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UN人权专员到访“波将金村”

石山

【大纪元2022年05月26日讯】《有冇搞错》。5月26日。

星期一(5月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到了中国,第一站是广州。根据报导,巴切莱特不会去北京,所以周三她在广州通过视频和习近平会面。新华社的报导说,中共官方陪同见面的人,包括丁薛祥、杨洁篪和王毅。这都是习近平的亲信人物,杨洁篪和王毅,是中共外交方面的第一号和第二号人物,不用多介绍。丁薛祥是习近平的心腹智囊,除了是政治局委员外,还身兼多个重要关键职务,包括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书记、中共中央总书记办公室主任、国家主席办公室主任、中央国安委办公室主任。

视频会见的时候,丁薛祥和杨洁篪陪着习近平,而王毅陪着巴切莱特,规格之高,近年少见。

中共官方的报导,不用多说。习近平讲了一大堆中共治下人权进步,警告不要把“人权问题政治化”,等等。

巴切莱特这次到中国的主要目标是新疆。2018年,巴切莱特就提出要带队去新疆,调查有关中共关押百万维吾尔等少数民族的事情。当然,遭到中共拒绝。双方你来我往,谈了很多次,最后是去年底敲定,允许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人员去新疆。但中共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专家不能以“调查”名义去中国,只能是去“访问”,不能在北京冬奥会前公布消息,而且还以疫情为由,安排了“闭环访问”,联合国专家不能随便走动,也不能随便见任何人。

海外人权组织担忧,这样一场访问,结果不是对中共侵害人权的问题形成压力,反而会变成中共的一场自我吹嘘的宣传大秀。其实人权组织不用怀疑,因为这个结果一定是这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过往的行迹本来就十分可疑,指望他们得到任何真实的结果,恐怕都是不切实际的。

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巴切莱特一行,在新疆将看到一系列的波将金式的演出。

波将金(Grigory Potemkin)是两百多年前的沙王俄国将军。1774年,沙俄吞并了克里米亚,波将金鼓动女沙王叶卡捷琳娜二世南巡,以庆祝她登基25周年。

1786年夏天,女沙王在第聂伯河航行的御船和豪华马车上,看到众多像画像一样的美丽村庄,还有向她山呼“乌拉”的村民,包括英俊的哥萨克少年和美丽的乌克兰少女。只不过,这些村庄都是画布上的美景,用来遮挡原本破败的茅草屋,装着沙子的麻袋充作粮食堆放在商店里,表演骑术的哥萨克、穿着新军服操练的士兵、载歌载舞的村民、甚至壮硕的牛羊,全部都是临时演员,他们随着女沙王巡游的队伍从一个演出地点连夜赶往下一个演出地点,不停演出生活连续剧。这就是波将金元帅一手炮制出来的海市蜃楼般的“波将金村”。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被骗。当时陪同叶卡捷琳纳巡游的萨克森公国驻沙俄代表乔格‧逢‧格比哥(Georg Gelbig),在德国媒体揭露说,这个根本就是一个大骗局,美丽的村庄只是木板画出来的,而导演就是“黑暗之王,贪污者,贿赂者,一个在王家马车道上创造风景的骗子”,他说的就是格利葛里‧波将金。

俄罗斯贵族波将金的名字,因此成了一个形容词,用来描述刻意的面子工程,用虚假的表面功夫来掩盖真实的情况。

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巴切莱特在一个闭环中“访问”新疆,见到的人不但都需要核酸检测,当然也都需要经过官方的审核。我估计巴专员在道路上见到的任何一个人,包括路边的小摊贩,站在窗边的小孩子,都要经过严格政审以及多次的训练和彩排。

中共政府在实施波将金项目方面经验丰富,完全继承了前苏联从沙俄学过来的东西。1972年尼克松访问上海,车辆在街道上行驶的时候,哪一个窗户开,哪一个窗户必须关上都有明确设计和规定,任何一个出现在街道上的人,都必须经过“微笑训练”。美国外交使团哪里知道这其中的猫腻,根据美国人的政治经验见识,恐怕也难以想像这样的操作,要是在美国,这得花多少钱啊。

近年的情况更是如此了,前些年用绿油漆给黄土地上色,也算是创了一个波将金的新高度。

现在我们来说一下巴切莱特,她的全名是维罗妮卡‧米歇尔‧巴切莱特‧赫里亚(Verónica Michelle Bachelet Jeria),出生在智利,六十年代在美国的马里兰上中学,后来回到智利上大学。七十年代智利军人政变,右派政府上台,巴切莱特加入学生运动,曾经被逮捕,流亡到澳洲和西德。巴切莱特父亲也是智利的军官,和军政府关系很好。所以巴切莱特1979年回到智利继续读书,毕业后当了医生。智利恢复民主之后,巴切莱特两次出任智利总统,中间还在联合国妇女署任主任,现在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高级专员。

不少人认为,巴切莱特曾经被军政府逮捕过,智利恢复民主之后,也参加了清算军政府人权迫害的工作,所以对她去新疆调查中共人权侵害保有希望。

最后,我还是想说一下新疆的情况。新疆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除了维吾尔人之外,还有哈萨克、回族、蒙古族、塔吉克、吉尔吉斯人等等,所以新疆的集中营,不止是关押维吾尔族人,其它各个民族的人都有。但是,受迫害最严重的当然是维吾尔族人。维吾尔族人的主体在新疆,而其它种族,人口主体大部分都在中国境外,就连回族,人口主体也不在新疆,而在宁夏。

有关新疆集中营问题最早的报导,和我还有些关系。2016年夏天,自由亚洲电台派我去了香港。那一年年底我们有一个资深的记者,和一些从新疆逃到哈萨克的哈萨克人取得联系,并陆续收到了很多在新疆的哈萨克人失踪,被关押到集中营的事情。

那时候,还没有集中营这个说法,当局最早的做法,是给这些少数民族办“法制教育培训班”。这个做法,实际上是从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拿过来的。中国大陆很多地方把没有任何罪行问题的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进行强制洗脑,名称就是“法制学习班”或者是“法制教育培训班”。说是培训班,实际上就是一个黑监狱,不但有警察和保安,还有中共派来的心理学专家,还有请的临时工。临时工负责打人和精神虐待。

这种做法,大概是2017年移植到新疆,到了2018年,不断拷贝复制,而且规模越来越大,打击对象也越来越多。最后,只要你是维吾尔族人,别说有什么当局看不惯的言论和行为,甚至是留胡子戴头巾,甚至是家里有《可兰经》,都会被送去给你“职业培训”。2019年我采访过一个维吾尔族人,她的妈妈是北京医科大学毕业的医生,已经六十多岁,退休了,也被抓进去进行语言和职业“培训”。人已经退休了,还职业培训什么?在北京大学毕业,难道还要培训汉语吗?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老太太看不惯当局这种做法,说了两句不合时宜的话。

回过头说我们在香港的报导。当时哈萨克的人权团体不断给我们记者发材料,所以我们就连续报导。结果当时RFA的总编不高兴了,名字我就不说了,他说我们没有去核实,没有进行平衡报导。他下令说,所有有关新疆的报导,都必须有当地官方的回复,否则就不是平衡报导。

问题是,新疆电话打不通,打通了,新疆官方也不会回答任何问题,一报机构名,对方就直接挂断。

大概是2018年初,我已经意识到新疆的集中营是一个大新闻。我提出申请,要求批准派记者去哈萨克。我们去不了新疆,但我们可以去哈萨克斯坦啊。虽然哈萨克官方绝对不欢迎我们,甚至会找麻烦,但如果我们低调采访,大概还是可以得到不少从新疆逃出来的人,包括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的人,可以获得很多第一手的材料。

答案是,没有回复。

最后,我们那位总编干脆直接下令,以后不要报新疆的新闻了。他的理由特别搞笑,说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只要报导中国大陆内地的事情就好了,新疆的新闻,有维吾尔语部去报导。

当时新疆集中营的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中国驻哈萨克大使馆,2018年好像是7、8月的时候开了一个内部会议,找了中国汉族商人,以及在哈萨克的亲中共的维族和哈族人,要求坚决抵制哈萨克那些人权组织,并提出安全部、公安部、中宣部和外交部一起合作,解决当时已经在哈萨克出现的反华情绪。

当年,哈萨克那个人权组织,被哈萨克政府强迫解散,主要人物的电脑被骇,电子邮件遭黑客入侵,大量数据、证据被毁掉。

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部,随后进行了大量跟进报导。尤其是维语部的六七个记者编辑,家里总共几十位亲友集体失踪,结果成了美国最大的新闻。

当然,2018年开始,美国和中共的关系急转直下,新疆集中营的事情也就在主流媒体上大量报导了。

有一篇媒体的报导,被我们那位总编当成范例,要求我们学习。那篇报导所有采访的人,原始素材都来自哈萨克,都是我们过去的采访对象,所有的在哈萨克的联络电话,大概率地也是我们的记者给他们的,让人哭笑不得。

这些抱怨的话说起来,其实没有什么意思,每个公司都一样,管理层有管理层的顾虑和问题。

这次巴切莱特一定会去新疆,也一定在闭环中“参观”而不是调查新疆的人权问题。巴女士和叶卡捷琳纳二世不同,她起码知道自己是被封锁在一个闭环中,看到的都是中共希望她看到的,所以我估计她不会像女沙王那样那么容易被骗。

至于说巴女士是否能在中共的哈哈镜中看到什么真相,那就看她的水平了。中共玩这套把戏经验老到,炉火纯青,明知道在骗你,明知道是假的,但总还是有人上当受骗,这是中共最牛的本事了。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乌战启示 科技不等于现代化
【有冇搞错】中共倒台两条件 其一正在发生
【有冇搞错】上海基层政权处于崩溃状态
【有冇搞错】中共必封杀Web3.0
最热视频
【微视频】上海国安资料库10亿条数据大泄露
【未解之谜】通行灵界的科学家之五:外星球上的居民
【秦鹏直播】10亿中国人资料被卖 史上最大泄密
【神韵原创音乐】2018 神韵交响乐《中原汉丽》
【财商天下】传上海公安局遭骇 10亿人资料外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