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激进派绑架民主党 纽约温和与保守派草根挺身参选

激进派掌控民主党 纽约安全、经济、民生与教育品质下滑 成温和与保守派民主党人参选动机

人气 339

【大纪元2022年06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宜君纽约报导)纽约州是民主党主政的州,而州议会与市议会由更为进步派(progressive,或说激进派)民主党政客把持。进入后疫情时期的纽约,在历经改革司法、不断编列预算扩大社会福利措施的左倾政策中,经济与犯罪问题丛生,复苏缓慢。

鉴于地铁暴力攻击事件、亚裔与犹太裔仇恨犯罪、游民与收容所问题,加上严苛的赋税政策,近年在纽约发生的种种“乱象”,让温和派与保守派的民主党选民看了摇头,决定在今年的国会与州参议员党内初选中挺身参选。

罗秉新(Brian Robinson)与蒂施勒(Harold Tischler,当地人称“Heshy”)都是犹太裔美国人,也都是民主党人。罗秉新多年前曾是独立选民,目前是温和派的民主党,而蒂施勒则是忠实的民主党人,并且不讳言他的保守派立场。

罗秉新的父母为了逃离苏联共产主义而移民美国,蒂施勒的父母都是纳粹集中营的受害者,两人深知极端的政党主张不仅会导致国家分裂,也可能重演共产党与纳粹分化阶级与种族的悲剧。

目前,罗秉新确定会在8月23日参加民主党国会第10选区国会众议员的党内初选,而蒂施勒则希望能在民主党规定的6月9日期限内,征集更多的签名,好拿到竞选纽约州第22选区州参议员参选人的门票。

罗秉新与蒂施勒的政见着重于“接地气”的减税、社会安全、妇女产后权益,以及毒品防治,而非讨好激进派的司法改革或撤资警察,这让他们光是要在民主党内部拿到话语权,就显得困难重重。

以下内容是本报记者对两人的分别采访,由这两位温和、保守的犹太裔民主党人,谈谈他们为何要放弃舒适的生活,投身暗潮汹涌的政治活动。

罗秉新:为了四岁女儿的未来而奋力一搏

2022年6月7日,民主党纽约国会第10选区参选人罗秉新(Brian Robinson)在曼哈顿下城华埠商圈。(林宜君/大纪元)

罗秉新7日受访时直言:“民主党被分裂为理性派和激进派,激进派试图绑架民主党,看来已经达到目的。他们已经到了审查言论自由的地步。因此,理性派就算想说话,最终也不会发声,因为他们害怕社会舆论,不想承担说实话的压力。这太疯狂了!”

“现在这个国家已经不是一个我可以无忧抚养我女儿的国家,而这个城市也不是一个我可以安稳地抚养我女儿的地方。”罗秉新毕业于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的政治哲学系,目前从事顾问业,与妻子、四岁女儿住在曼哈顿下城的高级住宅区翠贝卡(Tribeca)。他不曾想过家人可能成为第二个“李妍儿”,变成游民犯罪问题的受害者。

“我希望联邦能监督纽约市与暴力犯罪有关的游民所。我的妻子和女儿被人跟踪进公寓,我不得不把一个明显有心理疾病的男人给撵出去。我没有时间报警,但我必须这样做。假如我不在现场,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说。

今年情人节前夕,距离罗秉新所在社区不远处的华埠,发生一名年仅35岁的韩裔女子李妍儿(Christina Yuna Lee,音译)在凌晨被游民跟踪进屋后,遭刺杀四十余刀身亡,引发纽约市民对市府的游民与收容所政策强烈反弹。

除了游民问题,罗秉新正在竞选的国会第10选区,上个月才发生地铁随机枪杀案件。一名家住布碌崙公园坡(Park Slope)的高盛集团员工,上午搭乘地铁时,遭人持枪近距离射杀,导致胸部中弹身亡。

因此,罗秉新的政见首重公共安全,“让好警察做好他们的事”,而不主张撤资警察;再者,罗秉新经营企业已有12年,他表示如果当选国会众议员,他将降低6%的联邦经济税,降低纽约小业主的经营成本。

作为全国家长党(Parent Party)的背书名单之一,罗秉新的教育政策主要是支持特殊高中入学考试与天才班项目,让纽约公校能培养更多精英,唯才是用(meritocracy)。

罗秉新的教育理念简单,却深刻反映了纽约公校一年不如一年的办学标准:“我们必须培养最好的和最聪明的人,这才符合我们国家的最大利益。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将永远无法在国际间具有竞争力。”

蒂施勒:关心妇女产后权益与青少年毒品问题

蒂施勒(Harold “Heshy” Tischler)将竞选民主党第22选区的州参议员党内初选。(Courtesy of Harold Tischler)

保守派民主党人蒂施勒是位企业家,也是电台节目“Just Enough Heshy Show!”的主持人。他去年挑战竞选市议员失利,今年卷土重来,改为竞选纽约州参议员。

蒂施勒作为布碌崙自治公园(Borough Park)的犹太社区领袖,多年来协助当地人与政府单位打交道,投身医院义工服务。在这过程中,蒂施勒看到纽约有关妇女产后忧郁症、青少年吸毒、游民安置等政策的不足,因此决定投身政坛,改变现状。

“我竞选州参议员,不是要当一名政客。我与这个城市对抗过,我知道这部机器怎么运作。但是时候投身其中了,试着从内部开始奋战。”蒂施勒3日受访时表示,“我有钱,我做了很多事情,但只有参与其中,我才能改变法律。”

蒂施勒的政策首重妇女产后忧郁症的福利。“我看到有很多年轻女性(产后)患有忧郁症而自残自杀,但我们没有钱帮助她们。”

“当我选上纽约州参议员,我要争取更多经费来照顾患有产后忧郁的妇女。”蒂施勒说,“要为她们提供额外的帮助,不只是让她们能够请假,还有咨询,也有经济上的补助。”

蒂施勒第二重视的就是纽约日益严重的青少年吸毒问题。“我看到毒品已经深深地影响了年轻人,尤其是大麻,我反对这个,尽管纽约市已经合法。”

“就在我接受你采访的三天前,一名男孩消失了。他应该只有二十多岁,或是三十岁左右。他爸爸像是疯了一般地打给我求救,等到我们去到这个男性的住处,打开门才发现,这男的已经死了。他爸爸告诉我,他儿子一直在吸大麻。我们还在他的住处发现美国禁止的毒品‘芬太尼’。”蒂施勒说。

蒂施勒直言:“毒品这东西是越吸越多(one drug leads to another)。”

除了在医院当义工,蒂施勒也亲身照顾游民,他批评目前的游民安置方式“不正常”:“我们照顾游民的方式不对,你不能只是把人放进有十四个床位的空间中”,“这是又脏又恶心的”,而政府能否真的“有心”协助游民重新回归社会,“是个问题”。

此外,蒂施勒认为游民所的设点也很重要:“我不介意你把游民所放到社区中,但是我要再次申明,不是放到社区的中心,民众不会希望他们花了上百万元买的房子旁有游民所。”

“不是只有犹太人反对,正在积极建设社区的亚裔、非裔也不会想把游民所放在蛋黄区中。找其它地方盖游民所!”蒂施勒说。

责任编辑:李薇

相关新闻
纽约州民主党主席背书霍楚选州长
纽约州民主党主席 预测苏奥齐将放弃竞选州长
国会众议院纽约州选区重划 民主党再提新方案
霍楚获民主党提名 竞选纽约州长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露面 普京“公投”开票
【军事热点】一天内俄罗斯4架战斗机被击落
【秦鹏直播】习近平露面 世行估中国GDP低于3%
【探索时分】俄罗斯战争动员 四因素将致战败
【百年真相】权倾一时 张春桥预见自己下场
【财商天下】亚洲酝酿金融风暴 中共成功挤泡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