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上海极端封控 受害者遗属要真相

人气 2508

【大纪元2022年06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凤华、骆亚采访报导)上海在封控两个多月后,日前宣布“解封”。然而,在极端封控下无辜逝去的人们永远也回不来了。上海维权人士石萍的丈夫俞忠欢先生表示,解封后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查清妻子的死因,给逝者一个交代。

石萍离世 遗属要求还原真相

上海维权人士石萍于2022年4月28日在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离世。家属怀疑,医院隐瞒了她的真实死因。

石萍的丈夫俞忠欢6月2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解封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清妻子的死亡真相。

俞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医院早上六点钟打电话来说,石萍不行了,其实,我们从照片看出来,我小孩都看出来,石萍不是早晨六点钟,而是半夜里就去世了。

“因为他们根本就忙不过来。我每次打电话问我妻子情况,他们医生都不知道。后来,有一个医生还不耐烦,说你去问办公室。

“我打电话打到办公室,他们才转过来再问他(大夫),他才知道石萍情况,他们已经连病人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

“因为他们忙不过来,还有一个(原因),他们怕了,怕把新冠病毒传给他,医生根本看都不看,他们连病房里面都不进去。所以我妻子石萍的事情,能够反映出来,疫情期间医院的情况、政府的情况,是比较有典型意义的。”

俞先生表示,由于极端封控,导致病人得不到有效救治,政府必须得担责。

他说:“石萍的死,我也不认为全部是医院的事情,医院最多也只承担一半责任,一大半的责任得政府承担。为什么哪?

“医院应该是做好准备的,你不是说4月1日封城吗?这个医院有一大半的医生,而且好多都是主任医生,都被封在小区里面不让出来。医院里面这么多病人要由医生来看病的,你把他们封在里面,你等于是在杀人嘛!”

据俞先生介绍,从3月30开始,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禁止患者家属探视。由于该医院发生大面积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感染,医护人员严重不足。

上海封城期间,访民石萍所在的上海蓝十字医院疫情严重,医生、护士、护工阳性多。但石萍突然去世,她的老病友10个也死了7个,家属怀疑因为染疫和医院资源不足得不到很好治疗,才导致病人早逝。家属要求进行尸体解剖,遭院方拒绝。(受访者提供)

他说:“最后整个一个科室就是一个医生,一个医生管五六十、六七十病人,他根本就管不过来,而且是重症的。我每次打电话呢,他们都说你老婆稳定,不重。

“就是要真相,明显不符合真相,这个不是赔多少钱的问题,一分钱不赔也可以,你得把真相讲清楚,当时的情况是乱糟糟的,很明显的。”

医院拒绝尸检 催遗属火化

俞先生表示,医院拒绝给受害者做尸检,还催促家属火化遗体。

他说:“一连串的事情隐瞒了的话,要求我赶快把尸体烧掉,我能同意吗?现在我向多方面投诉,我向管医院的卫健委也投诉,结果他们就把我投诉的信转到区卫健委,区里又转给他们医院。医院又给我答复说,疫情期间不能做尸体解剖。

“他们(医院)吓唬我说,如果再不烧掉的话,就把尸体运到我家里来,要把尸体运到我家里来,还说要报110。他们没报,我报的110。”

俞先生说,妻子因维权长期遭受当局打压,身心受到摧残,如今死因不明。

他说:“我老婆在医院里面住了五年,因为房子动迁强拆事件上访,然后前几年被判了八个月的刑,关在拘留所里面,因为里面受折磨,所以身体搞坏了,没多少时间就中风了,所以这一连串的事情,她真的死得很冤。

石萍夫妇因为房子被强拆上访。(受访者提供)

“我们家的房子很大的,有一千多平方了,四房平房,我们本地人,房子被强拆,一分钱都没拿到。然后受折磨出来,得重病了,最后还这样死在医院,我们家真的很冤。”

俞先生说,医院正在催他结账,“医院今天(6月2日)又来电话了,催着我要结账,因为他要跟医保结账嘛。我说,结账可以,但是你要承诺,尸体要保存好。”

俞先生表示,在接到妻子死讯后,就提出要做尸检,但医院一直在推脱。过了两天,院方又说,卫健委也不同意尸检。

他质疑,难道疫情期间,人命关天的事都不管了吗?

俞先生说:“现在我向各方面投诉,110也好、督查也好,什么部门也好,他们都是推诿,没有一个部门受理,等于是个无政府状态了,政府啥都不管了。”

10人中7人病逝 疑医院隐瞒实情

俞先生表示,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从3月30日开始封闭,期间爆发大规模感染,但真实情况却被掩盖。

他说:“我老婆那个房间里面,十个病人当中就死了七个,都是一些老病友,大家都互相知道的。”

俞先生介绍说,他妻子住在神经内科病房,里面大部分都是脑梗等重症病人,“我老婆这几年明显好起来。”

俞先生表示,医院里爆发大规模感染,医护短缺,一些“阳性”医护带病上岗,他怀疑妻子病逝前已经染疫。

他说:“到了四月份,医院里面已经出现好多好多阳了,医院里面医生、护士出现好多好多阳。他们就采取阳归阳、阴归阴分开,阳的医生、护士、护工、病人在一个楼面,阴的又在另一个楼面。

“你说这么多的医生、护士、护工全部阳了,这些病人没有一个阳?所以,这个事情非常、非常怪。

“我为什么坚持要做尸检?造假非常厉害。网上面公布出来的跟实际情况是两样的。”

上海访民石萍在医院病房。(受访者提供)

染疫数据与实际不符 疑官方瞒疫

俞先生表示,疫情封控期间,他非常关注卫健委公布的疫情数据,发现跟他所了解的情况明显不符。

他说:“‘上海发布’每天都公布哪个地方、哪个小区、哪个号码里面有阳性病例出现,我每天都看,很关心的。我也关心这家医院,这个医院就一直没上这个名单,然后一直到4月11日才上。”

俞先生说,他用两种方法对比来查,“一个看上海发布,一个是网上哪个属于封控区,两种方法对比。”

“(4月)11号,那里才出现“阳性”,而我(3月)30号到医院里面去,他们就说有(阳性)了,他们说,我们报的呀,医院方说报上去了,1号、2号都报了。我网上能看到是,(卫健委)11号才有,说明是隐瞒的,到底是医院隐瞒的、还是卫健委帮隐瞒,这个情况就不知道了。”

大纪元记者6月2日多次致电上海蓝十字医院公开对外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随后多次致电上海市民热线12345询问疫情期间院方与病人家属之间纠纷该如何解决,但电话长时间等待都无法接通。包括上海市疾控中心、闵行疾控中心电话均无法接通,甚至通了也被直接挂断。

石萍丈夫俞忠欢在方舱医院隔离期间悼念死去的妻子。(受访者提供)

维权二十年余年未果 含冤离世

据维权网报导,俞忠欢的妻子石萍长期上访维权未果,并屡遭迫害(点击看原文)。

据报导,俞忠欢家的祖传私房,有合法有效的房屋产权证,但房屋被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府强拆,未得到分文补偿。石萍长年上访受到打压、拘留和判刑。

上海访民石萍因为房屋被强拆常年上访,遭当局打压。(受访者提供)
石萍和上海其他访民一起上访展示诉求,呼吁习近平关注人权。(受访者提供)

2014年5月13日,上海亚信峰会期间,石萍和郑培培、虞春香、吴玉芬、尹慧敏、颜兰英、徐佩玲、谢金华、金妹珍(严燕文被枉判管制5个月)等维权人士上街举牌请求习近平关注中国人权,被上海当局构陷“寻衅滋事罪”,于2014年12月25日枉判有期徒刑8个月。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抵制非法隔离 南京访民被困酒店外广场一天一夜
吉林维权人士闫春凤女儿不堪压力自杀 被救下
网上求助维权 邢望力和张兰英再陷冤狱
中国多省民众控诉打国产疫苗后患白血病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露面 普京“公投”开票
【秦鹏直播】习近平露面 世行估中国GDP低于3%
【探索时分】俄罗斯战争动员 四因素将致战败
【军事热点】一天内俄罗斯4架战斗机被击落
【百年真相】权倾一时 张春桥预见自己下场
【财商天下】亚洲酝酿金融风暴 中共成功挤泡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