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相关话题:六四破柙记柳岸 约 604 条记录
  • 小说:破柙记 (89)
    月蕙连续呼喊但又不敢高声,想急救又不知怎样下手,拦个过往汽车送医院又怕暴露了他的身份……手足无措!
  • 小说:破柙记 (88)
    那警察身上的火焰延烧了冬青树丛。初冬、深秋的天气树木干燥,警察全身都被火包围,极力挣扎,但有气无力了。
  • 小说:破柙记 (87)
    月蕙已感觉到事情严重,她起身披上棉衣就走。到后门却又被祁冠三叫住,老人帮她把棉衣穿好,嘴里说着:“外面已经冷了!”关爱的眼神直送她消失在...
  • 小说:破柙记 (86)
    望着魏仲民从滔滔不绝⎯⎯如虹的气势,到现在仿佛中箭落马,萎靡不振。戈进军知道自己打中了要害。
  • 小说:破柙记 (85)
    魏仲民口唇发紫,他的手指着戈进军摇荡不停。戈进军脸上一股查觉不到的微笑,看来事情正在按预定的情况发展。
  • 小说:破柙记 (84)
    黄逸芳的职衔是省电视台主持人,可是全省观众谁也没能够在屏幕上有幸睹得芳容。
  • 小说:破柙记 (83)
    一场欢乐融融的“国际友谊交流”被田守志等人搅得索然寡味,“观察团员”们一个个都变了脸色。
  • 小说:破柙记 (82)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鸭舌帽”三人竟是奉李麟的“调遣”而闯入教堂的。
  • 小说:破柙记 (81)
    “倒也对!”牧师拭着眼角:“盼望我们能有个平平静静闭上眼的日子!”道尽四十年的沧桑。
  • 小说:破柙记 (80)
    云英不做声地端详了他半晌才点着头说:“说良心话,你这番话最对我的脾气!”
  • 小说:破柙记 (79)
    “我看起码对您来说就会有很大的影响!”李麟突然严肃地说。
  • 小说:破柙记 (78)
    她随手拿起床上的书,念道:“《朝乾夕惕十三年》这是写雍正皇帝的。”“真神!你一看题目就知道内容?”李麟大为佩服。
  • 小说:破柙记 (77)
    魏云英所能叙述的当然只是这防空洞历史中她所经历的部分,是“现代版”。倘若追述它的全貌就得上溯到四十五年前,在这一点上文陆比她要清楚的多。
  • 小说:破柙记 (76)
    渴,十分干渴,喉头就似一把火!他努力想说出一个“水”字却十分费力。舌头碰撞嘴唇的结果,连自己也听不清。
  • 小说:破柙记 (75)
    计划初步成功,文陆向云英做了个鬼脸。
  • 小说:破柙记 (74)
    这是为什么?充满人性理想的人却总要受到非人性的对待!
  • 小说:破柙记 (73)
    云英豁然明白了:这哥儿俩一定是重案在身,怕住医院引起身世、经历调查,再坠法网……
  • 小说:破柙记 (72)
    李麟早有准备,腾、挪、转、移,二人密如雨点的连击却总也沾不到他的身上。
  • 小说:破柙记 (71)
    一股愤怒之情猛然涌上胸头,云英忘掉一切顾虑打开镜头,迅速按动快门。
  • 小说:破柙记 (70)
    “黄永祥!”云英双手颤抖,不自主地喊出他的名字,脚步也不觉踉跄起来。
  • 小说:破柙记 (69)
    莫非自己一生就该注定与动荡、颠沛为伍,直到老死荒野、尸骨无人收?
  • 小说:破柙记 (68)
    祁冠三的心“咯噔”一下,百密一疏,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贪图方便让李麟来帮助搬家。没有想到魏仲民是有可能认出李麟的。
  • 小说:破柙记 (67)
    如果说祁冠三最终之所以接受这项“聊胜于无”的“落实政策”,其中一多半原因就是为了这个防空洞。
  • 小说:破柙记 (66)
    “您……?”魏云英的一个“您”字从开始无精打彩的声调拉长、急速高升,最后竟变成尖叫。
  • 小说:破柙记 (65)
    徐大姐睒动着半老徐娘的眼,看看这位年轻上级的严肃表情,会意地笑说:“好……好,我去通知!”
  • 小说:破柙记 (63)
    “方司令?!”全屋子的人都吃一惊。
  • 小说:破柙记 (61)
    小时候爸妈带她去他家做客,他总是疼爱地抱她在膝上,给她吃这吃那,还不时地叹息:“可惜拿不得枪杆,当不得兵……”
  • 小说:破柙记 (60)
    云英摸摸饭碗,确实凉了,她说:“这面条已经冷了,我去给您热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