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中共军委政法委书记升上将有猫腻

人气 3109

【大纪元2024年03月29日讯】3月28日,习近平晋升2名上将。其中一人为中共军委政法委书记王仁华,打破了以往的惯例。前两位专职的军委政法委员会书记都只是中将,现任的王仁华为何能获得破格提升?这应该与中共军队的整肃有关,大量军官通过军事法庭被处理,不会对外公布,王仁华完全按照习近平的指令行事,意外得到了上将军衔的奖赏。中共军队整肃的猫腻又掀开一角。

王仁华忽然变红人?

3月28日,习近平在北京八一大楼晋升两名上将,包括中共军委政法委员会书记王仁华、国防大学校长肖天亮。现任军委委员、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人等照例观摩。

中共国防大学校长一般都是上将,肖天亮2023年2月接任,一年后才晋升上将,实际晚了一年。他的前任许学强2021年8月任校长,9月就晋升上将。2022年10月的中共二十大之后,许学强接替李尚福任中共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晋升中央军委委员,2023年3月成为国防部长、国务委员,但半年左右就被消失了。

与国防大学和军委装备部相比,中共军委政法委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高。2016年中共军改后,军委机关由原来的4总部改为7个部(厅)、3个委员会、5个直属机构,军委政法委是3个委员会之一。

现任军委政法委书记王仁华2019年上任,同时也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委员之一。王仁华曾任总装备部政治部保卫部部长;2012年任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政治部主任;2015年任总装备部陆军装备科研订购部政治部主任;2016年任陆军政治工作部副主任;2017年任东海舰队纪委书记;2018年任中共军委政法委副书记;2019年12月任军委政法委书记,并晋升海军中将军衔。

之前两任中共军委政法委书记李晓峰、宋丹也都是中将,没有成为上将。王仁华接任时已经晋升中将,此次却意外晋升海军上将军衔,显然打破了以往的惯例,成了一个大红人。

习近平晋升过哪些上将?

中共十八大2012年11月14日结束后,习近平成为中共党魁、军委主席,一面对军队进行大清洗,一面不断挑选那些被认为忠于自己的人,提拔到关键位置、晋升军衔。

2012年11月23日,习近平晋升的第一个上将是魏凤和,魏当时是二炮司令,后来成为火箭军司令;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魏凤和晋升军委委员,随后成为国防部长、国务委员。火箭军出事后,传闻魏凤和也被调查,在几个重要公开场合上连续缺席。

2013年,习近平晋升6名上将,分别是总政治部副主任、总装备部政治委员、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北京军区政治委员、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

2014年,习近平晋升4名上将,分别是军委副总参谋长、沈阳军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广州军区政治委员。

2015年,习近平晋升10名上将,分别是军委副总参谋长、总政治部副主任、海军政治委员、国防大学校长、北京军区司令员、兰州军区司令员、济南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政治委员、成都军区司令员、武警部队司令员。

2016年开始军改,习近平晋升2名上将,分别是西部战区政治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

2017年,习近平晋升6名上将,分别是中部战区司令员、陆军政治委员、空军政治委员、火箭军政治委员、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军委纪委书记。

2019年,习近平晋升17名上将,分别是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南部战区司令员、西部战区政治委员、北部战区政治委员、中部战区政治委员、海军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空军司令员、国防大学校长、武警部队政治委员、东部战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南部战区政治委员、北部战区司令员、火箭军司令员、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军事科学院院长。

2020年,习近平晋升5名上将,分别是火箭军政治委员、军委后勤保障部政治委员、西部战区司令员、战略支援部队政治委员、武警部队司令员。

2021年,习近平晋升9名上将,分别是南部战区司令员、西部战区司令员、陆军司令员、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西部战区司令员、中部战区司令员、海军司令员、空军司令员、国防大学校长。

2022年,习近平晋升8名上将,分别是北部战区政治委员、中部战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陆军政治委员、海军政治委员、火箭军司令员、武警部队政治委员、北部战区司令员。

2023年,习近平晋升7名上将,分别是中部战区司令员、北部战区政治委员、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火箭军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南部战区政治委员、海军司令员。

2024年,习近平目前晋升2名上将,分别是军委政法委书记、国防大学校长。

从2012年至今,习近平总计晋升了77名上将,主要是新任的各军区、战区、军种司令和政委,还有军委参谋长、装备部部长、国防大学校长、军事科学院院长、军纪委书记。除现职将官外,多数已经退役,有的出事或病死。

中共军委委员中,除2名军委副主席和国防部长外,其他人分别兼任联合参谋部、政治工作部、纪委负责人,外加装备发展部部长,他们都是上将。其余部门负责人都不是上将,包括军委办公厅、后勤保障部、训练管理部、国防动员部、政法委员会、科学技术委员会、战略规划办公室、改革和编制办公室、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审计署和机关事务管理总局。

这一次,军委政法委书记忽然晋升上将,显然高了多数部门一头。虽然中共军队的政工干部和军事将领享受同等待遇,但军委政法委怎么看也没有那么重要,现任书记为何能成为大红人呢?

军队整肃的操刀鬼?

按照中共国防部的说法,组建军委政法委,有利于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防范和查处违法犯罪活动,保持部队纯洁和巩固。

2016年4月,时任军委政法委专职副书记刘训言曾撰文称,“以铁心向党的忠诚确保政治安全……以有案必查的决心强力惩腐肃贪”。

2023年,中共火箭军司令和政委双双被撤换,接任者都不是火箭军系统的将领,前任火箭军司令、副司令等先后被调查,还有自杀身亡的。随后,中共军委宣布倒查军委装备部,曾任装备部部长的李尚福被消失、免职,装备部也被整肃。据称,受牵连的还有战略支援部队。

2023年底和2024年初,中共人大、政协先后免除了一些军队将领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资格,除涉及火箭军、装备部外,还有包括原空军司令和军工企业官员。军队大清洗露出了一些端倪,但这些人到底有什么问题仍不得而知,更多传闻中落马的将领还是迷雾一团。

军委政法委员会书记王仁华忽然被晋升上将,又揭开了中共军队整肃的一角。中共秘密军事法庭应该处理了大批落马将领的案件,但不会公开。所谓的贪腐应该不是真正的问题,否则大多数将领恐怕都会被抓;真正的关键点在于是否忠诚。被认为不忠诚的将领,就会拿贪腐说事、判决;只是贪腐但没有忠诚问题的将领,可能就会被放过一马。已经被免职的原火箭军政委徐忠波在两会上亮相,似乎就属于后者,职务被免了,但人没事。

谁忠诚谁可能不忠诚,才是中共军事法庭违法审理过程中的关键内容,军委政法委书记王仁华应该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估计他完全按照习近平的指令行事,并及时向习近平汇报情况,帮助习近平最终决定如何处理每一名被调查的将领。在此过程中,王仁华应得到了习近平的认可,最后被赏了一个上将头衔。

这表明,被处理的军队将领数量不少,工作量不小,习近平自然时刻关注,王仁华也就有了更多接近习近平的机会,于是他踩着众多将领的头,得到了上将军衔。其它部门负责人眼热的同时,更多人可能会戳王仁华的脊梁骨,他们虽然对习近平的破格晋升不敢有微词,但私下里免不了怨气。

习近平公开晋升王仁华,恐怕也是故意为之,以此警告诸多将领,谁若敢有二心,下场是同样的。军队哪些将领出事,外界可能难以知道,但军队内部一清二楚。习近平把王仁华当作操刀鬼,还公开奖赏,其效果已经远不止杀鸡儆猴了,就是要让各级将领们人人自危。

2024年3月5日,张又侠(左)、何卫东在中共人大会议上。(Pedro Pardo/AFP via Getty Images)

军队只会更乱

习近平以反贪为名,大量清洗了江泽民提拔的军队将领,换上了自认为忠于自己的人;然而,习近平三连任后,却忽然发现自己挑选的人并不都忠诚,不得不又开始新一轮清洗。军队再次陷入乱局,中共尽量要掩盖,但有些显然掩盖不住。

李尚福被免职后,董军接任国防部长一职,似乎成为幸运儿;但在近期结束的中共两会上,董军并未顺理成章地获得国务委员的头衔。习近平对他应该并不真正放心。三中全会至今未开,董军也无法接替李尚福的军委委员头衔。

火箭军应被深度清洗,但没有火箭军背景的将领当主官,如何能让火箭军各级军官服气?火箭军基层的人事调整短期内恐怕不会结束,有些专业技能但不服气的人,大概会逐渐被靠边站,不学无术的投机者则会趁机投靠新主子,极尽阿谀奉承之事。

军委装备部可能更复杂,所有人应该都贪腐、利益均霑了,有些人最后可能被判定没有忠诚问题,判决时被轻轻放下,但恐怕也难以继续留任。军委装备部的人事免不了大进大出,新来的人专业能力或许还不如原来的,也不见得会干净,装备鉴定中若只是不懂装懂,恐怕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军委副主席何卫东说出“虚假作战能力”的话,显然意有所指,军队大整肃,外加权力内斗,看来一时半会消停不了。军委政法委员会书记王仁华此时被晋升上将,也透露了习近平对军队将领的不信任。中共即将在自乱阵脚的政局中灭亡,党卫军的内乱必然如影随形,还可能成为新乱局的爆发点。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沈舟:中国油轮红海遇袭 中共舰队在哪?
中共党魁高调见美企CEO 专家析背后陷阱
央企金店爆雷 分析:中国经济崩坏加速
分析师:中国需求疲软 特斯拉第一季经历噩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