宾馆。她不愿意,毕小燕不让她走,拿刀威胁。她没想到,毕小燕原来是人贩子,还有一个同伙。

杨女士说:“她一直不让我走,突然带来一个男的,说是她表哥。让我跟他上车,然后,她把我借她的自行车放到宾馆外。我跟她要我的自行车,我说我要回家,她不让我回家。”

“她说,听她的,她会把自行车还我,我被她骗了,我听她的,车也不还我。我兜里面的钱被掏走了,百十块钱。”

她说:“晚上我准备逃跑,外面乌漆嘛黑,连个路灯都没有。天一亮,他又把我带到车上面去,然后给我拉到上海。到了上海,好像是金手指足疗店,做按摩的。他在那边就叫我听客人吩咐,客人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杨女士说,她被这两个人挟持到上海一家色情场所,被逼卖淫。因为她不肯,遭到毒打。

“那时候我不想再做,我想回家,然后被她打的,在一个房间里面打。把我骗出来的那个女的打了我。打得挺疼的,又打我脸,又踹我肚子,踹我膝盖,踹我后腿。”

“毕小燕在上海待好几天。反正,宿舍人不在时,就打我,有人在的时候,她不好意思打。她把房间门关上打。”

逃出足疗店 又被一男子拐卖至安徽

杨女士表示,自己人生地不熟,从毕小燕手里逃脱后,又被一男子诱骗到安徽上颍县谢桥镇新桥村,被迫给这名男子的侄子当媳妇。

杨女士说:“就是到第二个足疗店的时候,因为有个老板,他看我不甘心在这上班,然后他帮我介绍一个侄子给我,叫我跟他过日子。然后他会安排,帮我逃跑,夜里面逃跑的。”

“因为这个女的(毕小燕)跟她男朋友在房间里面聊天,然后我偷偷跑出来了。那个老板把我带到外面,跟我讲了一些话,叫我跟他一起走,而且不要告诉那个人贩子。然后,他跟我一起坐了出租车,回了安徽。”

杨女士说,她到了安徽后,就被逼着跟这个老板的侄子结婚。她当时没有身份证,也没办结婚证。

一直想回家 但不知往哪跑

杨女士说:“报警那时候没有手机。我也不知道派出所在哪。我往哪跑?这是农村,能跑到哪里去?”

“我当时想让他带我回家的。跟他说过,也跟他妈妈说过,我想回家,我告诉他我家的地址,他们问我叫什么居委会,我也不懂什么是居委会。然后我就回不了家了。”

“我那时候没出过门,生个孩子,我还是一个人在家。没钱,我一分钱都没有,我就是在家里面煮米饭,吃吃菜,喝喝汤,喝喝白开水,啥也没有,零食也没有。”

杨女士说,她生完第二个孩子后,因为小儿子上不了户口,所以,婆婆家的人让她跟自己家里人联系。杨女士说,因为不知道那个地区的区号是多少,所以电话一直没打通。

杨女士说,几年后,她又有了一个新手机,是智能手机,她于是在网上搜索自己家的地址。

“有一道桥,搜我家的小道,确实有一个菜场,地图上面不是有个照片嘛,看到上面有我家那个以前开饭店那个门牌嘛,上面还有电话号码。然后,就打电话过去了。”她说。

杨女士说,那次接电话的不是自己的家人,对方说,她父母搬家了。不过,这次通话,给杨女士很大的希望。因为接电话的人说,他认识杨女士的父母,他会帮助杨女士找到他们。

在这位好心人的帮助下,杨女士终于在视频上再次见到了失散多年的爸爸妈妈。

跟家人联系上 父母喜极而泣 但家仍然遥远

杨女士说:“最后是用人家的微信视频跟我联系的。那时我妈妈特别地激动,激动得哭了。我爸爸高兴死了,我也挺感动的。”

杨女士说,虽然跟自己的父母联系上了,但自己的家仍然遥远。

她说,“然后我就自己偷偷出去了两三次。婆婆看我不在家,然后带人去找我。好像带了两个人,是我家邻居,村里人都知道我是被拐卖过来的,村里没有人报警。”

人口普查 计生干部把杨女士藏起来

杨母表示,自从女儿失踪后,她一直在寻找。2008年人口普查时,她希望能得到女儿的消息。但安徽当地的一名干部却将杨女士藏起来,使她错过了找回女儿的机会。

杨母说:“2008年的时候,我就在家里面等,我说,这一年人口普查相当厉害的。可能公安方面能把我女儿找出来也不一定。”

“后来他们那里有一个叫吴丽的,就是他们那边也不知道是村干部还是镇上干部,(当)派出所来查人口了,她(吴丽)就把她藏到别人家去了。一直是这样。”

杨女士说,当她生完第二个孩子后,吴丽强迫她结扎。

杨母表示,她后来听女儿说起此事,感到很生气,“我有一次跟吴丽通电话,我说,你有什么权利把我女儿结扎了。她还不满二十岁,你就把她结扎了。如果是你家的女儿,你能随便这样吗?”

大纪元记者日前给吴丽打电话,咨询她为何给20来岁的女子杨某做结扎手术。她称,是按照政策,生了两个孩子的都必须做绝育。记者再进一步追问,是否知道杨某是拐卖过来的,她说,不知道,立即挂断电话。记者再次拔打电话不接听。

杨母:人贩子仍未受到法律制裁

杨母表示,拐卖她女儿的人贩子毕小燕,仍未受到法律制裁。

杨母说:“那个毕小燕,就是跟她同年级不同班的这个女的,当时公安找到她的时候,因为她怀孕了,一直没有对她采取什么行动。现在又到哺乳期,现在她和老公已经离婚了,我估计这也是一个圈套。”

杨母说:“我想这件事情是公诉案件,肯定法院不长时间应该可以开庭了吧,我就看看法院怎么样评定这个案件。”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曾慧燕:实在看不下去了!也谈铁链锁脖八孩妈事件
网络大V揭“铁链女”事件背后八大诡异
吁关注拐卖妇女而非冬奥 新华社官员遭封杀
王赫:彭帅否认被性侵与八孩铁链母非“拐卖”
最热视频
【马克时空】先别管福建号了 中共4舰船更威胁美军
【探索时分】全面解析中共福建号航母
【十字路口】习访港释五个政治信号 如何解读
【车评】 2022 Lexus RX 450h F Sport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