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2004年春节 网友成都购票经历

2004年春节 成都火车站只剩下无耻!

标签:

【大纪元3月14日讯】※火车站售票口买不到车票

网友A:5天前看到新华网一篇帖子,说成都所有发往上海,北京,广州方向的火车座位票全被铁路内部先拿了,联机预售窗口根本没有票卖,更不用说在车站窗口买了。

虽然我在19号帮朋友预定29号到上海,北京,广州的票都没有买到,但我依然认为我自己动手晚了,相信成都的列车预售票系统是公正的。看铁道部的公告上述几地将发大量临时客车,于是,把钱交给了联机预售窗口的小姐,希望她能在临时客车票开始预售的第一时间内帮忙抢买一张28或29或30或 2月1日到上海的座票。

到这里,事情的结果大家应该可以猜到了,没有!没有的原因是成都站根本没对外卖座票!

春节买票难我们能理解,失去部分的公正我们也能理解,但象现在这样失去所有的公正确实让人震惊!记得以前,在成都盐市口有个火车票预售处,只要你去得早,总能买到票,可现在呢?是什么人在幕后操纵?

让我们听听这家联机预售处老板的话:“随便你发多少车次,你去火车站看看那些票贩子卖好多钱一张票,你就晓得为什么通过正常途径买不到一张票!”

我还是不明白,那些票贩子又是从哪里买的票?

网友B:看了你近乎要爆炸的发言,很同情你。其实,这个春节我也和你一样,遭遇了这种期望公平却又极其失望的无奈。我也需要买一张29号到上海的票,从18号开始,我在联机窗口等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无论我如何提前顶格预定,无论我是定购正班客车还是“加开临客”,得到的回答都是“没有票”。具体情况和你类似。今天27号了,我预定2月2日的票依然没有下落。

今天(1月27日)晚上,我要去成都火车站,试试到底要花多少钱,才能从”关系户“那里搞到一张票。不过超过200元,我只好求助民航飞机了。

※联机点、票贩子有票,手续费高昂

网友C:就在你们四川新闻网旁边,玉沙路118号,省工商局底楼,有家”方圆事务服务中心”联机点卖火车票,当然,你通过正常手段是不行的,只要多给他们100元,包你买到票,我就是这样搞定的.嘿嘿…车票紧张事,这些联机点就是票贩子。中国的事,你没有后门就多花点钱吧.这就是现实。祝你的票早日搞定!

网友B:谢笨钻钻的提醒,这些天,我分别了解了玉沙路118号,省工商局底楼代售点,太升北路代售点,一环路省电大代售点,九眼桥红瓦寺附1号代售点,人民北路二段16号,人民北路二段119号,人民中路三段55号,市中心盐市口代售点等联机预售窗口,大多数窗口都坚持了5元收费标准,没有乱卖高价。不过也有个别点不能坚持诱惑,这里我还是不公开。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问及为什么到上海,广州没票时,我重复听到的有这几句:车站不发票,舅子老婊关系户,不清楚,政府先拿了,当被问到成都站能否买到黑市票时,所有人的回答是:“不清楚”。

另一个更有意思的现象,当我提出能否出100元手续费购得一票时,断然拒绝我的代售点全部是满腔怨气溢于言表(对铁路上给自己和票贩子间的不同待遇忿忿不平),而愿意接受我条件的代售点也全部对车站发票表示不满。

香港大公报评论文章称,目前正是内地一年一度的春运高峰。据国家有关部门预测,从春节前十五天到春节后二十五天的时间里,总共将有近十九亿人次出门旅行,其中民工返乡潮最为汹涌。据国家铁道部称,全国铁路日常开行的客车,大约可提供坐席二百八十万个左右,但进入春运后,日均旅客可达到三百五十万人次;而在春运客流高峰期,将达到四百三十万人次。如此巨大的供需缺口,造成了现在各大城市火车站的一个共同现象:一票难求。

文章还写到,内地现有铁路七万二千多公里,约占世界铁路总里程的百分之六,却承载了占世界铁路百分之二十四的运量。专家指出,中国铁路平均每公里所承担的运量,是法国的七点九倍、德国的七点八倍、美国的二点七倍,全国铁路完成货运量、客运周转量、运输密度均居世界第一。但是由于人口众多,中国人均铁路的长度却不足一支香烟的长度。

相比较而言,日本从东京到大阪有八条铁路,而中国的北京与上海之间,只有两条铁路。由于运力的不足,在春运期间为保客运,不得不大量压缩货运列车。以京广铁路南段为例,除保证每天发往香港的三对鲜活产品运输列车以外,所有货车全部停开,以保证每天一百多对客运列车的运行。文章指出,由此可见,从长远来看,继续加快铁路建设,是最根本的解决出路。

另一方面,持续的民工返乡潮,也呼吁进一步加快城市化的进程。二十多年的农村改革,提高了农业劳动生产率,也使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涌入城市打工。而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也使许多大中城市对农村劳动力的需求多年旺盛不衰。但由于户籍制度等原因,民工及其家人在城市定居仍然障碍重重,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障、子女入学诸方面,民工并没有得到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待遇。因此,许多民工在春节这个传统的家人团聚的日子里,不得不漏夜排队买上一张车票,然后挤上几无立锥之地的火车车厢,回到亲人的怀抱。如果城市能进一步放开,消除对进城农民的一切歧视性门槛,民工的返乡潮自然能和缓大半。

2004年1月28日21点10分,我来到了成都站广场,22.30点,离开。

※和票贩子短兵相接

天很冷,但北站广场依然人海茫茫,每一个窗口购票的队伍依然等长于售票大厅的宽度。警察和武警还在值班,广场上临时搭建的候车棚下人们平和而又匆忙。售票员和窗口维持秩序的武警战士最紧张。

当然,不远处或聚或散的票贩子最忙,当然,还有我,一个准备求助于黑市的购票者和所有长队行列中的远行者最焦虑。我,开始购票了…

在北站广场,要想区分出哪些是旅客哪些是票贩子是件很容易的事,交易前的探试必不可少…(明天我详细告诉大家细节,今天先说结果吧)

不同的贩票群体开价是不一样的,成都到上海的一张卧铺票加价120~200不等,但今天只是预订,不能马上拿票,原因都一样,大、小老板今天先回了,你要的票今天先定下来,明天一早来拿(交换联系方式)。“排队是永远买不到卧铺的,无论今天有多少加班临客”“绝对不会给你假票,长期在这个码头混还是要讲信誉的。”

我谈妥了一个最低价,2月1日成都-上海的任意车次,我买一个卧铺,加价120元。

我现在很难选择,我到底应该去拿这张黑市票,还是应该走后门找关系买这张票?

同时我更加困惑的是,成都站这种出票方式,到底是人为加剧了车票紧张,还是缓解了购票压力?是打击了票贩,还是为难了购票群众?

成都至上海增开临客

至2月15日,成都至上海加开L26次,开车时间17:46;至上海西间加开A166次,开车时间15:40;

1月29、30日,2月1、3、4、6、8、9、11、13、14、16、18日,至上海间加开L218次,开车时间3:14;
1月27、28日,1月30日至2月3日、2月5日至9日、2月11日至15日,至上海间加开L38次,开车时间23:25;
1月27、28、31日,2月1、2、5、6、7、10、11、12、15、16、17日,至宁波间加开A16次,开车时间5:12;
1月29日至2月2日,2月4日至8日、2月10日至14日,2月16日至18日,至福州间加开L194次,开车时间19:46。

到上海的正班车次如下:
到上海西的1216;
K284快速上海
K292快速上海
1354普快上海
K284快速上海
K292快速上海
1354普快上海

天!这么多,可窗口居然买不到票,是不卖票!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

到底应该去买黑市票,还是应该走后门找关系买正常票?犹豫了很久,我还是作出了选择:

我最终还是帮朋友买了一张高价票。30日L38次硬卧原价344元我付出了460元,但我还是很满意,理由如下:

1.我们老百姓无法改变资源垄断部门的行为方式(成都站的短缺限制出票方式)
2.欠别人人情不如欠自己人情,一张票120元的风险我能够控制,但托关系买票所承担的义务有多大我无法控制。
3. 120元占344元的33.8%,加上购票返程11元市内交通费,刚好是经济学效率模型0.382黄金分割位。
4.成都到上海的机票打折价是1200元,0.382分割位恰好是458元。(我付出了460元)时间效率比是和乘飞机相比较是均衡的。

以上,我给大家介绍买高价票的下限承受计算公式(上限承受价应该在面值的0.618位),下面,我给大家讲讲成都站的最佳购票方式,希望大家少走弯路。

从外表上看,票贩子基本分成4种。

第一种,负责在车站广场周围拉生意,和反复排队买座票,我们姑且称他们为“终级零售商”,这些人大都由底层民工、农民、妇女组成,很多都是拖儿带女,是警察重点打击的对象。他们无处不在,特点是移动快,转移勤,也比较讲诚信,但他们手中基本没有现成的票。

第二种,负责找票源,安顿急于购票的旅客,联络各种资源,组织部分票源,我们可以称他们为“中间供货商”,这些人看起来有一定经济实力,可以张袋收购。他们基本不在一线拉客,坐镇交易地点的较多。(餐馆、茶楼、旅馆)

第三种,以旅客身份出现的铁路职工家属,他们以中年妇女居多,冷不防放几张票出来立刻消失于人海,我们可以称他们为“上游零售商”,他们是票源的提供者,或许是“老板”和“市场”的联络人。

第四种,老板,神秘的“上游供货商”,从不现身,只能从小贩子“无限敬仰”的神态中感受他们的控制力。他们是和铁路售票部门有紧密联系的最特殊的一群人

那么,把成都和全国各地,把买票消费市场,卖票销售市场,把大大小小票贩子,以及各种票务信息汇总,沟通,交流,串联起来的是什么呢?

是沿成都火车北站广场正面180度纵深50~200米的市场,这是一个忽聚忽散,忽存忽灭的市场。形象地说,这个市场就像一个河里的鱼群,警察就像赶鱼的竹竿,竹竿到处,鱼群散开,竹竿过后,鱼群密聚。而其中最大的鱼群,就在成都站售票处以东环线,成铁电力宾馆周边地带。

2004-1-30 今天(30日)到车站送人,把看到的情况再顺便给大家汇报汇报.

22:10分到,23.15离开北站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太快.虽然站台的小武警战士依然紧张(估计和一天过度疲劳有关),但成都站的客流的的确确减少多了,11点,整个售票大厅只开了一个窗口在售票,前几日的拥挤全然不见;站台上人员也稀稀拉拉,用个不恰当的形容词:”生意真秋”;超级瘦身大法啊,前后仅仅隔了两天(上次见证时间为28 日)。

在感叹铁道部极其高效的运输能力的同时,对为什么购票超级紧张问题更加想不通了,迷惑啊迷惑…

所以,希望节约时间,少受铁道部气的朋友要想买到车票,可以越过那些“零售商”和“中间商”,直接加入这个市场,象当初在红庙子炒股票一样,自报家门:“30号上海卧铺”、“31号广州座票”,ok,搞定,既便宜又方便。

30号到上海的票加价可以控制在80元以内(我为什么是120元,因为我需要了解购票的全过程),既然我们小老百姓不能改变垄断部门的行为方式(如成都站的放票方式)我们能做的或许就是怎样使自己花最小的代价去办好一件小事。

好了,这几天,我还看到一些令人心寒的事,了解到一些让人无奈的事,究竟让不让它们突破bbs论坛,作为正式新闻稿件面对公众,我还没有考虑好。暂时到此为止吧。

在这里,我也顺祝出行全国的四川人一路平安!

※民众无奈连叹“黑!”

网友D:你怎么不去打击那些票贩子?买他们的票就等于支持了他们违法乱纪的行为!

网友B:我去打击?哈哈,我连一张票都买不到,我还有本事打击票贩?经济学中有种流行的说法“存在就是合理”。或许,这种中国特色的双轨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即使从法律角度来看,说它违法我看都值得商榷。(当然它违反了一些行政法规)

相反,我在想,如果公路交通部门继续条块条块分割,地方政府继续把拦路收费作为创收手段,中国自己仍然不能生产自己的大型载人客机(运输成本降不下来),随着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模式,春运一票难求现象只会长期存在下去。

网友E:成都现在真是太黑了。为什么穷为什么落后就是这些拿着人民群众的钱不为人民群众办事情的乌龟们干的好事情,这就是他们实现什么代表的具体表现。真正为人民做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吗?他们有没有来看过一下,真正的来帮助大家解决实际的问题。这并不是解决不了的问题,而是有帮人在作祟。这些关系人民群众的事情为什么得不到有关部门的有效管理,为什么要让每年为家乡背回几个亿的老乡们走也走得这么苦,这么伤心。就用他们自己写的制度去检验他们的工作标准他们合格吗?这是不是不作为的具体表现呢?

正义的记者正义的律师你们的良心和道德什么地方去了?你们不敢去揭发你们不敢去告他们吗?他们真的就可以一手遮天了吗?这些土皇帝就真的没有人管了吗?人大代表你们那里去了,你们真的把老百姓的疾苦代表了吗?

这些明显不符合常理的事情还愈演愈列说明了什么?

我知道的一个“小黄牛”就过节这几天收入就可以上几百万,据他说这些并不是他全得还要拿出70-80%去打点有些人,大家就知道这背后有多黑了吧。他还只是这些倒爷中的小喽罗。大家算算这笔账平均每人多用50元买票过节这段时间可以产生多少额外价值。你们去看看成都现在每天的客流量就知道了。吓人吧?生财之道呀?你舅子老表什么的是他们掌权的你可不要放过这个机会了干半个月包你这一辈子不用再工作了。

让这些得昧良心钱的人,都有个好报应吧,要不真对不起大家的贡献,现在只好期望老天爷会开眼了,他都不管我就只好认了。

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黑!

网友F:春节回东北,成都-沈阳,一直没票,外面加价每张300元,终于想到一熟人(成都铁路局),第二天就告知顺利搞到二张卧铺,加价10元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除夕财神到? 钞票一路掉
工会指警员乘的士索折扣
郭国汀: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他特爱“表”现 满口忠孝节义经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巴二千飞弹袭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时事军事】B-21轰炸机明年首飞 飞龙-2凑热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