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民工与五百万擦身而过的彩票

标签:

【大纪元11月4日讯】 (编者按:本文是《新纪元周刊》半个月前的一篇大陆焦点新闻)

今年三十四岁的汪亮解,从安徽枞阳农村老家来北京已七年了。干零星装修活挣钱的他,一年下来能给家里寄回五千块钱,妻子和两个女儿就指望着这钱过活了。

今年七月下旬,妻子来信说老丈人病重了,要他这个上门女婿回家看看。于是汪亮解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家。途中经过丰台区吴家村甲一号的彩票点,已经有了六、七年“彩民史”的他,顺便掏出八元钱买了四注“七星彩”,买完就顺手塞进了行李包。他当时根本没意识到,随便选取的这些号码会给他带来什么,七月二十九日十时四十三分三十五秒这一刻对他意味着什么。事后他回忆说,当他选中那个号码时,心里咯登一下。

这些年汪亮解有点闲钱时,总会买上几注彩票碰碰运气,但从来没中过奖。一同来京打工的哥哥汪亮田一直劝弟弟别买了,“这又不是什么正业”。但不善言辞的汪亮解一直有个心愿:多挣钱回老家办个养殖场,和老婆孩子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回家后才知道老丈人患胆管结石病得很厉害。为了照顾老岳父,顺便照看下家里的几亩水稻和棉花地,汪亮解在家多待了一个月,直到九月十一号才回到北京。

回京后的当天下午,汪亮解到外面上厕所时,发现地上有张旧的《假日休闲报》。随手翻翻,很快地翻到了体彩版,里面刚好有他买的“七星彩”第八十七期的中奖号码。七星彩是汪亮解最常买的彩票,一千万种排列组合,也就是说,中奖概率为一千万分之一。

突然,汪亮解的眼睛定住了,报纸上的中奖号码怎么这么熟悉?于是他赶快起身,抓起报纸就跑回他住的出租房,从烟盒里拿出他回家前买的彩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七位数字和排列顺序跟报纸上的最高奖一模一样,“天啦,我中了头奖了!五百万人民币!”

汪亮解拿着彩票在空无一人的出租屋里翻来覆去地看。他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尝中奖的狂喜滋味,就注意到票面上写的一行字:兑奖期限为二十八天。再细看报纸,开奖日期就是他买彩票的当天,领奖的最后期限是八月二十六日。

兑奖期限已过了半个多月了,但一想到自己回家的特殊情况,也许多少能拿回一点钱。心存希望的汪亮解首先给哥哥打了个电话,哥哥起初不相信,把电话挂了。汪亮田也曾是彩民,有两年的“彩龄”,但从没中过一分钱,后来他再也不买了。“那些中奖的都是骗人的。”

第二天一早,兄弟俩给北京市体彩中心打电话。“我打了三分多钟,说清楚自己的困难,反反复复问能不能补救,但就是不行。”当时汪亮解急得说不出普通话,冒出一连串安徽方言,哥哥在一旁干着急,直想把电话抢过来。

北京市体彩中心的人说,他们已按规定把未兑取的奖金作为弃奖转入彩票调节基金了。七月二十九日晚开奖之后,他们就在电视上、报纸的彩票栏等地发布了开奖和领奖信息。随着最后期限的日益逼近,工作人员还找到了这注彩票的出售点——吴家村甲一号的老板,请他回忆当时购买彩票的人的特征。八月二十六日对奖最后一天,工作人员一直等到了夜里一点才下班。他们说已经尽到了告知的义务。

找体彩中心失败后,兄弟俩想到了媒体。他们希望记者能帮帮忙。报导出来后,引来无数的惋惜,也有两位律师主动表示,体彩中心立的是“霸王条款”,汪亮解老家的人连报纸电视都很少看,这种情况今后还会出现在别人身上,于是他俩愿意替汪亮解打官司,状告北京市体彩中心。

打官司不可能不花钱。汪亮田思考了半天说:“一千多我们还是可以承受的。”为了打官司,汪亮解又回了趟老家,花了四天时间和三百元钱路费,补办了一张临时身份证,但他没有告诉家人他差点就成五百万富翁了。事情没有好消息之前,他不想让家人跟着难过。

目前,汪亮解已正式和刘金海、杨航远两名律师签约,委托他们进行诉讼。这一个多月来,汪亮解只出去找了两个活,挣了不到三百元工钱。律师曾对汪亮解说,打官司最差的结果也是维持现状,并没什么损失,然而汪亮解的生活再也回不到中奖之前的状态了。

与五百万擦肩而过后,汪亮解的习惯动作是烟不离手,挠他的板寸头。以前在工地上干活,一天劳作十几个小时,通常一躺下就能睡着,但现在躺在床上发呆,一呆就快天亮了。五百万大奖没来,胸闷、担忧、消瘦、失眠却来了。哥哥心疼地说他:“瘦了一大圈。”

当别人问他最近还买彩票吗,汪亮解习惯性地挠挠头,没有回答。哥哥在一旁说:“我看还是别买了,不是什么正事。”哪怕五百万曾经离弟弟那么近,汪亮田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汪亮解和他擦肩而过的彩票。一个多月来,汪亮解明显瘦了一大圈。五百万大奖没来,胸闷、担忧、消瘦、失眠却来了。(网络图片)

中奖≠幸福

在替汪亮解惋惜的同时,也有人安慰他说,中奖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幸福。比如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威廉.波斯特,一九八八年赢得一千六百二十万美元大奖后,他的亲兄弟谋杀他未遂,后来他把奖金花个精光,最后靠社会救济过活;德克萨斯州的比利.哈勒尔,一九九七年赢得三千一百万美元奖金,中奖两年后就自杀身亡了。维多利亚.泽尔,二零零一年赢得一千一百万美元,去年三月泽尔吸毒并酒后驾车,撞死一人撞瘫一人,眼下正在监狱里服刑。新泽西州的伊夫琳.亚当斯,一九八五和八六年两度中奖,奖金共计五百四十万美元,但她喜好赌博,五年后就一文不名了。

杰克.惠特克是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千万富翁,他经营的下水管道公司生意一直很不错,但他也买彩票来玩,结果二零零二年“强力球”近三点一五亿美元的头奖“砸”在了他头上,使他成为全球彩票最高奖获得者。

然而五年过去了,惠特克坦言如今他的生活并不如意,甚至更糟。中奖后,他的住所和汽车经常遭窃贼光顾,他嗜酒、赌博和行为不端等恶行也成为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中奖后他经历了四百六十场官司,多次成为被告,而他的结发妻子由于受不了他的“臭名”远扬而离他而去,最让惠特克伤心的是他心爱的孙女之死。中奖后惠特克收到一个绑架威胁后,决定不再让孙女去学校上课,结果导致她染上毒瘾,最终在十七岁时死去。

最惨的可能还是美国的梅特卡夫妇,他们得奖后相继暴毙在豪宅中。夫妻俩在二零零零年二月玩“强力球”中了六千五百四十万美元。中奖前妻子梅莉达制作纸盒,丈夫韦恩是铲车司机;中奖后夫妇俩决定分开,各自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妻子分得一千三百六十万美元后,在俄亥俄河畔购买了一个巨大的豪宅。十几天后,人们发现梅莉达早已死在其中,而警方没发现有人闯入的痕迹。丈夫韦恩原想带着他的两千零五十万美元到澳洲开始新生活,还没等他前行就猝逝,死因是酒精中毒,终年四十五岁。

彩票不是慈善

据彩票专家介绍,在美国最少买彩票的是最穷和最富的少数人,其余人都可能会买彩票。二零零六年有57%的美国成年人买过彩票。如果按收入来分,年收入在四点五万美元到七点四九万美元的美国人购买了绝大部分彩票。另外,大学毕业生要比高中学历的人更喜欢买彩票,而年收入在七点五万美元以上的美国人比年收入不到二点五万美元的人也更喜欢买彩票。

也有人说,由于购买彩票的大多数是中产阶层,从概率的角度看,一夜间由贫困暴富的故事在中奖者中只是少数,多数中奖人以前生活就不错。彩票不是慈善,它不会总去眷顾穷人。相反,按佛家的因果理论,越是德多的有钱人可能更容易中奖。

与此同时,乐极生悲的故事也只是少数,只不过一夜暴富和瞬间败落的故事会被媒体渲染,也容易被人记住。在美国,很多中奖者的生活与中奖前并没有多大变化。

有人说,人的一生,死亡的概率是百分之百,生病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九,意外的概率是百分之二十,大病的概率是百分之十,而中大奖的概率是万分之一。我们为什么要为万分之一的可能投入很多,却将百分之百的事情置之脑后呢?这种赌博心理,是不是也在浪费生命呢?(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美3亿美元彩金一注独得
卑诗彩票公司采取措施防止作弊
美俄亥俄退休工人中彩3.14亿美元
喜从天降 VS 过路财神:乐透中彩花絮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公务员要过苦日子?御用专家警告
【拍案惊奇】马云下落不明 薄熙来临时出狱?
【财商天下】北京“打预防针”:苦日子要来了
【十字路口】抵制冬奥 美带头外交战围堵中共?
【横河观点】美外交抵制冬奥 北京失势的开始
【方菲访谈】程翔:中共颠覆香港对国际的警示(3)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