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阔:中国人民的三座大山

贾阔

人气 7
标签:

【大纪元11月18日讯】现在的中国人民百姓生活状如何,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中国人的生活现状一点不过分,现在压在中国人民身上的三座大山:买房、上学、看病。这三座大山压得中国人民趴在地上永远翻不了身。我必须要指出这些社会灾难完全是中共在一党独裁体制下运用经济手段对人民进行残酷的剥削和压榨造成的,只是我们在住房、医疗和教育这些基本生活需求方面的感觉比较强烈而已。其实这三方面的恶性状况仅仅是中国诸多领域的冰山一角。但人民百姓往往很难认识到是这一切灾难都是中共造成的,因为中共运用经济手段后,对人民百姓来说,就极其具有欺骗性和隐蔽性了。我们必须承认中国人民的生活状况现在是世界上最差的,什么是国耻,这就是国耻。

房改
1998年7月3日,随着“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国发[1998]23号,简称23号文)的公布实施,以取消福利分房为特征的中国住房制度改革从此拉开大幕。从原来的国家计划福利分房制度,到1998年实行货币化分房,中国的住房制度从福利保障型转向市场主导型,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中共在无力解决数以亿计人的住房问题时就通过房改把这个问题推向了市场,这的确是给中共政府自己甩掉了包袱。2003年8月 12日,由建设部起草的“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国发[2003]18号,简称18号文)指出:经济适用房由“住房供应主体”被改为“具有保障性质的政策性商品住房”。要知道住房是人类的生存必需品,根据国际经验,住房只有已经充分满足了人们的居住需求功能之后,才能通过市场调节。基本住房需求在根本没有保证的情况下,就匆匆进入了市场货币化分房,住房和粮食一样,是生存的基本需求,它们一旦在市场上出现供不应求,价格就会暴涨到难以控制的地步。?根据中国社科院蓝皮书报告,1998年至2003年全国商品住房每平方米的价格只增加了343元。而到了全面实施“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18号文的第一年——2004年,每平方米的房价就比2003年暴涨了352元。按照国家统计局提供的资料,在2004年全国商品房平均价格增长 14.4%。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区的住房价格涨幅高的惊人,突破了10,000元/每平米以后还在继续上升,到现在2006年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区的房价已经暴涨到20,000元每平米,甚至每平米30,000—50,000元的房子都有。中共政权提供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城镇住房供应体系的承诺,是中国人民接受住房改革的基础和条件,可现在已面目全非,中共再一次欺骗了中国人民。80%的中国中低收入人群的住房成为巨大的现实问题。如果想买一套 100平方米的住房,一家人就是不吃不喝,一辈子的总收入也买不下来。一般工薪阶层几乎完全没有能力来购买商品房。住房成为中共压在中国人民身上最重的一座大山!

中共统治下的房改运动是极其的荒诞的,1949年中共执政前房屋私有,中共执政后土地革命的几年之内,房屋全部收归国有,彻底的化私为公;1998年房改,在短短几年里,又是彻底的化公为私,中共把从人民手里收来的房产地产反过头来再卖给人民,这一下子就掏空了百姓手里的积蓄。此时的化公为私与土地革命时期的化私为公形成鲜明对比,荒诞之极。在这次房改中,房产商仅仅充当了收银员的角色。由于中共高价出售地皮,再加上房产业的高税负,房产商只能以提高房价来平衡成本,房产价格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高,这都是中共一手操纵的结果。通过这次房改,中共隐蔽性的收拢了的中国人民的全部财富,一张房产证就骗光了百姓手中的钱。房改成为祸国殃民、剥削程度最深的一个圈套。即便是这样谁又会知道中共什么时候再来一次土地革命呢?

医改
199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江苏镇江、江西九江进行社会医疗保险制度的试点。由此揭开医改的序幕。中共政府已经没有能力再去维持长期以来由国家和单位统包统揽的公费、劳保医疗制度。随即从国外引进了医疗保险制度来替代看病报销的模式。1998年,中共国务院颁布《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医改进入了实施阶段。西方的医疗保险制度是做为医疗卫生体系相当完善的情况下的一个福利制度,实质是要减低个别风险率,目的是要把人民患病的风险平均化,让患病者花最少的钱去享受最多的医疗服务的一种福利制度。中共实行的医疗保险制度是在公共医疗体系与西方社会的医疗保险制度有天壤之别。其实质是彻底的医疗卫生体制的市场化制度。医疗卫生体系是人民生活的基本保障,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疗卫生都是政府应尽的职责。中共政府却认为医疗卫生是包袱,通过医改打着实行医疗保险制度的幌子,抛弃了应尽的职责。导致了中国的医疗卫生体系的全面崩溃,医疗保险制度成了一个空壳。医改一实行,医德严重败坏、医患矛盾尖锐,医疗腐败空前严重,医疗费用飞涨,医生见死不救、医药勾结垄断市场、医疗事故频频发生等等。仅医疗费用涨辐为20年前的244倍。挂号费为20年前的500倍,生孩子费用为20年前的120倍。一瓶200毫升的氟康唑出厂价只要4元,在卫升系统招标中能涨到25元,卖到病人手里就狂涨到76元。在医疗保险制度里所谓的医保个人金额账户每月只有几十块钱,大病医疗保险规定最高支付病人7,800元,就现在如此高的医疗费用来算,任何一个所谓的大病都得是上万元或几万元,这7,800元最多就相当给病人打了一折,不禁叹息,原来是大病医疗保险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所谓的医保中心,在发生医疗行为时,它却退居次要的位置,跑得远远的,病人先预交,它记账,一分钱没出,就开始监控病人治疗,制定种种限制性措施,利用支付手段与结算方式,从根本上限制医院对病人的治疗行为,以达到节约、逃避的目的;而病人家属除了交钱以外还是交钱,所有治疗情况都对你保密。即便是这 7,800元大病医疗保障费用还往往不能到位,不能及时,而且有着繁多的门槛、措施,使得救命的医保基金,就像是挂在牛头前的青草,中国人的医疗从此没有了任何保障,医疗保险制度完全是愚弄参保病人的骗局。从此,数以亿计的中国人看不起病,买不起药。医疗成为压在中国人民身上的第二座大山!中共卫生部部长高强承认了中国的医改是失败的,2005年6月来自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合作研究报告也表明了医改是失败的。医疗体制改革加大了对患病民众的残酷压榨,得利的只有中共利益集团和医疗机构中共代表!医疗体制改革成为真正的祸国殃民,也是对人民百姓最大的骗局。

教育改革
教育改革的口号喊的很早,在邓小平时代就有这样的说法了,但教育改革的实行是和房改、医改同一时期进行的。教育改革的实质同样是把教育完全市场化。当教育产业化的口号一提出,一时间全国各地所有的高校大量扩招,有条件的扩,无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扩”。在盲目扩招的情况下,经济效益成为学校好坏的标准,为社会培养人才的职责被彻底抛弃,各学校仿佛一夜间变成了出卖文凭的商业机器,大学风气前所未有的败坏。知识给金钱所淹没,学习被文凭所取代。与此同时教育收费飙升,一个小学生学费、杂费与生活费开支一年约4,000元,初中生为5,000多元,高中生为6,000多元,专科生接近为1万元,本科生则超过1万元,涨幅为25倍到50倍,一些贫困地区农民年收入不足1,000元;城市下岗工人最低保障线仅2,400元,他们的子女要上大学,那真是比登天还难。一对夫妻培养出一个大学生,每年积蓄1,000元要90或100年;积蓄2,000元,要50年;积蓄3,000元,要30年左右;积蓄4000元,要 25年左右;积蓄6000元,要15年左右;积蓄8000元,要12年左右;积蓄1万元,要10年左右。教育成为压在中国人民身上的第二座大山!

由于大规模的扩招,2003年全国有212万名大学毕业生走向就业。比2002年的145万相比猛增了67万,增幅为46.2%。 2004年高校毕业生达280万人,比2003年增加68万。到2005年,进入就业市场的高校毕业生突破了340万,再加上学校教育与社会需求脱节,这带来了每年几百万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就连北大清华的毕业生找不到工作也已不是稀罕事。但社会上大量的企事业单位却找不到自己满意的人才。在教育改革的今天,考得上读不起。毕业即失业成为现在大学生的命运。还有比这更残酷的打击吗?就业问题成为每个家庭每个毕业生面临的又一无法解决的问题。学生对学习失去信心,学习无用论成风,上大学的目的无非是要混文凭混学历。学术腐败盛行,教授导师泛滥、考试作弊公开化。大学的风气严重败坏,男女生同居,女大学生卖淫,据《青年参考》的报导,就武汉地区而言,至少有10%的女大学生从事卖淫的行当,如果加上只陪聊不上床的,接近四分之一。其中一位教授说,高校将成为全中国最大的妓院。

近代的中国已发生了两次大的文化毁灭:上一次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共发起的文化大革命,那是公开的用政治权力消灭文化,而这一次却是教育改革的方式暗中的用经济手段破坏教育文化;两次“斯文扫地”。这是新的一轮的文化大破坏,前一轮是公开的“明枪”,这一轮却是隐蔽的“暗箭”这次对文化教育的破坏比文化大革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共为了维持统治,已经用完了它的最后一招就是所谓的改革,起初中共以为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法宝,把一切解决不了的问题统统以市场化来解决,现在看来只能是更糟。市场化是需要有民主的政治制度、完善的社会制度,良好的道德观念、坚实的经济基础、有效的监督机制、和一个务实和服务性的政府来做保证的。由于中共的一党独裁统治和对中华大地全方面、深层次的破坏和摧残,市场化的条件根本就不存在,反而使得中国的一切社会制度、法律制度和一切的道德观念都发生了扭曲变形,形成了畸形的制度体系,又没有任何监督机制,再加上中共少的可怜的公共事业投入。市场化本来是个很好的制度,但中共在这样的情况下搞市场化改革,无疑是打着市场化的幌子实现中共集团利益最大化的目标。我们清楚的看到这些所谓的改革并没有改善人民的生活状况,反而使得人民本来就很恶劣的生活雪上加霜。结果是越改越乱,越改越糟。保证人民的住房、医疗和教育本来是政府的职责,中共却认为是包袱,一并以改革的名义丢掉,人民基本的生活需求得不到保障,从而造成了社会的大混乱、大失调、大滑坡。例如贪污受贿公开化、卖淫嫖娼泛滥、坑蒙拐骗充市、政府残暴欺压百姓、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赌博投机盛行、精神心理疾病大暴发、毒品爱滋病肆虐、国有资产大量外流等等方面已经呈现令人发止的现状。中共不改是死,改也是死。这些社会问题已经到了不可缓和的程度。@(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丁香:三座大山新说
叶渔:人大代表卑微的新年愿望
港媒:中国百姓民生议题的“三座大山”
中国大学学费20年上涨25倍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