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忧伤的手儿把你的手儿来牵

——“为什么警察在流泪?”

标签:

【大纪元9月20日讯】


在今天北京千万个上访者的身影中间,我们能看到一个面容坚毅的妇人,她的胸前悬挂一张不胜负荷的巨幅申冤板,板中间是一张年轻女警英气逼人,满脸正气的照片。那是方佳,她含冤而死的女儿。

2000年1月4日,正气凛然的神射手,一心发愿为人民主持正义的23岁女警方佳,死在她工作的广东揭阳市公安局大楼楼下。死亡时间:下午四时10分。当晚11时,公安局通知方佳的母亲肖奕娟到公安局,在盘问和恐吓之后,迟至12时才告知她女儿的死讯。在调查过程中,公安局刻意制造蛛丝马迹以作出自杀的断论,并在没有获得家属签字同意下匆匆火化了死者,而方佳的验尸报告和死亡现场的录像也一直没有让家属过目。方佳留在宿舍的遗物被丢弃水中,她的日记和电话本虽然归还了家属,其中锁着的日记本却被撬开撕去了几页,电话本最前边局里七个局长的家庭电话,传呼机号码,股长王炯传呼机的号码也被撕去。

方佳火化之后,公安局强迫死者家属举债设席八桌请市局的同志“吃甜”,“每席都要中华香烟和好酒款待,每个科室都要分发‘红丝线,大吉和糖果’”,席间并且如同全无心肝的人一般互打手机嘻笑,全不顾及悲恸的家属心情。为了把案情推向自杀,广东公安厅甚至威胁方佳的同学李志刚,编造他和方佳谈恋爱的假象。

根据肖奕娟的证词,方佳在广东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于1998年12月被录用到揭阳市公安局工作,由于表现突出,次年12月被调到市公安局技术侦察科。方佳转到技侦科虽然时间短暂,但已目睹里面的贪污内情。事发前,方佳正准备从即将前往学习的股长王炯手里接管单据和保险柜的绝密钥匙,并多次向母亲提及公安局为什么这么多钱,技侦科一次拨款286万元的异常现象。方佳不只一次质疑为什么王炯老说有许多款项的单据缺失,并且迟迟不移交工作。根据局里人员的证词,当日下午事发前,13楼技侦科办公室里传出激烈的争吵,不久传出一声重物跌落的声响,人们在公安局大楼楼下距离墙根1.1米处发现了与墙平行躺卧的方佳。

由于方佳手臂上的两道刀痕,脱落的警鞋,失踪的传呼机和撕裂的袖子,以及身体跌落的方位,肖奕娟强烈质疑方佳是由于发现了局里的腐败事迹而被推下楼灭口。火葬场的黄师傅更对她说方佳右眼周围乌青,他怀疑她生前被人打了。在市公安局,省公安厅,高级法医的层层勾结下,肖奕娟要求调查真相的要求被粗暴地否决,就连显示方佳手臂刀痕的照片也在后来的证据中消失无形,法医欧桂生并且明白告诉肖奕娟:“那些你不要管,就看这些。”

在此之后,肖奕娟分别向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政法委书记陈绍基等申冤,却不能推动揭阳市公安局分毫。无奈,2000年她第一次到公安部上访,却被告知省公安厅早已定下自杀的结论。她打电话给揭阳市公安局局长王学斌,王竟然说:“你想搞臭我们公安局,告诉你,公安局是告不倒的!“

无路可走之下,肖奕娟向所有可能帮方佳申冤的单位寄材料或打电话,例如《人民日报》、公安部政治部负责人、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厅何晔晖厅长、中纪委,党中央、国务院。后来她才知道,按照《信仿条例》,寄往中央和国务院的申诉材料应该被转给公安部进行处理。2001年3月7日再次向全国人大、广东人大、羊城晚报、党中央、国务院寄材料。在广东省公安厅与公安部串通,做笔录却不让看就叫她签名的所谓“调查“后,肖奕娟再次向公安部政治部负责人、公安部信访办、中纪委、广东省人大、国务院、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公安部举报中心等很多单位寄材料,却全部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断无消息。

从此,肖奕娟加入了全国千千万万的人民,走上了漫漫的上访路。在这过去的四年多里,她去过广州,北京无数次,2002年为了筹钱三上北京申冤,她卖了自己的房子。然而就在她要动身之际,揭阳市公安局以“谈心”为名将她抓去软禁了两天,肖奕娟被迫绝食两天两夜以示抗议。获得人身自由后她第三次到京上访,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一条的规定,申请公安部对广东省公安厅做出的“方佳系自杀”的结论进行行政复议。

为了阻碍肖奕娟的上访,揭阳市公安局无所不用其极:“就在我第四次到京上访动身之前,揭阳市公安局又故意制造车祸,差点撞死我的大女儿和小外孙,并抢走我大女儿的包,里面有我的身份证和二百多元退休金,企图阻挠我来京上访。我每次到外地上访,揭阳市公安局总是派人跟踪盯梢,并能得到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给我的上访制造了很多障碍。例如就在《法制日报》准备刊登方佳蒙冤一事之时,揭阳市政府秘书长打电话到报社阻挠刊登。”

身为一个基督徒,肖奕娟具有非凡的毅力和对真理不屈的信念。在2003年控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行政诉讼起诉书上,她写道:“难道公安干警杀了人就不用偿命了吗?难道中国的法律都不是给老百姓设立的吗?公安机关下到派出所的民警、上至公安部的邻导难道都要凌驾于法律之上吗?”

在起诉状里,肖奕娟要求法庭:

一、 组成独立于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调查组调查方佳一案,为方佳雪冤,严惩与方佳一案有关的所有违法乱纪人员,包括中央有关机关、广东省有关机关、以及揭阳市有关机关的所有涉案人员;

二、 责令公安部在全国主要媒体上向全国人民承诺,公安机关以后绝不会再滥用职权对当事人、证人、第三人、或代理人等进行打击报复,绝不会再滥用职权妨害司法公正。

在这里,我们看见了做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肖奕娟的天真,和属于所有共和国人民的悲剧。这悲剧已经不是所谓的蚂蚁撼树,螳螂挡臂所足以陈述。如今在全国各地甚嚣尘上的旷古冤情,在北京滞留的千万上访冤民所居住的残破的上访村,他们身上穿的,胸前挂的血泪的泣诉,正说明了肖奕娟状告公安部里提出的,在任何正常的情况下都无疑是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基本要求,在这里却变成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梦想,一个招人嘲笑的天方夜谭,因为我们早已站在了公理和正义的对立面。

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还有为了替揭发腐败而被害冤死的儿子申冤,上访了七年的王庆云一样,肖奕娟是一个坚毅的母亲。在她为了女儿成立的追忆网站上,有一首她亲笔写的诗歌:

不,即或一种深刻的痛苦
在这颗死去的心中能复活;
不,即或一朵希望之花
在我的道路上还能再发芽;
即或纯洁、恩惠和天真
为你来抱怨我,蛊惑我,
不,亲爱的孩子,你是那样纯朴、无邪而显得那样美丽,
我不知怎样爱你,也不敢爱你。
然而那样的一天终会来到你跟前,
那一瞬整个宇宙都不值一钱。
但愿我对你的尊敬能牢牢记在你心间!
无论在欢乐与痛苦中,你都将发现,
我忧伤的手儿把你的手儿来牵,
我忧伤的心倾听着你的心弦。

这是一个中国母亲写给她的女儿的诗歌。是这样一个勇敢正直的女儿,是这样一个刚毅不屈的母亲。在电话采访里,肖奕娟用她略带潮洲口音的声音告诉我许多方佳生前感人的言行。和她端庄,凛然的相貌一样,方佳的言行也充满了一股天生的善良和正气。当方佳在锡场供销社出生时,由于是第二个女孩而被父亲抛弃,从此肖奕娟成了刻苦的单亲母亲。

“你不知道,我方佳生出来的时候红红脸蛋,很可爱的。她父亲却不要她。”“我在煤油灯下绣花,我们潮洲的手艺,赚八毛钱买菜,方佳在灯下读书,母女相依情深,岁月悠悠。”方佳13岁时考上揭阳重点中学,肖奕娟骄傲地说:“我们母女仨是校友”。1996年,从小就立志“要做女法官,女干警,为民除恶,要为民伸张正义“的方佳考上了广东省人民警校。

方佳待人诚恳,由于从小贫困,后来家境好转时她说:“我们现在好了,要对别人好一点,要给别人好的东西。”由于她们在揭阳的老城区长大,她还自豪地说:“我们是破门楼里飞出来的金凤凰。妈妈,你看着,我会给你争荣誉。”为了锻炼眼力,方佳在家里挂了个标枪靶子,十年不断,果然成了警校里的神射手。肖奕娟从小教导小孩不崇洋媚外,方佳也常说:“我们家的人要堂堂正正生活,顶顶真真做人。”死前不久,方佳还高兴地说,“我们的道路平坦,前途光明。”

肖奕娟不止一次告诉我:“我女儿很优秀的。我方佳志气很大。她很有理想。”进公安局后方佳节省点滴时间自费学开车,读电大,为了以后能带工资读公安大学。为了遵守警察不去歌舞厅的纪律,方佳拒绝了同事的邀请,她曾经说:“人不在漂亮的衣服,在气质。我穿高中的旧衣服,骑摩托车,照样神气。”

方佳同时是个谦和的人。肖奕娟说:“我方佳进了公安局后一直想在大楼前拍照留念,我说好啊,小孩,你想拍,我帮你拍。她说不好,等别人拍了我才去拍。”结果直到她死去,方佳一直没能在她引以为傲的揭阳市公安局前留影纪念。

方佳含冤而死至今已快五年。“五年在历史的长流里不算什么,可是对我,却是五年五个365天,天天泪流成河。”肖奕娟在这五年里上访无数次,今年五月和七月她又去了北京:“我们二十多个广东的冤案,后面跟着上百个人,去天安门游行,一直走到公安部门前。国务院的警察看到我胸上挂的女儿的照片都流泪,国务院门前不准照相,不然我很想把他们拍下来,放在我的网上,放个大标题:为什么警察在哭?”

在北京,肖奕娟住在南站的上访村,天天走路,走破了三双鞋子:“我们住在南池子的上访村,我们很穷的,和乞丐一样。”“我双脚大大,走破千山万水万水千山,走在我的脚下,告诉全国13亿人民我血泪的控诉。我一人不是孤立的,我有600万榕江的人民在我后头。”女中专毕业,说话充满力度和坚忍的肖奕娟说:“我要凭我的双手和拙笔,把恶人送上断头台。”

在广州熙熙攘攘的街头,我们看见一个六十岁的妇人长跪在地下,头披长白巾,高举一张年轻女警的照片,向路人申冤。那使得我们仿佛回到了老百姓拦轿喊冤的古代。在北京,我们看见面容坚毅,眼神深邃的她脖子胸前挂着一张巨幅海报,在女儿的照片旁写着两行大字:“女警绝密室上班知黑内幕被灭口,母五年八次上京为女哭冤找清官”。在她身旁是同样披挂标语,身穿白衣红字,向过路的,流着同样血液的同胞倾诉冤情的上访者。

“女警有没有人权?”这是肖奕娟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自杀有遗书,东西不失落。他杀有反抗。我们家就在揭阳公安局对面不到80米,每天我看着公安局大楼,把泪流干。”“揭阳没法治,那些个贪官手里上亿元,我宁可在北京坐牢,不待揭阳。”我问到照片上那些在她身边举牌子的人,她说:“那都是和我一样来上访的。一个农民孩子举个牌子:‘我要吃饭’。我们广东就有二十几个人在这儿。”

2001年,香港东方日报曾披露方佳的冤案,然而打那之后就没有国内的媒体敢伸张正义。据肖奕娟说,有些媒体报道还跟她要钱,“要一万五,一点没有正义之心来帮人民。”七月去北京上访被广东驻京办送回来,她说等她存够了钱还要去。她原来的窗帘店为了上访申冤已卖了,现在就靠每个月300元人民币的退休金和做窗帘,卖健康食品,钱一积够了就上北京申冤。

方佳7岁上时曾经去汕头找抛弃自己的父亲,在看到父亲和新成立的家人,儿子亲切地打成一片,买好东西给儿子却不搭理她时,悲愤地跑回家来对母亲说:“他不是人。”方佳含冤而死,父亲一直没有来看她,却和公安局站在一起。一个打出生就被父亲遗弃,却十年如一日勤奋不懈,注重精神价值和人的尊严的女警察,在今日的中国为了拒绝和贪官同流合污而惨遭灭口。只能匆匆看上女儿遗容一眼的肖奕娟说,“死去的女儿满脸愤怒,双目圆睁,其景惨不忍睹。”

这是当今发生在中国千千万万个冤案之中的一个。冤案至今未雪。肖奕娟缓慢,镇静地说:“你们大家都要来帮我。”在她的声音里,我听出了奠基在坚强的意志力上的,不可摧毁的信念和盼望。

肖奕娟女士成立了一个追忆方佳的网站(http://www.gdjyfj.com/index1.html) ,把这五年来走过的坎坷道路上的影像和纪录登在上面,其中有一张壮志未酬的方佳骑在马背上,英姿焕发,神采飞扬的照片。

“亲爱的孩子,你是那样纯朴、无邪而显得那样美丽,
我不知怎样爱你,也不敢爱你。
然而那样的一天终会来到你跟前,
那一瞬整个宇宙都不值一钱。
但愿我对你的尊敬能牢牢记在你心间!
无论在欢乐与痛苦中,你都将发现,
我忧伤的手儿把你的手儿来牵,
我忧伤的心倾听着你的心弦”

肖奕娟白天联络电话:0663-8226304
电邮:jyfj_88@vip.163.com
jyfj@stinfo.net

附件1:
广东省公安厅人民来访回复
(2001)粤公群复字第144号
肖奕娟公民:
关于你到省公安厅上访及给省委领导来信反映方佳死亡的问题,我厅非常重视,已于去年3月和今年4月两次派出调查组前往揭阳市进行调查,经核查:方佳系跳楼自杀身亡。
此复。

附件2:
证明
我名叫钟盛财,是一个从江西来到方佳窗帘店帮忙的打工仔,方佳出事第二天,也就是元月五号中午我刚好在花诚花园一期店里,这时来了一个公安同志,听说是姓邱的,来后,方佳的表姐吴奕君对公安同志说:“你们为什么现场不给死者家属看,你们不要认为我们没有人,生的时候没有人,死了就有人”,邱同志听后大声威胁她说:“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在讲什么话,我们要缩小,你还要扩大。”看上去他的脸色好像是有点害怕的样子,接着他还说:“明天六号下午,你们一定要请我们吃甜,还要买大吉,红丝线,糖果送到市公安局各科室去。”这时方佳母亲说:“我们家现在没有钱,怎么请你们吃甜,为什么要请你们吃甜,又不是办喜事。”这时邱同志大声说:“没有钱借也要去借,一定要你们出钱!”方佳她母亲因只为是一个家庭主妇,听后无奈,只好由女婿向区法院东山区法庭借来壹万元钱,不情愿地让他们在“新大新”餐厅好汤、好烟给他们吃一顿,当时我心里觉得也很难受,为什么人不知死因地死掉了,一家人心全都心痛死了,还要请他们吃饭,直冤枉!
特此证明
证明人:钟盛财
2000年

附件3(节录):
无欲则刚
——记一等功荣立者、揭阳市公安局长王学斌
本报记者邓新建 虞能祥 本报通讯员彭瑞平
在广东省揭阳市,公安局长王学斌是个传奇式的人物,老百姓谈起他交口称赞,犯罪分子提起他闻风丧胆,他上任不到两年,把揭阳下属的普宁市这个全国出了名的社会治安“重灾区“整治成一块祥和之地,当官的和老百姓都说他了不起。
世纪之交的时候,王学斌戴上了一等功的奖章,为了结识这名传奇式的人物,记者日前赶到揭阳。一进入王学斌简洁的办公室,墙上条幅“无欲则刚”四个斗大的草书十分醒目。
………
他带领民警打黑除恶,得罪了不少势力中人,但王学斌说:“我不怕,正能压邪,我就信这个理。”
没夜没日,舍生忘我,他图的是什么?“以群众的安宁为已任,死而无憾。”这就是他的信条。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截访者“完美接管”省信访局——鸠占鹊巢?
投书:十月一日纪国殇 罪魁祸首共产党
顾国平:中共与人民的关系
蒙古人要清醒 不要自杀 中共在混淆视听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房产税试点出台 传神秘人抛93套房
【财商天下】中共缺钱发美元债 华尔街飞蛾扑火
【十字路口】美外交迷惑战狼 中共谋台改战略?
【舞蹈三剑客】我们是如何加入神韵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