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北大学子的乙肝人生---写给媒体的一封信

人气 11
标签:

【大纪元11月28日讯】

尊敬的 XX 编辑:
你们好!首先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本人是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的一名在读全日制正规学生, 但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们我的真实名字,虽然我可以透露一个信息:我是北大学子的同时,我也是一名“乙人”,即中国一点三亿乙肝病毒携带者中的一份子。
  多年来,身上背着巨大的乙肝歧视的巨大压力,表面我是人们心目中的精英,暗地里却是活在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里,千言万语我不知道从哪里写起。
  在过去的岁月里,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最害怕各种体检,一听到体检,就像小布什听到本拉登一样头疼心烦。不愿意告诉自己的朋友,因为自己曾经告诉过一个朋友,他表面上是说无所谓,其实后来的事实表明我是永远失去了这个朋友,而且我和他共同的圈子也永远向我关上了大门。人的心灵永远不可捉摸。
  当我知道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但肝功正常后,一度像疯了一样,到处求医想转阴(实际上目前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后来从某省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个空中诊所节目,听到一个军队下属的医院效果不错,虽然自己也好歹是个知识份子,想想这一定是骗人的东西,但心理交战的结果是:好歹也是省人民电台组织的,那个医院也是某个军队医院,应该不会骗人,应该会有点疗效吧,于是兴冲冲地跑到那里,那里人不少,我交了两千多元的药费,后来拿的据说是六味地黄丸之类最多值几十快钱的东西。过几天我又去那个诊所的时候,却已经人去楼空(他们根本就不是部队医院的医生,就是承包了一个柜台诊室而已)。
  我不禁悲从中来,我该不该去找他们,我要不要报警,我该怎么办?我如果去找他们,就意味着自己的情况要公开,而这却又不是我所愿意的事情。可是父母辛辛苦苦赚的两千多元不是被他们白白骗了吗?在那段岁月里,我的心理几乎变态,怎么就不明白一个省的人民电台,一个军队下属的医院,怎么如此助纣为虐,而做出这样卑鄙无耻共同欺骗本就是社会弱势群体人群的事情??!!如果他们要说自己也不知情,那可是天下最大的笑话了。直到现在,我有时一想起这档子事,我的思想就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其实,人与人之间相互仇恨相互报复就是这样开始的,正如笔者下文要提到的周一超。
  后来我作为一个“乙人” 而高分考上了北京大学(以北大清华为首的大多数高校并不歧视健康的携带者,幸之矣。而据我所知,中科院是中国最没有科学的院子)。
  我感谢我的学校──北京大学。她并没有像中国的少数高校一样无情且无知地回绝我们,她宽宏大量的接纳了我,录取我成为她的学生,从此我能每天都留连于“一塔湖图”,陶醉于未名之秀美、博雅之端庄。北大民主科学的校风也无时不在潜移默化着我。我在过去的岁月里一度忘记了我是个“乙人”,在美丽的燕园里享受着象牙塔的生活。
  但是,又到一年找工作之际,我们的心也开始揪起来了。每天总会不经意的想起自己是个“乙人”,在这个查“两对半”满天飞的世界里,在这个用人单位“防乙肝甚于防虎狼”的求职环境里,我真的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心仪的工作。有时心里会有这么一个想法,我如果是爱滋病毒携带者而不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或许会更好些,因为现在的入职体检只歧视“乙人”,并不歧视“爱人”。
  过去总不能明白人为什么会自杀或者会有自杀性的疯狂行为,其实当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的门都向你关闭时,人的心理就彻底崩溃了。中国目前的体检制度在一点一点吞噬“乙人”的整个人生。
  我知道几年前的周一超,他以自己的和他杀死的无辜者的生命换来的是浙江省公务员可以招收乙肝病毒携带者。很多“乙人”怀念他,就像感谢中国乙肝第一案的当事人——张先着一样。周一超走了,网友们祭奠他:“他从杭州,一个世俗的天堂到达了极乐世界,一个真正的天堂,在那里没有乙肝歧视。”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并行不悖的噩梦与美梦。我成了周一超,我也像他那么做了,然后这当然更是新闻媒介更为忙碌、全国人民更为震惊的时候,但也或许能更引起社会的关注、人们的反思,从此国家颁布法律法规,除特殊工作岗位外,坚决禁止进行乙肝两对半入职体检。从此一点三亿“ 乙人”可以摆脱过去永远的心理压力,堂堂正正做人,去享受生活……
  40多年前,美国的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被刺,但他的鲜血却换回了美国黑人的平等权。我拿周一超与马丁路德金比较是不恰当的,甚至是荒唐愚蠢的,但是对“乙人”来说却是无奈和绝望的。因为两人之间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只能以鲜血的代价才能换回平等。个体为了挑战现有制度和法律的缺陷、为了追求正义的平等的代价是巨大的,往往必须是生命。
  马丁路德金曾经演说过《我有一个梦想》,梦想各种肤色人民能够平等地生活在一起,我们“乙人”何尝没有这么一个梦想:全中国的“甲人”与“乙人”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共同生活在一个平等的世界里。
  我们目前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中央正在进行和谐社会的建设,而和谐社会的建设,我想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法治社会的建设,为什么真正地禁止乙肝就业歧视的立法总迟迟不能出台(目前所谓对用人单位的一千元罚款其实就像是对妓女征收税收一样,根本没有惩罚力,实际上就是让用人单位交保护费给政府)?为什么在这个文明社会里,随意宣扬他人隐私的行为还猖獗不止?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无良媒体还在助纣为虐,到处宣扬不法份子的乙肝广告、电台热线?为什么各级体检中心为了自己的一点金钱利益不管别人的死活?
  和谐社会,并不仅仅是表面上人民的物质富足,更重要的是人民心理上的安全感,和谐感,这才是真正的和谐。一点三亿人的心理健康难道就不需要重视吗?乙肝病毒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社会对此的误解歧视和因此而产生的乙肝病毒携带者自己永远的心理桎梏。用人单位说我们身体素质不行,有时我们似乎身体比较容易累,其实主要是因为心理压力造成的,你们甲人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你们这样了,你们会怎么做?但是来自于身体的压力远远大于社会对我们的标签化而形成的心理压力。
  在古希腊的斯巴达城邦,有这么一个传统,刚生下来的婴儿如果不符合健康要求,将被遗弃到山谷里。而与我们现在的乙肝歧视现象相比较,这不是极度相似吗?这个社会在鄙视我们,不给受教育机会,不给我们工作,不给我们发出声音的渠道,这难道这不是利用国家机器和社会舆论工具来遗弃我们吗?难道我们竟然回到了几千年前奴隶社会年代了吗?
  难道我们“乙人”就真的一辈子要做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里,伟大的时代中的乙等公民吗?!
  我写了这篇文章,开始我不知道想寄给谁,或者说能寄给谁,后来我想起你们,贵报是我多年来一直在关注的媒体,贵报也是我们北京大学学子非常喜爱的报纸,是“中国媒体的良心”,也是中国极少愿意为弱势群体表达心声且有巨大影响力的媒体之一;我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希望我们双方可以共同为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伟大的民族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做点什么。我们没有过分的要求,我们只是不想被标签化,只是想拥有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做一个不被歧视的普通人而已。我真的希望贵报一定要发表我这篇匿名文章,我代表中国一点三亿的“乙人”感谢你们。我也想同时把这篇文章寄给香港明星刘德华──同样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他为我们的“反乙肝歧视”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我不知道他的地址,希望贵报能帮我们这个忙。在此更呼吁中国更多的各类精英携带者,尤其是高层政府官员能够像刘一样,站出来为我们,也为你自己正名。
  我相信未来,也相信我们以后一定能客观对待乙肝疾病,彻底消除乙肝歧视,这个文明社会巨大的毒瘤。当然也祈祷我们的科学家能够早日为人类征服乙肝,找到良药,永远解放“乙人”的身体与心灵。
  
  此致
  敬礼!
    
   北京大学一学生
   2007年9月于燕园

相关新闻
肝胆相照网站负责人陆军在广州被扣数小时
官方关闭大量网站 绝望网民“盼奥运”
艾滋病民间组织吁保护NGO代表的人身自由
中国乙肝患者面临疾病歧视经济三重压力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二日 蓬佩奥演讲
【有冇搞错】美国的“新排华法案”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