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 大陆频现“骨灰房”说明两件事

人气 1007

【大纪元2024年04月07日讯】最近,“骨灰房”在大陆成了焦点话题。党媒、官媒都争相报导,称“个人购买商品房用于专门放置骨灰盒”是因为“大城市存在着墓地价格高、管理费用贵、租期短等现实问题”。但解决了这个问题,却又容易“引发纠纷”。

有法律界人士对此表示,作为房产销售,在“明知购房者购房目的是安放骨灰盒进行祭奠”的情况下,却“仍然销售,或暗示”可以这样做,都“违反了民法典有关合同效力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相关内容”;作为开发商,如果“有针对性地开发‘骨灰楼’”,并“以住宅名义对外出售”,就“涉嫌违反行政法律法规”。

然而,在楼市已成为各地支柱产业、政府收入主要来源的红朝当下,中共麾下的司法部门、行政部门会去阻挡这样的财路吗?况且,在“行政法规无权规范民事法律主体”的法律依据支持下,政府就更有理由不去管了。

跟“骨灰房”毗邻而居的人中肯定有不乐意的。但如果“申请物业公司协调或至法院起诉,要求恢复原用途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真的有用,2017年在江苏如皋某小区就不会出现“一批业主聚集抗议”了。这表明,“骨灰房”在7年前(或更早)就出现了;那么多业主提出抗议,也说明小区里不只一家。

但7年过去了,这种影响人们居住感受和环境的另类房屋不但没人管,还越来越多。看来,政府管不管,从来都不是以购房人的居住体验为标准的,而是要看官老爷们是否能从中渔利。在“政府需要敛财”的推动下,以前有炒房,后来又有天价墓地,如今再把“骨灰房”推向市场,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这不,有房产销售已公然表示,“销售时无法分辨购房者的用途”,这与“许多人买下房子但不居住”的“炒房潮”是“一个道理”。还有销售表示,我们“只管出售房屋,不问用途”;业主是否“改变了用途”,也“很难界定”。若有人询问是否能买到“骨灰房”,就会有销售专门“推荐相关小区”。另有物业公司人员也淡定地表示,如果“骨灰房”业主“不承认或不愿意改”,他们“也没有很好的办法”。话都说得这么露骨了,不禁令人怀疑,官媒的曝光好像不是要对乱象口诛笔伐,而是在为政府家的楼市新产品——“骨灰房”打广告。

另一边,还有“五毛”在墙内带风向。当看到一些业主表示,“对面‘住’的是骨灰,换作谁也不愿意”、“和一堆已经去世的人住在一起”会感到“隐隐不安”、“瘆得慌”、“既膈应又有些害怕”时,有人在知乎上高喊:“我是妥妥的无神论(无鬼论)者”、“你觉得‘晦气’,你晚上睡不着,那是你心中有鬼”;有人嫌业主小题大做,理由是“人家家里静悄悄的,既不扰民,也不被民扰”,再好不过了。还有人直接“建议政府引导建立集中式的骨灰小区”,说最好“每一个家庭搞一间房屋专门用来放家族骨灰。省钱,省事。而且集中在一个房屋。后代也可以统一祭拜。方便”……既然舆论都烘托到这儿,你要再对“骨灰房”有所非议,好像就太不懂事了;广告都做到这份儿上了,你要再不买,就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刻意宣传让活人与死人同住,这只能表明,各地政府的吃相太难看。毕竟房屋过剩,库存去不完,政府最担心的就是被山雨欲来般的地方债压垮。要想捞,还得继续开源、搞幺蛾子。要想腐,还得继续去侵犯老百姓的隐私空间和住房权益。尽管房价断崖式下跌、且怎么刺激都涨不上去的颓势难消,但只要没降到白菜价,仅靠一、两千的月薪,大陆P民是根本买不起房的。于是,住在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周边的地方大员们便将算盘打在了那里尚有余钱的韭菜身上。

有网友透露,“早在200x年,魔都崇明很多地块,就主打骨灰房了(可能更早,不深究)”、“10万—30万一套,小区8成以上都是买来放骨灰的”。既然多年前就不足为奇了,既然一直都能捂着、不怎么报,那么如今这种“小骂大帮忙”的宣传又是在觊觎怎样的商机呢?

据大纪元采访的一位北京市民透露,从年初到现在,北京感染新冠(中共病毒)的人一直都很多,大家“在一起会说,谁走了,谁谁谁走了,岁数不算太大”,且人“说走就走”,令人猝不及防。就在今年1月,另有北京市民告诉大纪元记者,“北京的火葬场、殡仪馆普遍很紧张,要托关系(才能排上队)”,火葬场“24小时不停地烧”,还有“很多殡仪馆都在扩建”。他表示,能证明北京在大量死人的另一个迹象是“总会看到有人在烧纸”;于是“现在北京所有的陵园都不让烧纸了,官方不鼓励烧纸了”。

当然,出现大量死亡的不只是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2023年底,大陆某地一家骨灰盒工厂的员工透露,由于“没有预料到会死那么多人,去年做了五万多个骨灰盒,仓库备了五万多个”,但仅在2023年“上半年”就“不够卖”了,那时一个月又加做“一万多个骨灰盒,根本做不过来”。

这样的商机无疑会被监控着各行各业的中共盯上。在这条利益链上,死人需要火化,而骨灰需要盒子,骨灰盒又需要一个密闭的空间来安放。在中共看来,火葬场、骨灰盒生产商、卖花束、纸钱的商店,乃至墓地开发者都能赚得盆满钵满,房屋堆积的楼市也必须要从中分得一杯羹。

中共最擅长的就是啃人血馒头、发死人财。为了发这种见不得光的财,不惜杀人害命。这场疫情从把病毒放出来到强制核酸、封控、建方舱、倒卖救灾物资、搞出什么特效药和疫苗,桩桩件件都能要了中国人的命,每个环节都在为赵家人输送利益。

所谓“人口红利”,都是不把人当人的政府所看重的。大陆不再是“世界工厂”,廉价劳力无法发挥其作用,中共能从底层人身上获取的,就只有器官了。医院为倒卖器官,能将活人搞成脑死亡,地方政府与房产商为卖地、卖房搞出个“骨灰房”,也就小巫见大巫了。中共存在一天,老百姓就休想过太平日子。它想苟延残喘,只能靠割韭菜续命。中共没有明天,就更得今朝有韭今朝割了。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湖北农村染疫死人多 做法事戏班子忙不过来
【一线采访】猝死者多 大陆骨灰盒生意火爆
【一线采访】内蒙古猝死案频发 火葬场爆满
中国墓地太贵 多地出现个人买商品房放骨灰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