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舉報幹部非法賣地 村民被指人品有問題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8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報道)湖南永順縣澤家村村民向本台反映,村幹部夥同縣、鎮領導非法徵用出賣農田和其他集體土地,從中漁利數百萬元。村民上訪後,縣國土局回覆說正在調查,就再也沒了下文。不過,村鎮官員則表示,當地不存在非法賣地的情況,舉報的村民人品有問題。

據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順縣澤家鎮澤家村多名村民反映,2006年3月,澤家鎮政府和澤家村村委會沒有從國土部門取得任何用地指標,就 打著「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旗號,以每畝3萬元的價格,徵收澤家村村民28.5畝的口糧田,其中包括8.5畝水田和20畝旱地,並搬遷澤家鎮農技站、畜牧站、中心醫院宿舍區和六戶村民,還占用河邊荒地,共騰出40多畝地來建「開發區」。村民向先生回憶說:

「當時是鎮政府跟村委會的名義,打著『修農貿市場跟農村客運站』的幌子來修的。所以當時村民考慮到為了搞好本地的公益事業,象徵性的補一點錢,也就行了。哪裡知道,現在他們搞好了以後,不但沒有修農貿市場,現在農村客運站修是修了一個,也沒起到作用,一輛車也沒發,擺設,擺設個架子,而且修得很小。」

村民彭先生說,澤家村村長梁得金以每平方米600元的價格,把「開發區」的土地賣給私人作地基,舊的農貿市場也被拆掉,賣作地基。

「街上趕集用的一排一排用水泥做的鋪檯子,全都被他們賣了,都賣了,現在趕集都沒地方趕了。」

村民向先生說,村裡僅賣地基一項的收入就超過500萬元,但村民不知道這筆錢到哪裡去了,村裡從縣信用社貸款的70萬元也不知所蹤,村委會對外宣稱欠了很多外債。而從2003年梁得金任村長到現在任村支書,村委會的帳目從來沒有公開過。

「從他們上一屆3年,和下一屆到這3年,反正沒公佈一次帳目。所有的村裡的一些事情,就是村主任、書記、會計三個人知道,其他人誰都不知道。村裡的錢呢?錢搞到哪裡去了,我們都不清楚。現在村民意見大得很的是,上面(占地修)高速公路,協調的補償的款子都沒有發下來,村委會的帳目一直不清楚。高速公路補到每家每戶的錢已經下來了,但它每年給村委會還補到一筆錢,那是補給村委會公家的,是不是?現在他們就幾個私人把它用了,但是用了多少,誰也不知道。」

村民楊先生說,2009年底,澤家村村委會和黨支委舉行換屆選舉,梁得金未經選舉就被鎮上指定為新的村支書。

「村支委成立以後,選出來以後,誰當書記,還要通過黨支部再選的。但是後來,鎮政府幹部就宣佈了,不要選了,這個書記是鎮政府來任命的。」

現任澤家村支書梁得金向本台記者表示,他們村不存在非法賣地問題。

梁得金:哪有這個事?不要聽有人瞎指揮的。
記者:有人反映,農貿市場拆了,賣掉了,現在村裡沒有農貿市場了,這個屬實嗎?
梁得金:那個,當時縣裡都簽字了,搬遷到那邊去,後來因為沒有資金,沒建了,又建了別的。
記者:不是把農貿市場賣了做地基?
梁得金:不是。這個人就是老告狀,大家都不理解他,反正地皮無賴,是這樣一個人。

本台記者致電澤家鎮黨委書記李尚來,得到以下回覆。

「沒有這回事兒。老百姓和村裡有意見,有些人就無中生有的亂說一通。」

澤家村村民表示,在村民羅長生就梁得金非法徵收農地賣作地基的問題向永順縣國土局舉報後,永順縣國土局反而在2007年10月給梁得金補辦了農用地轉讓手續。羅長生後到湖南省、北京上訪,永順縣國土局終於在2008年3月回覆說,正在調查,就沒了下文了。上級國土部門也對永順縣國土局的不作為視而不見。本台記者致電湖南省國土資源廳,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

「因為這件案子涉及到縣裡面的,按照我們的分級管理,還是要找,因為永順縣屬於湘西自治州國土資源局,它如果涉及到違法的問題,有執法隊嘛。如果涉及到一般情況的反映,向信訪部門去反映。」

永順縣國土局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

「國土局這個作用非常小,它實際上是個土地糾紛。現在這個土地糾紛,我們這邊作為案子正在查」

澤家村村民認為,村裡的農田被梁得金賣作地基,有關部門卻遲遲不作出處理,是因為有縣領導、鎮幹部參與賣地,並從中獲利。如果梁得金受到查處,可能會「拔出蘿蔔帶出泥」,牽連到好多官員,所以縣裡和鎮裡竭力包庇梁得金的問題。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3-28 8: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