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国电商低价抢海外市场 或成“靶子”

人气 4308

【大纪元2024年0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在中共税收优惠政策及补贴的支持下,自2022年以来中国跨境电商行业在全球快速增长,引发欧美国家对这些电商规避关税、倾销、环保、知识产权和劳工剥削等质疑。面对中国电商低价抢占海外市场,多国已经开始警惕,且在寻找方案反制。专家也表示,中国跨境电商已经被盯上了,以后的日子可能不会好过。

中国电商低价抢占海外市场

中共新华社2023年11月底报导,过去5年,跨境电子商务占中国对外贸易的比重由不到1%上升到5%左右。2023年1至9月,跨境电子商务进出口规模1.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4%。

2020—2022年疫情期间改变了全球消费者习惯,线上购物需求增加,B2C跨境电商呈爆发增长,AliExpress(速卖通)、Shein(希音)、Temu等平台开始扩张。2022年后则是中国跨境电商集体出海时期,国产品牌大量出海,中小企业借助电商平台涌向海外。

其中拼多多旗下的Temu复刻拼多多在国内的模式,将中国供应链优势带来的极度性价比输出至海外,比如2.99美元的空气炸锅,1.87美元10双的袜子。有数据显示,Temu上的鞋服、日用百货等价格比竞争对手低30%—50%。

自Temu应用2022年9月登陆美国市场,成为2023年美国下载次数最多的iPhone应用。2023年4月登陆欧洲以来,根据ECC KÖLN的最新研究,32%的德国消费者在Temu上购买商品,而去年的比例仅为11%。

从事外贸行业的加拿大魁省许女士对大纪元表示,Temu跟Shein还不一样,Shein主要是仿制欧美品牌的服装,再让中国广东的服装厂给它做出来,名声不好,经常惹官司,所以它去美国上市不太可能成功。Temu等于谁都可以在这个平台把货摆出来卖,和亚马孙类似。

这些中国跨境电商以惊人低价与品种丰富来吸引用户,但其它方面乏善可陈。德国《商报》指出,Temu顾客抱怨说尽管有免费退货条款,但仍不得不和卖方争论不休,或者退款遭拒,Temu还非常积极地删除负面的一星评论。亚马逊和德国电商平台Otto等赢得更多消费者的信任。

Temu应用。(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旅美经济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这些跨境电商快速扩张首先就是价格便宜,从原材料到加工再到运输费用的成本都非常的低,再加上政府给跨境电商补贴,把所有能够拿到的优势都占尽了;其次进口国家对它没有防备;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现在中国经济整体在滑坡,大量的企业都不景气,现在很多都转型和跨境电商结合起来。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对大纪元表示,拼多多的Temu和Shein现在海外发展非常迅速的主要原因有二:一个是大肆地做广告,从推特到脸书到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它们的广告。

“再一个是价格非常低,甚至到非常荒唐的程度。比如美国市场上卖一个衣服、用具等小商品,可能要二三十美金,它可能只卖一块钱。而且还免运费,因为现在欧美通货膨胀严重,大家都想省钱,很难拒绝。实际上这只是那个扩大市场的一个手段,首次购买才给几乎90%折扣,等变成客户就不会再有了,但还是非常便宜。”

谢田表示,中国的小商品基本上都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不可靠,价廉但物不美,都是那种小塑料、小金属小打小闹的东西,用了几次就可能坏掉,有买了一大堆破烂的那种感觉。它还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交货期太长,像美国人在亚马逊上买东西,今天买明天就到,最多两三天就交货,但Temu等两三个星期还不一定到。

“实际上美国百货店都有这些小东西,去一趟百货店可能买一大袋,也没多少钱,但是它把这些换成几十个小包裹越洋运过来,实际上是对资源的浪费。”

政府补贴  输出过剩产能

中国跨境电商行业的快速增长,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旨在促出口贸易的政策支持,当局一直提供税收优惠和补贴并放宽行政要求,支持跨境电商的发展。

自2014年以来,跨境电商已连续11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被认为是拉动外贸增长的新动能。

自2015年以来,中共当局已经设立了165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在所谓试验区里对电商零售出口货物免征增值税和消费税、对所得税提供优惠。2018年美中贸易战期间,中共当局为了反击川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税,减免了国内出口商的出口税。

除此之外,像杭州、深圳这样跨境电商云集的地方政府都出台了奖励措施。杭州去年2月份跨境电商出口业务的企业的资助最高达200万元,对借助社交媒体、搜索引擎、跨境直播等开展自主品牌推广的企业,给予不超过推广费用25%的资金扶持。还鼓励企业走出国门“抢订单”,对参加跨境电商展会的企业最高按展位费的70%给予资金扶持。深圳市2023年对跨境电商创业补贴最高可无偿资助45万元。

许女士认为,这些地方政府是为了搞活地方经济或产业。还有一些地方政府,比方说江西有茶叶,河南有地瓜粉,假如这些地方政府想要把茶叶和地瓜粉销到国外去,那么跟外销挂钩的业务很可能给多少奖励,或建海外货仓的话,可能给一定的财政资助或优惠贷款。

“不管是免税减免税,减少出口税,或出口退税,所有这些都是政府补贴的一种。”谢田表示,中共实际上是积极扶持,给免税等优惠,支持补贴这些电商进攻海外市场。用这种方式绕开关税,直接进入欧美市场,来增加它的出口。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Wong)(黄大卫授权)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Wong)对大纪元表示,全球大部分国家都对出口有一定的优惠跟补贴,但国际惯例是,补贴跟优惠不能够损害他国的利益。通过补贴来导致卖价比别人的成本还要低,就相当在扼杀他国的产业,这就是恶性竞争或恶性补贴。从道义上违反了国际公平竞争的原则跟精神,一般会受到对方国家的制裁。

黄大卫说,尤其中国跨境电商出口时也收到了很多补贴,还利用美国800美元以下国际邮包不需要缴税的漏洞,把大量的商品化整为零出口到美国,那些连邮寄成本都根本不够支付的三块九毛九、四块九毛九小包裹倾销到国外,没有给当地带来税收,同时对欧美国家的小商品的市场跟轻工业品来说是毁灭性打击。

“在2018、2019年美中贸易战提高中国商品关税的时候,他们已经通过这种方式,通过各种补助去进军美国市场,达到绕开关税壁垒这个屏障。”他说。

中共大力扶持跨境电商海外扩张的另一个目的,可能是输出过剩产能。

李恒青表示,尤其是中国房地产垮了以后,房子在不断地降价,老百姓的财富在快速地缩水。这个时候它得想办法去另辟蹊径,一个重要的机会就是抢占国际市场,把国内的过度的产能,大量的倾销到世界各地。

谢田表示,“这种小商品产能过剩的问题还不是那么严重,影响也不太大。大一点的产能过剩,汽车的产能过剩,电动车产能过剩,问题就很严重,因为它先期的投资很大,生产规模也很大。”

谢田表示,你可以说它就是一个无可奈何的自救办法,但是实际上是以邻为壑,光顾自己赚钱,将失业出口到其它国家去,害了别人。

数据安全担忧

Temu等电商平台依赖于大规模的数据收集,包括搜索和点击次数等消费倾销数据,虽然Temu声称保证个人数据的安全,还强调欧洲客户的数据存储在欧洲。但安全分析公司 Joe Sandbox将Temu评为“恶意”的应用程序。

5月16日,一个欧洲消费者团体指责Temu使用“操纵手段”,违反了欧盟的在线平台法规,未能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卖家的关键信息,让消费者花费超出他们意愿的金额,或使关闭账户变得复杂。

图为拼多多APP。(唐诗韵/大纪元)

而且中共一直认为,这些民营企业的数据应被视为一种国家资产,可根据政府需求而加以利用或予以限制。

谢田表示,美国消费者这些个人资讯,从名字地址到购买金额、购买愿望,还有信用卡,这些都有了。在美国有了名字和地址、邮政编码的话,就可以直接去联系这个人,连家庭收入都可以估计出来。

李恒青表示,快时尚平台这一块大数据收集,像政要、国家公务员喜欢穿啥衣服、喜欢什么东西,只要取向的是公共的、开放的,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用户的银行信息,包含家庭的地址等,这有点恐怖。美国的个人信息都是受到保护的,但中共政府经常是不受约束的去拿别人的信息,没有人来管束它。

黄大卫表示,这些跨境电商一直以来都在悄悄收集用户数据,国内大量的大数据基本上就是把那些用户的隐私毫无底线、毫无节制、毫无法律法规意识的方式去盗取、挪用、出售,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同样的这些电商平台对于外国人来说更加不会手软,相信电商平台肯定在数据安全方面,把欧美大量用户的具体个人信息跟银行信息,都会泄漏、滥用和出卖,严重威胁到欧美居民的安全,当然也会影响到国家安全。”

欧美反击

Temu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还是在于其合规性,面临着很多诸如规避关税、倾销、环境可持续性、知识产权和劳工剥削等疑问,目前已遭到了欧美等国家的反击。

去年夏天美国国会报告指出,中国快时尚电商低价是因为强迫劳动以及利用美国邮政漏洞;瑞士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Public Eye)在5月份的报告中指出,尽管中国快时尚巨头Shein承诺改善工作条件,但它的一些供应商的工人每周仍工作75小时。

欧盟2021年开始对小额进口商品征收增值税,2023年欧盟委员会公布了“欧盟关税改革提案”,计划取消目前150欧元以下进口货物免关税的政策。法国去年出台了打击低成本快时尚的《2129法案》,要对其产品征收生态足迹附加费。

韩国监管机构今年4月份对Temu展开了调查,怀疑其存在虚假广告和不公平行为。

谢田表示,现在不只是警觉,中国跨境电商已经被瞄准了,下一步就要看射出来是子弹,还是炮弹、导弹?这些电商的日子以后肯定不会好过。

他说,Temu等平台利用了万国邮政联盟的一些漏洞,现在从中国寄到美国来的小包裹,可能比美国国内邮费还低,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按真实的价格来收运费的话,中国电商可能就很难再存活下去。

“但邮政联盟要取消的话,也有技术性的难题,因为小包裹数量太多,如果几块、十块钱的小商品,每一件都要征税的话,不知道海关能不能吃得消,实施起来可能会比较麻烦。”

旅美经济学家李恒青。(李恒青提供)

李恒青表示,政府实际上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保护本国国民的利益,如果这种廉价的商品大量地倾销,最后把本国的产业空心化了,完全依赖于中国或其它国家,同时在本国就造成了大量的失业,政府就失职了。

李恒青表示,在中国刚开始签订WTO的时候,有包括降低关税、竞争准入等几百个承诺,中共政府强烈要求保护自己汽车、家电产业等,因为竞争不过,关税很高还要给出口企业补贴。当时西方通过谈判最后也都同意了,但是没想到中国进入WTO已有二十多年了,早超出了当初保护自己企业的状况,实际上现在把西方产业都打死了。

他说,中(共)国也要明白这个道理,它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不是初出茅庐的国家了。现在中共反过来说我们的企业是在自由市场竞争当中练就了本事,赢得了市场,那个话在西方人听着是很刺耳的。

李恒青表示,现在大家已经找到了,原因就是来自中国的恶性竞争,把本国产业都给挤死了。现在国际社会都认同这一个观点,那怎么办呢?那就是要对你进行惩罚,进行封锁。像拼多多的Temu也好,Shein也好,未来在欧美会受到很多的限制,加了这些各种收费以后,产品不会再那么便宜了,它就慢慢就变成这个样子。◇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飞天艺术学院公告:澄清
云南保山市长陈锐去世 上月底其父投案后被查
沪指退守3000点 外资连续卖出300亿
游泳参赛名单出炉 孙杨巴黎奥运梦破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