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家族的兴衰 第四代逃离中国实名退队

人气 7798

【大纪元2022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江西青年钱小喆因为在微信上讨论“新疆棉花”被派出所“喝茶”,他逃离中国大陆后,近日实名退出中共组织,并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一家四代被迫害的身世。

去年3月,新疆棉花事件引起关注时,钱小喆一个人正在海南旅游,就在微信上跟新疆的朋友讨论关于新疆集中营的事情。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没过几天,警察就打电话找到他,他被迫去派出所。警察盘问了他一个多小时,问他哪里知道强迫劳动的事情,并把他的手机拿去翻看了半天。

多亏钱小喆有心理准备,提前把翻墙软件、敏感资料都处理掉了。警察没翻到什么,就对他训诫一番,警告他注意自己的言论。

“我觉着很羞辱,被逼着检讨,被迫认错,但是没办法。”钱小喆当时特别恐惧,以为要进去了,最后被逼写保证书。

经过这件事后,钱小喆去年就想逃出来,但是疫情防控严格,想出来都很难。今年3月南昌又封城,商家被迫关店,平台被迫停摆,钱小喆的外卖生意也做不下去了。后来他办了港澳通行证,去了澳门、香港,再经曼谷、迪拜到土耳其、荷兰、德国。

“出来之后,我就觉得松了一口气啊。在国内我真的感觉每一时刻受到威胁,就怕哪里说错、说不对一句话,就抓进去了。”钱小喆表示,他有的时候翻墙在软件上骂骂共产党,但是毕竟人在墙里,还是有些很担心。

曾是名门望族 四代人惨遭中共迫害

近日,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不为人知的身世。

钱小喆来自江西新余。爷爷那一辈在当地颇有些名气,在毛泽东时代被迫害得很惨。爷爷的一个堂兄弟去了台湾。

钱小喆的太爷爷叫钱品松。《新余县地名志》记载,钱品松,德国留学,国民党六大国大代表。而据维基百科史料,钱品松还是第一届国民大会江西省代表的候补、递补人员。

钱品松曾任国民党六大国大代表、第一届国民大会江西省代表。(网页截图)

“我小时候在族谱上看到过太爷爷一辈名为品松的,他是知识分子,当年还跟蒋介石合影过。后来被中共迫害致死。”钱小喆说,“我爷爷四兄弟,老大文革被迫吃糠惨死,老二精神失常,我爷爷也经常被吊起来打,也就我四爷爷稍微好一点。就是中共来了才迫害成这样。”

爷爷是“宗”字辈的,兄弟四个。钱小喆听长辈说,“五六十年代那个时候,因为是地主出身,把我们家人吊起来、捆起来,跪在碎的碗上面,还被批斗。”

大爷爷在文革时被打倒了,被关起来,没有饭吃,被迫吃糠,后来惨死。死了之后没有棺材,最后只能用家里的床板,钉成棺材才埋了。

“他有一个儿子夭折了,有一个女儿,就是我的大姑妈,前几年跟我讲的,我见她的时候。很多故事都是听她说的。”钱小喆说。

二爷爷早年参加过国军,在国共内战被共军俘虏,后来被遣返回乡,50年代初被逼疯,到了1992年的时候年老体衰就投湖自尽了。“二爷爷是最惨的,地主后代又有国军背景,50年代初老婆就跟他离婚,带着孩子改嫁了。”

钱小喆的亲爷爷排行老三。“我爷爷在民国的时候读过大学,四五年到四九年的大学生。朝鲜战争的时候,他又去参加志愿军,复原后回到老家。

“因为他是地主阶级、地主后代,那个时候‘地富反坏右’,还是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了。几层下来,他也过得不好。我听父亲讲的,看到我爷爷被他们吊起来打了,吊到树上用竹竿打,而且家人、他的孩子要在旁边看着……”

在钱小喆记忆中,爷爷后来应该是平反了。小的时候,爷爷每个月都要带着他在大队里领钱。“可能也是因为退伍老兵,参加过朝鲜战争的,那时候每个月还领到一点钱,可能是平反了。”

2000年的时候,钱小喆7岁时,爷爷背上长了疮,没治好,当年冬季就去世了。

到了父亲这一代就成了单传,他是“华”字辈的,还有两个妹妹。父亲是1945年出生的,到了1949年就落下了残疾。那个时候妇女被逼着去乡里干活,奶奶没有时间照顾小孩。钱小喆也不清楚父亲是怎么残疾的,驼背。

父亲就给别人放牛,也挣不到钱。他上了几年小学,五零年以后就没有上学了。因为没什么本事,就种点田什么的,那时候还是靠爷爷养家。等到了钱小喆这一辈,就没有按照族谱起名了。

爷爷不在了,父亲根本照顾不了钱小喆。一个月后,钱小喆的母亲也去世了。“她身体不好,本身有点智力缺陷,小时候她经常跟我爸爸打架,瞧不起我爸。我爷爷一死的话,她就把我爸爸赶出家门去了。我就跟着我妈妈,但是没多久我妈就生病了,也没多久就死了。”钱小喆回忆。

后来钱小喆到镇上姑姑家读初中,但是姑姑经常对着他发火,在学校里又被同学欺负,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人也变得十分抑郁。

十六七岁时,还未成年的他去了广州,在工厂打工,每天都是十二个小时。十多年前,工资就一千来块钱,平均一个小时就四五块钱。

钱小喆2015年摄于老家。(受访者提供)

“那个时候怎么形容呢?都快没饭吃了。没办法了,就只能自己出去找个地方打工,起码饿不死,吃饱饭填饱肚子。”钱小喆说。

从翻墙到退队 呼吁更多中国人觉醒

在广州,钱小喆认识了一些基督教的朋友,得到很多帮助。后来他慢慢学会了翻墙看新闻,起初他都不知道有网络防火墙。那个时候有一个有名的历史老师叫袁腾飞,钱小喆就上网听他的课,了解了很多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时代的事情。

“结合我自己长辈的经历,我就觉得那个时代真的是特别特别的黑暗。那个时代被迫害的家庭千千万万,我家也只是其中之一。”钱小喆说,“现在中共当局者不停地开倒车,一年不如一年,感觉大陆都要变成朝鲜,朝鲜化了一样。”

2022年8月15日,钱小喆实名发表了退队声明。他写道:年幼无知入了少先队,如今看清中共真面目,决心彻底洗清中共烙印,特此声明!

钱小喆表示,自己对共产党是一步一步认识的。“小的时候被他们洗脑长大,那个时候谁知道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共产党啊?都不知道。出去社会闯生活,就觉得社会很黑暗,维权无门。比如说去工厂里打工,老板克扣薪水什么的,想要维权也维不了,去找那些政府部门,根本就不搭理你。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中共)政府真是没用。口口声声喊着为人民服务,他们哪里、什么时候真的为人民服务过?所以我觉得中共特别虚伪。”

他说,“听到袁腾飞老师的课,真正了解共产党历史,就觉得共产党真的非常的讨厌,因为它一直在撒谎,从建立开始就一直在撒谎,看不到一个真实的历史。当我真的了解到这段历史之后,我觉得我受到一个胜利者的欺骗,觉得过去一直活在谎言当中,活在虚假的世界当中。”

“其实我就想抹掉我身上一切中共的烙印,给它全部抹掉。因为我不想再跟这个全世界最邪恶的东西,有什么任何的瓜葛。”

今年是《九评共产党》传世18年,迄今已有4亿中华儿女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钱小喆也对此表示祝贺和声援。

他说,“我希望更多人能够认清共产党的历史,认清共产党就是一个充满谎言、充满罪恶的党,让更多人站起来反对它、打倒它!我希望将来共产党在中国大地彻底消失!我希望中国14亿人全都能够觉醒,全都能够站起来,不用再做共产党的奴隶,真正的当家做主。‘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只有打倒共产党,才有新的中国!”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天安门时报》主编:《九评》揭开共产党画皮
专访王靖渝:九评帮我认清中共的邪恶(下)
洛城华人翻墙读《九评》退出中共党团队
觅真:三退临近四亿 《九评》功不可没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战场情况对比 乌俄胜负已分
【远见快评】防疫放松是骗局?秋后算账升级
【探索时分】俄4700枚导弹 为何乌克兰不屈服
【思想领袖】基辛:为何允许恶人做坏事(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