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支聯會義工眼中的鄒幸彤——擁有堅定意志力的雞蛋

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鄒幸彤臉書)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7月29日訊】(林一山報導)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是眾多身陷囹圄的香港民主派人士之一,她與黎智英、 李卓人、黃之鋒和何桂藍今年共同獲得15名知名學者聯署提名競逐諾貝爾和平獎。本報記者最近訪問了一位身在英國的前支聯會義工「陳先生」(化名),他表示自己認識了鄒幸彤接近十年,形容她是「擁有堅定意志力的雞蛋」,非常佩服她面對著中共,仍然嘗試撼動「高牆」,更沒有為了爭取提早出獄而卑躬屈膝,繼續堅持信念在法庭抗爭。

由2012年起,陳先生擔任支聯會義工,他憶述在當年由支聯會舉辦的「中秋節民主晚會」和「除夕民主倒數晚會」活動中開始認識鄒幸彤。她當時仍未當上支聯會常委,只是支聯會和「六四」受難者家屬團體「天安門母親運動」的義工。

陳先生笑言,當年覺得她有點「奇怪」,因為大部份參與社運的年輕人除了出席「六四」維園燭光集會外,就不會在其它時間再關心「六四」和中國大陸議題,「但鄒幸彤與別不同,竟然在中秋節民主晚會、除夕民主倒數晚會這些『冷門』活動上,替『天安門母親運動』擔任義工,又開街站派宣傳單張,呼籲市民寫心意卡,寄給中國大陸在囚維權人士及其家屬」。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鄒幸彤臉書)

與社運潮流「逆流而上」

陳先生感嘆,現在再回憶過去十年間發生的事情,實在「彷如隔世」。他憶述鄒幸彤2014年首次當選支聯會常委,在2015年開始擔任支聯會副主席,那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因為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香港社運思潮明顯改變,有越來越多「本土派」年輕社運人士反對支聯會和傳統民主派的「大中華」和「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亦有人批評支聯會行動太溫和、「行禮如儀」。

陳先生形容,屬80後的鄒幸彤,當年在「本土思潮」和批評支聯會聲音最強烈的時候,願意出任支聯會副主席,有種與社運潮流「逆流而上」的感覺,反映出她的意志力一直是極為強大,對自己所深信的理念毫不懷疑。

為成為律師放棄博士學位

陳先生又分享另一件令人佩服的事情。鄒幸彤在十多年前,為了當人權律師而放棄地球物理學博士學位。其實,她早在中學時就已經是高材生,在香港高級程度會考獲得「5A」的「狀元」成績,其後入讀英國劍橋大學自然科學系。由於鄒幸彤從小就跟家人出席香港維園「六四」集會,所以她在英國讀書時,一直組織當地的「六四」紀念活動,為日後的社運路埋下了種子。

2008年中國汶川發生大地震,當時是地球物理學博士學生的她希望到中國大陸實地研究,但因為劍橋大學屬於海外科研組織而不被允許,她開始覺得埋首科學研究無法造福人民。所以,她放棄博士學位,返港入讀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法律系,最後成為了一名大律師。

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鄒幸彤臉書)

積極改革支聯會

陳先生憶述,鄒幸彤當年給他的感覺,好像肩負著改革支聯會的重要任務,以及將年輕人的聲音帶入支聯會,因為經常有人批評支聯會的活動很老土,缺乏年輕人擔任常委參與決策。她擔任常委僅一年,在2015年便當選副主席,「完全是一場意外」。支聯會主席、副主席等職務由常委互選產生,由於沒有常委競逐副主席,另一名年輕常委突然推舉鄒幸彤做副主席,結果便當選了。

當年香港本土思潮興起,令主張「建設民主中國」和「愛國民主運動」的支聯會受到衝擊,但鄒幸彤堅持自己的信念,認為中國民主與香港民主有直接關係;「建設民主中國」是支聯會最重要的工作,甚至覺得支聯會近年忽視了中國民運。鄒幸彤曾經說過:「建設民主中國才是支聯會本業,否則為悼念『六四』而悼念,對當年爭取民主而去世的英烈是侮辱」。

陳先生認為,鄒幸彤當選常委和副主席之後,支聯會成功進行了不少改革,嘗試讓年輕人明白到中國大陸民運與香港的關係。「六四」維園集會在悼念之外,亦講述中國大陸有不少人因為聲援香港「雨傘運動」而被捕,兩地民主扣連;支聯會推出網台節目,宣傳理念;售賣積木、迷你民主女神等比較新潮的「六四」紀念品,令支聯會形象年輕化。

小人物大抗爭

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再加上《港區國安法》實施,大量民主派第一線政治人物入獄,令鄒幸彤由知名度較低的「小人物」漸漸變成了「大人物」。雖然現時她身在獄中,但她展現出的意志力比很多民主派第一線政治人物更強大。

陳先生憶述,在2021年「六四」前夕,支聯會向警方申請維園集會再次不獲批,鄒幸彤仍然堅持呼籲悼念「六四」,最後她在6月4日早上被捕。她因涉嫌宣傳和呼籲參加2021年「六四」集會,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非法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在今年1月被判入獄15個月。2021年9月,鄒幸彤與兩位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和何俊仁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仍在審訊中。

去年被還押後,她的抗爭似乎從未停止過,由街頭轉到法庭。今年2月4日,她第15次向法院申請保釋遭拒。今年5月31日,鄒幸彤上庭時叫喊「毋忘六四,抗爭到底!」,並做出「六四」的手勢。

鄒幸彤多次入稟法庭解除傳媒報道限制,但都被法官拒絕。她認為禁止報道只會引起猜疑,並對香港的司法信譽構成嚴重傷害。她堅持親自出庭,重申有出庭見法官的權利,並表示在獄中難以準備書面文件。

她積極在法庭上陳辭,以及透過義工在社交媒體發佈文章,繼續宣揚理念、反駁政權的荒謬指控。她曾在網上表示:「既然任何燭光都要批准,任何文字都是煽惑,任何動員都會犯法,那就不用再退了,真誠地生活、書寫、行動,就是對歪理最大的嘲弄。」今年6月4日,她在獄中絕食了33小時,並稱「以後每一年會增加1個小時」。

鄒幸彤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展現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強大意志。就算身處獄中,仍然繼續發聲,沒有為了爭取提早出獄而卑躬屈膝、認罪求情,實在值得我們敬佩。◇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