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从肯尼迪家族谈少数族裔从政之路(2)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5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那么我们再讨论一个问题,就是今天这个爱德华‧肯尼迪,他除了受民主党人爱戴之外,对于共和党来讲,也很痛心失去这么一个人。他很著名的一个事情就是说,他能够跟共和党达成很好的沟通,他不坚持己见,他能够跟另外一党一起合作推动重要的法案。这方面我们也谈一谈。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陈志飞:我这个人可能说话比较尖,我并没有把他看得太重。因为首先,他并不是一个成功者,为什么呢?成功的顶峰对一个政要来说,在美国永远都是当总统,他没有当过总统,即便他有最好的时机。有人甚至预测在76年,即便在他有个人丑闻的情况下,他如果想竞选总统的话,他也能当,他没有当总统的话,他就没有达到政治巅峰。这样的话,使政敌从各方面更容易理解他而接受他。

第二、他的政策就一直比较持久,就是说比较一致,而且他自己家族的这个根底也很深厚,所以他能跟很多人建立起私交。别人知道如果不经过他的同意的话,很多共和党的这种政策措施也不能通过,所以人家愿意跟他在底下达成一个交易。所以你看他逝世以后,麦凯恩这些共和党的头头脑脑,大老们都出来说他的好话。所以在这一点上,他的确是民主党自由派的一个旗帜,这一点肯定是谁也绕不过去的。而真正在政策方面,他是不是跟共和党有很多相同之处,我真是看不出来,因为他的确是非常非常自由的。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电话进来和我们一起讨论,对于肯尼迪家族或者爱德华‧肯尼迪,您有什么样的看法或见解,欢迎您打电话来提问。那么我们的热线电话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使用 Skype:RDHD2008和我们一起来讨论。中国大陆的免费电话是4007087995再拨8991160297。

我们今天谈的是肯尼迪家族,从肯尼迪家族来看少数族裔从政之路。那么我们刚刚谈了一些肯尼迪家族基本上的介绍,大陆上讲“肯尼迪”,台湾习惯讲“甘乃迪”,这个老是转不过来。

那我们来谈一下,可能很少人知道,不是太多人完全都知道,肯尼迪家族他们基本上是爱尔兰裔。其实他们来到美国大陆的时候,也是非常辛苦的走过那一段路,跟早期来的中国人,其实是很类似的。有关爱尔兰这部分是不是可以谈一下?横河先生,您先请。

横河:美国的早期移民是来自于英国的清教徒,其实很多人不清楚的是,美国的移民排第一位的并不是英国人,是德国人;其次才是英国人,移民过来以后,其他各族裔也开始向这里移民,所以在美国早期移民当中,宗教之间的冲突其实是比较厉害的。当时爱尔兰分南部和北部两部分,我们现在讲的爱尔兰人,他们主要是信天主教的。爱尔兰人来了以后,第一他比较穷,这就跟其他民族像意大利人,都是欧洲移民当中比较穷的。

另外一个,我们刚才讲说最多的是德国人,然后是英国人,都是属于盎格鲁-萨克逊民族(Anglo-Saxon)的,都属于这个民族。因为德国人和英国人是属于同一个民族的,就是同一类人,他们来的时候属于比较穷的;另外一个,他们也是聚居在一起的,就像中国人有中国城,他们也有爱尔兰城,都有这样的聚居。

你要注意美国总统的话,美国总统到现在为止,基本上都是基督教新教徒这一支的,肯尼迪家族是唯一的例外,是天主教徒。当然在爱尔兰血统里面,当了总统的还有好几位,但是像他们这么纯的爱尔兰天主教徒,很纯的爱尔兰家族的,可能就是他们这一家。我想他们从政就会有很多困难,当然我们能够想像到的困难,一个就是作为民族来说。但是另一方面我个人认为,他们从政的另外一个困难,就是天主教徒。

那么天主教跟基督教不一样,基督教他们有一个总的指挥,所以它基本上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你代表自己的观点。但天主教它因为有一个教皇,有教皇呢,美国人就会有个担忧,因为他有宗教自由,他有一个政教分离,所以他不希望从政的人,特别是当国家总统的人,会把他的宗教信仰的内容,带到他从政的这方面来。

那么它这个分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并不是说政府容许让宗教存在,而是政府根本就不能干预到信仰,所以政府是被限制住的,而不是说政府让你们去信东西。这个跟中国人所讲的完全是不同的概念。这就是为什么肯尼迪在竞选的时候,其实他要花很大的精力去介绍,他在从事政治的时候,在办公室的时候,他的信仰仅仅是他个人的事情,跟教皇什么的没有任何关系。我觉得这部分是他两个因素,一个是族裔的关系;另外一个是信仰的关系。

陈志飞:的确,其实他们从政所受到的挑战是外人很难知道的,尤其今天的人。因为美国社会发展到今天,其实也经历很多过程。四、五十年前的美国社会,也是以盎格鲁-萨克逊这支民族为主体的,从它建国一直以来就是。那么爱尔兰这支他其实是凯尔特人(Celt),在欧洲来看,它是一个少数民族,就像我们中国人说苗族或彝族人要竞选是一样的。

尤其刚才横河先生讲的,他这个宗教传统又完全不一样,格格不入,所以别人对他并不看好,要突破自己障碍呢?他是主要从北部的英格兰,由新英格兰地区慢慢的做起,从老家麻萨诸塞州发展起来的,逐渐的他的理念被全国所接受,才取得这么样的成果。应该说他当时的地位跟爱尔兰人跟中国人相似,的确是这样。

爱尔兰人大量的移居到美国,也是1840年以后,很多人最后从事于修建铁路,所以才有美国杰克‧伦敦(Jack London)说的那句话:在美国每个“大铁”,横贯东西的铁路下都有一个爱尔兰的阴魂。很多中国人以为说的是中国人,实际上是爱尔兰人,他们群居在这个大城市,从事于一些比较低级的,手工业劳动、行会这种形式的活动,所以最早给予他们支持的,就是美国当时盛行的这种工会体制,确实给他们很大的推动力。从这方面可以看得出来,就说爱尔兰人从政,肯尼迪家族其实是开了先例,而且从他们家族所经历的磨难和困难,其实是外界很少人能知道的。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这个肯尼迪家族,从他的父亲约瑟夫开始,他后来经商赚了很多大钱,成了富豪。那么后来他被派到英国去当大使,后来他就开始培养他的儿子,每一个不是哈佛的就是其他名校毕业的。

陈志飞:他这个父亲是很能干的,虽然是个很成功的商人,但是一直有从政的理想,他自己做不了,他就让他的儿子做。他跟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私交很好,所以罗斯福派他去做第44任驻英伦大使。在二战开战前期他也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但是他自己本人是很会做生意,也是借用了跟美国政界之间的关系。因为当时美国在禁酒嘛,他当时是通过禁酒,但是用了一种方法生产威士忌,所以取得很多的财富,对他以爱尔兰人从政的背景来说,摆下很深厚的基础。

接着刚才没说完的一点,说为什么他们从政很困难呢?因为你从他们4个兄弟的经历,在大哥死了以后,3个留下来的,在62年达到了光辉的演出,二哥JFK(John F.Kennedy)是总统,老三是司法部长,老二年纪轻轻的,30岁就当上年纪最轻的参议员之一,当时锋芒无限,可是其中2个为此丧失了生命。我觉得美国人对于他们这个家族如日中天的这种现象,并且违背美国政治常规的表现形式,有的人还是很不满,所以两个兄弟先后都被暗杀了,他们也为他们政治上的这种抱负,付出了血的代价。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他们家族被暗杀,很多都是跟种族、宗教有关系的。

陈志飞:对,因为我在波士顿教过书我知道的,他们其实对这个家族的爱戴,一方面是同情,一方面也是出自种族被压迫的,历史上被美国主体压迫过的,或者被误解过的主体,他们感到惺惺相惜,他们觉得这个家族能挺身而出,为他们的事业谋福利,他们爱尔兰人自己更知道这种困难。因为有一段时间,甚至上世纪初,波士顿很多大学都不接受爱尔兰人入学的,所以在波士顿地区很多大学原来前身都是爱尔兰大学,这个其实现在很多美国人都不知道,所以以美国社会多元化的发展,刚刚讲的平权运动的经历实际上是非常曲折和艰难的。

主持人:我们谈到平权运动,在我们所了解的情况,比如在学校里或者你要去就业,去申请学校的时候必须要保留一些名额给少数族裔,包括非洲或拉丁裔,保护一些人。但是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亚裔在美国也是少数,可是亚裔却没有在平权运动当中获得任何的利益。

横河:不能完全这么说,在平权运动中其实亚裔也获得很多好处。我有一个朋友在英代尔(Intel)当主管,那时我刚来美国没多久,我跟他说:你还真不错,英代尔还要了你;他说:我给他两个名额,一个妇女名额,一个少数民族名额,所以他雇我一个就占了两个。所以在雇佣关系,对雇主是有规定的,你多大公司范围在雇用员工时是有一定比例的少数民族和妇女名额。

只是亚裔在平权法案当中有一个吃亏的,特别是在东亚书读得比较好的,中国、日本、南韩其实都有同样的问题,就是平权法案当中入学的分数,东亚地区的华人、日本人要进同样的学校的话,不是要加分,他要减分,平均以白人为标准的话,甚至可能要比他分数更高才能进去,因为如果让他们按分数进去的话,很可能这些重点大学一半以上都是亚裔的人,黑人、拉丁裔的比例就会更少,所以这个平权法案在就学方面现在越来越看到弊病了,弊病特别大。

主持人:接着横河先生说的,美国平等机会中心在2005年的时候做了一个调查,他分析了SAT高中生毕业考试,总分1600分,亚裔的平均是1400分,白人比他少50分,拉丁美裔低了140分,非洲裔的比这个低240分。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个教授做了一个研究,如果把平权法案拿掉的话,白人基本上不受影响,有80%的非洲裔和拉丁美裔的名额都会被亚裔所取代。所以他从这个研究中谈到,亚裔在平权法案中相对来说是比较吃亏的。

陈志飞:这种吃亏是相对的,实际上在就业各种机会,刚刚横河先生分析的我也同意,他其实还是有很多优势的,但是我觉得他这种过于自由的政策,的确对美国将来的发展、社会的结构,起码说有很多不可测的影响,就是引进了大量的移民,而且不见得跟美国社会很融合的这种人群,而且在政治上我觉得他自己有他个人目的的。

因为如果你成为一派的领袖,你就可以以此坐大,你并不一定对这个东西真正的相信,因为他的行动、他的助手应该是比较卑微阶层的人,就是被溺死或坐他车后座,他根本不闻不问,所以我觉得他实际上是更多作秀的成分。但不管怎么讲他的行动的确改变了美国社会,这是对平权法案比较均衡的来看。

主持人:除了谈到平权法案以外,我们刚刚谈到爱尔兰裔,在美国社会里头除了爱尔兰裔以外,还有其他少数民族。我们是否谈一下这些少数民族在美国政坛上一些表现、发展等等。横河先生,是不是可以从这方面来谈谈?

横河:我倒觉得从各个少数族裔来看,现在在政治上相对比较成功的,有的民族其实不太参政,像俄国和东欧这些族裔,他们其实早期的移民不是来自俄国,他们早期移民大部分是白俄罗斯,白俄罗斯人在沙皇时期是和苏维埃斗争的,后来失去政权以后,他们才移民跑出来了,当时中国东北也有很多白俄罗斯人,相当一部分跑到美国来了,这些人其实在美国政坛上并没有很出色的表现。

还有意大利人,当时来的时候是比较穷的,现在大家都知道,纽约意大利城和中国城是紧靠在一起。他们的文化其实跟盎格鲁-萨克逊民族文化差异非常大,但是中国人觉得他们挺亲切的,因为他们很多表现跟中国人很接近。相对来说法裔的,真正法国人在美国当总统的也是极少的。所以从政来说,比较成功的反倒是拉丁裔的。

南美的这些移民,说移民其实还不完全是,因为美国南部特别是西南的一些州原来就是他们的,后来美国人把它拿过来了,所以他们逐渐的就开始参政,作为少数族裔来说,他们的参政比例当然黑人不同,他们跟白人一样几乎是同时来到这块土地的,只是人数稍微少一点而已。我讲的是后来更被认为是少数族裔的。拉丁裔在学术上、经商上,整体来说可能不见得有亚裔这么明显的成就,特别在学术上,但是他们在从政方面的表现上却远远超过亚裔。

陈志飞:我觉得这里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我刚刚突然想到的,从政成功与否好像跟个人能力、群体意识有关系。你看拉丁裔的个人能力在美国社会可能要差一些,个人打拼能力要大一些,所以他们就被迫在一起,从一盘散沙揉成一个整体,这样在政治上有诉求,他会选出自己的代表来做政治上的活动,有一些政治上的抱负。

而稍微在平权法案影响比较小的,得不到什么实惠的,个人能力就比较强,政治上他就不太愿意涉足,自己满足自己小家子的日子,或者白领啊,或者开个餐馆啊,做个小生意啊,他就很满足了,所以就形成一盘散沙的样子。另一个现象可能跟他母国的政治制度各方面也有关系,因为俄裔实际上也很分散,但他们又是主权国家,母国很长时间是苏联,或者极权国家色彩很强的背景,他们就很难在美国政坛真正立足。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从肯尼迪家族谈少数族裔从政之路(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从肯尼迪家族谈少数族裔从政之路(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05 5: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