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诗省升最低时薪 小企业面临裁员困境

从6月1日起,卑诗省的最低时薪将上涨至15.65元,成为全国各省中的第一名。(林丹/大纪元)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3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Jared Gnam报导/周行编译)劳工团体在赞扬卑诗省政府将最低时薪升至15.65元的决定,但小企业表示,此举将导致包括裁员及通货膨胀等后果。

温哥华餐厅Robba Da Matti的老板马蒂·里基宁(Matti Rikkinen)说:“在利润微薄的环境中,公司的经营已变得非常困难。”

“然后,省政府在没有任何协商的情况下,给我们增加了额外负担,也没考虑到我们过去两年所经历的苦况。”他说。

卑诗省商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菲奥娜·法穆拉克(Fiona Famulak)警告说,该省中、小型企业将是提高最低时薪的最大受害者。

从6月1日起,卑诗省的最低时薪将上涨至15.65元,成为全国各省中的第一名。该省政府同时将未来最低时薪的增长与通胀率挂钩。

各方看法迥异

卑诗省政府表示,更高的工资将吸引更多工人到该省就业,同时为企业提供确定的成本估算。

小公司表示,这是省政府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限制商业活动并增加税收后,又一次在财政上打击小商家。通胀上升导致的最低工资增长,最终可能迫使小公司减少工人的工作时间,或减少入门级职位的数量。

法穆拉克表示,商会“强烈支持”公平的工资,但也担心提高最低时薪的时机不合适。她说,在企业承受病毒大流行及政府政策带来的成本上升的时候,“我们坚信任何最低工资的增加,都必须考虑到所有成本、收费,以及政府已对企业征收的税”。

卑诗省劳工联合会对提高最低时薪表示欢迎,并强调说,该最低工资“仍远低于生活工资——家庭支付基本开支所需的工资”。

小商家面临困境

Cross the Road Hospitality Group的共同所有人贾斯汀·提斯达尔(Justin Tisdall)在温哥华拥有3家餐厅,共雇用了大约30名员工。

他说,他的生意在2020年之前的利润率约为7%。但自从卑诗省于2019年提高卫生税后,公司的总运营成本至今增加了约20%。
“你不可能一直亏本经营,所以你必须有创新,找到需要做什么才能生存下来。”提斯达尔对《大纪元时报》说。

里基宁雇用了大约60名员工。他说,他正在提高菜单价格,这是他自圣诞节以来第二次提价。

他说,卑诗省带薪病假计划于1月1日启动后,他仍在为大量的病假支出平衡工资预算。当2021年6月1日最低时薪从14.60元增加到15.20元时,他的公司已不得不做出调整。

对于小商家来说,工资上涨意味着员工的工作时间减少,从长远来看可能会导致减少员工。提高最低工资不仅影响入门级工人的工资,还会促使全体员工的工资增加。

里基宁说,每小时增加0.45元对小企业来说不是真正的困难。“它会推高你的整个成本结构,因为技术熟练的工人认为,入门级工人加薪,他们也应该加薪。”

他说,为了平衡这一切,他将不得不减少员工,减少他们的工作时间或轮班。另一方面,考虑在6月份提高菜单价格。

“我怀疑,将发生的事情会是意想不到的后果,该省一些最不熟练的工人实际上将遭解雇。”里基宁说。

他说,最低时薪提高后,将迫使小企业雇用更少的入门级员工,并将他们的工作重新分配给现有的员工。结果是,高中生、新移民和其他希望获得入门级工作的人,将更难找到工作。

不仅小企业在努力求生存,卑诗省收入最低的居民也在努力应对昂贵的生活成本。

卑诗省家庭生活工资组织(Living Wage for Families BC)在202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大温哥华地区有2名年幼孩子的2名全职工作父母,每人需要每小时赚取20.52元,才能支付基本开支,包括房租、托儿服务、食物和交通费用(已经考虑了税收、福利及补贴等)。

里基宁说,他认为,卑诗省的生活承担力问题,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因政府的政策(例如COVID-19限制措施和更高的税收)而被加剧了。

“政府正试图通过更糟糕的政策,来解决他们糟糕的政策及高生活成本带来的后果。”他说。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