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新风暴来了 不准星星点灯香港加油

人气 7755

【大纪元2022年07月06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7月5号(星期二),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昨天是美国独立日,也是美国的国庆日,相信美国的朋友们都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假日。走在街上,随处可见飘扬的美国国旗也随处可听到美国的国歌,不免有点心生感慨:曾几何时,挥舞美国国旗唱美国国歌,在某些极端政治正确的人眼中,一度被视为是负能量而遭到批判和抵制,尤其在大型体育比赛之中表现得特别突出。

当时我曾经在节目中和朋友们聊过,说中共和极左掌控的美国与其说在进行战略竞争,不如说看谁左得更离谱,看谁烂得更快。幸运的是,至少从最近美国最高法院的几个重磅判决看,美国似乎正在步入物极必反的轨道,初显回归传统与正常的迹象,而中共治下的大陆依然还在继续向极端的政治正确道路狂奔,还在一天天烂下去。

今天我们准备讨论的话题,就是最新的两个焦点新闻事件,两个事件的当事人都是歌手,而且事件的性质也都非常相似,这就是这两天轰动整个两岸三地网络的“星星不准点灯,香港不准加油”事件。

香港不准加油”

我们先说说“香港不准加油”。

这个事件的当事人是被民间称为“歌神”的香港著名歌手张学友。为了庆祝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中共党媒央视制作了一个系列专题节目,策划邀请了包括周星驰、刘德华、谢霆锋等港星在内的人进行采访,以“证明”香港的形势一片大好而不是小好。

著名歌手张学友也是节目访问的对象之一。他在访问中用粤语对着镜头说了这样一段话:“香港这25年经历了很多,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但因为我是和这个城市一起成长的,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我仍然相信这个城市,仍然希望这个城市会变成一个比以前更加好的城市,香港加油。”

就这么一段看上去很平实普通的祝福语,就此惹来一场舆论风暴,或者说,惹来一场铺天盖地的网暴,而网暴的主角,当然是一大批无限爱国的粉红人群。

有时候你不得不惊叹这些爱国键盘侠的挖掘能力,张学友这么短短的一句话,被它们至少挖出了三个疑点:

1. 张学友只提了“香港”及“25年”,却对“中国、祖国”只字不提,这就有了不够爱国、甚至是港独的嫌疑;

2. 张学友称香港这25年“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明显不够正能量,甚至涉嫌隐藏了对香港这25年的变化不满,什么叫“高低起伏”啊,说香港回归了祖国怀抱居然还有“低”有“伏”,而不是一直“高”一直“起”,这不就是在抹黑祖国不行嘛;

3. 张学友最后居然来一句“香港加油”,这可是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中被每一个参与者抗议者使用过的,张学友似乎在暗度陈仓呼应示威者们的主张,这就有了“废青”的嫌疑。当然,实际上张学友今年已经年逾六旬,说废青是美化他了,应该算是废老了。

由于网络批斗及呼吁抵制的声浪太高,央视都不得不删除了张学友这一段采访视频。而当事人张学友也意识到事态严重,第一时间发布了一份公开声明回应网暴事件,第一句话就先表明自己是一个爱国家,爱香港的中国人,并且作为艺人将不涉政治作为其基本原则。

然后他说了不少实话,说现在的香港与最辉煌的时候相比,实在是差强人意。然后他说香港经历了黑暴和疫情,现在百业萧条,人心惶惶,正是需要努力加油的时候。他说听过“北京加油”、“武汉加油”、“上海加油”……,但“香港加油”却因为一些犯了错误的人用过,“黑色”“黄色”被一些别有用心犯了罪的人穿过,变成了爱国不爱国的标准,成为了“禁语”“禁色”,他个人无法理解。

平心而论,张学友无论接受央视的采访发言还是针对网暴的声明回应,基本上都保持了不卑不亢的基调。虽然他提到了黒暴,提到了犯错误的人,甚至提到了犯罪的人,这当然与希望他敢于对中共说不有明显的差距。但另一方面,他也毫不隐晦地提到了香港现在“百业萧条、人心惶惶”,这显然也与官方希望的粉饰献媚大唱赞歌有着明显的差距。

也就是说,张学友基本上已经在可以容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想要做到他说的“不干涉政治”,无论哪一方,他都不想表现出明显的支持或反对态度。也就是说,张学友实际上真正想表达的,是他希望自己拥有对某些敏感议题保持沉默的权利,这在香港是具有相当代表性的。

尤其是在大批香港抗争的代表性人士要么被投入监狱,要么被迫远走异国海外的背景下,绝大部分曾经走上街头但又无法离开香港的普通民众,对拥有民主选举,对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已经不抱希望了这个庞大的人群,唯一希望还能保留的,恐怕就只有这么点保持沉默,保持不表态的权利了。

我相信这可能是无数香港朋友希望坚守的最底线,张学友只是因为其明星身份而被特别注意到,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而已。

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 那唯一存在的声音就是谎言

但从另外一面讲,张学友被网暴的遭遇实际上已经折射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什么问题呢?可能很多朋友都知道那段非常有名的话: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这段话一直被传是柏拉图说的,但实际上很可能不是。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现在香港的舆论环境,或者说中共当局希望看到的香港舆论环境,已经到达了第三个层级,也就是“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这个级别,距离“赞扬不努力就是有罪”这个文革或朝鲜级别,只不过一步之遥。

张学友仅仅只是希望远离政治保持不表态、保持沉默,充其量也就说了一句“香港加油”,就已经被粉红大骂为港独。按照这样的标准,当初全国人民都喊“武汉加油”就是“武独”,上海封城都喊上海加油就是“沪独”。

要知道张学友受访本来就是央视针对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而拍摄,这个大前提已经决定了受访者的谈话框架,而且张学友的发言即便在央视这样极其严苛的审查制度下,也已经算是过关合格了,但依然被粉红们骂到被迫删除视频。

头号党媒居然远不如民间的爱国群众政治更加正确,这个看起来很荒谬的现象其实告诉了我们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在当今政治挂帅的大陆,就连爱国这么一个无远弗届的领域,都出现了严重的内卷,而且卷到了央视的头上,这只能说明一点:作为头号党媒的央视在最红最专的群众眼里,已经属于“赞扬不努力就是有罪”这个等级。

就在今天,新任特首李家超刚刚公开表示,说会尽快启动23条立法,但要先深入研究,希望法律是管用的,立法后不用再修改。也就是说,李家超希望一步到位,一锤定音就能够让新版23条立法做到滴水不漏,全方位管控港人意识形态和生活等任何一个方面,这显示新版的23条立法恐怕只会比2003年的旧版23条更加严厉。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中共对香港的要求绝不会到此为止,以张学友为代表的想要保持沉默的大多数,很快就会发现,他们能够闪展腾挪的空间和余地将迅速被压缩,所有人都不得不向下一个层级去靠拢。所以,张学友现在认为“差强人意”的香港,再过哪怕五年,可能就会变成港人回忆怀念的曾经美好的香港。

这样的进程,这样的感受,我相信无数大陆的朋友都已经深刻体会过了。现在不是有那么多人都在怀念10年前的大陆言论相比之下是多么的宽松吗?其实10年前他们同样是这样感叹的。

“星星不准点灯”

说到内卷,我们就需要聊到今天的第二个焦点事件,也就是“星星不准点灯”。

近日,湖南卫视芒果台一档名叫《乘风破浪》的音乐竞演综艺节目中,王心凌、张天爱等五位女性歌手翻唱了台湾知名创作歌手郑智化的经典曲目《星星点灯》。但出人意料的是,原唱的歌词: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被作了颠覆性改动,改为了: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

结果郑智化于7月3号晚上在微博发帖抗议,说“关于我的经典歌曲《星星点灯》,被乱改歌词一事,我表示震惊、愤怒和遗憾!”

这件事情很快引爆网络,有朋友讽刺说,中共国歌首先就是最大的负能量,居然到今天还在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简直就是亡我之心不死,这必须改为“中华民族到了最安全的时候”;也有朋友类推,说要改的歌太多了,《小草》这首歌应当改为“比花还香,比树更高”才算励志的正能量;赵传的“小小鸟”也太颓废,应当改为“大大鸟”,想要飞,想飞多高就飞多高。

当然,也有很多大陆网民对郑智化的抗议并不买账的,其中一条很有代表性的留言是这么说的:您的这首歌创作于很早以前。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后人也可以根据变化了的时代进行符合时代特点的创作。希望您能理解。也希望您能多来看看,大陆的天,是真的晴朗了。

这个留言其实无形中说出了一个真相:共产主义的“物质决定意识”理论,演化到了中共这里就变成权力基础决定历史叙事方式,只要权力在手,想怎么改就怎么改,这与中共党史的史观是完全契合的。

其实郑智化可能不一定知道,这次几位女歌手对歌词的改动还并非是第一次。早在2018年,央视音乐频道就曾经播放过由大陆歌手白嘉峻翻唱的《星星点灯》,而且就是改动歌词后的版本,其改动的歌词和这次的版本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五位女歌手很可能并不是自己擅自改了歌词,而是大陆版本《星星点灯》的歌词,很可能已经就是被央视固定了的这个版本,不允许唱肮脏的一片天,只能唱晴朗的一片天,因为大陆是解放区。

但一个非常搞笑的问题就随之而来了,我们都知道,郑智化一直被视为励志型创作歌手,这不仅是他本人由于腿脚残疾但依然走出了自己成功的音乐之路,更是因为他创作的大量歌曲本身就充满了励志的情怀,这首《星星点灯》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首。

原本批台湾当局政治不清明 中共对号入座

一首原本被视为励志经典的歌,却因为不够正能量,不够励志而被党媒直接改歌词,这本身就是一种荒诞。

而更加荒诞的是,郑智化的这首歌创作于1992年,正是李登辉担任中华民国总统的时期。那个时候的郑智化还未真正走红,他感慨当时台湾生存环境之不良,也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一片迷茫看不清,所以才有感而发,说天肮脏了,看不到指引方向的星星了;所以才在“想着茫茫的前程”时,呼唤“远方的星星请为我点盏希望的灯火”。

换言之,这原本可以说是批判当时的台湾当局政治不清明,民生多艰难的一首批判性歌曲,要从政治正确的角度看,几乎就是中共求之不得的统战素材:你看,台湾的歌手都在唱台湾的天空是肮脏的一片天欸,那不证明了台湾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不正需要我们去解放台湾吗?

而且时逢李登辉执政,李登辉可是被中共定性为“两国论”、所谓法理台独的鼻祖,是一直被中共大骂为千古罪人的对象。郑智化含蓄抨击李登辉,本可以说正中中共的下怀。

但这件事情诡异的是,谁都没想到中共居然自动对号入座,自动把肮脏的一片天认为这是在描绘大陆的满天阴霾,把对李登辉的不满自动认为是对习主席的不满,于是才有了央视不告而取,私下偷偷篡改歌词的小动作。

也就是说,原本是台湾歌手批判抨击台湾当局的一首歌,却让中共看不惯了,说这歌词得改,要不然听起来像是在骂我们,像是在骂我们敬爱的习主席。这就是典型的做贼心虚,正是因为中共做贼太多太久了,所以一听到有人骂贼,中共就本能地觉得这有问题,要么删改,要么就查禁。

大陆开始新一波“身份政治”浪潮

我们今天把这两个事件放在一起来聊,就是因为这两个事件表面看起来没啥关联,但其实本质是一样的,都是知名艺人对政治的表达不符合中共当局的需要,因此而被要求改口。张学友被要求要对“香港加油”的说辞改口,而郑智化则直接就被当局政治化处理了,都不屑于通知你,直接把你的歌词改了,意思就是没查禁已经就是赏脸了。

这背后反映出一个什么问题呢?可能很多朋友都没有察觉到,现在的大陆已经开始了新一波身份政治的浪潮。在过去我们讨论过,身份政治是共产主义这种意识形态操控社会人群,挑起群众斗群众的不二法宝。而身份政治的实质,就是中共在毛时代无所不在的“唯成分论”。

我相信稍微上点年纪的华人对“成分”这个名词都不陌生,这是一种不问个人品行和才能、只以人群某种成分归属来作为好坏善恶的评判标准。

在美国发端的“黑命贵”运动横扫全球的时候,中共的所谓“国师”金灿荣都曾经洋洋得意,说中国曾经在文革搞过身份政治,吃了大亏,这下美国也搞起来来了,这不自废武功吗?这不是正好给了中共赶超的机会吗?

谁都想不到,天道好轮回,也不过才三五年的河西之后,就又轮到了河东。中共对民族情绪走火入魔式的反复挑动、并极端化渲染所造成的最大恶果,就是无形中在整个社会造就了一个巨大的身份政治环境,而这个环境对身份的划分就是以爱国和不爱国来区别。

可能有的朋友们已经有所察觉,当年毛泽东时代最大的身份政治,就是你是否忠于毛主席,定性为肯定的,就是红五类,定性否定的,就是黑五类。而习近平时代最大的身份政治,就是你是否爱国,中共只不过用一个虚幻的“国家”这个概念,来取代了同样曾经是虚幻的“伟大领袖毛主席”。

这二者都以绝对不可触碰、不可违逆、不可质疑的特质而获得至高无上的地位,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从这个角度说,中共的文革其实从未结束,它只不过是暂停了一段时间而已。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唐山如临大敌 受害女身份曝光
【远见快评】河北封口唐山案 河南通报红码事件
【远见快评】美最高法掀风暴 推翻限枪和堕胎权
【远见快评】继续清零5年?蔡奇漏嘴泄密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外交部被“踢馆” 王毅被打脸
【微视频】三亚封城 上海游客自救带动本地人
【新闻看点】借军演谋连任?习冒险舞双刃剑
【未解之谜】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闻大家谈】三亚8万人被锁 海南省长喊备战
【财商天下】保增长保交楼 地方财政自身难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