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经济战 印太经济框架抗衡中共渗透

人气 1042

【大纪元2022年05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5月23日,美国总统拜登在访问日本期间,正式推出“印太经济框架”(IPEF),以提高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存在,扩大在该地区的“经济主导地位”,并制定数字经济、供应链、脱碳和劳工方面的国际规则,形成对中国经济渗透的制衡。

加强美国印太地区的经济主导地位

目前,涵盖印太地区的有两个自由贸易协定,旨在消除关税和其它货物的贸易壁垒,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全面和渐进协议”(CP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CPTPP于2018年3月签署,中国正在申请加入。RCEP于今年1月1日生效,中国是成员国之一。

彭博社报导,与TPP(即CPTPP的前身)和其它美国主导的贸易协议不同,RCEP不要求其成员采取措施促进经济自由,保护劳工权利、环境标准和知识产权。川普(特朗普)时期的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称,RCEP是一个“级别非常低的条约”,没有TPP那样大的范围。但RCEP的实施,也说明美国的影响力在减弱,可能使美国企业更难在该地区竞争。

BBC报导,CPTPP拥有更低的关税和更高的贸易自由度,涵盖了加拿大、秘鲁等美洲国家,若中国加入,则可以提升其参与主导亚太区域经济合作的广度和深度。

但这两个贸易协定,TPP美国于2017年退出,RCEP美国无意参加。

美国退出TPP,主要原因是因为在美国国内受到了阻力,美国贸易代表戴琪4月22日在答记者问时说:“我认为TPP最大的问题是,在国内没能得到支持来通过它。回顾2015年、2016年,尽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TPP还是无法在国会获得通过。然后2017年,川普总统退出了TPP。”

在23日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中,共有四个支柱:寻求建立高标准、包容性、自由和公平的贸易;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多样性、安全性和可持续性;清洁能源、去碳化和基础设施。制定和实施有效和强有力的税收、反洗钱和反贿赂制度;遏制印太地区的逃税和腐败。

2022年5月23日,(会议桌由远及近)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日本东京通过视频与各国首脑参加印太经济繁荣框架 (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峰会。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5月23日,(会议桌由远及近)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日本东京通过视频与各国首脑参加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峰会。(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尽管有评论人士认为,IPEF因缺乏市场准入而吸引力不大,但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和合作伙伴,都希望美国加大印太地区的经济参与,成为北京之外的另一个选项。

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说,自从担任商务部长以来,她反复听到了美国商界和印太地区的呼吁,希望美国能在印太地区经济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希望美国有一个积极的经济愿景和议程。

雷蒙多表示,(印太国家)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即让美国企业、美国政府参与到该地区。原因众多,比如说可以为印太地区带来贸易便利(消除非关税壁垒);参与美国商务部制定的技术标准(否则公司就会出局);美国资本可以投资该地区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很多美国公司(如苹果)都在想寻求多元化以替代中国制造,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签署了印太经济框架的国家,显然在这方面会有优势,因为它们签署了高标准的协议。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说:“如果没有市场准入,各国就不会真正感兴趣的话,(但)我们已经有不可思议多的国家签署了该协议,包括一些之前没有进行过有意义的经济谈判的国家。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原因就是,有机会与美国在规则和标准方面密切合作……我们有一个巨大的市场可以提供给人们,以及我们在该地区的巨大投资,美国将是这个框架所有要素的首选合作伙伴,甚至可以抛开传统的关税自由问题。”

沙利文还说,“我们相信,通过像IPEF这样的工具,扩大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经济领导地位,对美国、美国工人和企业、以及印太地区的人民都有好处。”

包容印太美国盟友及其伙伴 排除中共

虽然“印太经济框架”没有提到中国,但字里行间都指向中共,而美国官员对此并不讳言。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受访时表示,有关框架旨在“有效反制中国(中共)不断增长的影响力”,是“独立于中国(中共)的安排”。

美国商务雷蒙多表示,“我想说的是,特别是当企业开始越来越多地寻找中国的替代方案时,印太框架中的国家,将成为美国企业更可靠的合作伙伴”,IPEF的启动“标志着一个重要转折点,它将恢复美国在该地区的经济领导地位,并为印太国家提供面对这些关键问题时与中国不同的方法。”

除了美国和日本,IPEF其它11个始创国分别为澳大利亚、文莱、印度、印度尼西亚、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表示,IPEF是对中共日益增加影响力的一项有效反击。(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这13个始创国中,既有美国、日本和韩国这样的全球主要经济体,又有东盟新兴经济体,既有与美国有自由贸易协议的国家,又有第一次与美国进行经济谈判的国家。有研究把东盟10国与美国关系密切程度排序,从亲到疏分别是:越南、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文莱、缅甸、老挝和柬埔寨。

种种原因与中国(中共)走得近的缅甸、老挝、柬埔寨,包括中国,都没有参与IPEF。可以看出,IPEF基本上包括了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和合作伙伴,而基本上排斥了中国(中共)及其盟友。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副总裁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说:“承诺预先提高某些标准,对很多国家来说是一个很高的标准”,美国政府选择“降低最初加入IPEF的标准,以便他们能够吸引尽可能多的国家加入”。

13个成员国,都将获准在四个领域中选择一个方面谈判协议,而不必对所有领域都做出承诺。谈判范围应当在6月底或7月初前划定,拜登政府则希望能在12至18个月间敲定协议,然后将其提交至每个政府进行批准。

新加坡感兴趣的领域是数字经济、可再生能源和环境金融等。

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在一份声明中说:“IPEF的目标条款——如推进韧性、包容性和竞争力,以及技术、创新、数字经济、能源转型、气候目标和公平增长——与菲律宾的贸易优先事项一致。”

越通社报导,针对IPEF,越南范明政总理重申,要调整增长模式,将经济朝着更加可持续方向发展,充分利用内部资源,优化外部力量。范明政还强调了坚持多边主义、加强国际团结的重要性。

保障供应链安全 将中共排除在外

虽然IPEF给出了总体框架,很多具体细节还不太明晰,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保障供应链安全。

沙利文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IPEF中的不同元素最终可能会以不同的速度发展,但如果我们能够迅速开发一个关键供应链的早期预警系统,我们不会等到IPEF的全部完成后再去推进它。

雷蒙多举例说,在COVID期间,我们看到马来西亚的半导体组装业务因COVID的爆发而关闭。其结果导致密歇根州汽车制造厂的数千名工人失业。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透明度、更多的沟通、更多的数据共享和早期预警系统,可能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目前,中共因为实行清零政策,导致全球物流受阻,供应链断裂,雷蒙多虽以马来西亚为例,但对美国供应链影响最大的是中国,雷蒙多指向中共的意图也非常明显。

新加坡智库东南亚研究所(ISEAS)地区经济研究项目客座研究员杰扬‧梅农(Jayant Menon)告诉《日经》,外界关注IPEF推动提高供应链的韧性,实际上是(供应链)重新部署的一个暗码,是“试图将中国挤出供应链”。

加拿大约克大学教授沈荣钦对大纪元表示,“印太经济框架其实是希望能够塑造一个没有红色供应链、比较纯粹的、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一个世界价值链。美国跟中共有非常不同的价值观。”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战略与资源所所长苏紫云对大纪元也表示,“印太经济框架的核心就是去红色供应链,确保这个未来的数位服务业是一个安全的架构。我把它称之为经济版的北约。”

“这就是为什么印太经济框架,要讲数位经济的安全、供应链的安全,就是要把中共这一种不安全的东西排除在外,这样才可以确保公平自由的竞争环境。”

苏紫云分析说,这次拜登去韩国考虑印太经济框架一个核心就是芯片安全。因为在文在寅总统的时期,韩国是比较倾向中共的,会变成一个科技围堵的破口。拜登总统这次等于把这个破口给修补起来。

2022年5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出席韩国总统尹锡悦在首尔国立中央博物馆举行的欢迎国宴。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SK集团会长崔泰源、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郑义宣、LG集团会长具光谟、乐天集团会长申东彬等韩国财经界重量级人士出席。(Saul Loeb/AFP)

“新型经济框架”还包括协调出口管制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表示,这一“新型经济框架”还包括协调出口管制,以“限制向中国出口‘敏感’产品”。

拜登和韩国总统尹锡悦的联合声明中强调,为“防止先进技术被用于侵犯国家安全及经济安全”,韩美双方决定“在涉及敏感技术的投资审批,及出口管制方面加强官方合作”。

《日经新闻》也获悉,美日两国政府已接近就生产2纳米芯片甚至更先进半导体的合作达成共识。他们还在研究一个框架,以防止技术泄露给中国。

韩国《朝鲜日报》社论分析说,在韩中建交后的30年里,韩国一直推行“安美经中”战略(安保靠美国,经济靠中国)。但随着国际环境进入美中对立的新冷战局面,这一战略便行不通了。

美国计划终结经济和安保分离的“自由贸易”,转向将经济、安保结合起来的“自由且安全的贸易”。美国提出了由除中国以外的,值得信赖的国家之间构建产业供应链的“朋友支柱”(friend-shoring)战略。也就是说,美国要对半导体等主要战略物资的生产链实行区块化。

而对于安保依赖美国的韩国而言,除了加入美国主导的经济、安全联盟以外,别无选择。从乌克兰事态就可以看出,只有与美国建立稳固的同盟才能够获得最可靠的安全保障。在经济方面,加强与美国的合作也更有利于韩国。韩国虽然是半导体、电池等的制造强国,但是源头技术方面仍需依赖美国和日本。美国是决定未来生死存亡的第四次工业革命领域的创新主导国,更是掌握着金融的世界标准。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拜登会晤澳印总理 达成共识 获实质成果
拜登结束亚洲行 联合抗共五大要点需关注
拜登称武力保台 传布林肯本周公布对华战略
涉版权盗窃 中国快时尚巨头Shein官司缠身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迅猛龙 让中共海军寿命按小时计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