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中共反颜色革命的豆腐渣工程

张三一言

标签:

【大纪元12月23日讯】中共反颜色革命当然离不开镇压、恐怖威胁、欺骗三件法宝。

一、以欺骗手段建造反颜色革命工程

  镇压和恐怖威胁从未停用过,尤今为烈;且旨在彻底到把有碍专政的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中。统治者全力加强暴力统治,但是民间反抗并不因之弱化,相反是强化了;结果是突破控制多于增加控制,所以总的趋势是统治范围缩小、统治强度减弱,社会自由度、人民权利、民间活动空间增加。也就是说和平演变在渐进性地进行中,颜色革命含量增加。前面提到颜色革命成功关键因素是统治者不敢或不能用军队暴力镇压,所以统治者及其御用文人也总结了这一经验教训;除了装出坚定无比会绝不手软地利用暴力镇压的姿态作恐怖威胁外,特别加强欺骗性宣传,以阻止或延迟可能出现的不能使用暴力状况。这欺骗主要是用扭曲捏造事实、颠倒是非黑白、偷换概念、栽赃和诡辩等方法达至。目前,中共主要欺骗工作是把民众为自己权益而进行的颜色革命运动扭曲和捏造为:“目标是建立亲美政权。”举要如下。

  把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扭曲和捏造为“美化美国式的民主、自由…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还进一步妖魔化民主概念,妖魔化民主制度,指鹿为马,诬指民主就是混乱、就是分裂。把人民遵从宪法维权、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行为诬蔑为“反对派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加之以反政府颠覆等罪名,即用专政工具强化其扭曲、捏造、颠倒是非黑白的效果。

  把世界人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为自己权益而奋斗的主动行为扭曲和捏造为在美帝国主义驱使下,为美帝国主义服务的卖国行为。他们是这样说的:“灌输美国的价值观,美化美国式的民主、自由,让广大人民群众潜移默化地认同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为有朝一日建立亲美政权奠定思想基础。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则是组织亲美派,以便带领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政治活动,伺机夺权。”

  美国“灌输美国的价值观”,你们近百年来不也是极尽全力宣传你们的共产主义、特别是前几十年拼命灌输宣传鼓吹你们的毛泽东思想和培植你们的毛派暴力组织吗?人家在自由空间,“灌输美国的价值观,美化美国式的民主、自由”,你们和你们的同志加兄弟的政权也可以利用这自由空间做与之相反的一党专政宣传灌输(你们何时停止过作反宣传?)。为什么别人可以收到“让广大人民群众潜移默化地认同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的效果?在你们的绝对封闭的空间,“人民群众”从娘胎起就接受你们的唯一且是单导向的思想观点“胎教”,一生只听到你们宣传的一把声音和灌输的一锅浆糊。这些“人民群众”不但是由你们教育成长起来的,还是被你们组织和控制起来的,这样的“人民群众”怎么会“不明真相”──让人家一“灌输美国的价值观”、一“美化美国式的民主、自由”,就眼白白地给人“潜移默化”掉了!为什么你们在与自由民主作较量时表现得这样窝囊?

  他们说:“美国十分注意从政治上培植能起领导作用的“骨干分子”。波兰的瓦文萨、南斯拉夫的科什图尼察、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乌克兰的尤先科都是美国相中的“领袖人物”,他们都是受过美国明里暗里的鼎力相助,有的还直接在美国接受过“民主教育”。”

  有请你们不要忘记历史,背叛你们的祖宗,你们何尝不“十分注意从政治上培植能起领导作用的“骨干分子””?你们不是也培植过欧洲明灯阿尔巴尼亚的霍查同志、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列主义)的希尔主席同志,纽西兰共产党的维克托·乔治·威尔科克斯总书记、红色高棉屠夫波尔布特等等““领袖人物””吗?你们不是曾经在全世界尤其是亚非拉第三世界遍植毛党同志加兄弟吗?他们不都明里暗里(诸如马共陈平的广播电台)受过你们的“鼎力相助”,接受过你们的“毛泽东思想教育”吗?为什么“美国相中的”“波兰的瓦文萨、南斯拉夫的科什图尼察、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乌克兰的尤先科”能掌握政权,你们相中的同志加兄弟““领袖人物””全都灰飞烟灭、均以彻底失败为告终?还得进一步问的是,你们现在敢用核讹诈、敢狂言死掉中国十亿人与美国“死过”,为什么就是不能、不敢与民主世界对着干,也到美国欧盟日本韩国等国本土,或在他们要明里暗里相助的国家,展开针锋相对的物色和培养建立一党专政的““骨干分子””、““领袖人物””的斗争?你们为什么不“灌输你们的一党专政价值观,丑化美国式的民主、自由,让广大人民群众潜移默化地认同你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党专政的政治经济制度,为有朝一日建立亲中共政权奠定思想基础?”为什么不在自由民主国家里,组织亲中共派,以便带领‘明真相’的群众进行政治活动,伺机夺权”?请你勿以阿Q式的“不干涉别国内政”搪塞。请不要忘了,你们在这方面有极其丰富的实际经验和完整的理论指导的呀。何况你们自己就是被前苏俄在中国一手培养起来和直接指挥的呀!你们曾是心甘情愿地承认“前苏联才是你们的祖国”的嘛!

  他们说:“美国发动侵略伊拉克的战争,至今己花了2000多亿美元,人死了1500多,得罪了许多盟国,仍没有完全达到目的,反而留下了许多后遗症;而在乌克兰,前前后后只投入2亿美元左右,人未伤亡一个,就大见成效,并得到盟国的一致支援。两相比较,当然后一种方式合算了。”

  这话目的当然是极言美帝霸权的可恶和必须极度提高对其颜色革命的警愓。按反颜色革命理论,颜色革命是当地人民受蒙骗去为美帝国主义利益卖命的勾当,反颜色革命是维护本国人民权益的正义事业。请朋友们想想,霸权美帝只用了二亿元就把乌克兰的4710万人搞定为它卖命,外汇储备多到流油的中共为什么不能为正义的反颜色革命花上二亿或者加十倍用二十亿美元,把美国的邪恶勾当压下去,还乌克兰人民权益?把“颜色革命消灭于外国地区”,把所有遥远周边的颜色革命打掉了,这不就是预防中共的中国大陆发生颜色革命的最好办法吗?为什么不这样做,反而在国内被动懦弱地预防?再就是,中共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七千一百一十亿美元;世界人口60亿,就算它民主国家人口占一半的30亿吧,按照反颜色革命论者的理论,理应用外汇储备中的零头128亿就可以,加倍计也只是256亿,加十倍计也只是1280,只占外汇储备的18%;花外汇储备的18%就能消灭美国霸权于无形,把中共的意识形态和一党专政制度推向全世界,“解放”全世界自由民主国家的人民了,保中共政权世无匹敌,荣任光荣正确伟大的世界人民领袖,为什么不这么去做?

  上面提了很多质疑反颜色革命者的问题,其实回答也很简单。物色到你要的骨干分子和领袖人物,明里暗里鼎力相助,出钱,开“反民主训练班”教育他们……你们都有针锋相对地做的“硬本钱”;但是,你们有什么政治和道德“软本钱”和人家对抗?你的意识型态是为了一党专政必须稳定压倒一切、必须把民主消灭于萌芽状态中,必须剥夺民众的自由和人权。你们有胆量做到:为了永保一党专政可以任意杀人,屠杀1/7国人(红色高棉波尔布特集团屠杀了一百万人,而当时的柬埔寨总人口仅七百万左右)保柬埔寨毛泽东化,邓小平屠杀二十万保政权稳定二十年,死掉10/13(中共军头朱成虎主张让西安以东10亿人口提供给外国原子弹炸死)保中共为世界霸王……你们有胆量提出你们这些意识型态吗?世界上有多少人会听你们的话接受你们的训练?可人家民主世界推动的颜色革命的诉求,在政治和道德方面都符合天理人性、符合人的利益。其自由平等和友爱精神对民众具有一呼百应之效,对独裁政权制度具有摧枯拉朽之力量。

  反颜色革命者的诸多指责,不但不能贬损、抹黑、否定,相反,强有力地彰显颜色革命应天道、合事理、得民心、适地利。同时在客观上暴露了他们逆天道、悖事理、违民心、背地利和无能窝囊。

二、反颜色革命的豆腐渣工程

  反颜色革命正在研究和总结颜色革命,他们正在进行“预防‘天鹅绒革命’系统工程”,但其工程基本是自我埋葬工程:

  这个工程的第一道预防板斧是“首先,在思想上要加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做好意识形态工作。”这是一种见到棺材还不流泪的心态。他们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着重反对了对马克思主义作教条化理解这一错误倾向,解放思想,取得了巨大成绩”,用幻想自我安慰行将死亡的灵魂。无须多评论,现在还想用马列教条对抗人类文明的民主,是走死路,故专制失败的终局已定。这道板斧,只是那些盲塞且低能的御用文人才有胆量提出来,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现政权中人也不信,且耻于提及。

  第二道板斧是“最根本的是要巩固和加强党的阶级基础。”他们认为:“有人反对并不可怕,怕只怕没有人坚定地支援,也就是说执政党没有可靠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极权统治者致命的就是没有民众基础,这也是他们怕颜色革命的最根本原因。现政权支持者是上层,特别是“权钱同盟”加上依附的“知识精英”;中下层工农民众都是边缘弱势群体,不但不支援现统治集团,而且是反对主力。今天共产党还作五十年前美梦:依靠工农,真是世纪大谎言,也是世纪大笑话。他们还幻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干部不问政治,不分姓‘社’姓‘资’,就会自发地倒向资本主义,这是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请问,今天非富则贵的新兴垄断权钱统治集团到底是姓资还是姓社?请你们清醒一些,政治护照写着你们姓氏是:“权资”。

  以上两道板斧属于软力量,基本上是镜花水月。如下两道板斧是硬力量,倒是有实效的。

  第三道板斧是“在组织上必须使各级领导权牢牢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者”?掌控最高权力者=马克思主义者;极左毛江五人帮、邀请资本家入党江泽民、向朝鲜金家王朝学习的胡锦涛全都是马克思主义者。悲剧在于,这些马克思主义独裁掌权者,每下愈况,控权能力一代不如一代,今天已经到了颜色革命迫到眼前而无力反抗的险境;与毛泽东无人敢挑战的绝对控权实力不可同日而语。

  第四道板斧是“我们必须加强国家的专政工具。”他们说:“美国加紧对我国推行西化、分化的战略,力图在中国也搞一场“天鹅绒革命”,而我国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在美国的支援下也蠢蠢欲动。2003年搞的那场“民间修宪”闹剧,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因此,我们对已经发生的“天鹅绒革命”必须认真总结,未雨绸缎。”他们提出对应办法是“坚持社会主义就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叫人民民主专政。”“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这是他们反颜色革命的最实在也许还是唯一有效的一板斧。这一板斧从它出世第一天起就使用,既用于对付敌方也用来对付自己内部同志。问题只在于共产党是不是永远有胆量用军队屠杀民众,更重要的是,共产党是不是永远能指挥得动军队去屠杀民众!现在可能在中国出现的频色革命,实际上就是共产党为了其独霸权力,用赤裸裸的野蛮暴力对付正义维权民众的斗争。非正义的野蛮暴力,终有一天必然会失去还保存正义感军人的支援!

转自《黄花岗》第十五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张三一言:“政府做了好事后还要骂”是民主精神
我做的是这种“反华”,你反的是那种“反华”
张三一言:共产原教旨民主自白书
张三一言:亡国巡理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房产税试点出台 传神秘人抛93套房
【财商天下】中共缺钱发美元债 华尔街飞蛾扑火
【十字路口】美外交迷惑战狼 中共谋台改战略?
【舞蹈三剑客】我们是如何加入神韵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