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民众揭大白与警察在核酸检测中过激行为

人气 4564

【大纪元2022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贵州省贵阳市新冠疫情爆发,近期在贵阳、贵安继续开展全域核酸检测。但由于防疫人员以及警方言语行为过激,引发民怨。

17日一早,大白拿着扩音器来到贵阳大学退休教授黄椿住家门外,咚咚咚的敲门,喊她下楼做核酸。早晨8:30,她还没起床呢,被巨大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黄椿在维权群发出向全国人民求救的帖文。“贵阳市公安局花溪分局溪北派出所民警左涛(警号042306)等人,上门催我下楼做核酸。我说我还没洗漱,还没吃降压药。他说:你别以老卖老。”

黄椿的文章说,“问他学过《警察法》没有,他说‘特殊时期,不要警察法。不存在扰民’。我说我昨天自己去做的核酸,不需要你警察来带我去做。”

警察一直坚持要带黄椿去做核酸。并拿着大喇叭在她家门口吼叫,声声喊着“黄椿,你不去做核酸,影响你这栋楼解封。”她说,“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挑起群众斗群众!”

黄椿打贵阳110投诉。

黄椿说,“我们都被足不出户半个多月了,为什么越测越多?那些到处乱窜的志愿者大白们,做核酸检测了没有?做抗原检测了没有?他们一堆堆地聚在一起,嘻嘻哈哈,一起在餐馆吃饭,一起领物资,一起挨家挨户进门登记,发放表格,发放抗原试剂盒,而非按政府规定放在门外,他们是否是传播源?”

17日晚上,大纪元记者致电黄椿,电话无法接通。

贵阳男子体验警察残暴的办案手法

近日,贵州省贵阳清镇市公民陈前华出门去核酸检点做核酸,他自带一次性杯子准备做痰液检测用,却遭到大白们的拒绝。有大白说他吐痰是非法的,没听过有痰液检测。

争执中大白报了警,陈前华被带到派出所出所,警察说他不配合做核酸是跟政府对着干,6─7名警察将他带进一间屋子对他进行暴打,导致他下巴脱臼,4根肋骨断裂。拘禁超过24小时,最后警方仅补偿他医疗费2800元了事。

陈前华因无钱上医院治疗,目前只能到中医做针灸治疗。

近日,陈前华向大纪元记者披露他因要求痰液检测遭警察暴打重伤的经过。

9月9日下午5时许,陈前华来到清镇市红枫电厂做核酸,他带一次性杯子3个要做痰液检测。大白拿出棉签要给他做咽拭子检测,他说,“我带杯子来要做痰液检测,我就咳一口痰到杯子,他们说不能随意吐痰,说我吐痰是非法的,没听过痰液检测,我拿国家卫健委新闻发布会的视频给他们看,他们不看。”

陈前华向大白说明,卫健委定有三种检测方式,大白说他们只按领导说的去做。

双方僵持不下,最后大白报警处理,陈前华被警察按倒地上,胸部被警察用膝盖压住后,被上手铐拉上警车带到清镇市青龙山派出所。

陈前华被带进派出所办公室,里面有4名警察,见到陈前华就开口飙骂:“你这个草包,叫你做核酸还不配合。”然后,一个人过来把他按住,几个警察把他拉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间。

在小房间里,六七名警察开始殴打陈前华的头部和胸部,说这是“蚂蚁上树”。陈前华说,“我说我有心脏病,他们说我装的,把我往死里打。感觉快晕过去了,最后又用长钢尺抽打我的大腿和臀部。”

“他们感觉差不多了,就把我铐在一个栏杆,抢走我的两部手机,逼我说出密码。我感觉下巴可能脱臼了,无法正常说话,他们说我装,又对着我的下巴继续打,我还是说不清楚话,他们又拿一个文件桐继续打我下巴,说把嘴巴转过来合上就行了。他们简直是恶魔,男的女的都是。

“后来,他们用头像识别打开我的手机,开始看我的两个微信号,就不再对我打骂了。”

到了晚上10点,陈前华要求上厕所,不让去。“到了11点时,他们看我不对劲,就把我拉上车,带到一家中医院做核磁共振,检查结果如何没告诉我。”

出了中医院又带陈前华去另一家清镇市医院说要体检,医院没开,就又把他拉回派出所。

9月10日是中秋节,早上警察吃完早餐带陈前华去清镇市医院做核酸,下午给他录口供,做笔录。警察问他:“你为什么不配合做核酸?是不是反政府反核酸?”过程中警察还是不停地骂,不断的想打他、威胁他。

笔录到下午4点多钟结束,警察打印出来后让陈前华签字,他一看笔录上写有: 警察有没对你刑讯逼供?没有;有没有打你?没有;有没有提供休息的地方?有。“我说,我昨天一到这里就被你们打到晚上,然后把我铐在铁栏杆上站一个晚上,跟你们要点水喝,要点东西吃都不给。警察说:这里是公安局,你以为想吃就吃想喝就喝?你只要配合做好笔录给你吃比你家吃的还要好的(东西)。你要不配合就拉你去XX隔离21天。”

“我还是不签字。他们就把我拉出去走到清镇市公安局旁的看守所,一个多小时后又再度把我拉出来,带到楼上的副所长办公室。

“副所长问我:‘是不是我不配合做核酸?那是犯法的。’我跟他说国家卫健委联防联控有视频说明。他说我是不是跟公安局对着干?又叫来二个警官一个某所长,给我施压。

“我说,警察是为民伸张正义的,但是我到你们警所来以后,现在我感觉我的胸有受伤,他说警察公安系统对犯人是不会客气的。”

“副所长也姓陈,他说,‘老陈啊,你到底想怎样?’我说至少要二万元,我身体被你们打得这样需要检查治疗。他又说,在警察公安局受点小伤害这是难免的,我的这几个手下有什么不对,那你就去做个基本检查,公安局不是你讨价还价的地方。”最后给了他2800元了事。

陈前华离开公安局时,已经超过法定的留置时间24小时。

大纪元记者致电清镇市青龙山派出所(0851‑82522141),电话无人接听。

贵阳公民陈前华因坚持痰液检测被警察殴打致重伤。(受访者提供/大纪元合成)

责任编辑:李玲◇

相关新闻
贵阳核酸系统当机 官员称内疚 民讽做样子
袁斌:动态清零一日不停,百姓遭殃一天不止
【网海拾贝】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是谁,下一个城市在哪里
陷入封控困境 中国居民央求食物医疗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美军看穿歼-20 台海空优有说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