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多国企退融资平台 专家揭背后影子银行

人气 3444

【大纪元2023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何嘉幸采访报导)中共恐惧地方债危机爆雷,不断加强监管。江苏省继年初一百八十多家国企退出融资平台后,近期一个月内又有45家国企宣告退平台。中共地方债形成的金融风险巨大,有专家披露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与影子银行的复杂关系,并表示中共政府目前并无解决之策,借新还旧只是在拖延危机爆发的时间。

江苏省频频有城投公司退出政府融资平台

中共地方政府债台高危。仅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截至2022年12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已超过35万亿人民币,超过国家金融债,跃升为中国第一欠债大户。2022年,地方债支付利息11,211亿元(人民币,下同)。中共财政部虽然允许地方政府债券到期本金大部分可以借新还旧,但利息必须用财政资金偿还。

但是这边是债务到期付息增大,那边却是经济不振、财政赤字扩大。为了防范地方债、尤其是65万亿元的隐形地方债引爆金融危机,中共对地方隐形债的管理要求越来越严,严禁地方新增隐性债务并要求化解存量。

而近期江苏省频频有城投公司退出政府融资平台,引人关注。

据中国大陆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9月8日消息,江苏省江阴市政当局日前公告称,江阴市月城镇投资有限公司、江阴新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自公告之日起退出政府融资平台,不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

自8月中旬以来的一个月内,江苏省至少已有45家国企宣告退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些国企,大多数具有城投背景或是城投子公司。如,盱眙县天源控股集团是城投公司,其下属5家子公司称,不再承担政府举债融资职能,已转型为市场化运作的国有企业。

该媒体还称,在这新一波退平台潮之前,从去年12月至今年3月的四个月内,江苏省内已经有一百八十多家国企宣告退出融资平台。

融资平台是指,由中共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通过财政拨款或注入土地、股权等资产设立的拥有独立企业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它是中共地方政府为弥补开支缺口而举债融资的工具。

地方融资平台以城投公司为主体,这种债务通常不直接显示在政府的财务报表上,被视为隐性债务。这些债务可能来源于政府或企业的各种承诺和担保,例如退休金计划、租赁协议、政府担保的贷款等。

地方政府发行债券新增的债务,即政府债务,也被称为“显性债务”,纳入预算管理。隐性债务,指地方政府直接或间接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违法提供担保等方式通过融资平台得到的借款债务。

“退平台”的企业,不再成为政府融资平台,也不再受政府财政监管。在形式上,该公司与地方政府已经没有关连。地方政府不能再给这些企业注入资金,而是要让它们依靠市场化的方式来获取资金。

中国一些研究团队认为,国企退出融资平台也是为了规避融资监管,使以后发债融资更为顺畅。

专家解密:融资平台与影子银行

在北京从事投资担保工作二十多年的林鸿(化名)9月9日接受大纪元记者访谈时表示,江苏省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大省之一,融资平台很多。当局现在严格防范债务风险,对融资平台进行清理整顿是必然。地方政府不管是为降低隐形债务而甩包,还是想松绑融资,实际上都是对隐性债务监管的一个自救动作。削减一些无关大碍的融资平台,集中精力管理特别的或重要的融资平台。“至于被去平台的公司,他们还是给政府服务的,要是做得好,也会有人给他们投资,比如信托等影子银行,当然地方经济好坏也对他们有影响。”

林鸿提到,五六年前,中共政府就对融资平台进行过排查,那些不是政府注资担保的被排查出来,政府就不负责还债,就让他们市场化了。他们是国企,还是跟政府合作,给政府做土地整理之类。过去经济好的时候,政府先借钱花,然后卖了地就可以还钱。这些平台还款的时候也是依赖政府,比较好做。现在房地产不行了,卖地经济不行了,就靠地方税收,税收差了,很多地方就有还款压力了。这些融资平台就比较难做。

林鸿对融资平台和影子银行很熟悉。他介绍说,地方的融资平台,政府是资金使用方,控制所有资金的使用。投资“金主”比较杂,有机构也有高净值客户。因为现在银行在融资上有限制,所以过去一些信托公司、券商的资管计划等就都投到政府融资平台了,信托公司比较多。

“参与政府这些专案和资金管理的,过去是信托公司和证券公司比较多。”林鸿说,“我们公司普遍是给这些项目做担保征信。因为有了担保,这些专案的理财产品会好卖些。买产品的有银行、保险公司、专业投资者,以及信托公司的高净值客户。”林鸿所在的公司以及他自己过去也有买这些理财产品或企业债。不过,现在都不买了。

信托公司通常被认为是影子银行的一种形式,而当记者提到地方融资平台类似影子银行时,林鸿没有否认。

林鸿告诉记者,信托公司现在还在做政府融资。他说,注明有政府征信的这些信托公司,其实都是政府的融资平台。

巨额隐形债风险巨大 借新还旧拖延危机

地方融资平台已被外界称为中国金融系统的黑洞,巨额的中共地方债威胁经济复苏,被视为亚洲最大的金融风险。而中共地方债风险主要集中在隐性债务上。

在中国属于经济发达地区的江苏省,地方债也特别多。截至2022年,江苏省发债城投的有息债务余额超过十万亿元人民币,为106,812亿元,位列全中国第一。

从2019年到2022年,江苏省新发行的城投债券中,用于借新还旧的比例从64.70%上升至88.74%。这高于全国其它地区10%左右。

江苏省借新款还旧账,近九成的新债用在了偿还旧债上,导致用于新增投资、补充营运资金两项上的钱少之又少。而几乎所有的中共地方政府的城投负债都是江苏这种还款模式。

林鸿说,中共统计局自己给出的隐性债务数字大概是六七十万亿元,但真细算起来达到100万亿也是可能的。政府发债,以新还旧,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办法。江苏省经济发达,欠债多不奇怪,广东、浙江等沿海南部发达省份的负债率普遍较高。但是负债较少的西北、东北不够发达地区,还债压力甚至更大,因为经济太差。

他认为,现在当局出台了所谓的一揽子化解地方债的方案,其实基本就是以时间换空间,降息、延长还款时间,拖到经济好转慢慢还,以减少债务违约对金融市场产生连锁反应,避免地方政府破产和社会动荡。

林鸿表示,如果经济持续不振,这种大面积的展期降息,将导致银行尤其是地方城商行、农商行增加不良资产率,引发财政金融风险共振。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国地方债务危机加剧 借新还旧比例大增
日专家:坠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无法成为发达国家
分析:中国正走向十年经济停滞
内部人士爆中国高达9万亿美元地方债形势正在恶化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