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渗透美国政治内幕

人气 5054

【大纪元2023年10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Eva Fu报导/信宇编译)当一位美联储高级官员在中共当局官员“护送”下离开他在上海的酒店房间时,他被要求在回到美国后“说中国的好话”。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向美联储回忆说,当时的气氛“令人恐惧”。

这是该官员在2019年上海之行中四次被羞辱和要挟的第一次。

据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 Republicans)的共和党人去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共当局威胁这位官员的家人,窃听他的电话和电脑,并从他在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微信上的账户中复制了其他美联储官员的联系方式,这些行为令外界大为震惊。

据这位美国官员讲述,中共当局试图从他口中撬出“敏感的、非公开的经济数据”,并坚持要他就诸如贸易关税等敏感的经济问题“向高级(中共)政府官员提供建议”,而当时美国和中共正陷入贸易战。他们强迫他喝酒,并试图让他承诺未来再度会面,以便他们收集更多经济情报。

尽管这个事件令人不安,然而这只是中共最近十多年来“长期、肆无忌惮”的恶意活动的冰山一角,其目的是破坏美国的经济政策,推进北京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步伐。

胁迫和威胁只是中共政权针对西方政治领域进行渗透的众多手段中的两个。总部设在北京的一家中国智库与隶属于国家的清华大学合作,于2019年根据白宫顾问和美国各州州长对北京的友好程度对他们进行了评级。在梳理了年龄、工作经历、公开言论、对华贸易活动和任期长短等指标后,该组织给官员们贴上了“友好”、“暧昧”或“强硬”等标签。

时间、耐心和彻底,这就是中共政权对外渗透手法所具备的典型特质。上世纪90年代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区负责人米歇尔‧朱诺-卡特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的这个评论可谓一针见血。

“他们有能力以非常全面的方式开展工作。”他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指出。

他认为,中共没有民主选举程序,无法让领导层下台。“因此,他们知道,他们今天种下的东西将能够在五年、十年或十五年后收获。”

共和党籍印第安纳州联邦参议员迈克‧布劳恩(Mike Braun)对此深表赞同,他一向主张对中共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他们在放长线钓大鱼。”

等待时机

去年7月,美国国家反间谍与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警告称,美国联邦、州、地方、部落和领土各级领导人几乎都无法避免被中共政权操纵以支持其隐秘议程的风险。

中共政权通过利用与美国官员的关系,得以向华盛顿持续施压,用中共自己的口号来说就是“以地方包围中央”。北京迫使华盛顿支持有利于中共政权的政策主张,比如深化双边经济关系,压制对中共政权糟糕的人权记录的批评。

据报导,一名中共间谍为上个月刚刚去世的民主党籍加州资深联邦参议员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工作了20年。

2012年10月,中共间谍方芳(Christine Fang,右)与时任加州都伯林市议员埃里克‧斯瓦尔韦尔(Eric Swalwell)在一次学生活动中合影。(网页截图)

据报导,方芳是一名据称为中共最高情报机构——国家安全部工作的中共间谍,她利用竞选筹款、人际网络以及与至少两位中西部城市市长的情感关系,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获得了一席之地。

据美国新媒体Axios报导,还在民主党籍加州联邦众议员埃里克‧斯瓦尔韦尔(Eric Swalwell)担任加州都伯林(Dublin)市议会议员时,方芳就与其亲密接触,为他2014年的连任竞选筹款,并促成一名实习生被安排到斯瓦尔韦尔的办公室工作。

这个不寻常的联系促使两党众议院道德委员会对斯瓦尔韦尔众议员展开了为期两年的调查,该委员会最终于今年5月决定不对这位加州议员采取任何行动,但提醒其继续注意“外国政府可能试图通过礼物和其它互动方式获得不当影响”。

中共的统一战线网络帮助其有效地控制华人华侨,在拉拢有地位的人士为中共政权谋取利益方面亦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竞选财务记录显示,据称是纽约中共秘密警察局长乐公会的两名经营者之一的卢建旺和他的弟弟卢建顺近年来向纽约政界人士赠送了数万美元,其中包括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籍纽约州联邦众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纽约市市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和纽约州州长凯西‧霍楚(Kathy Hochul)等。

2023年4月18日,纽约唐人街,人们从一栋醒目的建筑旁走过,在该建筑办公的长乐公会被怀疑是代表中共政权的秘密警察站。(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非营利研究机构,该机构的资深中国问题专家萨拉‧库克(Sarah Cook)告诉《大纪元时报》:“地方官员和州政府官员不会意识到或注意到这些影响活动,他们只是在努力创造就业机会。”

“中共非常善于利用这一点,让人们站在他们一边,让美国人与中共想要的东西存在利害关系。之后,这可以被激活,制造出更有问题的局势。”

“我认为,在这段关系的最初阶段,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补充道。

与方芳的情况一样,中共间谍的影响行动在当地领导人职业生涯的早期就开始了。

“他们非常非常有耐心,他们有时间。他们的决心和专注程度非同一般。”米歇尔‧朱诺-卡特苏亚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这样评价中共间谍。

他说,从中共情报人员变为叛逃者的人向他详细讲述了他们是如何被指示在西方世界做5到10年的模范公民,在被“激活”之前在社会上一步步往上爬的。

“当安全部门或警方试图进行背景调查时,他们完全一无所获。”卡特苏亚称,“因此,从这个角度看,他们是非常、非常深入的卧底特工。”

“明目张胆的弥天大谎”

台湾、维吾尔族、法轮功、天安门广场等,这些都是中共所谓的敏感词,并且这些敏感词不胜枚举。中共政权明确表示,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其它地方,任何人都不得违背其意志。

3月28日深夜,就在国会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共和党籍新泽西州联邦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提出的《2023年停止活摘器官法案》(Stop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Act of 2023)的第二天,一封来自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周正(Zhou Zheng,音译)的愤怒邮件就发送到了这位众议员助手的电子邮箱里。

2012年8月16日,中国河南省的一家医院,医生们抬着装有新鲜器官的箱子进行移植手术。(网页截图)

这封由周正注册的Gmail私人账户发出的邮件宣称该法案“荒谬”,并声称在中国的“所谓的‘强摘器官’是一场闹剧”。

该法案是有史以来第一部此类立法,旨在遏制国家认可的为获取器官而杀害政治犯的行为。2019年伦敦的一个独立法庭认定,这种暴行在中国已发生多年,“规模相当大”。

包括目击者在内的一些举报人向《大纪元时报》提供了有关这个残忍行为的证词。

而周正则以典型的中共方式要求美国停止“毫无根据的炒作和反华举动,停止推动这项立法”。

史密斯议员称,电子邮件中的说法是“明目张胆的弥天大谎”。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因为器官而被杀害,据我们所知,每年都有数万人被杀害。”

“把完全健康的人放在轮床上,对他们下麻药,以便强迫性地取出他们的两到三个器官,然后残忍地剥夺了他人生命,这是谋杀。这是危害人类罪。”

这位新泽西州共和党人于4月14日致函中国大使馆,要求获得访问新疆的签证。令人遗憾的是,他还没有收到回复。

在史密斯收到这封邮件的几周前,中国大使馆的参赞李翔(Li Xiang,音译)写信给共和党籍密苏里州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坚持要求他撤回已于3月20日签署成为法律的法案,该法案命令解密有关新冠病毒(COVID-19)来源的信息。

霍利议员对此付之一笑。“中国政府写信给我,要求我撤回我的新冠病毒起源法案。”他在3月9日的社交媒体上写道,“哈哈哈。不可能。”

2009年7月7日,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一条街道上,一名维吾尔族妇女在大批警察面前抗议。(Guang Niu/Getty Images)

在邮件中,李翔还试图阻止美国国会就新冠病毒(COVID-19)的起源举行听证会,当然遭遇碰壁。他还警告众议院议员不要在台湾总统蔡英文访问洛杉矶期间与她会面,亦没有得逞。

作为这封威胁信的收信人之一的共和党籍爱荷华州联邦众议员阿什利‧辛森(Ashley Hinson)被中共政权向一位西方民选国会议员提出要求的胆大妄为“激怒了”。

“基本上,我只是说,‘不,你不能告诉我能见谁,不能见谁,我要去见她。’”辛森议员告诉《大纪元时报》,“这就是我们所做的。”

“事实上,有人胆大妄为到认为他们可以给我发这样一封邮件,并威胁和恐吓我,这简直难以置信。”

“我不会被吓倒,我的想法不会因为这样一封邮件而改变。他们这是蓄意诋毁我的工作能力。”

共和党籍密苏里州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因倡导人权而被中共政府列入制裁名单。(Samuel Corum/Getty Images)
中共政权曾向共和党籍爱荷华州联邦众议员阿什利‧辛森(Ashley Hinson)发出威胁信,她表示拒绝受中共政权“欺凌”。(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寒蝉效应

库克女士称,尽管遭到负面反弹,然而中共政府官员仍然乐此不疲从不间断,因为他们认为,尽管这一次可能对一些“资深中共批评者”不起作用,但“可以让人们在下一次采取批评行动前三思而后行”。

史密斯众议员和霍利参议员都因倡导人权而被中共列入制裁名单。他们可能会“觉得收到中国(中共)领事馆的来信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也是他们影响力的标志,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乐观地看待此事。”

库克女士指出,那些不熟悉中共政府操纵手段的人更容易受到中共的欺凌,尤其是如果他们不知道这种情况经常发生的话。她说,有些威胁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如果中共官员“提醒”美国地方领导人注意潜在的经济后果,那么新上任的民选官员或立法者在推出激怒中共政权的政策行动时,可能会决定下次“避免争议”,即使他们会继续当前的行动。

“他们可能会措手不及,如果他们是地方官员,收到的是来自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专制性政府的恐吓信,那么这就是两个不在同一层面运作的实体。”她说,“根据具体情况,他们可能会在本地区的招商引资等方面蒙受一定程度的损失。”

2017年9月8日,时任加州参议员、共和党人乔尔‧安德森(Joel Anderson)在旧金山中领馆前举行的抗议中共政权行为的集会上发言。(Lear Zhou/Epoch Times)

一个典型案例发生在2017年的加州,当时的共和党籍州参议员乔尔‧安德森(Joel Anderson)试图推动州议会对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采取象征性的立场行动。

而在他提出的决议获得州司法委员会一致通过近两天后,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向加州参议员们发出了一轮信函。

安德森参议员的同事们立即感到了“寒蝉效应”,他们之前一直支持这项决议。在参议院会期的最后一周,安德森至少18次试图将该提议付诸表决,然而均未成功。

他的同事们“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他后来告诉《大纪元时报》。而“支持与否的唯一区别”就是中共发出的那一轮信函。

深入渗透

多年来,中共在海外获取影响力的手段越来越激进。在金钱无法奏效的情况下,间谍活动和赤裸裸的恐吓就会粉墨登场。

一位对中共政治直言不讳的英国议员的子女在上大学时受到了威胁,原因是所在学校将失去所有中共资助;另一位英国政客的子女因姓氏问题被禁止搭乘中国航班。

加拿大国会在野保守党港裔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曾以影子外交部长的身份对抗中共的打压,他在今年5月得知,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官员赵巍(Zhao Wei)一直在收集他在香港家人的信息,以便从2020年开始对他们实施制裁,尽管庄先生多年来一直有意切断与他们的联系,以保护他们。

中共政权奖惩并举的做法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收到了成效。

在保守的犹他州,自2007年以来,每隔一年就会有多达25名议员前往中国,中共国家媒体也会大肆报导他们的中国之行,为中共的各项对外政策背书。

据美联社今年3月调查报导,2020年,在中国大使馆的斡旋下,中共党魁习近平通过电子邮件向犹他州四年级学生致以新春问候,并写下感谢信,促使一名共和党议员在州参议院上表示,他“情不自禁地认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百忙中写下这样一封“了不起”的信,“是多么令人惊叹”。

犹他州的另一位议员在北京的一位倡导者的接洽下,于2020年提出了一项决议,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表达了对中共的声援。该决议获得通过,然而州长最终拒绝签署。

中国大使馆官员提出的类似要求在威斯康星州也遭到拒绝。

9月,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听证会上,当被问及中共政权是否成功改变了政策结果时,位于加州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研究员格伦‧蒂弗特(Glenn Tiffert)回答说“绝对是”,并指出中共政府通过经济激励措施成功操纵美国企业。

2022年7月25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在白宫以视屏会议方式参加关于《为美国生产半导体创造有利激励(CHIPS)法案》的会议。(Anna Moneymaker/Getty Images)

今年5月,美国总统乔‧拜登斥责中共政府游说美国两党反对一项旨在促进美国半导体制造业发展的措施。就在美国政府官员酝酿更新去年10月推出的旨在削弱中共芯片产业的限制措施之际,总部设在美国的半导体行业协会贸易组织也于7月呼吁拜登政府“避免进一步限制”对华芯片销售。

“中共没有必要直接介入这些磋商,因为许多美国公司出于自身利益考量会主动指向这个方向。”蒂弗特研究员告诉参议员们。

中共的激励手段还以其它形式表现出来。蒂弗特在听证会上指出,当马里兰州罗克维尔(Rockville)市考虑与台湾宜兰市缔结友好城市协议时,中共驻华盛顿外交官以罗克维尔市与中国东南部城市浙江省嘉兴市的非官方联系为由,向罗克维尔市官员抛出诱人的投资机会,企图迫使他们取消该计划。

他说:“幸运的是,市政府坚持了自己的立场。”需要指出的是,像这样与中共的经济合作关系已经成为中共对美国政策提出要求的主要手段。

当微妙的手段不起作用时,中共政权也不会回避公开的侵略行为。

2020年10月,台湾在斐济举办招待会,两名中共官员在被禁止入内拍摄来宾照片后,当场袭击了一名台湾官员。这名台湾外交官头部受伤,不得不住院治疗。

“错综复杂的网络”

米歇尔‧朱诺-卡特苏亚指出,要征服对手,就必须了解对手的弱点所在,而西方的一个弱点就是民主:需要通过选举周期来“不断更新自己”。

“因为我们不断更新自己,所以我们也在不断寻求认可、寻求支持、寻求选举选票。”他说。中共官员“非常了解这一点”,他们派自己的外交使团渗透到当地的华人社区,将其变成讨价还价的筹码,让当选的西方官员听命于他们。

这种控制的威力在2021年加拿大联邦大选中展露无遗。在保守党民调飙升之际,中共的国家附属机构发动了一场造谣运动,诋毁保守党候选人,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直接导致了庄文浩议员的前同事赵锦荣(Kenny Chiu)等鹰派候选人落选。

2023年7月18日,荷兰海牙,醒目的唐人街大门地标。(Lavinia Savu/The Epoch Times)

赵锦荣在接受《大纪元时报》的姊妹媒体新唐人电视台(NTD)采访时表示:“中共非常狡猾,他们有一个非常错综复杂的网络,可以渗透到许多侨民社区。”

中共政权还有一个优势:人多势众。

米歇尔‧朱诺-卡特苏亚在回望历史时指出,在朝鲜战争期间,由于手头的武器装备不够先进,中国人在进攻时选择派出一波又一波的部队,直到在力量上压倒并超越对手。他说,他们在情报战线也采用了同样的理念。

截至2020年,约有6000万中国人生活在中国境外,每年有数十万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米歇尔‧朱诺-卡特苏亚说,这些海外华人一直处于中共前线组织的监视之下,这些组织向当地的中国领事馆或大使馆报告,实际上使他们成为扩大政权议程的棋子。

“跨越国界”

直到最近几年,中共对全球的深度渗透在很大程度上一直处于暗处,不为外界所知。

民主党籍弗吉尼亚州联邦众议员唐‧拜尔(Don Beyer)在国会山工作了34年,去年10月,他的一名日程安排员因涉嫌试图安排国会办公室与中共大使馆官员会面而被解雇。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泰晤士报》(The Times)最近的一篇报导称,中共国家安全部的一名特工利用领英(LinkedIn)个人资料引诱数千名英国官员以现金和利润丰厚的交易换取国家机密。

今年3月,英国警方在爱丁堡(Edinburgh)逮捕了一名涉嫌为中共政权从事间谍活动的男子。据报导,这名曾在中国学习和工作的男子以议会研究员的身份与保守党高级议员建立了联系,并帮助制定了英国的对华政策。保守党在9月份表示,在国内反间谍机构军情五处(MI5)将两名与中共政权的统一战线网络有联系的准议员列为危险人物后,保守党已经放弃了他们。

今年头五个月,加拿大有350多名证人在四个议会委员会作证,调查中共政治渗透问题。米歇尔‧朱诺-卡特苏亚说,这进一步表明中共政权已经成功地损害了加拿大政治阶层的“每一个层面”。

9月,在纽约的天安门事件纪念馆,众议院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威斯康辛州联邦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对记者说,“可以合理地认为,我们所有国会成员和我们的工作人员”都是中共国家安全部和统战系统的目标人物。

2020年2月10日,加州洛杉矶的好莱坞标志。(Vincentas Liskauskas/Unsplash)

当被问及对国会工作人员的审查程度时,他说:“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个客观存在的事实。”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人们的想像力或头脑中,中共国安部并不像前苏联克格勃那样占据同样的位置,因此人们很难真正理解中共间谍活动的规模和范围。”

加拉格尔众议员说,由于“好莱坞被中共收买”,在很多情况下,没有电影能勇敢地站出来,帮助观众正确看待这个问题。

他告诉《大纪元时报》,他认为中共的政治干预正“全面发生”,他希望让他的同事们了解中共间谍和统战工作的性质,以便他们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免受其害。

对付“怪兽”

自从今年4月辛森女士与台湾蔡英文总统会面后,中国大使馆官员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同为众议院中共问题委员会成员的她了。

“我想他们知道我不会屈服。”她说。但她认为,中共的政治干预“在美国根深蒂固,作为委员会成员,我们的职责就是进攻。”

“如果他们再来找我,我已经准备好了。”她说,“我们需要尽可能提出最好的一揽子政策,而不必担心受到中共的影响。”

在某种程度上,卡特苏亚认为揭露中共秘密政治行动的任务就好比试图对付一个被西方养大的“怪兽”,现在体量“比我们还大”,而且“触角无处不在”。

他坦诚,这“并非易事”。然而“妖精已经从瓶子里出来了,不可能再回去了”;然而他相信,只要西方国家团结起来,形势会有改变,尽管这需要时间。

“他们是强大的对手,而且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他在谈到北京时指出,“他们很狡猾,无处不在。因此,我们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才能成功夺回控制权。”

感谢英文《大纪元时报》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和新唐人电视台记者史蒂夫‧兰斯(Steve Lance)对本篇报导作出的宝贵贡献。

原文:Inside China’s Long Game to Infiltrate US Politic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翟东升爆中共渗透美国 福克斯报导 川普转推
坎普的“巧合” 中共渗透美国州长遭曝光
抗议中共渗透美国 纽约人中领馆怒撕血旗
中共渗透美国 金秀红:威胁华人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