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新一轮整风运动 专家:习执政面临危机

人气 11559

【大纪元2024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通知,宣布从4月份至7月份展开为期3个月的全党党纪教育,并要求深化对党纪律处分条例的理解,做到所谓“入脑入心”。学者分析这是新一轮的整风、洗脑运动,但很难见效,也凸显了习近平强烈的执政危机感。

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对大纪元表示:“中宣部、中组部、中纪委这些机构要证明它的存在感,要向上邀功、向习近平邀功。习近平通过这样的一个整风,确立习近平的思想、领导地位。”

他说:“集权主义的党,就是不断地通过整风、清洗去巩固权力,扩权。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习想跟毛学,不断地整风、现在他的危机感更强,他就更敏感。这是中共的基因、制度性问题。”

在中共党史中,整风运动不断,有大、有小,从延安整风,关起门来脱产搞,连续性的小整风运动到江泽民有三讲运动,胡锦涛的共产党保鲜运动等等。

“但到习近平相对更恶劣,它跟法律上的惩罚连在一块,跟反腐连在一块,就是刺刀见红。” 冯崇义说。

此次,3个月的全党党纪教育中,强调要坚决反对形式主义,防止低级红、高级黑。

冯崇义表示:“党纪教育就是形式主义,现在人们心里都不服。”

他说:“高级红就是你做的好像是给他戴高帽,歌功颂德,崇拜他,其实是把他讲得很荒唐、变成笑料,人们照理应该操家伙揭竿而起,但没有勇气去操家伙,就用笑料来自得其乐。”

“搞这个整风、那个学习,都是学习习近平,都是形式主义,但是我就把他点明了,我就反对形式主义,有人会心一笑,明摆着知道又来形式主义了,还喊着反形式主义的搞新的形式主义,这样大喊大叫够黑的。这其实是很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

“现在中共官员们很窝囊、很平庸,但是他用这种方式,搞形式主义来糊弄习近平,保护乌纱帽。”

“习近平的危机感很强,但问题是,还没人揭竿而起,只是把他当笑料,但他杀人是真的,整人是真的,他越有危机就越整人。” 冯崇义说。

习的执政危机感

法律专家、独立时评人虞平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整风从来就是共产党说的党的建设的一个部分。”

“共产党是统一思想的,整风让它去跟中央保持一致,遵守纪律。从管理角度讲,是洗脑、驯服人。共产党历史上做过很多,习近平上任以前也做过。”

虞平认为:“现在不是特别提到要忠于党,核心是所谓习的护它的核心,它做法上的‘两个维护’,它已经做了很长时间了。只是这一种运动表明过去那个做法还没有落到实处。”

2018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习近平执政期间提出“两个维护”政治口号:“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虞平说:“对共产党来讲,对党员来讲,大家对习的认同度并不高,特别是高级干部。就有必要经常性的,通过这一类运动,纠正全党,特别是党内高级干部的行为和思想。”

去年中共高层发生很多事情,2023年7月,中共火箭军前司令员李玉超被免职。10月24日,李尚福被免去国务委员及国防部长职务。7月25日,秦刚被免去外交部长职务,同年10月24日被免去国务委员职务。

虞平认为:“这些问题可能让习感到现在就是要开始做这种整风、洗脑的运动。”

“不像法治国家,以法律等比较稳定性的方式,它这个属于帮派活动性质的组织行为,进行肃清行动。”

他表示,习上任的这十二年多时间,有过很多不叫做整风运动的整风,包括党建,这次可能是前面做得不到位,或者又开始有反复了,大家开始的时候可能听话,现在开始又不听话了。

“应该说过去这几年,特别是新冠开放以后,习近平的权威有巨大的损害。” 虞平说,“严厉的新冠清零政策,导致国家整个经济衰退,整个经济的破坏性使得中国在国际上面临巨大的困难。”

2022年12月,习近平结束了严厉的新冠“清零”政策,但中国经济并没有出现繁荣,几乎所有经济指标:物价(CPI)、消费、服务业投资、房地产投资、进出口都不尽人意。“没信心”成为过去一年的高频词,2023年12月份举行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有效需求不足”、“社会预期偏弱”、“国内大循环存在堵点”等等词语印证了这一点。

虞平说:“所以党内的这些人对他的看法应该说有相当大变化,这时候就有必要再进行一次洗脑运动。”

“他搞整风也好、学习运动也好,纠察、自查自救运动也好,搞了一大堆党内弄的很多口号性的东西,心里暗示也好、心理纠正也好,实际都是对人思想的控制。”

“这种行为反复做,频率越高越没有效。人类对同一种信念,他的耐受性是比较低的。一直用这种方法去做,其实人们内心是不认可的,只是说外表上表示服从。”

虞平解释,毛年代整风是在封闭环境进行的。还有恐惧,很多人害怕,所以心里有疑问,嘴巴里不敢讲。

但习近平跟毛处在不一样的社会环境,他没办法把中国人封闭起来,虽然中共有很多措施,管控信息,但通过网络、翻墙,他没法控制,对他的部分知识分子和高层干部,这种封锁更没有效。人们对他这种整风运动的耐受性会越来越强,抗击力会越来越强,他的效果会越来越递减。

虞平表示, 习并不是特别在意基层有什么想法。一般民众多数关心的是油盐柴米,不太关心所谓的国家管理方面的事,除非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他这种整风主要是整他的党内的人、去执行他的政策的人。”

习近平的国安观

虞平表示,习的政权危机感不是现在开始,他搞出一个概念,总体国家安全观。

“他把国家安全定义为共产党政权安全,这个跟传统的国际上定义国家安全不一样。国际上认为国家安全指的是外部对国家的危险。他是不管外部、内部只要是对政权造成威胁,就是国家安全问题。”

“此外,他把香港视为共产党政权的危险。”,“他非常荒唐地把普通民众的不满行为,或者一种局部行为,经常放大成对政权威胁的行为。”

虞平表示,即使现在,习为挽救内忧外患的经济,再讲开放,跟当年邓小平讲的也不一样了。

2023年11月末12月初,习近平到上海,试图效法邓小平1992年的南巡。党媒称习“对上海做出重大部署:在更高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紧接着,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必须坚持依靠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统筹推进深层次改革和高水平开放,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激发和增强社会活力”。

虞平表示,当年胡耀邦提出党政分工,然后又变成赵紫阳说党政分开,再进行国企政企分开。但“六四”以后,这个国家又回潮。

他说,邓小平92年所谓南巡讲话后,他又开始往前走,所以那个时候政治上高压党政一体化没有做下去。没想到习近平到了2012年,通过4、5年的时候,就把这个国家拉回到党政一体化上了。党政一体化彻底破坏(经济组织),所以西方没有一个认真的投资者,一个严肃的投资者。在企业里面,要设立党的组织,然后党的干部和董事会的战友一起维持,这个经济组织就清楚,他把任何组织都用党的工作,党的细胞的方式渗透进去,对搞经济的人来讲,人家完全不敢跟你做下去。

尽管习想搞开放,今年2月份,湖南省委还发通知,要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他无非就是用这种方式诱骗西方的投资者进来”。

他表示,没有那么傻的人,西方也都很清楚中国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一些投资在中国没有办法出来,不是因为不想出来,是没有办法,他投了那么多年,他必须要把这些投的钱挣回来,非到万不得已,他不砸锅。

“所以这点来讲,习要想经济上放开,重新演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他放弃大位、放弃共产党、放弃一党专制。”虞平说。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共最高级别的右派沙文汉
【百年真相】从省长到右派 沙文汉惹恼了谁?
王友群:中共为何要消灭所有教会大学?
科学家发现宇宙初期星系进食气体催生恒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