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受害家庭公开信争取集体诉讼

【大纪元7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秦雪采访报导)一群三聚氰胺的受害者,1号前往河北最高法院信访办递交公开信,虽然没有成功,但他们仍坚定的表示,希望石家庄相关法院继续受理集体诉讼以及其他的合理要求,保障受害者家庭的合法权益。

毒奶受害家长陈立淦,参与了这次递交公开信,他说:如果政府一直不愿跟我们讲、不给我们路走,将来不排除走上街头、集会这些动作。陈立淦:“我们是递交公开信,其实我们也知道对于政府他的无赖政策,根本没起什么作用,但是我们要告诉其他的人我们在做这样的事情。”

不立案不协商受害家庭状告无门

根据最高法院的指示,中国法院系统应接受“三聚氰胺”受害者的诉讼受理请求。可是迄今为止,只有石家庄新华区法院在三月份和四月份受理了两个受害人的起诉外,其他各地区法院均不受理此类案件,致使他们求告无门。

对于中共当局所提出的赔偿方案,陈立淦表示他无法接受,他认为这赔偿明显有失公平,而且都是政府一手主导的,根本没有经过协商,赔偿的金额跟小孩未来健康问题都没有保障。

因食用毒奶粉死亡的结石宝宝侯海淇,他的父亲侯荣波原来想将他的尸体保留,再请专家鉴定,但发觉保留也没希望了,孩子留在那里等久了难受,只好把孩子的遗体处理了。他的母亲王月兰表示:“我们也不要求他给我们什么条件,反正我们孩子已经没有了,给我们多少钱也不管用了,也不要求他们给我赔偿,只要给我们一点精神补偿就行。”

她说:我们在石家庄起诉,但当地不接受起诉,四、五月时五、六个人一起提出起诉三鹿公司,法院要我们回当地起诉。王月兰说:“当局没有给赔偿方案,也不想处理,推卸责任,我们找当地官员他们不愿意见我们,反正一切有关三鹿的事他们都不愿出来说话。”

停发律师证打压维权律师

患儿王欣怡,在伯父王伟的处理下接受了国家三万元的赔偿方案,虽然他父亲王连杰打心眼是不愿意接受这方案,但不接受,村领导、居委会领导、街道办事处领导一天到晚打电话,最后在王伟的说服下才签了协议书。

陈立淦表示,有些愿意帮助他们的律师被中共政权打压,有些被取消了从业证,把它扣在那边不给他们证,好多个律师现在营业证都拿不到,他们准备立案,但很多地方都不给立案,石家庄要求他们到当地立案,他们就去当地法院问,得到的结果是“不能立案”,石家庄又不给石家庄以外的地方立案,已经立案的二个到现在还不给开庭,又一直要求受害家属撤诉,那怎么能立案开庭?都不行,这些种种正当渠道他们都堵死了。

而,已经立案的二个家庭,他们一直给他们施压要他们撤诉,也就是说跟他们谈条件,不让他们进入真正的诉讼阶段。这群三聚氰胺的受害家庭,为了争取合法权益,他们呼吁法院行使好捍卫法律的职责,为所有受伤害的孩子主持公道。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全球纪念六四20周年网络大会第三次通告
富而有德 福乐屋手工“大福”为民添福
密勒日巴佛传奇故事(75):为度人吃毒奶
毒奶再掀波澜 施恩奶粉检出三聚氰胺超标百倍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郑州惨剧不断 祸起书记一句话?
【秦鹏直播】习访西藏 为何深夜制裁七美国人?
【新闻看点】郑州多地塌方严重 农村伤亡不让报
【时事军事】中共底线被美军行动越踩越烂
【未解之谜】再生人画图为证 推特寻亲
【财商天下】大陆居民五成肥胖 谁在赚胖子的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