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揭秘1996年巴西UFO坠毁事件(下)医院惊魂

font print 人气: 1800
【字号】    

接上文

大家好,我是扶摇,欢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谜。今天,我们将继续探索1996年巴西UFO坠毁事件。

在上一集中我们介绍,在这次坠毁事件中,有多方证据显示,巴西军方抓到了两个外星生物,一个是由消防部门在1月20日上午抓到的,我们简称外星人A,而另一个是由军警马可在同一天晚上抓到的,我们简称外星人B。而它们被分别送到了两个不同的医院:瓦尔吉尼亚市(Varginha)的仁爱医院(Humanitas Hospital)和地区医院(Hospital Reginal)。

我们先来说说马可抓到的这个外星人B的经历。

医院惊魂

据知情人透露,外星人B被抓到之后,奄奄一息,很快就死亡了。那么它被送到地区医院之后,发生了什么呢?26年之后,一位当时的放射科医生现身说出了当时的情况。不过,他要求不透露他的模样,并且进行变声处理。

这位医生表示,当时在医院外有着8─10名军方人员看守,不允许人进出。另外有两名军方人员和两名警察进入了医院,从一个盒子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袋子。

军方让医生帮忙拍X射线照片,但不允许他打开袋子。这位医生按照要求从头到脚仔细地拍了一组照片后,刚准备按照惯例,对照片进行核实时,军方却不允许他看照片,并对他说:“非常感谢,你的工作完成了,不要对你所看到的,以及所做的事情做出任何评论。”

而这位医生也提到,这个黑色袋子里的生物发出非常强烈的臭味,感觉是氨气和硫磺的混合体。即便军方带着袋子离开,这股味道也没有消散。医院对相关区域进行了清洗、消毒,但是味道还是很强烈,医院不得不关闭了这个区域,等味道消失了再对公众开放。

这位医生还特别提到,这股臭味非常具有侵入性,因为他的鼻子和呼吸系统大概在之后的3至4天一直能够闻到这股臭味。

说到这里,看过上集的观众朋友是不是想到,发现外星生物B的两姐妹的妈妈路易莎‧席尔瓦(Luiza Silva)曾说过,她很多天都能闻到臭味还用酒精洗了鼻子。看来,这两个相互不认识的证人的证词,在这里相互印证了。
下面再说说外星人A的情况,相对于外星人B,它的情况似乎就更离奇了。

外星人A被送入医院时还活着,但似乎性命垂危,因此军方让医生为它实施手术。在一部名为《巴西UFO坠毁:瓦尔吉尼亚事件》(The Brazilian UFO Crash: The Varginha Incident)的纪录片中,一位曾在医院现场做警卫的士兵,我们简称S,给《Ovni UFO》杂志主编热瓦尔德(A.J.Gevaerd)先生打去电话,讲述了他的奇特经历。

S表示,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担架上躺着的是货真价实的外星生物。医生在给这个外星生物做手术时,他就在手术室内看守着。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个外星生物是死是活,医生们是在做尸检,还是在实施救治,只看到医生们忙忙碌碌,而他们的脸上表情和他一样,充满了紧张和惊恐。

S描述,这个外星生物大约1米高,有着非常油腻的、像皮革一般的棕色皮肤,更令人感到可怕的是,它有红色的眼睛,以及一双爪子一样的手。这个外星生物散发出非常难闻的味道,他们的长官甚至担心大家会因为这个气味感染上什么奇怪的疾病。

S表示,到最后,医生宣布这个外星生物死亡。

而在纪录片《接触时刻》(Moment of Contact)中,有一位化名为“军方X”(Military X)的军人也讲述了他的经历。他当时的任务是从位于特雷斯‧科拉索斯(Três Corações)的军事基地调来几辆军用卡车,开到瓦尔吉尼亚市,具体要来做什么,他一开始并不知道。他描述自己跟随特勤局(Secret Service)的人员先去了地区医院,后来又去了仁爱医院。

在仁爱医院,他看到了惊人的景象,在医院的某个房间中,在桌子上放置了一个不锈钢的盒子。而盒子中有一个绝对不是人类的生物,皮肤油腻呈深棕色。这个生物上半身被盖着,但是光看它的腿和脚就知道,这不是人!而且它的脚趾头看上去是一个“V”字型。这在某种程度上,和路易莎‧席尔瓦的描述又吻合上了。这部分的细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上集哦。

继续来说“军方X”。他们拉着不锈钢盒子回到军事基地后,“军方X”被叫到一间办公室,一位军方人员紧紧盯着他的眼睛,问他看到了什么。“军方X”为了避免麻烦谎称看到一个被火烧了的人。而这个人说道:“不,这不是你看到的”,“你看到的是超自然的东西。”他继续和“军方X”说,这的秘密不允许透露出去,甚至不允许谈论,否则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心灵感应

外星人A在仁爱医院接受治疗时,还发生过一个非常诡异的事件,《接触时刻》的制片人詹姆斯‧福克斯(James Fox)在一次访谈中表示,外星人A曾和两位医疗人员进行了心灵感应,向他们传递了大量的信息。

詹姆斯表示,他没有将这部分加入自己的纪录片中,因为他需要医疗人员的视频证词,但是这似乎并不容易。不过,他告诉那些好奇的UFO爱好者,可以参考由罗杰‧莱尔博士(Roger K. Leir)撰写的书《巴西UFO坠毁:一场真正的UFO坠毁与幸存的外星人》(UFO Crash in Brazil: A Genuine UFO Crash with Surviving ETs)。

在这本书的第六章,一位医疗人员,我们这里称作M吧,告诉莱尔博士,在进行手术的时候,手术室突然出现了绿色的雾气。他们不知道这种雾气的来源,并担心它可能有毒。一名手术室护士开始疯狂地敲打手术室的门,然而门外的军方却要求医疗人员找出绿色气体的来源。后来,大家意识到这个气体是由躺在手术台上的外星人A发出的,于是M在深深的恐惧中,慢慢接近了外星人A。

不知不觉中,M的目光和外星人A的目光对上了。外星人A双眼泛着红光,看起来就像是两团旋转的液体,一下子把M拉进去,让他越陷越深。突然间,大量资讯涌入M的脑海。M形容就像有人用铁锤一遍又一遍敲他的头一样。他感到头晕,有点恶心,而这种头疼的感觉持续了两个多星期。

那么外星人A通过心灵感应都说了什么呢?M透露说,外星人A表示它们的种族为人类感到遗憾。为什么呢?一个原因是,所有人类都有潜能和能力去做外星种族能做的事情,这些事情我们人类觉得非常奇妙、神奇,但却不知道如何做。例如,在身体受伤或生病的情况下,外星人无论是单独还是结合在一起,都能产生修复身体所需的所有疗效,根本没必要在特殊机构中接受治疗。而第二个原因是,人类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灵性的生命,只是活在一个暂时的躯壳里,与自我的灵性完全脱节。

外星人A还传递了什么其它信息吗?莱尔博士好奇地问到。毕竟M说了,是大量的信息,不应该就这么几句话。但是M却表示拒绝透露更多的内容。他也告诉莱尔博士,外星人A在抵达仁爱医院的24小时内死亡,但是他认为这是外星人A自己选择死亡的。

从这里,大家有没有发现医疗人员M的证词无意间,和士兵S、“军方X”不谋而合,或许这就是真相?

美军介入?

那么,外星人A和外星人B后来去了哪里呢?根据“军方X”的说法,他只知道它们最终被运到了位于坎皮纳斯(Campinas)的陆军军官预备学校(EsPCEx)。

奇怪,为什么要从安保更为严格的军事基地前往安保级别相对较低的军事学校呢?“军方X”说,军中有传闻说,巴西军方将收集到的UFO碎片以及外星人遗体都交给了美国军方。

在纪录片《接触时刻》中,摄制组采访到一位空中交通管制员何塞‧曼努埃尔‧费尔南德斯(Jose Manuel Fernandez),他回忆说,当时一架美国空军的运输机在没有巴西政府授权的情况下,降落在坎皮纳斯,之后有两架直升机飞往瓦尔吉尼亚,在收集了一些东西之后,回到坎皮纳斯,之后这架美国运输机就飞走了。何塞表示,这次行动的主导是美国,而巴西只是支援,进行一些地面行动。

掩盖

我们在最初介绍这次巴西UFO坠毁事件时,就将它和美国的罗斯维尔UFO坠毁事件划等号,一方面是因为这次巴西事件本身的震撼性、影响力,以及目击证人和证词的广泛性,确实和罗斯维尔有得一拼。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巴西政府为掩盖真相所做的努力,也绝不输给罗斯维尔事件中的美国政府。

最初的时候,军方只是敷衍了事地举行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核心内容概括起来就一句话:我们没有隐瞒任何事情,也没有必要和大众解释太多。

之后在媒体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军方终于给出了一份终极调查报告,里面说,三个女孩发现的外星人其实是一个叫穆迪尼奥(Mudinho)的精神有问题的流浪汉,当天因为下雨,所以穆迪尼奥浑身裹着泥巴蹲在墙角,结果被三个女孩当作了外星人。而当天被送到医院的两个外星人其实是一对侏儒夫妇,医院所做的只是给他们安装新的心脏设备。哎?做这样的手术,这需要封锁医院吗?军方也给出了军警马可的死亡调查,说马可当天根本就没有参与巡逻,他是因为手臂上的囊肿引发感染死亡的。而人们看到街道上的大量军车怎么解释?军方表示,这个简单啊,就是附近军事学校的拉练而已。

不过,军方的报导并不能说服亲身经历这件事件的人。

比如,那三个女孩就否认了外星人是流浪汉的说法,她们表示对穆迪尼奥很熟悉,不可能因为他裹着泥巴就认错,而且还错那么远。民间UFO调查专家维托里奥‧帕卡奇尼(Vittorio Pacaccini)也就此进行了详细地调查,从不同方面驳斥了军方的结论。大家看看维托里奥提供的对比图,两者哪里有相似之处?

而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约翰‧爱德华‧麦克(John E.Mack)在得知女孩们的目击事件之后,也在1996年11月来到巴西,和三个女孩中的两姐妹16岁的莉莉安‧席尔瓦(Liliane Silva)以及14岁的瓦尔基里‧席尔瓦(Valquíria Silva)进行了交谈。在几个小时的交谈中,莉莉安和瓦尔基里向麦克完整描述了整个过程,包括细节,并绘制了她们看到的外星人形象,麦克最终给出结论,他相信三个女孩没有说谎。

这里顺便说一句,麦克曾经是哈佛医学院精神病学的系主任,曾经获得普利策奖。他在最初参与UFO目击证人的研究时,也是觉得这些人若不是精神有问题,就是心理有问题。可是在与数百名目击证人接触之后,麦克发现这些人都是理智健全的,没有精神或心理问题。也就是说,这些目击证人说的很可能都是真的。后来麦克就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与UFO相关的研究中去。我们之前有一期节目,介绍发生在非洲津巴布韦的UFO集体目击事件,麦克在其中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出来看一下。

伤痛

其实,在1996年那个时代,人们对UFO、外星人这类事物的接受度并不高。人们对政府、军方也有天然的信任感。所以当时很多没有切身经历过这次事件的人,倾向于怀疑这些目击者说谎,在编造故事,并对他们冷嘲热讽。

可是,目击者们为什么要说谎呢?有人说,为了搏出名,为了获得利益。那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目击者这么多年都经历了什么。

三个女孩中,当年22岁的卡蒂亚‧泽维尔(Kátia Xavier)因为发现外星人时已怀孕,结果被造谣说怀了外星人的孩子,倍受嘲笑欺辱,最终和丈夫分居,并患上严重的抑郁症;16岁的莉莉安因不堪同学的嘲笑,被迫退学;14岁的瓦尔基里也因此自闭了好几年。

和马可一起巡逻的同伴埃里克‧罗佩斯(Eric Lopes)至今不敢和外人接触,对当天发生的事情一句话都不说。

而最初发现UFO坠毁的大学教授卡洛斯‧德‧苏萨(Carlos de Sousa)也由被人尊敬的教授,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嘲弄的对象,加上遭受官方威胁,他也患上了心理疾病。

还有很多其他人的遭遇,就不一一细数了。在接受纪录片《接触时刻》采访时,不少目击者都说,他们真希望当时在场的不是自己。

在纪录片《接触时刻》中有一幕,卡洛斯带着摄制组重新找到了当年UFO坠毁的地方。这是26年以来,他第一次再次回到这里,一时间千言万语化成两行热泪,这里面包含着多少心酸、多少委屈。

好了,1996年巴西发生的UFO坠毁事件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大家对这起事件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和我们分享。未解之谜,我是扶摇,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