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自由峰会 中共迫害法轮功罪行受关注

人气 412

【大纪元2023年02月03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Eva Fu报导/唐云舒编译)去年,在北京豪掷1亿美元举办冬奥会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季云芝奄奄一息地躺在中国北方的一家医院里。当局为了迫使她放弃信仰不断施以酷刑,她当时已经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气。

尽管如此,当局仍然用铁脚镣和手铐把季云芝锁在医院的病床上,并强行在她的鼻子里插塑料管。她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月就是这样度过的。

时年65岁的季云芝在2022年中国大年初一被绑架,48天后就被虐待致死。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来,她多次遭受精神和肉体折磨。

季云芝去世时,脸上和肩膀上都有血迹。她的家人悲痛欲绝,找当局要说法。他们看到,有将近50名警察把守季云芝的遗体,并在她家布控。警方逼迫季云芝的丈夫同意将遗体火化,并威胁说如果他不答应,他的侄子将被开除公职。

警方还给季云芝丈夫出示了他儿子西蒙‧张(Simon Zhang)在美国参加法轮功活动的照片,并警告他说,他们什么都知道。

西蒙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目前在纽约当建筑师。2月1日,也就是国际宗教自由峰会(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Summit)的最后一天,他向与会者讲述了母亲的故事。

季云芝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被关进劳教所,一度被连续电击两个小时,直到小便失禁,脸也被电棍烫伤。

渴望宗教自由

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并包含五套舒缓的功法。奉行无神论的中共发起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至今已超过23年。该党压制几乎所有的宗教信仰。

西蒙回忆说,母亲是个热心且体贴他人的人,“我兄弟的妻子说,她自己母亲不给她的东西,我母亲给。”

他说,“我母亲有个强烈的愿望,就是亲眼看看我们如何在美国自由修炼法轮功。”几年前,季云芝曾经尝试赴美探望儿子,但当局因为她炼法轮功,不给她签发护照。

西蒙说,“现在她再也没机会来了。”

西蒙在峰会上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家只是数百万被拆散的家庭之一。他指出,记录在案的酷刑或虐待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4,900人,还有无法计数的学员死于(中共)政府主导的活摘器官罪行;他们仅仅因为拒绝放弃信仰及独立思考、说话和行动的权利,而遭到虐杀。

他说,“中共政权对法轮功、对我母亲的所作所为,是群体灭绝性及反人类的罪行。”

前一天(1月31日),美国“全球刑事司法无任所”大使贝丝‧范‧沙克(Beth Van Schaack)在发言中强调了北京对宗教的压制。她说,除了镇压新疆地区的维吾尔人,(中共)也对全国的藏传佛教徒、法轮功学员、基督徒和其他许多只是寻求和平实践其信仰的人进行宗教迫害。

2008年3月31日,抗议者在白宫对面的拉斐特公园集会,敦促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取消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计划。(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两党均关注宗教自由、人权

中国的人权问题是美国两党议员共同关注的事项。

在星期二(1月31日)的一个小组讨论会上,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说,中共“正在对宗教进行全面攻击”,并誓言“将宗教自由列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最重要事项”。

他在发言中说,“保护宗教自由,不单单是做正确的事,还关系到国家安全。”他并说,他将努力揭露世界各地的虐待行为,追究肇事者的责任,并帮助在其它国家有亲人和朋友因信仰受迫害的美国侨民。

在回答有关中共向海外输出压迫性影响力的问题时,麦考尔提到中国的强摘器官活动和无处不在的高科技监控设备(有几十个国家采用了中国的监控设备)。

他说,“他们通过生物识别技术来跟踪中国境内所有的人。你知道,器官移植,他们强迫人们,给他们打镇静剂,然后摘除他们的器官,这真是太可怕了。”

民主党籍众议员吉姆‧麦戈文(Jim McGovern)呼应了麦考尔的观点。他强调,美国需要“在每个领域都提出人权问题”,比如在“制定贸易法案”及“在世界各地投资时”。

他说,“在一个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压迫人民的国家,长远来看会有暴力和不稳定倾向。因此,对恶劣的压迫行为视而不见的做法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独自一个人待在世上”

居住在纽约、学音乐的17岁女生陈法缘在峰会上寻求帮助。

陈法缘演奏中国乐器二胡。她的父母都因修炼法轮功,在2020年秋天被绑架。她已经有两年多没听到父母的声音了。

2022年5月7日,陈法缘在纽约市弗利广场(Foley)举行的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活动上表演。(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陈法缘在峰会上说,“我把关于我父母被绑架的每篇新闻都存在了笔记本电脑上。我感觉自己像是独自一个人待在世上。”

陈法缘的老师和同学给她的父母写了很多封信。她说,尽管她的父母可能收不到这些信,但她至少想让中国的警察知道,有人在关注这个事情。不过,如果她的话能传到父母那里的话,她想对他们说自己很抱歉,没有多些注意他们的安全。

她想像着和母亲交谈的样子说,“他们是不是因为我太经常打电话才找到你的?对不起,我应该更小心一点才对。如果我当时少打一些电话,你们现在会安全在家吗?”

陈法缘说,在她出生前,她的父亲就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警察打得牙齿都掉光了。

她说,“即使这样你都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信仰。爸爸,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希望你这次不会受伤。”她是用中文发音叫的“爸爸”。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国际宗教自由峰会开幕 中共活摘器官受关注
接见IRF 游锡堃:盼与国际共同敦促中国民主化
中共统战侨团 法轮功学员中领馆前揭迫害真相
中东冲突下 油价跌黄金略涨 释何信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