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支联会义工眼中的邹幸彤——拥有坚定意志力的鸡蛋

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邹幸彤脸书)
人气: 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7月29日讯】(林一山报导)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是众多身陷囹圄的香港民主派人士之一,她与黎智英、 李卓人、黄之锋和何桂蓝今年共同获得15名知名学者联署提名竞逐诺贝尔和平奖。本报记者最近访问了一位身在英国的前支联会义工“陈先生”(化名),他表示自己认识了邹幸彤接近十年,形容她是“拥有坚定意志力的鸡蛋”,非常佩服她面对着中共,仍然尝试撼动“高墙”,更没有为了争取提早出狱而卑躬屈膝,继续坚持信念在法庭抗争。

由2012年起,陈先生担任支联会义工,他忆述在当年由支联会举办的“中秋节民主晚会”和“除夕民主倒数晚会”活动中开始认识邹幸彤。她当时仍未当上支联会常委,只是支联会和“六四”受难者家属团体“天安门母亲运动”的义工。

陈先生笑言,当年觉得她有点“奇怪”,因为大部分参与社运的年轻人除了出席“六四”维园烛光集会外,就不会在其它时间再关心“六四”和中国大陆议题,“但邹幸彤与别不同,竟然在中秋节民主晚会、除夕民主倒数晚会这些‘冷门’活动上,替‘天安门母亲运动’担任义工,又开街站派宣传单张,呼吁市民写心意卡,寄给中国大陆在囚维权人士及其家属”。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邹幸彤脸书)

与社运潮流“逆流而上”

陈先生感叹,现在再回忆过去十年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彷如隔世”。他忆述邹幸彤2014年首次当选支联会常委,在2015年开始担任支联会副主席,那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因为在2014年“雨伞运动”后,香港社运思潮明显改变,有越来越多“本土派”年轻社运人士反对支联会和传统民主派的“大中华”和“建设民主中国”纲领,亦有人批评支联会行动太温和、“行礼如仪”。

陈先生形容,属80后的邹幸彤,当年在“本土思潮”和批评支联会声音最强烈的时候,愿意出任支联会副主席,有种与社运潮流“逆流而上”的感觉,反映出她的意志力一直是极为强大,对自己所深信的理念毫不怀疑。

为成为律师放弃博士学位

陈先生又分享另一件令人佩服的事情。邹幸彤在十多年前,为了当人权律师而放弃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其实,她早在中学时就已经是高材生,在香港高级程度会考获得“5A”的“状元”成绩,其后入读英国剑桥大学自然科学系。由于邹幸彤从小就跟家人出席香港维园“六四”集会,所以她在英国读书时,一直组织当地的“六四”纪念活动,为日后的社运路埋下了种子。

2008年中国汶川发生大地震,当时是地球物理学博士学生的她希望到中国大陆实地研究,但因为剑桥大学属于海外科研组织而不被允许,她开始觉得埋首科学研究无法造福人民。所以,她放弃博士学位,返港入读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法律系,最后成为了一名大律师。

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邹幸彤脸书)

积极改革支联会

陈先生忆述,邹幸彤当年给他的感觉,好像肩负着改革支联会的重要任务,以及将年轻人的声音带入支联会,因为经常有人批评支联会的活动很老土,缺乏年轻人担任常委参与决策。她担任常委仅一年,在2015年便当选副主席,“完全是一场意外”。支联会主席、副主席等职务由常委互选产生,由于没有常委竞逐副主席,另一名年轻常委突然推举邹幸彤做副主席,结果便当选了。

当年香港本土思潮兴起,令主张“建设民主中国”和“爱国民主运动”的支联会受到冲击,但邹幸彤坚持自己的信念,认为中国民主与香港民主有直接关系;“建设民主中国”是支联会最重要的工作,甚至觉得支联会近年忽视了中国民运。邹幸彤曾经说过:“建设民主中国才是支联会本业,否则为悼念‘六四’而悼念,对当年争取民主而去世的英烈是侮辱”。

陈先生认为,邹幸彤当选常委和副主席之后,支联会成功进行了不少改革,尝试让年轻人明白到中国大陆民运与香港的关系。“六四”维园集会在悼念之外,亦讲述中国大陆有不少人因为声援香港“雨伞运动”而被捕,两地民主扣连;支联会推出网台节目,宣传理念;售卖积木、迷你民主女神等比较新潮的“六四”纪念品,令支联会形象年轻化。

小人物大抗争

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后,再加上《港区国安法》实施,大量民主派第一线政治人物入狱,令邹幸彤由知名度较低的“小人物”渐渐变成了“大人物”。虽然现时她身在狱中,但她展现出的意志力比很多民主派第一线政治人物更强大。

陈先生忆述,在2021年“六四”前夕,支联会向警方申请维园集会再次不获批,邹幸彤仍然坚持呼吁悼念“六四”,最后她在6月4日早上被捕。她因涉嫌宣传和呼吁参加2021年“六四”集会,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非法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在今年1月被判入狱15个月。2021年9月,邹幸彤与两位支联会前主席李卓人和何俊仁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仍在审讯中。

去年被还押后,她的抗争似乎从未停止过,由街头转到法庭。今年2月4日,她第15次向法院申请保释遭拒。今年5月31日,邹幸彤上庭时叫喊“毋忘六四,抗争到底!”,并做出“六四”的手势。

邹幸彤多次入禀法庭解除传媒报道限制,但都被法官拒绝。她认为禁止报道只会引起猜疑,并对香港的司法信誉构成严重伤害。她坚持亲自出庭,重申有出庭见法官的权利,并表示在狱中难以准备书面文件。

她积极在法庭上陈辞,以及透过义工在社交媒体发布文章,继续宣扬理念、反驳政权的荒谬指控。她曾在网上表示:“既然任何烛光都要批准,任何文字都是煽惑,任何动员都会犯法,那就不用再退了,真诚地生活、书写、行动,就是对歪理最大的嘲弄。”今年6月4日,她在狱中绝食了33小时,并称“以后每一年会增加1个小时”。

邹幸彤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展现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强大意志。就算身处狱中,仍然继续发声,没有为了争取提早出狱而卑躬屈膝、认罪求情,实在值得我们敬佩。◇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