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日阿拉斯加邮轮之旅(五)

刘木兰

(李木兰提供)
人气: 1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2年09月16日讯】温哥华拉斯加的邮轮之旅已进入了尾声。今天用最后的篇幅,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下船的另外两个小镇:首度朱诺(Juneau)和商店云集的凯奇坎(Ketchikan)。

第二站(第五天):首府朱诺

朱诺这个城市是以魁北克的淘金者“乔朱诺”的名字命名的, 它坐落在朱诺山脚下,与道格拉斯岛隔海峡相望。该市区的人口约为32,000人,是阿拉斯加继安克雷奇和费尔班克斯之后人口最多的第三大城市。朱诺在5月至9月期间,每天有大约6,000邮轮旅客涌入。

在北美大陆的49个美国首府中,朱诺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城市周围的地形极其崎岖,所以没有连结其他地区的公路。所有货物进出都必须通过飞机或船只。朱诺市在高约35004000英尺的陡峭山脉旁。在这些山脉的顶部是朱诺冰原,就是一个大冰块,大约有30条冰川从这里流过。

这里可以坐旅游巴士参观掘金瀑布(Nugget Falls)和冰川,体验出海观看鲸鱼,观看三文鱼回流,品尝雪蟹和龙虾,以及城市观光。我们在下船步行五分钟的旅行摊位购买了大巴车票。决定到距离邮轮半小时车程的郊外观看瀑布和冰川,往返车票每人约40美元。一路上可以看到辽阔的湿地沼泽,有数不清的鸟生活这里。司机把我们放在大熊车站(Bear Stop),这里是公园的入口,并反复嘱咐我们末班车的时间是6:00,不要错过末班车。

在公园外有一条河,我们现在这里看了红色、黑色的肥肥的三文鱼,他们正在艰难的逆流而上,我们告诉孩子们:“三文鱼们每年夏末初秋就从大海逆河而上,游向淡水水域,准确无误地找回它们的出生地,去那里产卵、生子。据说三文鱼从离开海水的那一刻起就不再进食,完全凭着在大海里积蓄下的能量游完全程。待它们历尽艰险抵达河溪上游自己的出生地时,已是遍体鳞伤,然后会用最后的力气产下鱼卵后死去。鱼卵在河床中孵化成小鱼,长大成熟后再顺流而下到大海中生活,然后等到秋天,就像他们的的父辈一样,再拼力游回到出生地,繁衍后代,然后平静地死去。”孩子听到三文鱼的经历非常惊讶,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三文鱼可真不一般。  

看了三文鱼,我们开始了45分钟的森林小路步行,很期待冰川瀑布的景色。边走边畅想,时间竟悄悄的溜走了。很快就达到了瀑布附近,但还没到瀑布,就听到了很大的水声,算不上震耳欲聋,也是很震撼了。这条瀑布要比我想像中更壮观。

瀑布我们常常看到,但瀑布旁就是冰川这样独特的风景还是第一次有幸目睹,小朋友们看到瀑布也都很兴奋,赶紧摆拍。拍完照,淘气的女儿趁我不注意,居然没有脱鞋就跑到湖里玩起水来,等我发现,鞋子已经湿透了。可是看到她那可爱的小身影,我竟也没有阻止。过后问她为什么不脱鞋,这样走起路不是很难受吗?她竟然乐呵呵说一点也不难受。

瀑布旁的冰山看起来并不宽,只有类似瀑布大小的面积显露出来,但是纵深看下去,那就是一望无际的感觉了。此时此刻,好像理解了什么叫做“冰山一角”。

(李木兰提供)

第三站(第六天):凯奇坎

凯奇坎是以凯奇坎溪命名的,为阿拉斯加最靠东南的城市。常住人口不足一万人。市中心是一个国家历史区。下了船离开码头就是市中心,这里有很多琳琅满目的商店,摆满了原住民式的传统手工制品、珠宝首饰、石头玻璃饰品,看起来非常保暖的皮衣。不夸张的说,好像到了迷你版的中国义乌小商品市场。

凯奇坎是以凯奇坎溪命名的,为阿拉斯加最靠东南的城市。(李木兰提供)

刚下船,小女儿就要上洗手间,没办法,只得带着她到处找。在一条大街上,我们看到一个明黄色的牌子,大大的写着“Public Washroom”的字样,于是毫不犹豫的冲过去。走进去一看,原来是一家摆满了各种首饰,木制品,天然水晶石的商店。来不及细看,先顺着标志去了洗手间,出来后才开始仔细的参观。柜台里摆满了项链吊坠、戒指和手镯等饰品,颜色鲜艳明亮。很多木制品看起来很新奇,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像是原住民生活的工具,大大小小的紫水晶、白水晶石,看起来晶莹剔透,又锋利无比。对于这些美丽的商品,曾经的我总是希望能拥有它们,可是每每买回家后,就觉得它们是那么的孤单,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美丽。所以,我更希望他们都摆在一起,供所有人观赏。我什么也没买,只是把它们的美记在了心里。

现在想想也很有趣,这家商店竟用“公共洗手间”来吸引顾客,也算是很“公益”的销售策略啊。   

除此之外,小镇还有博物馆、溪街、三文鱼回流小溪可以游览。在小镇市中心的三文鱼回流小溪,我们又看到了很多三文鱼,但这次还有海豹,它黑黑的,肥肥的,一身光滑的皮毛。一会冒出头来看看,一会又快速的游到隐蔽的地方,一会又冒出头来看看,很好奇它到底在想什么?我们开始猜它在抓鱼吃,但后来发现好像并不是。在小溪旁的商店,有很多手绘印刷的明信片,很有特色。6岁的小女儿也吵着要买明信片,我说你买来送给谁啊?她说要送给她的中文老师。我一听也不错,说明她心里还是装着自己喜欢的人。于是就帮她精心地挑选了一张,为她的小心思而感动。

船下的游览时间过得很快,走走停停以后就又该上船了。我们是名副其实的“旅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也许再也不会去那个小镇了。

写到这,突然想起一个很有名的童话故事“爷爷一定有办法”,是说有一个小男孩一出生,爷爷就为他缝了一条奇妙的毯子,但是随着他慢慢长大,毯子太小了,于是爷爷把毯子变成了一件夹克,随着他继续长大,夹克又变成了一件马甲、一条领带、一块手帕、一个扣子,最后,扣子丢了,小男孩把它写成了一个故事。

我想我们人走过的路,终究都会成为过去,有的就消失在历史中,而有的就成为了故事,被世代人所传颂。

阿拉斯加的邮轮旅程已经结束,但庆幸的是,它成为了一段故事。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