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宗寿:中国经济发展分析: 问题与对策

陈宗寿

标签:

【大纪元8月6日讯】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与生活质量是世界共同话题,也是各国政府的重要职责。随着时代进步和全球一体化,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和许多问题将进一步密切相关、互相影响。

中国经济自1978年改革开放与发展私有经济以来,初步走出僵化的经济体制,确实有很大发展, 但由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滞后,仍旧存在很多严重问题, 应当认真分析研究和解决。

中国经济发展状况如何? 国内外有不同的看法, 甚至分歧较大。国外一些刊物仅仅看到北京、上海、深圳的高楼大厦、五星级宾馆、高速公路、国民生产总值及其增速,就认为中国经济发展仅次于美国,将很快赶上美国。并认为中国‘经济过热’,应降温和软着陆。他们没有看到中国13亿人口中80-90%长期生活在经济落后的广大农村与中小城市,还有上亿城乡贫困人口,人均收入低,差距大,需求大;但大多数人购买力低,生活简单,质量也差。

一、成绩、差距与人均GDP国际位次
据中国统计局报导,2003年中国大陆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090美元/人.年,这标志着中国经济经历半个多世纪的曲折道路与发展,已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新的起点。

据世界银行关于世界发展报告, 人均收入仍然是重要综合指标。按人均收入高低将世界206个国家和经济地区分为四大类:高收入(9656美元及以上)区(50个),中高收入(3126-9655美元)区(38个),中低收入(786-3125美元)区(54个)和低收入(785美元及以下)区(64个)。

中国属于第三类中低收入国家,排名约在115位。

高收入区有北美、西欧、日本、澳洲、新西兰、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等。高收入区中,2000年典型国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卢森堡42434美元/人.年,日本37528美元/人.年,美国35069美元/人.年,新加坡26767美元/人.年,香港24124美元/人.年,澳门、台湾约1.4万美元/人.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世界经济经历了五十年代的恢复期, 60-80年代的高速度增长期, 有的每年持续增长10%,出现亚洲 “四小龙”。现在是平稳增长期。由于世界意识形态旋涡,中国经济发展走了弯路,在极左思潮支配下,过多的政治运动与战争,错过了世界发展周期与大好时机。

改革开放以来,生产力获得部分解放和活跃,中国经济有明显好转与发展,出现补涨行情。但是,能否持续稳定地增长?同时,由于尚存在许多问题与体制矛盾, 又极大地限制与抵消了经济发展的成果与步伐, 致使中国与高收入区、中高收入区仍有较大差距。赶上这些先进经济体的发展水平尚须进行长期艰巨的努力。特别是要学习先进经济体的经验, 认识差距与问题, 深化改革, 优化体制, 落实政治体制改革, 彻底解放生产力, 以便更好更快发展。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由于体制弊端所产生的问题是客观存在, 并产生种种实际影响与危害。因此,不能采取讳疾忌医,或任其扩大的态度,只有认清问题, 以积极态度,妥善解决问题, 才能更好更快地发展。

1、国民收入两极分化扩大、城乡差别扩大、就业形势严峻
据调查, 1998年贫困线以下人口:按国家贫困线占总人口4.6%; 按国际贫困线每天1美元以下,占人口18.5%; 每天2美元以下,占人口53.7%。2002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由2.29:1,扩大为3.11:1。城市中收入差别更悬殊。下岗与城乡失业人数远远高于官方统计人数,一些贫困人被迫卖淫卖血, 而感染艾滋病, 正在严重扩散。有的人冒生命危险偷渡境外谋生,或从事国际犯罪活动, 这些严重损害了中国国际形象。

2、国企效益低,改革效果不大
国有上市公司发行股票,融资数万亿元,仍不能挽救企业困难与危机。人们常说:“一年上市,二年平,三年亏”。典型案例:ST轻骑公司在2002年钜额亏损32亿元。股市开办12年以来,由于滥发股票、官商勾结、缺乏市场诚信、缺乏民主监督,暴跌5次,跌幅最大达50%以上。2001年暴跌后,至今已达三年多, 使数千万投资者亏损严重, 反映了国企效益与改革不佳的困境,也说明市场化机制很低与市场管理不善等严重问题。

3、党政官员腐败严重,损害经济与社会发展
据中纪委报告,15大、16大,1992年至2002年两个5年间,因腐败违法违纪,全国处分党员数分别为669300人和846150人,增加26.4%; 处分县处领导官员分别为20295人和28996人,增加42.9%;处分厅局级官员分别为1673人和2422人,增加44.8%;处分省、部级领导官员分别为78人和98人,增加25.6%。

腐败问题使道德、法律、政策、科学、技术、资源与国家机构某些部门丧失或降低其功能和效率,增加企业生产、个人生活与国家运转的成本, 严重破坏经济与社会正常发展, 降低国际竞争能力与持续稳定地增长的可能。 边治理边腐败的根源在于制度弊端,缺乏民主与公众监督,导致权力腐败。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案件大量出现和长期得不到依法合理解决。

4、党政管理机构庞大低效率,消耗与占用社会大量宝贵资源
据统计,1980—2000年20年间,行政管理费从82亿元,猛增为2768亿元,增长34倍,而同期财政收入增长仅14倍。行政管理费从占总支出的7.2%,膨胀为17.4%,然而,另一方面教育与科学研究经费投入总量长期不足。资源浪费大,配置不合理。显然, 这是体制问题。

5、银行-金融业存在危机
中国商业银行管理不善,大量贷款与呆账、坏账, 难以回收。据报道,2003年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2.4多万亿元, 不良贷款率为15.19%。2003年国际金融银行业信用评级,标准普尔指标,中国没有一家银行达到A级。

6、教育失衡,初等教育落后
据统计,2002年全国共有24个省市区拖欠教师工资134.41亿元,拖欠额达5亿元的省12个。全国26个省区农村小学共有D级危房4000万m2,办学条件极差。仍有15%的地区尚未“基本普九”,还有0.9%儿童没上学,11.4%少年没上初中,15岁以上人口文盲8500万人。2000年第5次人口普查抽样调查,文盲与小学程度人口占42%,不少地方学生因贫困辍学。

7、经济粗放作业,能源消耗与材料消耗高
2000年中国每1万美元国民生产总值平均能耗约为8吨标准油,比先进国家能耗高出4—8倍,甚至也高于巴西、印度的能耗水平。这样将造成一次能源浪费、缺乏与危机。实际上在东南沿海一带与其他许多地方已经出现能源短缺, 因经常停电, 已造成数千亿元损失。

中国的钢铁、水泥产量虽已居世界第一, 钢铁的消费占世界25%, 水泥的消费占世界40%, 这些消耗远远高于中国GDP占世界的比重4%。反映技术落后,资源浪费严重。

8、生产安全落后,伤亡事故高发
每年各类安全事故频繁:交通事故、水灾、矿山事故伤亡高居不下,形势严峻,特别是采矿事故与死亡人数居世界之首。例如, 2003年12月23日重庆油气井喷事故死亡191人,是严重责任事故。

9、环境污染严重,疾病疫情多发
空气、河流、土壤污染严重,没有根本好转趋势。艾滋病感染者达百万人; 每年新发癌症病人200万人,死亡140万人; 2003年SARS流行死亡数百人,一度造成全国恐慌。2004年初,又在许多地方爆发禽流感。环境污染与疫情形势不乐观。

10、社会犯罪严重,治安形势严峻
各类刑事犯,特别是青少年犯突出;大学生杀人案时有发生,例如云南省马加爵案; 留美博士卢刚案。以及河南省有一罪犯惨杀与强奸达67人,这些人完全失去人性, 说明教育、道德与社会体制存在严重缺陷。许多地方治安不好, 大多以铁门窗防盗。

11、社会结构失衡
旧的生产关系与新的生产力失衡; 指令性经济时期的上层建筑与市场经济基础失衡; 政治体制的僵化与经济结构的多元化失衡; 旧的极权官本位与社会进步民主自由平等与公平失衡; 公权的滥用与有效监督失衡; 少数人的特权与广大人民的民权失衡; 公民实际权利与义务失衡; 社会法治的需求与司法腐败失衡; 社会道德观价值观扭曲与公理失衡; 资讯的垄断控制与资讯时代的社会需要失衡; 初等教育落后与经济发展失衡; 商品生产供给结构与社会购买力失衡; 发展质量与数量失衡; 发展理论与社会实践失衡; 政绩工程与实际经济效果失衡等。长期失衡将积累与激化社会矛盾,造成社会不稳定与动荡。

12、投资比例失调
经济过热的提法笼统,欠妥。实际上国民经济包括许多部门,有的过热,有的过冷,有的紧张。当前存在开发区热、政绩工程热、房地产热、圈钱热、圈地热等。投资过多的部门有,例如汽车、钢铁、水泥、家电、纺织等; 过冷的部门有农业、股票市场(暴跌三年多)、环境保护、公共卫生、初等教育、科学研究等;紧张的部门有电力能源、交通运输、服务业、资金等。宏观调控是必要的,但不是全面退缩,而是区别对待,有增有减,压缩过热, 改善薄弱环节,防止畸形发展与虚假泡沫, 使国民经济持续协调发展。

13、经济发展主要参数低
例如,投资效益与回报率、全员劳动生产率、城乡就业率、工资待遇、公共医疗、劳动力文化技术素质等较低。同时存在严重的社会分配不公、较高的银行坏帐、通货膨胀与物价上涨(20年来主要消费品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官方统计约5倍,有的实际达10-20倍)。

14、发展的动力
经济发展主要依靠资源的投入:资金、资源、人力等。同时社会上也存在许多不正当与非法手段,例如,非法圈钱、非法圈地、非法拆迁民房、盗窃国库、侵吞公私财产、压榨劳工、克扣与拖欠工人工资、使用童工等。实际上忽视配套改革、教育、科研、法治、市场规则等。

15、市场化改革与管理水平低
受指令性经济时期的“国家垄断一切”的极端主义思潮影响很深,政府官员对经济的过度干预、不当干预、直接经营、政企不分与不尽职责,仍然不同程度的存在。而且,官商勾结,市场欺诈,假冒伪劣到处可见,大大损害市场化进程与人民物质文化生活质量与水平。

三、基本原因
1、政治体制改革滞后,改革不配套,政治经济失去平衡,一条腿走路, 难以持续英美等发达国家;

2、19世纪西方极端主义错误思潮与东方数千年专制主义残余影响较深;
3、文化教育落后,不利调协发展;

4、思想观念落后,改革不到位;

5、国家管理体制没有创新,旧机构不适应新形势。

四、理论、政策、实践、效果与国际经验
古今中外发展国民经济的理论很多, 评价正确与错误的客观标准是社会实践效果, 即全体国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 用最低成本, 获得国民最大收益。不同理论与政策指导下的社会实践与效果是不同的,甚至差距很大。20世纪以来的国际经验值得认真吸取。

1、基本政治与经济制度适合经济发展——任何国家与地区都可成高收入区
所有高收入区都实行民主政治制度+自由市场经济制度,例如,北美、西欧、日本、澳洲,以及新加坡等。生产力得到充分解放, 国民经济长期持续稳定协调全面地增长, 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

2、正确的社会政策
例如,优先发展教育,重视科学研究,“小政府大政府”,吸收外资,保护私有财产与投资,良好的劳工政策与社会保障制度,可靠的医疗制度等。

3、经济文化发展的水平与地理位置、气候、人口多少、国家大小、资源多少无关
上述四类国家中每一类国家分布很广在全球各大洲, 与地理位置、气候、人口、大小、资源无关。从高收入区50个国家与经济体中也可以得出这个论断。世界十个人口大国,有2个属于高收入区:即美国、日本。而日本是一个人口多,密度高,耕地少,资源短缺的狭小岛国。四类国家每一类中都有人口多的, 也有人口少的国家, 因而, 收入高低与人口多少一般无关。

4、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仍然是国际公认的评价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综合指标。一些典型国家国民生产总值人均达1000美元/人.年的时间先后为:

美国1941年,法国1953年,英国1954年,西德1958年,意大利1964年,日本196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展起来的新兴工业区,新加坡1954年,巴西1974年,台湾1976年,南朝鲜1977年,这些地区的经验值得学习,其社会与经济发展具有极强的可比性。

由此可见, 中国2003年人均产值达到1090美元, 从数位看相当于英美等发达国家40-50年代的水平;若考虑通货膨胀,实际购买力仅相当于英美等发达国家20-30年代的水平,差距仍然很大。

5、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由国家垄断一切的“无产阶级专政”政治制度与“消灭私有制”的指令性经济制度,实践证明阻碍社会与经济发展,束缚生产力。例如,前苏联、东欧,以及效仿其模式的亚非拉国家,长期畸形发展或停滞不前。

6、传统的封建主义、保守主义影响很深的国家,不利于解放生产力,发展呈低水平,例如,几个知名的古代文明国家, 例如, 印度、埃及、中国。

低收入地区,想要成为高收入区,就应学习高收入区的先进经验,深化改革,从制度、结构、政策上作起。当然执政者有更多的责任,转变观念,学习先进,与世界接轨,解放生产力,不断提高全体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与质量。

五、对策: 关键在于深化改革优化体制
1919年爆发的五四爱国学生运动, 提倡民主自由与科学是一次中华民族复兴的启蒙运动。中国走什么道路?实行什么制度?中华如何能振兴、富强?这是中国人关心的问题,争论了一百多年,未果,仍然是一国两制。人们要问,究竟哪一种是最优制度? 应当以史为鉴,总结历史经验,学习先进体制,不要重复“西学为用,中学为体”的历史错误, 从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抛弃偏见与少数人的狭隘私利,深化改革,创造与实行最优化的制度,早日赶上先进国家,使全体人民的国民收入与利益最大化。

为此, 应学习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与现代政治经济理论, 提倡科学发展观是五四运动精神的继承与发扬。科学发展观包括内涵很多(见发展的哲学一文), 其中最重要的在于民主体制。

1、 落实政治体制改革,明确改革目标、计划、步骤,建立现代民主制度,实施宪政, 实现民主化社会化;根治制度腐败; 以民主与和平方式妥善解决国内政治分歧与两岸关系; 彻底解放生产力; 优化资源配置; 为经济起飞奠定基础;

2、完善市场经济制度与法律体系;充分体现市场规则:公平、公正、公开;

3、制定经济发展科学评价指标体系;

4、优化投资,协调发展。落实科教兴国方针,增加基础教育投入;

5、按宪法第2、5条, 转变观念, 党政分开; 依法施政, 不要越权; 分工明确,承担责任。政府的主要职责在于公共服务,办好教育、社会保障、维护社会公正与秩序。政府不要直接经营经济,不要形成官商,不要与民争利,更不要侵犯公民权益。

6、提高科学技术水平,增加科研投入;

7、重视“三农”问题,科学解决农业体制,先抓农村基础教育;

8、加强投资审计,优化资源配置,杜绝政绩工程,减少政府不当消费;

9、保护公民权利,抓紧妥善解决侵犯公民权利的案件;

10、学习国际先进经济体制的经验与理论,积极与国际接轨。

根据世界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周期与水平,中国经济正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市场与潜力,但也存在上述问题与体制弊端的不利因素的制约,能否实现持续稳定地增长和经济起飞,关键在于政治体制改革是否成功,这是重要的发展战略问题。

参考资料:
1、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出版社,北京,2002。
2、刘国平主编,世界经济统计,经济科学出版社,北京,2002。
3、世界经济年鉴编辑委员会,世界经济年鉴,2002/2003年卷,北京,2002.12。
4、陈宗寿,发展的哲学,第四届中国经济学家论坛与经济研讨会,北京,2002。
5、陈宗寿, 新型工业化道路与必须深化体制改革,第二届中国科学家论坛,北京,2003。
6、陈宗寿,资源优化配置与资本市场的良性回圈,中国WTO研究学术年会,北京,2003。
7、范慕韩主编,世界经济统计摘要,人民出版社,北京,1985。
8、中社科院经济所,世界经济统计手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1981。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陈宗寿:落实宪法 实施宪政
陈宗寿:坚持民主 完善制度
陈宗寿:建立国民健康保障制度
【名家专栏】中共对香港地产大亨弃如敝屣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直接发力 江曾势力遭重创
【时事纵横】台湾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门叫嚣
【秦鹏直播】房产泡沫要破 中共准备恒大倒闭?
【横河观点】两岸CPTPP较劲 中共明摆着丢脸
【财商天下】中共申请CPTPP 澳洲来硬的
【马克时空】租核潜艇、买战斧飞弹 澳洲抗中如虎添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