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虐杀

【大纪元4月28日讯】(转载自希望之声

联接收听

8 年多来,“酷刑”和“洗脑”一直像梦魇一样残忍的虐杀着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体和灵魂,迫使他们在肉体死亡与精神死亡之间选择。迄今为止,可以查实的已有 3144名法轮功修炼者在残酷迫害中肉体死亡了,然而又有多少精神死亡的呢?如果我们走进那些精神死亡者的心灵深处,那种残酷与绝望,将远远超出身体的肝 胆俱裂,那是无法形容的痛心疾首和无法形容的生不如死。

现代医学和心理学研究中曾经做过一个 试验,把人的身体和外界接触的部位用布缠裹,不与外界接触,在不长的时间里,受试者就表现出焦灼不安、沮丧、消沉,最后出现精神失常,这种心理学现象被称 为社群剥夺。所谓的社群剥夺就是剥夺人与外界和人之间正常的交往,剥夺人作为一个社会人所拥有的权利。而目前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迫害远远超出社群剥 夺的程度,是对生命的剥夺,强制转化的过程更是对人灵魂的剥夺。

39 岁的林澄涛,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助理研究员,国家“863”计划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CMB项目的课题骨干。为人正直善良,工作勤勤恳恳,是协和医大基 础医学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单位作为出国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就这样一位优秀青年专家,却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而遭到残酷迫害。

林 澄涛上大学期间,曾因患肝炎休学一年,后来一直身体不好。1993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几天内他的严重胃病和肝病就神奇地得以根除。1999年 7 月迫害开始后,他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剥夺了应享有的住房,被迫带着女儿住在拥挤的学生宿舍里。2001年9月,因为和其他同修一起看女儿的照片,被绑 架拘留,理由是违反了公安部“不能三人以上聚集”的条例。2001年10月,林澄涛因将自己一家的遭遇公布在国际互联网上,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北京 团河劳教所。

其妻张小杰,北京一中音乐教师,被关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留下孤苦 的2岁多的幼女无父母照料。2001年末,劳教所的恶警用酷刑、非人的体罚和谎言,将也曾修心向善的张小杰“改造转化”成了失去了正常人性的“犹大”。她 在劳教所毒打以前的好友逼其放弃信仰;还写信给关押丈夫的团河劳教所,建议用多根高压电棍电击、体罚和熬鹰等酷刑折磨自己的丈夫。

在 团河劳教所,林澄涛本已艰难地挺过了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但在恶警逼迫林澄涛反复看妻子要求用酷刑和暴力“转化”他的信后,他终于因无法承受自己的爱妻变 成禽兽不如的人的事实而心理崩溃,精神失常,冲到搂道里大喊大叫。2002年7月,林澄涛被长期精神迫害和肉体折磨摧残得痛不欲生,被逼以头撞墙致鲜血淋 漓。2002年12月,团河劳教所才允许已精神失常的林澄涛保外就医。

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虐杀(二)

联接收听

8 年多来,“酷刑”和“洗脑”一直像梦魇一样残忍的虐杀着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体和灵魂,迫使他们在肉体死亡与精神死亡之间选择。迄今为止,可以查实的已有 3144名法轮功修炼者在残酷迫害中肉体死亡了,然而又有多少精神死亡的呢?如果我们走进那些精神死亡者的心灵深处,那种残酷与绝望,将远远超出身体的肝 胆俱裂,那是无法形容的痛心疾首和无法形容的生不如死。

2003 年6月19日,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被当地光荣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先后在彭州市洗脑班、郫县洗脑班、新津县洗脑班被非法关押10个 月。长期酷刑折磨、洗脑、毒打、游街示众、连续不让睡觉等多种折磨,使原来年轻活泼漂亮的祝霞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现 在祝霞经常出现幻觉幻听,并且不分昼夜的折腾、哭、笑、骂人、打门窗,大小便弄得到处都是,盖被子要把被套扯掉只盖棉絮,并且经常用手摀住头部惊恐的大声 喊叫:“你们要强奸我吗?”……而且经常说最不能容忍这种事了,特别痛恨的咒骂那些臭男人,在说这些事时,常常咒骂一个叫陆中华的,还有吴波、陈英,还有 赵威、刘伟等。从祝霞在精神失常情况下的这些反应来分析,祝霞很可能是在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被恶人强奸,精神受到刺激导致精神失常。

祝霞家中现在有一个文革中被迫害成精神病的老父亲,还有一个不满4岁的儿子,祝霞的母亲已经70岁了,每天要照顾两个精神失常者和一个幼小的孩子,加上精神上的压力和经济上的负担,已被拖得身心疲惫,难以支撑……

18岁的花季少女,天真烂漫,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使世界上的一切在她们眼里都充满着诗情画意,然而,郭雪莲,这名像雪莲花般纯洁无瑕的少女,却在18岁时横遭摧残,从此精神失常。

2000年12月,山东18岁少女郭雪莲在北京街头散发传单,告诉世人真象,被警察抓到北京调遣处。后被押送到北京大兴县新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 劳教所里,郭雪莲受到了令人难以想像的折磨。一次恶警把她扑倒在地,有的骑在她身上,有的扭着胳膊,将她暴打一顿。之后,警察赵磊、白× ×等将她绑起来,使用4根电棍同时电她,致使她头顶有两处被电棍电破出血。警察还曾强行给郭雪莲注射毒针(药名不详),并在她饭里放不知名的药……在劳教 所短短几个月的暴力、药物等极度的身心摧残下,郭雪莲精神失常了。

从劳教所回家3年多,被摧残的精神失常的郭雪莲,经常乱跑乱跳,说话 语无伦次;时常脱去衣服,一丝不挂;动不动就打人、骂人,连父母都打骂。3年多来,雪莲的父母陪着她度过了一千多个难熬的日日夜夜,母亲几乎天天以泪洗 面,全家人度日如年。

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虐杀(三)

联接收听

8 年多来,“酷刑”和“洗脑”一直像梦魇一样残忍的虐杀着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体和灵魂,迫使他们在肉体死亡与精神死亡之间选择。迄今为止,可以查实的已有 3144名法轮功修炼者在残酷迫害中肉体死亡了,然而又有多少精神死亡的呢?如果我们走进那些精神死亡者的心灵深处,那种残酷与绝望,将远远超出身体的肝 胆俱裂,那是无法形容的痛心疾首和无法形容的生不如死。

柳志梅家在山东莱阳农村,17岁被保 送入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读书,到1999年9月,要上大学三年级时,因她修炼法轮功,被校方拒绝注册,并强令休学没有出示任何书面证明。之后,柳志梅 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于2001年5月在北京海淀区租住的房屋内被绑架,辗转劫持到几个看守所,后来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柳志梅头被打变形, 胸部被打坏,多个指甲被拔掉。2002年11 月,22岁的柳志梅被海淀区中共法院判刑12年,转至山东女子监狱(济南)。柳志梅长期不配合所谓“转化”,最后被以“复学”诱骗,在巨大压力与欺骗下违 心“转化”,清华大学去人“验收”,不同意复学。柳志梅当即精神失常。

柳志梅母亲在农村,听说女儿被判刑12年,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也精神失常。

陆红枫,原系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高级教师。屡获市、区模范教师荣誉。2000年3月两会期间,陆红枫在写给 人大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公开信上签字,被市教育局停职。随后,市教育局以陆红枫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撤销了其副校长职务。

陆 红枫的丈夫秦玉焕是灵武市一建公司党支部书记,在恶党压力下,为了自身政治前途不受影响,竟配合恶党“转化”、迫害自己的妻子。5月6日,秦玉焕将妻子陆 红枫打出了家门;6月7日,秦玉焕伙同灵武精神病院住院部主任董芸、护士陶志军等人,将妻子强行绑架到灵武精神病院,进行了长达50多天的灭绝人性的迫 害。

据精神病院知情医生透露,他们不顾医德,将陆红枫绑在病床上,每天给她注射和灌 食大剂量损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有一种德国进口药,一般人吃一片就会昏迷三天;而他们竟每天给陆红枫灌24片!陆红枫经50多天的非人摧残致神智失常,极度 虚弱。7月底,陆红枫被带回家。泯灭了人性和良知的秦玉焕,除继续每天给陆红枫灌食大量破坏神经的药物外,还残暴地对她进行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致使陆红 枫生命衰竭,于2000年9月6日离开人世。

陆红枫被迫害致死后,当地政府利用媒体渲染陆的死亡,但却对陆红枫的真正死因秘而不宣。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退党中心:退党是解体中共最有效途径
天音净乐:【四‧二五特辑】
为利益公安部策划四二五 反迫害法轮功坚持九周年
回顾9年沧桑路 墨尔本学员纪念4.25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北戴河成禁区 访民进京遭拦截
【纪元播报】中共政权能挺到下次香港选举吗?
【西岸观察】拜登提名贺锦丽当副手
【拍案惊奇】传习令南海避战 华为芯片将绝代?
【独家视频】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