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不灭:清代祝春海与前世之妻再结姻缘

作者:德惠
祝春海前世临死前,与真氏一起发誓“来生仍为夫妇”,结果今生与真氏竟真的跨越了年龄的差距再结姻缘。(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5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清朝时重庆有位祝春海孝廉。“孝廉”本是汉代任用官员时的一种考察科目,明清时期演变成了对举人的雅称。祝春海是个超级神童,出生时就能说话,八岁就学完了《诗经》、《孝经》等儒家十三部经典,九岁就读于官方举办的学校,十四岁竟考中举人。

父母想给他找门当户对的姑娘订婚,可祝春海竟坚决不同意。父母反复询问,祝春海才说出一个保守了十多年的秘密:他的前世是山东省荷泽人丁时芗,十八岁时因为刻苦攻读耗尽心力,竟吐血而死。他前世的妻子真氏,当时年仅十七岁,是当地的世家女子,不仅美丽而且贤惠。他前世临死时,俩人发誓“来生仍为夫妇”。他现在手臂上的朱砂痣,就是妻子真氏那时给做的标记。父母听完惊骇无比,震惊了好久,才说道:“如果真如你说的情况,真氏年龄已是你的两倍了,年龄相差太悬殊了,而且世家女子为了名节很难同意再嫁。”祝春海说:“请父母派人先去打探了再说,情况真有变则再议。”

父母见此情况,也不能在婚事上继续勉强他,只好暂时敷衍、拖延,听之任之,维持现状。第二年春天,祝春海入京参加礼部考试。趁此机会,他特意迂回经过山东拜见前世父母,说了前世的事情,所有事情说得完全符合,于是大家相认。然而前世妻子真氏却避而不见,只让一个婢女拿着一封书信出来,祝春海看后在书信封面上写了“愿矢来生仍为夫妇”这八个字作为回信,真氏一看这就是亡夫丁时芗去世时手书的誓言。真氏这才完全相信:祝春海就是亡夫丁时芗转世再来,顿时激动得大哭。祝春海就请媒人做媒,真氏也同意再婚了,婚后感情很好。真氏虽然三十多岁,可外貌就如二十多岁的女子。祝春海写有《两世缘传奇》以纪念此事。

这则故事不仅在清朝汤用中所著的《翼駉稗编》有记载,而且《清稗类钞》(第五册)中也有《祝春海再世夫妇》的记载,可见绝非孤证,可信度很高。此故事说明了生命不只是肉身,元神才是生命的根本;肉身会死,元神则会轮回转世,有神论才是生命的真相,无神论则是荒谬的假说。而且此事还说明了誓言的重要性,祝春海前世去世时有“来生仍为夫妇”的誓言,结果今生俩人竟真的跨越了年龄的差距再结姻缘。虽然从表面上看是祝春海主动努力的结果,然而从另一面讲也是誓言的力量使之兑现。

可见人发誓时真的会有神在记录,并监督誓言的兑现,即便人不主动努力兑现,神也会安排其在未来兑现。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资料来源:清朝汤用中《翼駉稗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岸上有一栋高楼,半夜里,突然失火,大火熊熊燃烧,楼中人张惶呼叫,乱成一片。林孝廉忽见一个少妇,只穿内衣短裤,从楼上坠入船中。林孝廉见少妇衣不蔽体,急忙把自己的狐皮长袍拿过去,给她盖在身上。又叫人把她扶进船舱休息。自己则挑灯站在船舱外面,守护着她。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徐生原可考上状元第一名,但因他背女子过河时吟诵的诗句,流露出不正的想法,他中第一名状元的资格便被褫夺了……
  • 根据《玉壶野史》卷一记载,曹彬满周岁时,曹家举行了庆生宴会。曹彬父母把上百的玩具和器物全都摆在宴席上。众人也都好奇,小曹彬能抓到什么呢?
  • 故事中的渔民救人不图名、不图利、不图报,既帮淹死鬼修成了正果,自己因救了三个人积了很大阴德。自从淹死鬼做了土地神,渔民就再也不打鱼了。而渔民也得到了福报,在神佛的护佑下,不管灾年丰年,他家的庄稼年年丰收,家中事事顺利,家境也慢慢富裕起来,他活到八十多岁无疾而终。
  • 《寿康宝鉴》里记载的一个因果故事,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故事中蓝润玉的行为,在现代人眼里,不仅不算啥错误,很可能还会被人以“痴情”“追求爱情”等来看待,会看成一段有“浪漫情愫”的“暗恋”及“美好回忆”。可是,他的行为却遭到了天谴恶报。
  • 北宋初年,在益津关一地(现今河北省霸州市),名将杨延昭成功运用“火牛阵”大败韩昌的五万铁甲骑兵,重现了这场经典战役。
  • 铁甲骑兵,是骑士与战马都穿着坚固铁甲的兵种。他们同时具备极高的防御与攻击能力,主要用以前线冲锋击破步兵之方阵,在东西方战史上都有过辉煌战果的纪录。在北宋时期的辽国也有着这样一支精锐部队,一度让宋军陷入苦战,但这支部队最后是如何被打败的呢?这便是在河北当地流传千年的杨门女将大破铁甲骑兵的传说......
  • 传说大禹治水留下的海眼,在江陵县城的南门外就有一个。“海眼”有龙、各种神兽或神灵镇守,不能轻易移动、打开,否则海水就会倒灌陆地,形成洪水灾害,江陵城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 唐总督只信鬼话勘案,不重证据,差点造成一桩冤案;而江苏司郎中纪容舒与刑部主事余文仪,虽遇奇事,仍尽忠职守,详实勘查案件,最后让一桩沉冤得以昭雪。
  • 老人收到的一百两,其实是从商人的箱子里拿出来的,而招待老人的酒席,是典当商人的背心付的钱。但这位江西术士如何办到的?这就无人知晓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