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毛.2W:短评共产党(53)

——一个中国男人的“反动”手记

毛.2W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1日讯】后记:还“原始”的我

本手记并不系统,或许是本手记的遗憾,但无论如何,本手记所记录的都是最原始的笔者所感,而手写笔记本本身也成了可能直接致笔者于政治迫害甚至于非命的实物罪证(该笔记本系一女士送给笔者的每页均印有一家著名医药公司名字的封皮为黑褐色和另一种色构成的工作笔记本),所以,笔者只能将手写笔记本存于某处,而用电子版稍作整理后邮传(由于担心连累别人,所以有几篇文章最终也没有放进来)给媒体,因此电子版与原始笔记本所记之顺序有较大出入和修正,题目也作了加改,内容上也有少量文字增删但多数地方堪称一致(手写笔记本中有很多地方对共产党是用另一称呼代替,因最初还是很害怕的,但写到后来,就干脆豁出去直呼共产党之种种劣迹了)。这里,要允许我对帮助进行电子版整理的两位元无畏的HY()士,CXF()士,表达无限敬佩。

当然,本“反动”手记毕竟是用笔者一人之眼去观社会之相,一人之心去感国家之哀,必有偏颇、偏激、偏得之处,倘能使同胞有些共鸣即足矣,其余概不重要。正像笔者在笔记本扉页记录的胡适的那句话一样,能“鸣”才是我的选择。笔者曾有过的一本书上也讲过,只要美好永存于心,我们又何惧之有?该书整个情节其实就是对共产党本质问题的一个隐喻——那就是共产党带给中国大众的是一个先天就背负着罪恶基因的极权统治体制,在这个总的体制下,一切都越来越背离了人类本真的美好,人性中最邪恶的一面却不断地被激发出来,明争暗斗、你死我活,最后必然是一场不可收拾的悲剧!

人们常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彭丽媛为共产党唱了一首歌叫“打天下坐江山”,词写得很有道理,说“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这也是共产党的口头禅。不过,吴思在给喜欢追问历史的LXY的书序中却有一句话:历史分明的告诉我们,武力最强者得天下,尽管单凭武力未必能保住天下。他这句话是在隐晦地告诉我们,共产党其实就是靠武力得了江山。但我还是要告诉大家:真正武力最强者是民心,得了民心即得了最强之武力。因此,对“得民心者得天下”,吴思和LXY就勿需追问怀疑了,放在人类历史更长更宽的纵横角度去比去看,的确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即使表面上用武力得了天下者,也必定是用特别的手段(比如谎言欺骗,比如武力挟持,比如许愿民众等等)得到了民心方才得以坐个几十、上百年的天下。

其实,关键是要把“得天下者”到底应该是谁搞清楚。有些问题似乎咱老百姓从来都不曾搞明白过:中国历来帝王为什么只能各坐江山百来年?“天下”何时成了唐僧肉,各路妖魔都可以捉而吃之?中国历史为什么就是一部“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内乱史?根本原因就在于总有那么些自以为万民之主的家伙视老百姓的天下为己有或者借为老百姓打江山而堂而皇之地把江山据为己有!我以为,“天下江山”本不是谁个自家之物,更不是随便那路妖魔都想吃了长生不老的唐僧肉,所以任何个人、党派都不能抱“得”天下“坐”江山之念而争斗不止。就算是曾赢得民心而得了天下,但只要一旦“家天下”“党天下”,把天下视为己有,都迟早会必被赶除天下去!历史上那些各家帝王,皆以“民心向背”来打江山,而一旦坐江山则“朕家之江山,朕意即民心”,民心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造反举旗得天下的幌子和工具。

于是,既然你可以举民意打江山,为何我不借民意夺江山呢?一部国共两党史,就是一部借民意夺天下江山谋一党之私的民族耻辱史!当然,我坚信,就像历史上想要万代“家天下”而最终只留下尘烟的那些帝王将相一样,想要永远执政的“党皇帝”也必将去如烟。我用打油诗来说之:“江山本非自家物,争夺天下妄民意;各家皇帝去如烟,却是败家恶不息;唏嘘百姓堪可怜,一党之私怎休矣?”

得民心者得天下,那么,这民心到底谁可以得呢?这天下到底归谁得谁坐呢?其实,我以为,得民心者不是哪个人物哪个党派,得天下者,也不是哪个人物哪个党派,真正能得民心者只能是民主自由之制度,真正能得和坐天下者也只能是民主自由之制度!说直白一点,得天下和坐天下者,根本就不应是人和党派,而是制度。看看欧美日这些地区和国家,自从有了民主自由制度的照耀,坐这些国家江山的,到底是人还是制度?坐稳这些国家江山的不正是那些得民心的制度吗?换句话说,所谓得民心者,勿需是哪个皇帝哪个党,而是一种众人自愿认可的制度才能永得民心,天下才会永固。

我更想说的是,无论我们追问历史也好,声讨现实也罢,我们都不要忘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中华民族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即过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臣的日子,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然是“没有共产党”这个“党皇帝”就没有我们老百姓的“新中国”这“万岁万万岁”的岁月!所以,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还我自由自身,行我民主之权,定我制度之本!再说直白一点,就是还“原始社会”的我,至少,在那个社会,打猎捕鱼的机会人人都有,分享食物的机制个个都认同,不需要人间皇帝,更无需哪个代表我的利益,只需要大家不断地选人来轮流主持这些机制即可,可比共产党制下强多了!。

我坚信,有这个想法的人会越来越多,我更坚信,在共产党内,犹如我这个异己者一样的人亦越来越多,他们会如云之士,席卷大地,别无他求,仅仅是要“还我自由自身,行我民主之权,定我制度之本”而已。

须知:夫天下者,民之天下;民定制度,天下永固!

我要特别向共产党当局声明:本手记引用了来自网上和公开发表的媒体上的一些资料和言论,如果你们因此而去追查甚至迫害这些可以称为中国脊梁的作者们,那就大错特错了——本人负责地讲,我真的不认识他们,与他们更没有任何的联系,只是我觉得他们讲的都很实在很有道理而引用。本手记之文责本人负责,如果你们觉得我诽谤、侮辱了共产党,请你们通过诉讼管道来找本人算账——当然,这恐怕要你们找到本人之后才成!

最后,若不幸笔者因此手记而累计生命,我死不足惜,万望有心者、有志者能收藏、传播乃至添加充实完善(但不得在本人原文中删改)本笔记之所有观点,则笔者死而无憾矣。

(本后记分别整理自笔记本的最前和最后处并有增加和改动)

(文中打油诗在笔记本上的落款用了笔者真姓之字母,以作将来领稿费之证据,哈!)

毛.2W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三日

全文完(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4-18 9: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