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超生儿被官方抢走“社会调剂”的背后

人气 1805

【大纪元2022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易如采访报导)广西全州超生孩子被官方暴力抢走,却用“社会调剂”措辞回应社会,掀起舆论风暴。此事件背后揭示了什么?当年中共极端暴力的计生运动,有多少孩子被“社会调剂”,有多少家庭被迫骨肉分离,如今这些孩子下落又在哪里?

桂林市全州县村民邓振生、唐月英夫妇,于1989年9月8日生下家中排行第七的老幺邓小周;1990年8月25日,在全州县城一家旅馆里,时任安和乡计划生育工作管理站站长高丽君安排的五个男女从唐月英手中暴力抢走未满一岁的孩子。他们寻找32年,至今孩子下落不明

今年6月,邓振生夫妇向广西信访局举报“高丽君”等人拐卖儿童。7月1日,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给他门下发了《关于唐月英、邓振生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

告知书称,唐、邓超生的孩子“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

上述通告令舆论哗然,尤其是“社会调剂”一词更是触怒公众神经。外界纷纷斥责:把孩子强行“统一抱走”,这跟拐卖有啥区别?这些孩子不可能凭空消失,总要给家属一个交代。

7月6日,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个所谓的“调剂”,它本质上是拐卖人口,是政府部门、政府工作人员,他们有组织地、大规模地拐卖人口。现在为了让它这种行为合法化,他们总要编造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成是“社会调剂”,本质上就是拐卖。

赖建平说,即使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也只能罚款,任何地方、部门都没有权利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当作商品,进行所谓的“社会调剂”,这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所以,从法律上它是违法的犯罪行为。

据天目新闻报导,桂林市卫健委的邓科长表示:“在20世纪80年代确实是有过这个(社会调剂)政策,由当时的桂林地区下发。”

“中国妇权”组织创办人张菁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个所谓的“社会调剂”在全国都是普遍的,某些地方有这样的文件,只是用词不同、字眼不同而已。当时,抢人、拐卖孩子的行为普遍存在,它是一个政府的行为,它的政策是从上至下,这是非常无耻的行为。

“调剂”挑战道德底线 超生孩子下落在哪里?

赖建平表示,从道德上讲,此事挑战了社会人伦底线、不可想像,令人极其愤怒。这个孩子是家庭的一员、父母的宝贝,你怎么能够人为地把这个亲情割断,进行所谓的“社会调剂”,这是一种暴行恶行。

“他们这样做,既可以完成所谓的强制计划生育的各种指标、有政绩,同时拐卖人口有利可图。当时很多所谓超生的孩子已经没有办法引产打胎,已经生下来甚至都好几岁了,就这样被他们‘调剂’掉。”赖建平说。

赖建平认为,现在当局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些孩子是谁家的,收养人或者是收买人是谁。这些孩子究竟被调剂到哪里去了,是调了还是被卖器官了,甚至说难听一点被杀死了都有可能。这个中间种种的可能性都存在。

他说,当局说不知情、不留档案、不留文件,那说明它有猫腻,这个做法见不得人。它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人口贩卖、拐卖人口的市场,这些所谓的超生孩子相当于商品。很多被外国收养的孩子,有的要花几万美元收养一个。

他表示,这说明政府亲自参与到这种违法犯罪里。如果没有上面的点头或是默认,下面很难大规模地执行所谓“社会调剂”这个政策。此事件揭示了公权力已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无法无天、丧尽天良。

7月6日,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有银在微博发帖表示,“正大光明”地抢孩子,不过是穿了一层政府外衣的人贩子罢了,滑天下之大稽,拐卖儿童在全州政府的主导下就能变成调剂,当地是不是烂透了?必须得连根拔起!普通人把儿童从亲生父母身边拐走的都难以脱逃拐卖儿童犯罪。如果是行政机关主导的,那么,行政机关就是带头违法,这样的违法行为如果不追责到位,天理难容。

交不起罚款的超生家庭 孩子就被强行抱走

张菁表示,所谓的“社会调剂”,实际上就是明目张胆把超生的(孩子)抵押罚款,然后就把孩子就抱走了,没钱(作为)抵押的那个罚款,然后就抱走,抱到孤儿院。那些孤儿院、计生办都在赚钱。当时邵阳市的孤儿院事件很轰动。

2011年财新《新世纪》曾披露,湖南邵阳隆回县计生部门2002年至2005年间至少有近20名婴儿曾被计划生育部门强行抱走,以弃儿身份送往邵阳市社会福利院,后统一改姓“邵”,计生人员从中得到1,000元人民币或更多的提成。随后,这些孩子再给欧美其它国家收养,每送一人可获3,000美元“赞助费”。

报导引述知情人透露,二三十年前在广西,谁家有超生儿,都会被强行送到孤儿院,然后被“卖”到国外收养,6,000美元一个孩子。

2014年《中国青年报》曾刊发《被“调剂”了23年的人生》文章提到,四川省达州市魁字岩村姑娘谢先梅是被幺爸(四川方言,最小的叔叔)谢运才从计生办抱回来的。谢先梅因亲生父母缴不起8,500元人民币罚款,在半岁的时候被计生办的人从家中强行抱走。

文章表示,这种把交不起罚款的超生家庭的孩子交给单身人士领养的做法,被称为“调剂”,在23年前的达州是一种处理超生婴儿的举措。

据网易2021年报导,有数十万中国婴幼儿被海外领养。

张菁:“社会调剂”背后 就是中共在犯罪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共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各地屡屡发生强制堕胎引产、拆除超生户房子、禁锢人质,甚至巨额罚款、停止工作等暴力事件。

1991年5月1日到8月10日,山东聊城掀起的“百日无孩”运动,当地无论一胎二胎,全部强制堕胎,甚至看见孕妇就踹肚子,县城大街搭起的帐篷里住满等待引产的孕妇,资料记载,在这100天内,当地有数万名胎儿被杀。

知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和朋友们曾深度做过计划生育调查。2005年,山东临沂市的暴力计生运动达到一个高峰。陈光诚调查发现,仅半年的时间,就有超过13万人被强制拉去做结扎或者堕胎,有六十多万普通的家庭其他成员或邻居,遭到株连而被关在黑监狱遭受酷刑折磨。

张菁表示,一胎化的计生政策,中共没有对老百姓说一声道歉,没有做出任何赔偿。以前它说不能生,生就整死你,现在又催你生。中共的做法非常无耻。其实“社会调剂”背后,就是中共在集体犯罪,它是一个很大的、有系统的犯罪杀人行为,此行为持续了30多年,这是一个反人类的罪行。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袁斌:中共开倒车 株连之风愈演愈烈
作品揭露中共计生罪行 王鹏画室将被强拆
陈光诚:暴力计生酿恶果 三孩政策难见效
官方称广西全州超生孩子被统一抱走 引众怒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终于敢出国?军演自毁中共经脉
【时事军事】萨基被炸 乌特种部队身影再现
【思想领袖】森格:谁在利用大流行攫取权力
【时事人物】樱花之国的护花使者——安倍晋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