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研究:加拿大青年癌症幸存者长期痛苦 呼吁关注和帮助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君成加拿大温哥华综合报导)近日,一项新的研究显示,加拿大18-39岁的癌症幸存者处于长期痛苦中,他们所需的康复时间远远超过治疗时间。专业人士呼吁重视这一群体的生存质量,改善资源分配。

该项研究由加拿大青年癌症患者组织YACC(Young Adult Cancer Canada)和纽芬兰拉布拉多纪念大学(Memorial University in 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的希拉加兰(Sheila Garland)博士共同进行。来自加拿大各地的622名40岁以下的癌症存者参与了研究。

他们中近四分之三的人说感到痛苦,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说非常痛苦:

在治疗后的6年多的时间,每两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个人有明显的抑郁症和焦虑症症状;六分之一的人每天几个小时担心癌症的复发;86%的人睡眠质量差;68%的人对自己的身体形象感到很大压力;只有52%的人有机会在能否保留生育能力的问题上获得专家对话;超过50%的人错过了1-3年以上的学习或工作机会

“现在是时候从满足于提高生存率,转变为关注和帮助那些艰难存活下来的人了。”YACC的执行董事杰夫•伊顿(Geoff Eaton)说:“我们认为这份报告中的发现是重新平衡加拿大癌症优先事项的又一理由——为刚开始生活的年轻人,实际上是为所有的加拿大人重新平衡。”

两次癌症幸存者:加拿大青年患癌者是‘被遗忘的一代

1998年,在伊顿22时,他被诊断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作为两次癌症的幸存者,也是这次研究的发起者YACC的执行董事,他说:“年轻的癌症患者仍然是被遗忘的一代在加拿大,很少有研究和相关资源存在。

在过去的十年里,情况有所改善,但我们忽视了这一群体,他们应该得到更好的帮助。年轻的成年人有希望在被诊断后活上几十年,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不能成为他们唯一依赖的资源。更好地了解癌症对年轻人生活的影响,可以指导我们在系统和社区内建立更好的支持服务。”他说。

在接受温哥华CityNews采访时,他说:大多数癌症项目都是面向老一代人的。”“你可以从诊断、治疗、存活、研究等方面中看一看关于年轻人的元素,你会发现这是一个真正的赤字。

他认为,年轻的存者在心理健康、复发、身体形象、财务等方面苦苦挣扎,就是被遗忘的结果--缺乏资源,缺乏计划,缺乏社区和资源来推动这些幸存者往前走。

伊顿说:康复所需的时间比治疗所需的时间长,但我们几乎把所有的资源都用在了治疗上。我们在治疗上的投资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忘记了病人之后的路。这意味着对YACC服务的数以千计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实际上是被遗弃了,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的余生。

直肠癌存者:真正让我没有准备的是治疗之后的事

丹妮泰勒(Dani Taylor)在23岁时被诊断出患有结肠直肠癌,当时她还是一名学生。她告诉CityNews,该研究的发现引起了她的共鸣。

当我第一次被诊断出癌症时,并不真正了解癌症的世界,我希望我可以把它纳入一个学期。我以为我可以安排它。泰勒说:我当时想,好吧,我会进去的,我也可以出去的。这将是我生命中一个奇怪的章节。

我不知道治疗阶段会花多长时间,但我真正没有想到的是这之后的事情。”她说。

之后的阶段,你的整个生活有点被搞得混乱。你的生活就是从扫描到扫描。天已经塌了一次,为什么它不会再次坠落?你很难再次找到对你的世界和你的身体的信任。泰勒进一步解释说:因此,我发现这一章实际上比我认为的大多数人关注的急性病更令人痛苦,更可怕的创伤片段

泰勒现在在YACC工作,担任项目和合作伙伴关系经理,在遇到其他与她年龄相彷的人时,她找到了慰藉。

她说,第一次参加YACC的静修会是她的一个折点,之后开始为他们做志愿者。YACC是我找到新生活、真正从我的经历中找到生命意义的关键。

泰勒认为这次研究的数据很有意义,能帮他们的年轻癌症患者项目在社区中产生强烈反响

她希望这能鼓励普通公众更加开放,挑战他们对年轻癌症幸存者的观点和看法。她说:我想让公众知道的是,我们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群体,我们当然是脆弱的。我们正在恢复中,我们需要一些支持。而我认为最好的开始就是像好奇心一样,正面地看待,并且只是出来关注就好。

从一个充满希望的角度来看,伊顿和泰勒都说,这项研究指出的问题并不是不可克服的。

实际上已经有针对老年癌症患者的干预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了,伊顿说:“癌症群体中的年轻人也需要得到关注和资源,也许还需要一些定制方案,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做出改变。

泰勒补充道:看着报告中的这些数字,唉,这就是我的未来吗?,但这些东西是可以向前推进的,是可以改变的。

虽然生活很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生活不可能真的很美好。”她说。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