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大游行”遭到空前的镇压

人气 11
标签:

【大纪元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子法、北京快讯报道) 一提到“九一八”这个字眼﹐人们就会联想到“九一八事变”﹐进而联想到“七三一”细菌部队﹔“南京大屠杀”……中华民族伟大“抗日救亡”战争始于这一天。然而中国人民在历经八年的浴血奋战(牺牲了三千万同胞)﹐在取得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又得到了什么呢﹖

对引起国内外注目的918大游行的合法申请﹐北京政府没有给予任何公开答复﹐他们行使阻止大游行的手段从下文报导中可以看到的就是阴险的拘押﹑逮捕﹑软禁。

9月2日开始连续大规模‘清访’﹑‘截访’﹐918凌晨再度突袭

9月18日早晨4点﹐许多人还在梦乡中﹐据说最少有三十七辆警车﹑警察﹑保安包围了北京南站上访村﹐除了一些跑出来的上访人士外﹐上访村其他大约几千上访人士去向不明﹐可能被拘押。目击者表示﹐运人的警车不停的来回运﹐也不知道被运往何处。警察撤离上访村时﹐最后三辆长龙型的公交车上站满了被抓的上访人员﹐开出了上访村﹐据说三辆车中最少也有二三百人。

据逃出来的上访人士讲﹐警察在很大的上访村一带围起了警戒线﹐在各个路口设了关卡﹐警察在叫门不开时就踹开门﹐警力似乎没有很多﹐搜查并不很细﹐隐藏的一些上访人士躲藏起来﹐后来伺机跳墙逃出等。凌晨4点开始的大搜捕一直持续到六点半左右结束。






六点半时﹐记者采访了现场附近的上访人士。

上访人士甲﹕现在我看到的就有五十多个警察﹐警察都在往外撤﹐大型依维克警车有十几辆﹐小型的警车也有七八辆﹐三辆大公交车上站满了人﹐正在开出去﹐这三车最少也有二三百人还多。过去早晨也有抓人的﹐但是从来没有这么早来抓人﹐天还不亮﹐才四点多钟就来了﹐天没亮的时候看不清楚睡在草地人的情况。

上访人士乙﹕我五点钟上厕所时﹐看到警察﹑保安往胡同里走﹐进去直接就开始搜﹐一群群的﹐我转身就跑﹐衣服都没有穿。大小警车有三十七辆﹐两大车警察﹐就是大型的公交车﹐六点半他们才走。

据说前夜﹐上访人士都互相通了气﹐为了实行918大游行﹐约定今天早晨到天安门广场集合。还有部分上访人士准备到京西宾馆去抗议。

‘87大游行’申请者之一的新疆上访人士李春英也被拘押﹐据逃回来的上访人士说﹐用大型公交车连续抓走的人士被送到距离上访村不远﹑新发地的马家楼出集中﹐然后从那里被向各地分流。从9月2日开始的空前规模的清访使上访村的人数从数万人降到几千人﹐918凌晨的大搜捕﹐使上访人士的人数变得寥寥无几﹔

游行申请人无由的被逮捕﹑拘押﹑监禁

北京警方于9月17日逮捕了游行示威申请人叶国柱﹐拘押了郑明芳……。

著名上访人士倪玉兰于18日早7点出门﹐她被门口监视的警察保安拦住不让出门﹐双方一直僵持到8:20﹐她被警察﹑保安强行拖回家中。

倪玉兰说﹕早晨﹐他们出动了五个警察﹐三个保安看着我﹐对我这样一个瘫子﹐用得着这么多人吗﹖

一辆警车守在她的门前﹐不但倪玉兰寸步难行﹐数目不时增减的警察﹑“保安”还拒绝一切亲朋好友对倪家的造访。昨天晚上﹐新街口派出所的警察两名架一名﹐将要到倪家吃饭的上访人员鞠鸿怡等强行加上警车﹐拉到派出所讯问。

据说新街口派出所警察在“执法”中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他们就是往要到倪家的客人面前一站﹐任凭客人们质询抗议﹐他们对客人不进行任何解释﹐就是不让你进﹗如果这名客人是他们担心的对象﹐就没有商量的架你上车。

据警察透露﹐倪玉兰是重点对象﹐十一临近﹐当局更加害怕她搞“上访串联”﹐所以﹐不但对倪玉兰要进行24小时监视﹐更要不择手段的限制她和外界的一切来往﹐必要时包括拘押上访客人等。8月26日﹐新街口派出所就将到倪家作客的叶国柱和外国记者带到派出所拘押了三个小时。

新街口派出所打人凶残闻名。就是经过新街口派出所的警察几番毒打﹐曾为律师的倪玉兰被活活打成了残废﹐必须拄着双拐行走。更加阴险的是公安对北京所有的医院下令﹐不准给倪玉兰验伤﹑诊断﹑看病﹐倪玉兰除了不得不忍受公安经常的拖拉暴行之伤和不时发作的伤痛外﹐她还得不到医生的残废证明﹐不能购买残疾人的车代步﹐外出时﹐是她丈夫用自行车带着她。倪玉兰说监视警察看到院子里停有那台自行车﹐他们就安心了。

918当天﹐北京维权人士关增礼在走出家门时﹐门前停有一辆警车﹐一个警察﹑五名联防队员截住了他﹐盘问到哪里去﹐关增礼给警察看手持的宪法﹕你看这上面写着﹐跟踪盯梢是违法的﹐是谁在违法﹖依法治国是不是一句空话﹖政府成天喊“诚信”﹐“诚信”﹐你们都不城信﹐怎么教老百姓诚信﹖

9月19日﹐在记者采访关增礼时﹐可以听到警察闯进屋里﹐在吆吆喝喝。关增礼表示﹐他们随意私闯民宅﹐不出示任何证明。最近自己的手机也被监控﹐电话一度没有来电显示﹐经抗议后恢复。今年是中共建国55周年庆祝﹐估计对自己历年例行的“十一监视”将持续一段时间。在看到门前的警车从昨天的小警车变成了一个可以乘坐十个人的大警车﹐他向监视警察建议﹕你们干脆开个囚车﹑或者把坦克开来如何﹖警察表示希望他配合他们的“监视”工作。

一位来自上海的访民﹕我们来北京的人很多一路上受警察的追截﹐到达北京的没几个人了﹗在保定车站警察抓走了我们两车人﹐在涿州我们的人又被抓走了3车﹐每辆车按35人计算﹐抓走了我们180人﹐在涿州﹐一位来自上海黄埔区姓丁(新华)的访民﹐因为拒绝跟警察走﹐被“五花大绑”像拖死猪一样拽下来塞进警车﹐警察还不解气﹐拳打脚踢﹐现在这个人已经被打伤了﹐上海被抓回去的人都被监控起来了。

大连的宋贵家被监控在招待所﹔辽宁﹑鞍山被抓的人现被监控在北京的“云祥宾馆”﹐“小不点”—来自辽宁鞍山的残疾人贾凤珍应该就在其中。

北京人士评论﹕宪法规定﹐“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警察大概是不懂法﹑不学法﹑也不需要守法的﹕宪法中明明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我们不禁要问﹕《宪法》既然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怎么同受共产党领导的警察就可以不遵守﹖这大概就是“中国特色”法制所决定的吧﹖人们乞盼着还是多一点国际惯例才好﹐少一点“中国特色”吧﹗

警察控制上访人员乘坐公交车﹑前门下车车站检查﹑天安门各路口盘问

上访人士﹕从上访村乘20路公交车可以直接到天安门。警察在20路车站不让我们坐车﹐我们有的只好坐106路车﹐半路再换车。

20路前门下车站还有警察盘问检查﹐据说查出是双方的就被带走。

叶国柱的儿子叶明君经过地下通道到天安门广场时﹐被警察搜包﹑出示身份证等反复盘问﹐叶明君表示他们似乎是有目地的拦截﹐最终他们没有找出问题﹐不得不放行叶明君到天安门去旅游。

此外﹐上访的杜女士﹑钱女士等人在进入天安门广场时都受到严密的盘问。

四十多名上访人士在天安门拐角﹑人民大会堂西侧路口向天安门进发时被警察拘押﹐只有一名上访人士逃脱。

严密的大搜捕﹐恐吓住许多上访人士﹐他们有的不敢来﹐还有的在天安门广场外围观望。

恐怖猖狂的天安门广场 上访人士不敢聚集

北京人士﹕天安门广场今天显得格外“气氛紧张”﹐或者说“充满恐怖”﹐来到这里的人们都会发现广场上今天警察特别的多﹗(十步之内你必能看到一位身穿警服的人)﹐几十辆警车布置在广场四周﹐还有一些手拿步话机的警察在来回巡视﹐一些警察手中拿着“自卫”用的“警棍”﹐这其中还有不少是女性民警﹐还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估计是便衣。

广场上一些重要建筑物的四周﹐警方划出大片空地﹐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如﹕人大会堂﹑人民英雄纪念碑﹑旗杆周围地区等等。

“人大会堂”西侧拉起了警戒线﹐只是不知道要警戒何人﹖一些衣衫不整﹑面目憔悴﹑蓬头垢面的“人物”﹐在广场周围地区被警察纠缠﹕“带的什么东西﹖打开来﹐检查一下﹗”

不时从四周传来声嘶力竭的抗议呼喊﹐一堆堆警察立即扑上。

在人大会堂北门﹐警察拦截了十几位“上访”冤民﹐三位公民被抓上了警车(两男﹔一女)﹐警察“执法”的野蛮似乎是在驱赶一群牲畜。被抓的公民大声的呼喊﹕“凭什么抓我﹖我冤枉﹗”警车呼啸着开走了﹐去向不明。

北京人士﹕警察开心﹐凭着这份“功劳”回去又可以领“奖金”了——“镇压人民奖﹗”

不少来北京旅游的人目睹恐怖的天安门﹕如此严密的防范措施是不是违背了原来设计﹑建筑人的初衷﹖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又要花大价钱建造它﹖

北京人士﹕政府如此严密的防范举措应该平安无事了吧﹖不﹗人大会堂西门前﹐今天就有十几名上访人在喊“冤”﹗但他们的抗议活动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就被赶过来的警察抓走了。

当代“秦桧”再度弄权﹐岳飞后代再度蒙冤

近十二点钟﹐旗杆东侧的广场上有人打出横幅标语﹕斗大的“冤”字﹗他们是岳飞二十九世孙和身患晚期癌症的76岁的岳母一家人上访。历史在惊人的重演﹗当代“秦桧”再度弄权﹐岳飞后代再度蒙冤﹐他们已经上访了29个岁月(本报对此将另有详细报导)﹐两千多次了。天安门的警察扯下了岳母写有着冤情的状衣﹐围观的人指责是他们将岳母气昏过去﹐警察和武警置昏迷的岳母于太阳底下几乎近一个小时不闻不问﹐只是不断的驱赶围观人员。

上访的杜女士指责手里拿着岳母状衣的警察﹕这么大年龄﹐怎么不抢救啊﹖

杜女士﹕我就因为说了这么公道话﹐警察就过来了﹐他的警号用墨镜给盖住了﹐也看不清他的警号﹐看到警号的尾号是14﹐要抓我上警车﹐说给你送到一个地方去﹐有你吃饭的地方去。告诉你﹐你也是犯法的﹐上访的就是不救﹗我们上访的怎么了﹐就不是人了﹖别的上访人员把我拉住了﹐要不然就把我拉走了﹐我要是被他拉走了﹐劫数就难逃了﹐进去还不把打死啊。

在岳母昏迷了四十多分钟的时候﹐120救护车来到天安门广场﹐却不施援手﹐岳飞二十九世孙的岳爱华表示﹕你们要是不救﹐就死在天安门。又过了20多分钟﹐人们纷纷指责﹐这么大岁数﹐为什么不救﹖120车不得不将昏迷的岳母拉到北京医院。

在记者前不久对岳爱华的采访中﹐她表示﹕母亲身患癌症晚期﹐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可以给蒙冤29年九泉之下的丈夫申冤﹐她曾向子女表示﹕这次进京﹐爬也要爬到天安门广场去申冤。

上访人士感叹﹕唉﹐他们是岳飞的后代﹐也遭受这样的磨难﹐竟然29年了。

上访女士鞠鸿怡﹕一个警察手里拿着状衣﹐老太太身边大约站着三四个人﹐都是女的。詹姆斯也在。警察和武警就过来冲﹐他们对刘安军的爱人小孙说﹐你别在这瞎弄﹐要不然你就走﹐要不然就给你装车。警察要不老给这些上访人拍照呢﹐他们全都熟悉这些面孔。

在得知岳飞二十八世孙上访23年﹐冤情没得到昭雪就死去时﹐鞠鸿怡表示感到痛心。

鞠鸿怡﹕哎哟﹐跟我们家是相同的遭遇。鞠鸿怡和父亲被国务院机构国管局强制拆迁﹐赶出家门流浪街头﹐父亲也是在死在上访期间。

上访人员默默散去 有人评论‘918大游行’非常成功

散步在天安门广场的上访人员三五一群﹐他们表示警察的人数比游人都多﹐他们不敢聚集在一起﹐否则不但被抓﹐还会被罗织罪名。岳母昏迷事件发生﹐使得上访人员感到倍受警察的“瞩目”﹐他们默默的各自离开了天安门广场。

一位来自南方的上访人士看到如临大敌的警力和现场一些国外媒体记者﹐表示这次的‘918大游行’让政府感到非常的紧张﹐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呼吁作用﹐他评价这次游行‘非常成功’。

叶国柱在被捕之前曾经说﹕我们合法的申请游行﹐合法的行使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我们也不怕他们抓﹐要是他们再把我们抓起来﹐那就是他们再一次的对人民犯罪。

在中国﹐自称是人民的“公仆”﹑富得流油的掌权官吏们﹐对待穷的不能再穷的“主人”们行使自己的游行权利时﹐穷尽了一切卑鄙的镇压手段。他们早已不在乎对人民犯罪了。

中国国内此起彼伏的抗议

918下午两点多钟﹐一位六十多岁的﹑身穿制服的老人将自己的手提包甩在汽车站路边﹐手提包随即燃烧了起来﹐冒着浓烟﹐几辆公共汽车不敢进站﹐跷过火焰在远处停靠﹐此时这位老人又向公共汽车投过来啤酒瓶﹐吓得坐在车窗边的乘客纷纷躲避﹐打碎的玻璃片撒满一地。三分钟后一个当兵的跑过来问﹔“你是干嘛的﹖”“我是上访的﹗”这位当兵的马上跑开并用步话机向“上级汇报”﹔随后赶过来一大批警察把这个老人抓走了。

北京人士﹕老人只是想出一口气﹗但却招来警察的一顿毒打。手提包燃烧了不到六分钟﹐就被警方调来的消火车用灭火器扑灭了(现场冒起一片白烟)﹔但﹐埋在人们心中的怒火警察又怎么能扑灭﹖

上访男士﹕最近北京到处都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标语。

上访女士﹕我刚才在向天安门来的路上﹐听到几个老太太说昨天接到了法轮功的电话﹐还听说918游行﹐我在那儿偷偷的乐。

据说﹐四中全会和十一临近﹐北京政府从外地抽调了80万左右的警力增援北京。这些警力将如何对待仍然源源不断涌向北京的大批上访冤民﹖将如何对待在国内外持之以恒申诉清白“讲真象”的法轮功学员﹖将如何对待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指责﹖无疑今后的北京﹐将继续是引人注目的“正义”﹑“邪恶”的聚焦点。(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叶明君心中的父亲
日本法轮功学员庆祝NPO资格认定
情歌天后梁静茹十月开唱
春林社区第二届多元文化节游行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彭帅“活动自由”?赵克志为何丢官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新时代”针对美国
沈四海:张高丽丑闻续炒热 两派各怀鬼胎
【十字路口】中共整肃台商 恐自吞三毒箭
【马克时空】AIM-260导弹 射程远超霹雳-15
【军事热点】英意航母 F-35战斗机交互登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