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曉峰﹕從「九評」看共產黨的本質

《中華評述》責任主編紀曉峰在洛杉磯第五次九評研討會上發言。(大紀元記者袁玫攝)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袁玫洛杉磯報導)洛杉磯於4月16日由《中國事務》雜誌、視覺藝術家協會﹑台美人工作室共同舉辦第五次九評研討會﹐邀請台灣大專院校聯合校友會前會長郭樹人和《中華評述》責任主編紀曉峰作專題演講。紀曉峰表示﹐由歷史觀之﹐共產黨的本質完全就是土匪﹐希望大家能釐清中國不等於中共﹐愛國不是愛土匪﹐21世紀是中國的盛世﹐但絕對不是中共的盛世。

由黨史記載共產黨是嗜血成性、道地漢奸土匪

紀曉峰回述按共黨黨史記載﹐共產黨打從成立之日起﹐就直接聽命於蘇聯派出的顧問指揮﹐即使是周恩來、鄧小平等留法學生﹐也都是蘇聯出錢豢養的﹐因此這些人最初提出的為保衛蘇聯而戰﹐以及其後在江西建立的叛亂政府 —- 中華蘇維埃﹐都從來不曾以充當俄國漢奸為羞恥事。

1928年﹐周恩來、朱德在南昌發動兵變後向南逃竄﹐毛澤東又在湖南唆使農民暴亂兵敗﹐兩股敗軍入井岡山﹐成山大王、打家劫舍的勾當﹐在如此情況中共也沒有一天停止過爭當黑幫老大的自相殘殺。按中共黨史記載﹐其軍人白天同國軍作戰﹐晚間退出戰鬥還要進行反AB團的鬥爭。所謂AB團﹐就是被共黨頭目認定的反布爾什維克份子﹐這些人白天是紅色士兵或紅色指揮員﹐晚間就得挨批鬥或作自我檢查﹐檢查不合格者就立即執行槍決﹐而且臨死還得按共產黨的規矩高呼共產黨萬歲。

抗日戰爭爆發,中共躲到陝北﹐這個時候毛澤東搞「大生產運動」與「拯救運動」﹐有許多愛國青年憑著一時的抗日熱情跑到了延安﹐中共收編這些年青人隨即展開了這兩個大運動。

紀曉峰說明﹐所謂的大生產運動﹐就是全黨全軍大種鴉片的運動。可如今的中國人﹐卻只能從中共編造出來的南泥晚讚歌中得到:「南泥灣好地方﹐到處是莊稼﹐陝北的好江南這一美妙幻覺」﹐他們根本不知道中共還有一段充當鴉片毒犯的歷史。

至於延安時期的拯救運動﹐是每一個黨徒都必須首先承認自己是國民黨特務﹐然後痛哭流涕的表示向黨坦白交心。這個時候﹐黨頭目就會站出來﹐給交心者佩戴大紅花﹐讓懺悔者享受坐高頭大馬遊街慶新生的榮譽﹐而交心者也會因此感激涕零的把中共當成了再生父母﹐從此願意死心塌的給中共賣命了。不過中共檔案中永遠不會忘記給交心者記上一筆特務歷史﹐隨時可能老帳新算的。

抗日戰爭勝利﹐他們藉助蘇俄勢力攫取了國民黨控制的大陸江山﹐隨即就向地主、資本家和國民黨縣團級人員以上揮起了屠刀。從1949年到1953年﹐連續不斷的鎮反、改革、三反、五反、私有制改造等運動殺人上千萬﹐它們不但搶劫了所有這些人的全部私有財產﹐而且還讓他們的兒孫輩變成了共產社會永世不能翻身的一代。

而到了1955、57、58年,毛澤東用肅反、反右、上山下鄉運動三次向知識份子開刀﹐上千萬他認為可能會反抗的學生、職員、市民被送往監獄勞改隊﹐被送往偏遠的鄉村,而且一去就是一輩子,在不能適應的環境自行消滅。

即使是對於那些已經變成了馴服的工人、農民、城市市民、機關小職員﹐毛澤東也是一樣的陰損毒辣。從58年開始的大躍進、大煉鋼鐵、大搞人民公社,中共不但把每家每戶的鐵鍋鐵器全都給砸爛扔進了小高爐﹐而且還把老百姓驅趕到人民公社食堂去吃所謂的衛星飯(棒子面、高粱米等農作物多多的加水、麩皮、草槳之類)。

全民造假、吃大鍋飯,全民不幹活﹐終於導致了1962年餓死3千萬人的慘劇;即使是那些沒有餓死的中國人,也都是人人浮腫、肝炎病纏身。這個時候,中共黨內爆發了毛澤東與劉少奇兩個黨主席之爭。

待到1966年﹐毛澤東終於從上海找到了突破口﹐將兩個前總書記張聞天、陶鑄死於非命﹐國家主席劉少奇更是草蓆一裹扔進了河南開封的焚屍爐﹐林彪則是登上三叉戟亡命蘇聯不到一個小時﹐就讓周恩來用導彈給打了下來。

長達十年的文革﹐中共的老百姓活得就更慘了。電影中看到的希特勒黨衛軍﹐搜捕猶太人的恐怖鏡頭與文革瘋狂場面比較那是小巫見大巫。任何一個站在街邊看大字報的人﹐都有可能被從背後劈頭蓋臉抽過來的鋼絲鞭打出個滿臉開花﹐而被打傷的人送到醫院奄奄一息﹐醫生是睜眼不救的﹐理由很簡單﹐被打傷者都是黑九類。

1976年﹐北京掀起了轟動世界的四五運動﹐四五運動是中共攫取政權以來的第一次群眾性反抗行為﹐也是中共劊子手﹐第一次當著媒體面前﹐在北京市中心開槍屠殺成千上萬赤手空拳的群眾。

毛澤東死後﹐鄧小平上台,鄧小平的手段比毛澤東要黑﹐其殺人本性﹑極權體制是絕對不改變的。在鄧小平的允許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口號下﹐中共開始了他們攫取政權以後的第三次大規模搶劫運動﹐那些被共產黨公有化了的所謂國家財產﹐僅僅幾年的功夫﹐全都變成了黨匪大小頭目的個人私有財產。全中國十多億人的公產、甚至私產,就這樣快速集中到了佔人口比例百分之6、7的靠權力暴富的少數人手中。

六四運動的學生﹐希望用靜坐、下跪、對話等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能使中共改惡從善。然而﹐中共卻並沒有對這些學生展現出任何的善意﹐全世界看到了共產軍坦克衝上東西長安街﹐看到了隆隆作響的履帶無情地從沒有抵抗能力的學生身上一碾而過。

事實上,從鄧、江時代開始﹐中共全盤黑幫化已經不再遮掩了。在中共城鄉各個角落﹐黃賭毒黑﹐所有的妓院、賭場、毒品走私﹑黑幫團伙沒有一個是離得開中共權力的。

紀曉峰表示﹐新上任的胡錦濤,就是當年頭戴鋼盔﹐站在拉薩街頭﹐指揮共產軍屠殺西藏百姓的人。胡錦濤一上台﹐就將鎮壓殺戮的矛頭指向了國內最底層的普通民眾。去年四中全會召開之際﹐出動大批武警對居住在北京南郊上訪村的20萬訪民進行大搜捕﹐將被捕的民眾送到了石景山臨時設置的收容所強行甄別遣返。今年3月﹐兩會期間﹐胡錦濤又再次圍捕滯留北京的10萬訪民﹐將他們送進監獄、勞改隊。目前許多上訪者不但冤沒處伸﹐而且還在監獄、在勞改場送掉了性命。

中共對宗教信仰的迫害

中共最忌諱的就是有凝聚力的宗教和有組織力的社會團體﹐它決不允許民眾信仰的上帝、阿拉、菩薩不受共產黨的控制﹐法輪功其成員人數超出了黨員總數﹐其顯示出來的號召力﹐不但可以一夜之間到中南海靜坐﹐而且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突然乾乾淨淨的撤退﹐這豈能不讓江澤民害怕。由是﹐沒有絲毫政治企圖的法輪功﹐一夜之間就成了中共的殺戮對象。

在迫害、凌虐、屠殺法輪功信眾方面﹐中南海專門成立的610辦公室。只要是信法輪功﹐不論是黨員高幹還是一般平民百姓﹐不論工農階級還是有產的所謂剝削者﹐一概進學習班、進收容所、進監獄;而這學習班﹐是一個可以殘酷拷打、施以非人刑法的地方﹐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不是進去了之後再也沒有出來﹐就是被打得遍體鱗傷之後再坑家蕩產流落街頭。目前,媒體披露出來的法輪功遭受酷刑虐待的慘狀﹐只不過是這類血腥殺戮中的點滴而已。

愛國必須具體、反共才是最大的愛國

談及最近發生的中國抗日大遊行﹐ 紀曉峰表示﹐這是共黨挑起的﹐激發人民愛國情緒與思想。其原因是黨內兩派互鬥﹐與日本之間既得利益之爭及反對日本加入安理會﹐但如今已不可控制﹐如果此事件能拖到5月1日﹐中國會有一定之變化﹐而成反抗共黨最好的切入點。

紀曉峰表示﹐所謂愛國主義就是愛自己的故土﹐熱愛自己生長的土地﹐目前無論台灣﹑大陸只要到端午節﹐大家都划龍舟﹑吃粽子來紀念此愛國詩人﹐稱他為中國的最大愛國者﹐沒人說屈原只是楚國的愛國者﹐夠不上愛中國的資格。

目前﹐中共所說的愛國﹐實際上是其謊言加偷換邏輯概念。它首先把中國等同於中共﹐而中共國的利益乃是中共的一黨之私﹐於是愛國就變成了愛中共。其後﹐中了圈套﹐就會變成中共的愛國共犯﹐心甘情願地受共產黨驅使﹐並且在愛國的激情作祟下﹐成為共產愛國主義的打手和砲灰。尤其是當今共產黨即將滅亡之際﹐它為了自身的苟延殘喘﹐正在拚命煽動和誤導愛國狂熱﹐這個時候不分清愛的是真國還是假國﹐那後果是非常可怕的。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4-18 5: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