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多國企退融資平台 專家揭背後影子銀行

人氣 4333

【大紀元2023年09月12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何嘉幸採訪報導)中共恐懼地方債危機爆雷,不斷加強監管。江蘇省繼年初一百八十多家國企退出融資平台後,近期一個月內又有45家國企宣告退平台。中共地方債形成的金融風險巨大,有專家披露了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與影子銀行的複雜關係,並表示中共政府目前並無解決之策,借新還舊只是在拖延危機爆發的時間。

江蘇省頻頻有城投公司退出政府融資平台

中共地方政府債台高危。僅中共官方公布的數字,截至2022年12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已超過35萬億人民幣,超過國家金融債,躍升為中國第一欠債大戶。2022年,地方債支付利息11,211億元(人民幣,下同)。中共財政部雖然允許地方政府債券到期本金大部分可以借新還舊,但利息必須用財政資金償還。

但是這邊是債務到期付息增大,那邊卻是經濟不振、財政赤字擴大。為了防範地方債、尤其是65萬億元的隱形地方債引爆金融危機,中共對地方隱形債的管理要求越來越嚴,嚴禁地方新增隱性債務並要求化解存量。

而近期江蘇省頻頻有城投公司退出政府融資平台,引人關注。

據中國大陸媒體《21世紀經濟報道》9月8日消息,江蘇省江陰市政當局日前公告稱,江陰市月城鎮投資有限公司、江陰新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自公告之日起退出政府融資平台,不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

自8月中旬以來的一個月內,江蘇省至少已有45家國企宣告退出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這些國企,大多數具有城投背景或是城投子公司。如,盱眙縣天源控股集團是城投公司,其下屬5家子公司稱,不再承擔政府舉債融資職能,已轉型為市場化運作的國有企業。

該媒體還稱,在這新一波退平台潮之前,從去年12月至今年3月的四個月內,江蘇省內已經有一百八十多家國企宣告退出融資平台。

融資平台是指,由中共地方政府及其所屬部門通過財政撥款或注入土地、股權等資產設立的擁有獨立企業法人資格的經濟實體。它是中共地方政府為彌補開支缺口而舉債融資的工具。

地方融資平台以城投公司為主體,這種債務通常不直接顯示在政府的財務報表上,被視為隱性債務。這些債務可能來源於政府或企業的各種承諾和擔保,例如退休金計劃、租賃協議、政府擔保的貸款等。

地方政府發行債券新增的債務,即政府債務,也被稱為「顯性債務」,納入預算管理。隱性債務,指地方政府直接或間接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違法提供擔保等方式通過融資平台得到的借款債務。

「退平台」的企業,不再成為政府融資平台,也不再受政府財政監管。在形式上,該公司與地方政府已經沒有關連。地方政府不能再給這些企業注入資金,而是要讓它們依靠市場化的方式來獲取資金。

中國一些研究團隊認為,國企退出融資平台也是為了規避融資監管,使以後發債融資更為順暢。

專家解密:融資平台與影子銀行

在北京從事投資擔保工作二十多年的林鴻(化名)9月9日接受大紀元記者訪談時表示,江蘇省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大省之一,融資平台很多。當局現在嚴格防範債務風險,對融資平台進行清理整頓是必然。地方政府不管是為降低隱形債務而甩包,還是想鬆綁融資,實際上都是對隱性債務監管的一個自救動作。削減一些無關大礙的融資平台,集中精力管理特別的或重要的融資平台。「至於被去平台的公司,他們還是給政府服務的,要是做得好,也會有人給他們投資,比如信託等影子銀行,當然地方經濟好壞也對他們有影響。」

林鴻提到,五六年前,中共政府就對融資平台進行過排查,那些不是政府注資擔保的被排查出來,政府就不負責還債,就讓他們市場化了。他們是國企,還是跟政府合作,給政府做土地整理之類。過去經濟好的時候,政府先借錢花,然後賣了地就可以還錢。這些平台還款的時候也是依賴政府,比較好做。現在房地產不行了,賣地經濟不行了,就靠地方稅收,稅收差了,很多地方就有還款壓力了。這些融資平台就比較難做。

林鴻對融資平台和影子銀行很熟悉。他介紹說,地方的融資平台,政府是資金使用方,控制所有資金的使用。投資「金主」比較雜,有機構也有高淨值客戶。因為現在銀行在融資上有限制,所以過去一些信託公司、券商的資管計劃等就都投到政府融資平台了,信託公司比較多。

「參與政府這些專案和資金管理的,過去是信託公司和證券公司比較多。」林鴻說,「我們公司普遍是給這些項目做擔保徵信。因為有了擔保,這些專案的理財產品會好賣些。買產品的有銀行、保險公司、專業投資者,以及信託公司的高淨值客戶。」林鴻所在的公司以及他自己過去也有買這些理財產品或企業債。不過,現在都不買了。

信託公司通常被認為是影子銀行的一種形式,而當記者提到地方融資平台類似影子銀行時,林鴻沒有否認。

林鴻告訴記者,信託公司現在還在做政府融資。他說,註明有政府徵信的這些信託公司,其實都是政府的融資平台。

巨額隱形債風險巨大 借新還舊拖延危機

地方融資平台已被外界稱為中國金融系統的黑洞,巨額的中共地方債威脅經濟復甦,被視為亞洲最大的金融風險。而中共地方債風險主要集中在隱性債務上。

在中國屬於經濟發達地區的江蘇省,地方債也特別多。截至2022年,江蘇省發債城投的有息債務餘額超過十萬億元人民幣,為106,812億元,位列全中國第一。

從2019年到2022年,江蘇省新發行的城投債券中,用於借新還舊的比例從64.70%上升至88.74%。這高於全國其它地區10%左右。

江蘇省借新款還舊帳,近九成的新債用在了償還舊債上,導致用於新增投資、補充營運資金兩項上的錢少之又少。而幾乎所有的中共地方政府的城投負債都是江蘇這種還款模式。

林鴻說,中共統計局自己給出的隱性債務數字大概是六七十萬億元,但真細算起來達到100萬億也是可能的。政府發債,以新還舊,除此之外也沒什麼辦法。江蘇省經濟發達,欠債多不奇怪,廣東、浙江等沿海南部發達省份的負債率普遍較高。但是負債較少的西北、東北不夠發達地區,還債壓力甚至更大,因為經濟太差。

他認為,現在當局出台了所謂的一攬子化解地方債的方案,其實基本就是以時間換空間,降息、延長還款時間,拖到經濟好轉慢慢還,以減少債務違約對金融市場產生連鎖反應,避免地方政府破產和社會動盪。

林鴻表示,如果經濟持續不振,這種大面積的展期降息,將導致銀行尤其是地方城商行、農商行增加不良資產率,引發財政金融風險共振。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中國地方債務危機加劇 借新還舊比例大增
日專家:墜中等收入陷阱 中國無法成為發達國家
分析:中國正走向十年經濟停滯
內部人士爆中國高達9萬億美元地方債形勢正在惡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