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保一家老小性命安全怎么保?

人气 32783

【大纪元2023年02月13日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现在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习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问题。

习如何才能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在笔者看来,停止迫害法轮功,惩办迫害元凶,是习保一家老小性命安全唯一正确的选择。

为什么?

因为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佛法,百年中共犯下的最大罪恶是迫害佛法。

2020年大瘟疫从武汉爆发不久,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理性》一文中写道:“目前‘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

2023年1月16日,大纪元报道: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说,三年多来中共一直在掩盖疫情,中国的疫情已经死了4亿人,这波疫情结束的时候中国会死5亿人。

我个人理解,这波疫情结束时,中国还有1亿人死亡;而不听真相、执迷不悟、坚持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邪党分子、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都在这1亿人当中。

对于李洪志大师的话,有人可能不相信。但是,我相信,全世界所有法轮功真修者都相信。

2月2日,我在大纪元发表了《我对李大师谈瘟疫及死亡人数的体悟》,讲了我为什么相信李洪志大师的理由。这里,再根据我了解的李洪志大师当年在国内外传功讲法的情况,谈一谈这个问题。

1999年5月7日,作为一名中纪委监察部官员,同时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本着对中国、国人民、中华民族高度负责的态度,我写了致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5月8日,以挂号信方式,寄给江泽民。信中,我谈了李洪志大师传出的法轮大法的六大好处:

一,只讲奉献,不讲索取;二,在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三,非常重视心性修炼,对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作用;四,实行松散管理,不干涉国家政治;五,促进了中外传统文化的交流,客观上已成为人类进步事业的重要因素;六,揭示了许许多多科学的奥秘,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23年后的今天回过头来看,上述致江泽民的信,除一些党文化的字、词、句外,所述法轮大法的“六大好处”都被实践证明: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参见明慧网: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1999/7/27/

一位北京女大法弟子在《难忘的往事 永恒的见证》中回忆了她当年多次亲眼见到李洪志大师的许多往事。她写道:

“我有幸参加了1993年8月在航天部二院礼堂举办的北京第12期、1994年3月在天津八一礼堂举办的天津第2期、1994年12月在广州体育馆举办的广州第5期三个法轮功传功讲法学习班及好几个带功报告会、咨询会;参加过1993年在国际展览中心举办的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1995年1月在北京公安大学礼堂举行的《转法轮》首发式……在这些活动中数次见过师尊。”“这些如今都成了无比幸福美好的回忆”。

在回忆了许多感人至深的具体事之后,她写道:

“这十几年,无论在弘扬大法中、在遭受迫害中、在上访申诉中、在全面讲清真相中,在许许多多的场合中都有人问我同一个问题‘你见过李洪志大师吗?’当我给予肯定回答并讲述我的亲身经历时,无论是领导、同事、亲朋好友、一般群众,还是610人员、公安国安干警、监狱管教、预审、犯人等,都会相信我的话,再也没什么说的了。”

“我很幸运,也很自豪,真的值得骄傲。‘我见过师父’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一切谎言、诬陷等不实之词通通见鬼去吧!”

“见过慈悲的师父,从此改变了我的观念,改变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整个世界里的一切。得到伟大的佛法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庆幸的事、最重要的转折,大法早已溶入了我的每一个细胞,成了我生命的全部。”

参见明慧网: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4/154683.html

我认识的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1980年就开始练气功,80年代有名望的所谓气功大师办的班,几乎都参加过,当时社会上所有气功杂志、报纸,几乎全部订阅过。前后练了10年时间,功夫不负有心人,小周天练通了,大周天也练通了,天目也开了。

但是,继续往前走,找不到方向了,于是到处拜师;只要发现有真本事的气功师,就千方百计去接近;但是,真接近了,又大失所望。

直到1992年8月,参加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北京办的第3期传法班时,他才终于找到了一生苦苦寻觅的真正的师父。他在《坚定 大法的神奇就会显现》中写道:

“到第9天时,出现了让我终身难忘的一幕。当时正聚精会神的听师父讲法,突然发现师父的身体变成了一尊金光闪闪的佛像,不是庙里常见的那种佛像,是后来教功录像带出现过的那种佛像,当时没见过。同时桌子没有了,可是佛像的口却随着讲法一直在动,声音也是正常的。”

“我心中非常激动,也有些疑惑——是不是眼花了?揉揉眼睛再看,还是这样。再看看两边听法的人,都是正常的。于是我闭上眼睛,闭上眼睛也能看见。当时心里又惊又喜,心想这哪是普通的气功师呀,这是佛呀!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下来了。”

“以后只要师父在北京办班我就去参加,有些外地的传法班也去了,前后大约跟了十几个班。就这么跟,每次都有新的感受,每次也都有听不够的感觉,生怕遗漏了什么内容。”

实修过程中,这位学员严格按师父的要求,修在先,炼在后,时时处处修心性,坚持不懈炼五套功法,身心变化突飞猛进。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即使在1999年7月之后的残酷迫害下,他修炼的决心从来没有动摇过。他写道:

“我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大学里从教30多年。今天,我把我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就是想用我的亲身实践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真的是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实不虚的。”

参见明慧网: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7ml

大连法轮功学员在回忆文章《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里(五)》里,讲了一对法国父子邀请李洪志大师到法国传法的奇事。她写道:

(1994年7月,李洪志大师在大连办第2期传法班期间)北京来电话,说有法国人从国外专程来中国要求见师父。师父说:“我知道他们是来给孩子治病的,告诉他们去找别的气功师吧!”电话又来了,说务必要见,并已准备出发了。师父听完汇报,说了一声:“来就来吧,有缘来就见见吧!”

我领着一行四人,包括两位法国人、两位中国人到了宾馆,在师父的房间安排见面。因设备简陋,在屋里只好请他们坐在床上,我和老学员站在门边。

“说说吧,什么事?”

翻译首先介绍两位的身份。这是父子俩,犹太人,入籍法国,有大集团的产业。

那父亲先开口:“我们是犹太人,我们知道当今的人类非常危险,有末劫之灾。我们的神告诉我们,只有一位中国人能救人类、能救法国人、能救犹太人。我们考察了很久,我们知道那就是您——中国的气功大师李洪志先生,于是我们来求见您!”他单刀直入,讲出来这样一番话。

“我们的神让我们来请您去法国,去救救欧洲吧!”他接着说,“您去法国的一切手续、费用我们全权负责。”那祈求的语气和表情让我好感动。

1995年3月13日,李洪志大师在法国巴黎12区Daumesnil大街的一家武术馆内,举办了法国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

法国巴黎成为法轮功从东方传到西方的第一站。

参见明慧网: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6/18464.html

辽宁省凌源法轮功学员在《回忆师父在凌源传法(中)》,讲了李洪志大师从780多份申请登记表中挑出3个不适合学炼法轮功的人的奇事。他写道:

“师父对参加法轮功传授班的人有严格要求,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炼法轮功的,因此,师父在21日上午利用开班前的半天时间,逐份审查了所有学员的申请登记表。”

“师父认真审查后,从780多份申请登记表中挑出凌钢医院习某某,一轧厂刘某某,还有一个名字记不清的,共三人不适合参加班,告诉凌钢文化宫负责人,通知三人不要参加班,并退回报名费。”

“师父要求工作人员耐心的做好三个人的劝说工作,劝他们三人不要炼法轮功,最好其它功法也不要练,如果他们坚持练气功,对其本人和家庭都会有不好的影响。”

“事后经调查了解,此三人之前都练过其它功法,并且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精神和身体障碍,本人工作和家庭生活都不正常。”

“此事使凌钢工会领导和参与办班的工作人员都觉得不可思议,感到师父太神奇了,这3个人的申请登记表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师父是怎么看出这3个人不能练气功的?并且那么准!”

参见明慧网: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9/313199.html

1994年12月21日至29日,李洪志大师在广州体育馆举办了在国内的最后一期传功讲法班。

这期班可谓盛况空前。容纳6000人的体育馆全部坐满了,还有很多人在外面等着,后经与体育馆协商,又开了一个分会场。除广州学员外,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包括来自新疆、黑龙江的,还有来自香港、台湾、美国的学员。

一位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法轮功学员在《忆师恩 再精进》中回忆说:

她是一个胃癌晚期患者。在传法班上,师父“让自己想一下自己的一种病或亲人的一种病,师父喊一、二、三,大家跺脚,师父给去病。当时我就想:‘我是黑龙江佳木斯背着一箱方便面来的,我得了胃癌,请师父给我拿下去!’我在第五排五号,只见师父喊一、二、三,手在空中一抓,就往地下一扔,我看见师父扔在地上的都是黑的、象虫子似的活的东西,师父拿脚踩没了,左右共两次都是这样。”

“当时我悟性不好,怕一次不行,就对身边的人说:‘我是胃癌晚期,让我再来一次吧。’那人就让我站在她的前面,我又跟着师父喊的一、二、三口令,做了一次。做完后,神清气爽,心里透亮,身体轻飘飘的。以前两腿像绑了两块大石头,走路抬不起腿。从那以后,走路轻飘飘的,直到现在,25年过去了,我的两腿走路还是轻飘飘的。”

参见明慧网: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1/

最后,说一说我本人,虽然此前讲过多次,觉得有必要再说一说。

2008年7月11日,北京第29届奥运会前夕,我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被非法抓进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在非法监禁的五年里,我在检举信、控告信、上诉状中,白纸黑字向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元凶、前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时任中共政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帮凶,时任中共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等,索赔共计超过1亿元人民币。

在控告江泽民的信中,鉴于江泽民犯下的滔天大罪,我多次反复提出,由最高法院依法判处江泽民死刑100次、1000次、10000次也丝毫不为过(我的信的原文如此,特此说明)。

但是,中共的公、检、法、司,直至江泽民,对我的巨额索赔要求,包括对江泽民判死刑的要求,无一人敢说一个“不”字。

如果不是李洪志大师的保护,我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监狱。

2015年1月22日,我出狱一年半后,持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从北京机场离境,搭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抵美国纽约。

作为一个在监狱里持续不断反迫害五年、将矛头直指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元凶江泽民的人,我肯定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中央610办公室严控出国的“黑名单”上。

如果没有李洪志大师的保护,我绝对不可能顺利抵达美国。

结语

习近平上台十年,发动反腐打虎,查办了570多名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这570多只“老虎”及其背后的“老虎儿子”、“老虎孙子”、“老老虎”、“老虎王”,个个对习恨之入骨,有的早就对习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发出威胁。

习之所以竭尽全力谋求“三连任”,也是担心一旦失去权力,反习势力会跟他一家老小算总账。

“三连任”后的习安全了吗?答案是:非也。百年中共面临的全面危机,令习内外交困,忧心忡忡。

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保一家老小性命安全。

自古以来,中国传统文化就讲:“法轮常转,佛法无边。”

习如果在对待法轮佛法问题上择善而从,可转危为安。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这个中共高官换的“许多器官”哪来的
王友群:瘟疫正当前 天意不可违
王友群:我对李大师谈瘟疫及死亡人数的体悟
王友群: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为何不反法轮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