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晓峰﹕从“九评”看共产党的本质

《中华评述》责任主编纪晓峰在洛杉矶第五次九评研讨会上发言。(大纪元记者袁玫摄)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袁玫洛杉矶报导)洛杉矶于4月16日由《中国事务》杂志、视觉艺术家协会﹑台美人工作室共同举办第五次九评研讨会﹐邀请台湾大专院校联合校友会前会长郭树人和《中华评述》责任主编纪晓峰作专题演讲。纪晓峰表示﹐由历史观之﹐共产党的本质完全就是土匪﹐希望大家能厘清中国不等于中共﹐爱国不是爱土匪﹐21世纪是中国的盛世﹐但绝对不是中共的盛世。

由党史记载共产党是嗜血成性、道地汉奸土匪

纪晓峰回述按共党党史记载﹐共产党打从成立之日起﹐就直接听命于苏联派出的顾问指挥﹐即使是周恩来、邓小平等留法学生﹐也都是苏联出钱豢养的﹐因此这些人最初提出的为保卫苏联而战﹐以及其后在江西建立的叛乱政府 —- 中华苏维埃﹐都从来不曾以充当俄国汉奸为羞耻事。

1928年﹐周恩来、朱德在南昌发动兵变后向南逃窜﹐毛泽东又在湖南唆使农民暴乱兵败﹐两股败军入井冈山﹐成山大王、打家劫舍的勾当﹐在如此情况中共也没有一天停止过争当黑帮老大的自相残杀。按中共党史记载﹐其军人白天同国军作战﹐晚间退出战斗还要进行反AB团的斗争。所谓AB团﹐就是被共党头目认定的反布尔什维克份子﹐这些人白天是红色士兵或红色指挥员﹐晚间就得挨批斗或作自我检查﹐检查不合格者就立即执行枪决﹐而且临死还得按共产党的规矩高呼共产党万岁。

抗日战争爆发,中共躲到陕北﹐这个时候毛泽东搞“大生产运动”与“拯救运动”﹐有许多爱国青年凭着一时的抗日热情跑到了延安﹐中共收编这些年青人随即展开了这两个大运动。

纪晓峰说明﹐所谓的大生产运动﹐就是全党全军大种鸦片的运动。可如今的中国人﹐却只能从中共编造出来的南泥晚赞歌中得到:“南泥湾好地方﹐到处是庄稼﹐陕北的好江南这一美妙幻觉”﹐他们根本不知道中共还有一段充当鸦片毒犯的历史。

至于延安时期的拯救运动﹐是每一个党徒都必须首先承认自己是国民党特务﹐然后痛哭流涕的表示向党坦白交心。这个时候﹐党头目就会站出来﹐给交心者佩戴大红花﹐让忏悔者享受坐高头大马游街庆新生的荣誉﹐而交心者也会因此感激涕零的把中共当成了再生父母﹐从此愿意死心塌的给中共卖命了。不过中共档案中永远不会忘记给交心者记上一笔特务历史﹐随时可能老帐新算的。

抗日战争胜利﹐他们借助苏俄势力攫取了国民党控制的大陆江山﹐随即就向地主、资本家和国民党县团级人员以上挥起了屠刀。从1949年到1953年﹐连续不断的镇反、改革、三反、五反、私有制改造等运动杀人上千万﹐它们不但抢劫了所有这些人的全部私有财产﹐而且还让他们的儿孙辈变成了共产社会永世不能翻身的一代。

而到了1955、57、58年,毛泽东用肃反、反右、上山下乡运动三次向知识份子开刀﹐上千万他认为可能会反抗的学生、职员、市民被送往监狱劳改队﹐被送往偏远的乡村,而且一去就是一辈子,在不能适应的环境自行消灭。

即使是对于那些已经变成了驯服的工人、农民、城市市民、机关小职员﹐毛泽东也是一样的阴损毒辣。从58年开始的大跃进、大炼钢铁、大搞人民公社,中共不但把每家每户的铁锅铁器全都给砸烂扔进了小高炉﹐而且还把老百姓驱赶到人民公社食堂去吃所谓的卫星饭(棒子面、高粱米等农作物多多的加水、麸皮、草桨之类)。

全民造假、吃大锅饭,全民不干活﹐终于导致了1962年饿死3千万人的惨剧;即使是那些没有饿死的中国人,也都是人人浮肿、肝炎病缠身。这个时候,中共党内爆发了毛泽东与刘少奇两个党主席之争。

待到1966年﹐毛泽东终于从上海找到了突破口﹐将两个前总书记张闻天、陶铸死于非命﹐国家主席刘少奇更是草席一裹扔进了河南开封的焚尸炉﹐林彪则是登上三叉戟亡命苏联不到一个小时﹐就让周恩来用导弹给打了下来。

长达十年的文革﹐中共的老百姓活得就更惨了。电影中看到的希特勒党卫军﹐搜捕犹太人的恐怖镜头与文革疯狂场面比较那是小巫见大巫。任何一个站在街边看大字报的人﹐都有可能被从背后劈头盖脸抽过来的钢丝鞭打出个满脸开花﹐而被打伤的人送到医院奄奄一息﹐医生是睁眼不救的﹐理由很简单﹐被打伤者都是黑九类。

1976年﹐北京掀起了轰动世界的四五运动﹐四五运动是中共攫取政权以来的第一次群众性反抗行为﹐也是中共刽子手﹐第一次当着媒体面前﹐在北京市中心开枪屠杀成千上万赤手空拳的群众。

毛泽东死后﹐邓小平上台,邓小平的手段比毛泽东要黑﹐其杀人本性﹑极权体制是绝对不改变的。在邓小平的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下﹐中共开始了他们攫取政权以后的第三次大规模抢劫运动﹐那些被共产党公有化了的所谓国家财产﹐仅仅几年的功夫﹐全都变成了党匪大小头目的个人私有财产。全中国十多亿人的公产、甚至私产,就这样快速集中到了占人口比例百分之6、7的靠权力暴富的少数人手中。

六四运动的学生﹐希望用静坐、下跪、对话等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能使中共改恶从善。然而﹐中共却并没有对这些学生展现出任何的善意﹐全世界看到了共产军坦克冲上东西长安街﹐看到了隆隆作响的履带无情地从没有抵抗能力的学生身上一碾而过。

事实上,从邓、江时代开始﹐中共全盘黑帮化已经不再遮掩了。在中共城乡各个角落﹐黄赌毒黑﹐所有的妓院、赌场、毒品走私﹑黑帮团伙没有一个是离得开中共权力的。

纪晓峰表示﹐新上任的胡锦涛,就是当年头戴钢盔﹐站在拉萨街头﹐指挥共产军屠杀西藏百姓的人。胡锦涛一上台﹐就将镇压杀戮的矛头指向了国内最底层的普通民众。去年四中全会召开之际﹐出动大批武警对居住在北京南郊上访村的20万访民进行大搜捕﹐将被捕的民众送到了石景山临时设置的收容所强行甄别遣返。今年3月﹐两会期间﹐胡锦涛又再次围捕滞留北京的10万访民﹐将他们送进监狱、劳改队。目前许多上访者不但冤没处伸﹐而且还在监狱、在劳改场送掉了性命。

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

中共最忌讳的就是有凝聚力的宗教和有组织力的社会团体﹐它决不允许民众信仰的上帝、阿拉、菩萨不受共产党的控制﹐法轮功其成员人数超出了党员总数﹐其显示出来的号召力﹐不但可以一夜之间到中南海静坐﹐而且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干干净净的撤退﹐这岂能不让江泽民害怕。由是﹐没有丝毫政治企图的法轮功﹐一夜之间就成了中共的杀戮对象。

在迫害、凌虐、屠杀法轮功信众方面﹐中南海专门成立的610办公室。只要是信法轮功﹐不论是党员高干还是一般平民百姓﹐不论工农阶级还是有产的所谓剥削者﹐一概进学习班、进收容所、进监狱;而这学习班﹐是一个可以残酷拷打、施以非人刑法的地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不是进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出来﹐就是被打得遍体鳞伤之后再坑家荡产流落街头。目前,媒体披露出来的法轮功遭受酷刑虐待的惨状﹐只不过是这类血腥杀戮中的点滴而已。

爱国必须具体、反共才是最大的爱国

谈及最近发生的中国抗日大游行﹐ 纪晓峰表示﹐这是共党挑起的﹐激发人民爱国情绪与思想。其原因是党内两派互斗﹐与日本之间既得利益之争及反对日本加入安理会﹐但如今已不可控制﹐如果此事件能拖到5月1日﹐中国会有一定之变化﹐而成反抗共党最好的切入点。

纪晓峰表示﹐所谓爱国主义就是爱自己的故土﹐热爱自己生长的土地﹐目前无论台湾﹑大陆只要到端午节﹐大家都划龙舟﹑吃粽子来纪念此爱国诗人﹐称他为中国的最大爱国者﹐没人说屈原只是楚国的爱国者﹐够不上爱中国的资格。

目前﹐中共所说的爱国﹐实际上是其谎言加偷换逻辑概念。它首先把中国等同于中共﹐而中共国的利益乃是中共的一党之私﹐于是爱国就变成了爱中共。其后﹐中了圈套﹐就会变成中共的爱国共犯﹐心甘情愿地受共产党驱使﹐并且在爱国的激情作祟下﹐成为共产爱国主义的打手和炮灰。尤其是当今共产党即将灭亡之际﹐它为了自身的苟延残喘﹐正在拚命煽动和误导爱国狂热﹐这个时候不分清爱的是真国还是假国﹐那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4-18 5: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